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四百一十九章 意外升职
    之前种师道在信中告诉李延庆,他会在适当的时候酌情派兵支援李延庆,这个‘适当的时候’究竟是何时?派多少援兵?信上都没有细说,李延庆也一时摸不清,直到这一刻,刘錡率领五千人赶来支援,李延庆才忽然明白了种师道的意图。

    李延庆跟随士兵来到树林中的一片空地,数千士兵正坐在草地上休息,这时,刘錡快步走上前大笑道:“老弟别来无恙乎?”

    李延庆也忍不住大笑,上前和他紧紧拥抱一下,又给了他肩窝一拳,佯怒道:“是不是在军营闲得无聊,过来抢我的生意?”

    “看你这话说的,我就算想抢也没那个本事,还是老规矩,我来当你的副将。”

    刘錡又指着四周五千军队道:“这是大帅交给你的军队,另外恭喜你荣升军都指挥使。”

    这时,种霖带着几名指挥使走上前,他给李延庆介绍了几名指挥使,一营指挥使朱森,三十岁左右,身材魁梧高大,满脸大胡子,相貌极为威武。

    二营指挥使裴群,长得文质彬彬,看起来像个读书人,但刘錡后来私下告诉李延庆,裴群也只是外貌文雅,骨子里却是个大老粗。

    三营指挥使顾长春,年纪只有二十五六岁,但长得十分阴险,目光有着一种掩饰不住的傲慢,他侍卫出身,是权贵向家的孙女婿。

    然后就是朱雀营指挥使刘錡,他带了两千军队,出任李延庆的副将。

    种霖当着众将的面宣读了大帅种师道的命令,正式提升李延庆为军都指挥使,授都指挥使剑,统领七千军队,这七千军队是指李延庆玄武营的两千士兵和这次北援的五千军队,如果包括李延庆带来的相州乡兵和战俘编制的军队,李延庆实际统帅已超过了一万军。

    权力增加了,但责任也重大了,李延庆已不仅仅是负责骚扰郓州,还包括了大量杀伤敌军的任务,削弱郓州梁山军的实力,为最后的决战做准备。

    李延庆坐在一块大石前,默默听着种霖给他传达大帅种师道的战略计划。

    “大帅认为你这次率军侵袭郓州,必然会引来梁山援军北归,大帅希望你能尽可能地歼灭郓州梁山军,逼迫宋江不断派北援,一旦宋江被迫放弃济州撤回郓州,那时我们就开始掌握战局主动了。”

    李延庆点点头,这一点他其实也想到了,种师道给他五千精锐之军,就是希望他能在郓州打开局面。

    李延庆沉思片刻,对身边士兵道:“速传令所有指挥使到我这里集中,我有重要决定要向大家宣布!”

    不多时,包括刘錡在内的四名指挥使来到了李延庆身边,这四名指挥使除了刘錡之外他都是第一次见到,虽然三名指挥使刚才都纷纷表态服从军令,但李延庆已经知道他们全部都来自殿前禁军,这是禁军中最难伺候的一支老爷军,这些人可不是西北军,他们连种师道的命令都未必执行,更不要说是自己了。

    关键是他现在没有时间和这些将领磨合了,梁山援军已经北上,他必须尽快安排伏击,迎头给梁山援军一记痛击。

    “我知道在军中资历我比不上各位,但军令如山,既然种帅任命我为军都指挥使,那么在我任都指挥使这期间,你们每个人都务必听从我的指挥,如果战败我来承担责任,和诸位无关,但如果因为你们不听指挥导致兵败,那就休怪我李延庆军法无情。”

    李延庆目光凌厉地注视着四人,四人一起躬身施礼,“愿听将军指挥!”

    李延庆点点头,“现在我没有时间和大家一起操练军队,既然宋江已派援军北上,那战机将转瞬即逝,我们必须抓住战机,希望这一次我们全力配合,打好这一仗,我会为各位将军请功!”

    禁军虽然待遇优厚,但最大问题就是升迁困难,百年不遇战争,禁军没有立功的机会,将领们只能靠各种人脉后台,挤破了头向上爬,稍微正义一点的将领几乎就会无出头之日,所以这些将领一方面瞧不起资历浅薄的李延庆,另一方面他们又渴望军功,获得升职的机会。

    李延庆便抓住他们的软肋,将军功突出,暗示这些军官,如果听从指挥,服从命令,将会获得军功,相反,如果背后做小动作,军功就不要指望了。

    众人都听懂了李延庆的言外之意,都默默点头,即使心中有什么不满,这个时候他们都只能乖乖听令。

    李延庆看了看夜色,便对众人道:“现在是一更时分,大家先回去安排弟兄休息,我们五更时分准时出发!”

    “遵令!”

    几名指挥使都纷纷回各自的队伍了,李延庆叫住了刘錡,笑着问刘錡道:“你的骑兵还是重甲骑兵吗?”

    刘錡摇摇头,“大帅认同了你的判断,已经全部改成轻骑兵了,我才能长途跋涉北上。”

    “那我自己的一千骑兵也交给你,两千骑兵都由你一并指挥,他们将是破敌的关键,你务必要听从我的安排。”

    “请都指挥使放心,我一定会严格执行命令!”

    “那好,你跟我来!”

    李延庆便带着他向自己的骑兵驻地快步走去。

    .......

    五更时分,包括李延庆一千骑兵在内的六千官军起身向南出动了,他们沿着一条废弃的官道向南面疾行军,前往李延庆选定的伏击地点,这处伏击地点位于须城以南约三十里处,当初梁山军便在这里伏击杨戬,杨戬也就在这里被李延庆射杀。

    这里虽然不是最适合伏击敌军之处,但李延庆已经没有时间细找了,这是他唯一知道的一处伏击点。

    西面是一片延绵十几里的丘陵,沟壑众多,树木茂盛,一条笔直宽敞的官道就在丘陵下方,而东面则是大片麦田,在麦田远处又是一片树林。

    时间太短,李延庆还没有完全能掌控这支军队,虽然各指挥使都纷纷表态,愿意服从命令,但李延庆知道,如果自己不拿出一点本事来,是不会让他们服气,要想控制住这支军队,最好的办法就是胜利。

    此时,两千骑兵埋伏在麦田对面的一片树林内,距离官道至少有五里,而李延庆率领四千步兵则在距离官道两里外潜伏。

    这也是打伏击战的一种经验,一般行军队伍都会派探子在前方探路,防止路边有埋伏,当然,并不是每一支军队都会这么谨慎,但李延庆还是宁可相信梁山军会派探子走在前面。

    时间一点点过去了,一个上午官道上依旧没有看到任何梁山军的影子,中午时分,就在士兵们原地休息之时,两名斥候向这边疾奔而来,他们给李延庆带来了最新情报,约两万梁山军已出现在二十里外。

    这个消息让所有将领精神一振,但同时又点担心,毕竟对方有两万军队,而他们只有六千人。

    李延庆笑着对众将道:“如果对方是西夏军队,我不敢行这步险棋,可这是梁山乱匪,不是我小瞧他们,宋江扩军太快,短短两年内便由万余人增加到十万人,可以想象这些军队的战斗力,否则我也不会凭两千军队就剿灭了一万河北梁山军,大家只管放开手脚,这一战我们必胜。”

    在李延庆的一番鼓励之下,军队将领又有了信心,大约过了一刻钟,一支二十骑兵组成的先头探子正沿着官道缓缓北上,他们不断向树林内放箭,或者冲入树林,两边麦田也有士兵在践踏,防止麦田内藏有伏兵,他们时间有限,不可能搜查得太远,一般都是官道两边百步内,也就是弓箭射程范围。

    走几里路没有发现伏兵,便有一名骑兵回去报信,其他探子继续北上探路,当这支探子走出去五里远,埋伏在两里外的四千军队开始迅速向官道靠拢了,他们之前已经做过演习,每个士兵都有自己的位子,快而不乱,很快便埋伏到位了。

    时间一点点过去,一刻钟后,他们等待已久的梁山军终于出现了,最前面是百余骑兵开路,他们高举着梁山大旗,金边黄底的大旗上,用黑线绣着‘忠义’两个大字。

    骑兵中有一名头戴银盔的将领,他身材魁梧,膀大腰圆,手执一根丈许长的铁棍,至少重五六十斤,此人便是梁山军都统领史进,他师父便是八十万禁军都教头王进,也就是林冲的岳父,教了他一身好武艺。

    史进在梁山的武艺也是赫赫有名,能排进前七名,不过他性格比较急躁,有勇无谋,吴用不同意他做主帅,便由文武双全的柴进当了主帅,史为先锋副将。

    埋伏在百步外的四千官兵没有急于动手,而是耐心等待敌军的中部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