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四百三十一章 临阵换帅
    次日一早,朝野内外爆出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天子以剿梁山乱匪不力,罢免太子主帅之职,同时罢免种师道副帅之职,责令其将军权交给张叔夜暂代,即刻回京述职,另外,知枢密院事高深安排军队不力,免去其知枢密院事之职,改任刑部尚书。

    仅仅过了一个时辰,几道旨意又接连发出,任命童贯为枢密院使,京西两路安抚使、判郓州军事,全权负责剿灭梁山乱匪,责令他即刻出发,前往郓州接掌军权。

    一连串的旨意轰动朝野,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明眼人都知道,种师道和高深被免职是虚,太子被罢免军职才是关键,不知宫内发生了什么事情,太子的地位竟然有点不稳了。

    中午时分,张邦昌和余深匆匆赶到蔡京的府邸,向蔡京报告了这个重大消息。

    蔡京虽然已被罢相,但他并没有回乡,依旧住在京城,利用张邦昌、余深等心腹继续影响着大宋朝政,所以朝中有人又戏称他为野相。

    书房内,蔡京面无表情地听完了张邦昌和余深的汇报,他端起茶碗喝了口茶,这才淡淡笑道:“官家让太子出任剿匪主帅本来就是在试探他,他聪明点的话就应该不闻不问,偏偏他却那么关心军队,真把自己当主帅了。”

    “蔡公觉得这是官家在警告太子?”

    “当然是警告,罢免高深和种师道,严打太子势力,贬黜郑偏妃,切断了太子的财源,如果太子还不老实,那真的有可能换太子了。”

    “可重新启用童贯,会不会对我们不利?”余深有点担忧地问道。

    蔡京笑了起来,“这个就不用担心了,童贯启用在我的意料之中,他不过是一阉奴,若不合意,官家怎会再用他?此童贯已非彼童贯,相信他已得到教训,会老老实实贯彻官家的意图,这一局最大的输家是梁师成,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王黼很快就要抛弃梁师成,转而烧李彦的香了。”

    又喝了一口热茶,蔡京继续道:“种师道被撤职,恐怕梁山剿匪会生变数了,听说方腊那边很棘手,我估计官家会用宋江来示范方腊,你们要密切关注官家的意图,及时把谈判权抢到自己手上,明白我的意思吗?”

    张邦昌和余深一起躬身施礼,“下官明白了!”

    .........

    免去种师道副帅之职的圣旨以八百里加急快报的方式仅用一天一夜的时间便送到了郓州军营,一时间满营震惊,种师道高超的谋略和待兵如子的宽厚,使军中上上下下都对他十分敬爱,听说种帅被免,很多将士都难过得失声痛哭。

    更多将士涌到中军大帐前,苦苦挽留种师道留下来,种师道却平静地接收了圣旨,并将军权转移给了张叔夜,他历经人间沧桑,怎会不明白其中的道理,其实被免的是太子,自己不过是受到牵连罢了。

    种师道没有时间和众人一一道别,他必须立刻返京,他简单收拾了行李,便带着十几名随从起身了,众将一直将种师道送出大营,种师道再一次嘱咐张叔夜,“梁山军军粮不继,士气已涣散,只要严守不战,最多一个月,他们就守不住城池了,那时一战便可将其击溃,只是要切记,千万不可让宋江再上梁山,否则就是放虎归山了,切记!切记!”

    “种公放心,叔夜一定会提醒童太尉。”

    种师道出了大营,忽然看见了站在营外等候的李延庆,他招手让李延庆上来,叹口气对他道:“我上书天子要求增加水军,但始终没有回应,你继续劝说童贯,让他务必增调水军,没有水军,我们就无法攻灭梁山。”

    李延庆默默点头,换童贯为主帅,恐怕就没有他的好日子过了,但李延庆也很无奈,除非他弃官不做,否则他也只能忍下这口气。

    种师道明白李延庆的心情,又拍拍他肩膀笑道:“大丈夫为国效力,无愧于心,不要怕遇到挫折,年轻时的挫折是我们最好的良师益友。”

    “大帅的教诲,延庆会铭记于心。”

    种师道哈哈一笑,催马走了,李延庆望着他的身影走远,心中竟有一种说不出的失落。

    ..........

    两天后,童贯率领三万大军浩浩荡荡开到了郓州,他上任第一件事便是重新调整军队,将他种师道的心腹一概贬黜,首当其冲便是老将宗泽,宗泽原本主管全军后勤,童贯削其职,将他贬为济州团练,而任命自己的心腹大将陈逊为后勤主将,尽夺宗泽之权。

    除了宗泽,另外十几名种师道专门从河东调来的大将也一律降职,其余指挥使以上将领皆须写效忠书给他,否则一概贬黜,一时间,官军内部人心惶惶。

    大营外,李延庆以巡哨为名,与几名好友会聚在一座小山岗下,汤怀问岳飞道:“我听说丁文江不肯写效忠书,从都指挥使直接降为都头,是真的吗?”

    丁文江是宗泽的左膀右臂,也是岳飞的上司,岳飞默默点了点头,“他已经辞官不做了。”

    这时,王贵忍不住问李延庆,“今天是交效忠书的最后一天了,你真不打算写吗?”

    李延庆冷哼一声,“他又何德何能,让我向他效忠?”

    牛皋有点急了,“其他指挥使都写了,连刘錡也写了,得罪了童贯,你立了这么多功劳,不是全没有了吗?”

    王贵也急了,“老李,童贯以前对你不错,在汤阴县还特别拉拢你,我觉得你应该和他谈一谈,有时候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岳飞在一旁却道:“你们不要劝老李了,我倒觉得老李做得对,大丈夫处世当光明磊落,趋炎附势换来的东西不要也罢!”

    “这可不是趋炎附势,你知道老李立了多少功劳,怎么能说没就没有了。”

    李延庆一摆手止住几个人的争吵,他平静地对众人道:“我和童贯之间恩怨不是一纸效忠书就能解决,我写效忠书给他,只能是自取其辱,他想用我,就算不写效忠书,他也会重用,他若不想用我,我就算写了也是白写,我早已经看开了,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有时候被贬黜也未必是坏事。”

    他又对岳飞笑道:“五哥是要留下,还是要走?”

    众人愕然地望着岳飞,汤怀惊讶道:“五哥,你要走吗?”

    岳飞叹了口气道:“宗老将军让我跟他去济州,我已决定跟宗老将军同去。”

    李延庆点点头,“这是个明智的决定。”

    王贵沉默片刻,忽然道:“老李,如果你也要走,我愿意跟你走。”

    李延庆笑了起来,“我还不知道呢!”

    这时,远处一名骑兵疾奔而至,正是李延庆的亲卫杨光,他气喘吁吁对李延庆道:“将军,童太尉要见你,请你赶紧去帅帐!”

    李延庆笑了起来,“我说的吧!效忠书对我没有意义,走吧!我们回营。”

    众人都怀心事地催马向大营而去,李延庆进了大营,直接来到帅帐前,有童贯的亲兵进去替他禀报,片刻出来道:“李将军,请吧!”

    李延庆走进大帐,只见童贯端坐在从前种师道的帅位上,旁边几名幕僚正忙碌地替他整理一堆效忠书。

    李延庆上前行一军礼,“卑职参见太尉!”

    童贯神情复杂地看了一眼李延庆,淡淡问道:“到目前为止,只有三个指挥使以上将领没有写效忠书,其中就有你,我想知道你为什么不写?”

    李延庆沉吟一下,“卑职.....有点糊涂!”

    “说说看,你有什么不明白之处?”

    “卑职在升任军都指挥使时,已经表态过,卑职将效忠于大宋,效忠于天子,可现在太尉又要卑职改效忠对象,卑职就有点糊涂了,卑职到底该效忠谁?”

    童贯的目光陡然间变得冷厉起来,半晌冷冷道:“不愧是探花,你很会说话嘛!”

    李延庆瞥了一眼旁边厚厚一叠效忠书,淡淡笑道:“太尉要这么多言不由衷的效忠书有什么意义?可不要被御史抓住把柄,参太尉一本。”

    童贯顿时脸色微变,他这才想起李延庆官任侍御史,可是有监察弹劾权的。

    “你是在威胁我吗?”

    李延庆摇了摇头,“卑职官微职小,借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威胁主帅,我其实只想告诉太尉,卑职的身份比较特殊,不好随便写什么效忠书。”

    童贯恶狠狠地盯了李延庆半晌,忽然喝道:“给我滚出去!”

    李延庆躬身行一礼,转身便扬长而去。

    童贯抽出一支令箭,犹豫了片刻,终于下令道:“传我的军令,废除玄武、朱雀两营,重建重甲骑兵营,骑兵军使由刘錡出任,原玄武营军都指挥使李延庆出任齐州防御。”

    童贯多少还是有点忌惮梁师成,不敢做得过份,而是以平调的方式,将李延庆调离了主战场,打发到齐州赋闲去了。

    早在西夏战场上,童贯便已认定李延庆是种师道的人,就算李延庆写一百份效忠书给自己,他也绝不会再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