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四百三十三章 人情把柄
    鼓声隆隆,喊杀声震天,经历了一夜的激战,到天亮时分,战斗终于结束了,须城县已被官军攻占,从东城突围的三万除了林冲、董平二人率千余人突围外,其余三万军队或死或降,已经全军覆灭,但宋江却率领两万精锐从南城门突围成功,在郓山乘船进入了梁山泊,消失在白茫茫的八百里梁山泊中。

    童贯在数百亲卫的簇拥下来到了北大营,北大营现在临时改成战俘营,关押着俘获的近两万梁山战俘。

    这时,大将辛兴宗从城内骑马飞奔而至,低声对童贯道:“卑职已经清点完毕,城内仓库余粮只余三百石,民饥已多日。”

    童贯脸色顿时大变,原来梁山军真的粮食将尽了,他忽然意识到,自己恐怕犯下大错,放虎归山了!

    就在这时,有士兵跑来禀报:“启禀太尉,张司马求见!”

    童贯知道张叔夜是来指责自己,他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恼羞成怒道:“不见!”

    童贯心中着实懊恼万分,他心里明白,尽管他们歼灭了三万敌军并占领须城县,但宋江的精锐之军却突围逃走了,再想集中攻灭就难了,令他又急又恨,一时间也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太尉,这些战俘该怎么处置?”战俘营的大将杨度问道。

    童贯远远望着坐满了一地的战俘,想到正是这些战俘掩护,才知道他犯下大错,放虎归山,他心中杀机顿起,咬牙切齿道:“给我皆斩,人头送京请功!”

    他转身离去,战俘营内一片惨嚎,上万官军士兵随即动手,将两万梁山军战俘屠杀殆尽,一时间血染黄土,冤魂遍地,童贯从此在郓州凶名远扬,此后十余年,郓州人提及童贯,无不为为之凶名所慑,连小儿听闻其名也不敢夜啼。

    虽然童贯清楚自己犯下了大错,放虎归山,但他绝不会承认是自己失策,他随即上书天子,隐瞒了梁山军粮食罄尽的情况,大力表彰自己功绩。

    ‘臣秉承圣意,挟天子雷霆之威倾兵须城,三军将士为圣意感召,奋命搏杀,血战须城,须城一夜击破,斩敌三万,敌酋宋江乔扮卑卒,混入残军逃窜,微臣已派虎将追杀,务必将其斩尽杀绝;童贯再上呈天子,臣已攻破敌军老巢,收复须城、东阿、寿张、郓城等要害,至此,梁山余寇再无一城一县,重归荒山野鬼’

    数天后,童贯的捷报送到天子赵佶手中,另外还有三万梁山乱匪首级正在进京途中,赵佶大喜,加封童贯开府仪同三司,赐玉带一条,明珠百颗,赏黄金万两,并催促童贯继续攻打梁山,务必将梁山余寇斩尽杀绝。

    就在童贯上书天子的同时,张叔夜弹劾童贯的奏表也送到了朝廷,张叔夜在奏表指出,五万梁山军余粮仅剩不足千石,再困十天,梁山军必将粮尽而降,但童贯疏于防范,最终让梁山精锐突围成功,童贯不仅放虎归山,还欺上瞒下,将败局说成功劳,其欺君之心当诛,奏章最后,张叔夜恳请朝廷派御史彻查此事。

    张叔夜的弹劾奏章仅比童贯的捷报晚一天送达朝廷,不过童贯的捷报是直接送到天子赵佶手中,而张叔夜的奏表却是送到兵部,兵部随即将奏表转给了相国王黼。

    王黼是被梁师成推荐提拔,从通议大夫连升八阶,任命为宰相,提升之快在大宋开国以来也是绝无仅有,所有朝中有人戏称他为马相,‘昼行三千里,一夜升八阶’。

    说起来,王黼本来也属于太子一系,但自从东宫事发,太子被严重警告,郑偏妃被贬为庶人,太子党羽一夜尽墨后,王黼也心惊胆战,他将太子写给他的信及纸条全部烧掉,又连夜托人进宫找到了李彦,送给李彦黄金五千两,汴京内城十亩美宅一栋。

    虽然李彦替王黼美言,使王黼没有受到太子事件的牵连,但王黼心里也明白,李彦并不缺钱,要想保住自己的相位,光靠一点财物贿赂是远远不够,他还需要和李彦在权力上结盟,才会得到李彦不遗余力的庇护,王黼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机会,而张叔夜的奏表却让他忽然看到了一个良机,当天下午,他便托一名当值侍卫将这份奏表带入宫中。

    东宫密信事件不仅太子赵桓受到严重警告,梁师成的权力也受到了极大的削弱,从前是由他替天子处理日常政务,朝廷各部司奏表都须经过他的手,再由他挑选重大军国政务上报天子。

    现在他的权力被李彦分走一半,他原来的官房叫做进奏阁,位于文德殿后面,现在改名为东阁,李彦在西面的集英殿后面也有了一处官房,叫做西阁,分走了梁师成一半的权力。

    当然,分权制衡一向是帝王最常用之术,就像赵佶用宦官集团来分权制衡文官集团,在宦官内部也是如此,用谭稹来制衡童贯,用杨戬来制衡梁师成,现在杨戬死了,李彦便被提拔起来,成为梁师成的死对头,赵佶又不可能让李彦一家坐大,所以梁师成虽然被大大削权,但依旧掌握了部分权力,勉强可以和李彦抗衡。

    李彦着实志得意满,他不仅掌管后宫大权,同时掌管内库,现在又在外权上和梁师成平等了,既然梁师成可以被人称为隐相,那自己是不是可以称为‘内相’呢?

    房间内,李彦正在苦练瘦金体,他读过几年书,书法底子不错,自从官家准他练习瘦金体后,他颇为卖力,每天大部分时间都花在苦练瘦金体上面。

    “总管,王相国托人把这个转给您?”一名心腹小宦官把一只封好的纸筒呈给了李彦。

    李彦立刻放下笔,饶有兴致地接过沉甸甸纸筒,两端都用纸糊上,并盖上了印章,这会是什么,是一张面额巨大的会子?还是一块上万亩良田的地契?

    李彦撕开封纸,从里面抖出一卷奏表,他有点愣住了,心中竟有一丝莫名的失望。

    不过李彦打开奏表看了几眼后,他紧皱的眉头顿时舒展开了,这竟然是弹劾童贯的奏表,里面的内容李彦不是很关心,但王黼将奏表送给自己的这种态度,却让他心中一阵激动,这就意味着王黼要和梁师成脱钩,准备改上自己的船了。

    过了好一会儿,王黼才继续看奏章的内容,他暗暗吃了一惊,如果这份奏章送到天子手中,恐怕童贯会吃不了兜住走。

    他也没有想到童贯竟然如此胆大包天,把失败说成了大胜,明明是梁山军突围成功,却被他说成是攻克须城,不过李彦也能理解,童贯刚刚掌权就遭遇惨败,无论是谁都接受不了。

    沉吟良久,李彦便将这份奏表锁进了一只小木箱里,找来一名心腹侍卫,把箱子递给他道:“你速去一趟郓州,亲手把这只箱子交给童太尉,就说是我给他的货礼。”

    “遵令!”

    侍卫接过木箱,行一礼便匆匆去了。

    李彦当然要抓住这个机会,在他心中,张叔夜怎么能和童贯的地位相比,这份奏表的内容不仅是个天大的人情,同时也是一个把柄,童贯的把柄捏在自己手上,以后不怕他不听话,想到这,李彦有点得意地笑了起来。

    【求月票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