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四百三十四章 脱离战局
    齐州长清县,这是齐州最靠近郓州的县城,午时分,一支数百人的军队在李延庆的率领下缓缓抵达了长清河边,这条河流便是齐州和郓州的界河,过了这条河,对岸便是郓州了。

    李延庆立马在河边,注视着远处一片足有数千亩的荒芜麦田,已长满了半人高的杂草,眼下小麦已经到了收获之时,应该到处是黄灿灿的麦浪,到处可见忙碌的农人身影,但现在不仅田野里没有人烟,连官道的空空荡荡,看不见一个行人。

    尽管梁山军的军纪总得还不错,但战争是那么残酷,社会是那么脆弱,经历了数年的起兵造反,京东西路各州以及河北大名府、博州等地都变得一片萧条,人口锐减,土地搁荒,仅齐州的税赋和前年相便锐减了八成,这让李延庆的心情颇为沉重,不知要过多少年这里才能逐渐恢复生机。

    李延庆是在宋江突围后的第二天下午才得到消息,这个消息他并不怪,甚至在他的意料之,趁童贯立足未稳突围是梁山军唯一的机会,宋江显然抓住了这个机会。

    不过尽管已经提前想到这个后果,李延庆心还是有一种说不出的愤怒,他们近半年的心血都被童贯一夜之间毁掉了,既然放虎归了山,下面看童贯怎么扫荡梁山,怎么处理后事?

    这时,官道终于出现了一个骑毛驴的年轻路人,待他走近木桥,一眼看见了对岸的军队,顿时激动得挥手大喊起来。

    李延庆也认出了这个年轻路人,正是他前天派去须城县的杨光,只是没有想到他这么快回来了。

    片刻,杨光被士兵带了来,他向李延庆行一礼道:“卑职见到王贵将军,他给将军写了一封信。”

    说完,杨光取出一封信递给李延庆,李延庆接过信看了一遍,王贵在信十分愤怒,痛骂童贯卑鄙无耻,明明放走了宋江等人,还居然得到天子封官受赏.......

    看到这,李延庆不由冷冷哼了一声,童贯的无耻并不仅仅表现在郓州,几年后他在北伐的无耻才叫登峰造极。

    李延庆又继续看信,在信的最后王贵明确表态,他绝不愿在这个国贼手下为将,他已决定离去,如果李延庆再不答应接收自己,那他去济州投奔宗泽。

    李延庆笑了起来,王贵从小性格刚直,眼揉不得半点沙子,既然他心意已定,自己不应该再勉强他留在军。

    李延庆沉思片刻,便翻身下马,让士兵支起一张桌子,他随即提笔给刘錡和王贵各写一封信。

    这时,他又想起一事,连忙问杨光道:“我让你去找顺风客栈的掌柜,你找到了吗?”

    杨光摇摇头,“客栈几个月前关门了,我翻墙进去,大堂落了厚厚一层灰,里面没有一个人,我向周围人打听,好像已经不在须城,次那次百姓离城,他也走了,客栈东家在河北,他应该是去河北了。”

    李延庆知道几月前王英为减少须城内人口,放走一批百姓,大约两三万人,很多不是梁山军家眷的百姓都纷纷离开须城县,这让李延庆有些遗憾,当初要不是客栈掌柜帮助他,他被梁山军抓住了,他今天想回报这个掌柜,但人已不知去向。

    李延庆只得暂时放下这件事,把写好的两封信交给杨光,“你再去一趟须城县,找到刘将军和王贵,把我的信给他们。”

    “卑职这出发。”李延庆又给了他一些碎银子,杨光这才骑毛驴匆匆走了。

    李延庆当然能理解王贵的心情,但王贵不能说走走,那会毁了他的前程,甚至有逃兵之嫌。

    李延庆便托刘錡帮忙把王贵调到齐州来,王贵只是一个小小的都头,他的调动用不着惊动童贯,张叔夜的职权能轻易办到,如果牛皋也愿意来齐州,他当然也愿意接收,他正好有一件重要之事要交给王贵去做。

    两天后,须城县传来的消息,童贯率领五万大军前往梁山郓城驻扎,准备开始进攻梁山,在李延庆有点担心之时,王贵却带着几名士兵来到了历城县、

    “我还以为你也跟随大军去郓城了。”李延庆见到王贵便笑道。

    王贵和李延庆见了礼,便恨恨骂童贯道:“阉贼真不是东西,居然说寿张县和郓城是他攻下来的,不要脸的人我见得多了,象这样不要脸的人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童贯将种师道的功劳都据为己有,郓城和寿张又算得了什么,李延庆便笑着安慰他,“这种小事情你不必再介怀了,将士们的眼睛是雪亮的,他可以隐瞒天子,却隐瞒不了三军将士。”

    这时王贵忽然又想起一事,连忙道:“听到张司马要被调回朝廷了。”

    “你怎么知道?”

    “我昨天下午去拿调令时听老汤说的,他说张司马弹劾童贯,结果被童贯报复,要把他赶走,反正军都这样说,我估计也是真的。”

    李延庆已经不想再听童贯的事情,他便对王贵道:“我准备把两千相州乡兵送回相州,正好没有合适的人选,你替我跑一趟吧!”

    王贵愕然,“这可是你唯一的军队,如果把他们送走,你可没有一兵一卒了。”

    李延庆笑了笑道:“我原本担心梁山余匪会偷袭齐州,现在看来,梁山军已士气丧尽,成不了气候,既然宋江已经突围去了梁山,齐州也没有什么危险了,早点把他们送走,以免童贯总惦记他们。”

    王贵默默点头,勉强笑道:“好吧!我也正想回乡看看,我随时可以出发。”

    李延庆拍拍他肩膀笑道:“我没法喝你的喜酒了,以后再补!”

    王贵脸一红,李延庆竟说了他的心事。

    .........

    第二天午,王贵率领两千相州乡兵离开了历城县,返回相州,同行的还有两名都头卢飞和王平,卢飞是大名府人,而王平则是相州林虑县人,他们回去也正当其时。

    李延庆站在城头,远远注视着两千士兵远去,这时,莫俊在一旁低声道:“官人看来很看重贵哥儿和这支军队啊!”

    李延庆微微一叹,“在局势不利之时,最好的办法是潜伏,忍受寂寞和不公,是为了将来的东山再起,至于童贯、高俅之流的飞扬跋扈,我们不妨冷眼观之,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看看笑到最后的是谁?”

    “官人已经有打算了?”

    李延庆点点头,“我已经书枢密院,要求将我调离梁山平匪之战,童贯那边我也写信给他了,我打算回京探望父亲,特地请假一个月。”

    “官人觉得他会批准吗?”

    李延庆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相信他会批准,我主动离开这是非之地,他何乐而不为。”

    莫俊也叹了口气,“只是官人立了这么多功劳,这一走,白白丢掉了。”

    “那倒未必。”

    李延庆淡淡笑道:“是我的终归是我的,童贯抹杀不掉。”

    ........

    下午时分,李延庆接到了童贯的命令,令他到郓城一见,李延庆知道是关于自己请假之事,这一去很可能不回来了,他特地向李清照夫妇告别,赵明诚这时已接到朝廷正式任命,任命他为历城知县,为此,赵明诚对李延庆感激万分,特地置酒为李延庆践行。

    两天后,李延庆带着莫俊、杨光等几名随从抵达了郓城,此时五万大军在梁山脚下扎下了大营,而郓城县作为官军后勤重地,同时也是安抚制置使的临时官衙所在地。

    李延庆让莫俊等人在客栈等候自己,他独自一人来到了官衙,只等了片刻,童贯的亲兵便出来抱拳道:“李将军请进!”

    李延庆来到童贯的官房,躬身行一礼,“卑职参见太尉!”

    “延庆....要我怎么说你呢?”

    童贯满脸惋惜道:“平定梁山乱匪已到最关键之时,你怎么能说走走,宋江兵败,逃回梁山,齐州那边我估计没有什么事了,正要把你调回来担任剿匪主力,你却要走了,这是为什么?”

    童贯惋惜的表情里透着难以言述的虚伪,李延庆心知肚明,他淡淡笑道:“正如太尉所言,梁山乱匪已是强弩之末,不日便会被大军扫灭,太尉麾下有良将千员,每一个都远胜于我,我留也好,走也好,其实对局势没有任何影响。”

    “话不能这么说,你也有你的作用嘛!”

    童贯话题一转又问道:“你这一走,那两千乡兵......”

    “两千乡兵几天前已经回去了,我回京城后,将直接向枢密院缴龟符。”

    童贯点了点头,又压低声音道:“你放心吧!我可不是姚仲平,你的功劳我会立刻如实报,我真心诚意希望有一天你能成为我的左膀右臂,当年在汤阴县我有这样的想法,现在依旧不变,希望我们捐弃前嫌,重新开始!”

    若是从前,李延庆或许会有受宠若惊之感,可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他早已看透了童贯的虚伪和阴狠,李延庆淡淡一笑,“太尉厚爱,卑职感激不尽。”

    童贯将批准的请假书递给李延庆,“去吧!回京城好好休息,明后天我把你的功劳报给朝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