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四百五十章 曹府家宴(六)
    曹评来到了老三曹选的院中,曹选生了一儿两女,儿子在宫中当侍卫,两个女儿年纪都不大,长女曹蕴十六岁,小女儿曹娇娇才七岁。

    曹评直接走到孙女曹蕴的绣楼前,这个孙女的绣楼他并不是第一次来,但每次前来都是一个原因,想看看她的藏书又增加多少?居然快超过自己了。

    他这个孙女很是与众不同,嗜书如命,早在她一岁抓周时便表现出来,别的女孩儿抓周,要么是被亮晶晶的首饰吸引,要么就喜欢香喷喷的胭脂,偏偏她毫不犹豫地一把抓起一本书,死活不肯放手,睡觉也抱在怀中,给曹评留下了深刻印象。

    长大后小娘果然变成了一个小书呆子,出门就去逛书坊,她没有一件首饰,也没有一盒胭脂,她所有的钱都花在买书上,所以在府中又得了一个‘小书娘’的绰号。

    不过这小书娘却是曹家几十年来长得最美的姑娘,沉静如水的气质,美貌绝伦的容颜,使她成为曹家最璀璨的宝石,从她七八岁时开始,就不断有世家希望与她订亲,但都被曹评回绝了。

    尽管曹评也十分疼爱这个孙女,但在涉及她婚姻大事时,他便不可避免地从家主的角度来考虑问题,他希望孙女能嫁给一个真正能帮助曹家的人。

    曹评在楼下正好遇到了小孙女曹娇娇,这却是他最喜欢的一个孙女,天真烂漫,活泼可爱。

    他见小孙女正蹲在花丛旁四处寻找,便笑问道:“娇娇在找什么?”

    “我的小花猫跑不见了,祖父快帮我一起找。”

    “今天祖父可没有时间,你阿姊呢?”

    “大书娘,祖父来看你了!”曹娇娇扯开小嗓子喊道。

    这时,曹娇娇忽然看见小猫的身影,向院外跑去了,她连忙追了出去,“小花猫给我站住,抓住要打你的屁屁!”

    不多时,曹蕴和曹云两姐妹便从绣楼内跑出来,两人盈盈施礼,“孙女给祖父请安!”

    “呵呵!我只是路过这里,顺便看看我们小书娘今年的文市有没有收到满意答案。”

    “她收到了,还是两份呢!简直爱不释手。”旁边曹云心直口快,一下子说了出来。

    曹蕴脸一红,却不知该怎么说才好,半晌才点点头,算是承认了曹云的话。

    “哦!居然收到两份,能不能给祖父看一看,居然有被我们小书娘看中的对联。”曹评心中也有点好奇,李延庆写的对联究竟是什么样子?

    “请祖父进房一观!”

    曹蕴的书房就在一楼,二楼是她的寝房,母亲不允许她在二楼放书,她便将整个一楼都变成了藏书房,一楼大堂上摆了五排长长的书架,上面密密麻麻排满了各种书籍,四边墙边也放了架子,上面全是图书,有她自己买的,但大部分都是亲朋好友知道她酷爱书籍,送给她的各种书籍,毕竟她手中没有多少钱,买不了太多的书籍。

    靠窗放了一张大桌子,旁边地上是今年文市的纸箱子,没有看中的对联都胡乱塞了回去,但桌上却放着两张纸,答题对联当然不可能写在长长的红纸上,而是写在两张一尺长半尺宽的白纸上,两张纸上各写了一副对联。

    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

    国事家事天下事,事事关心。

    曹评点了点头,但没有评价,又接着看第二幅对联。

    读书取正,读易取变,读骚取幽,读庄取达,读汉文取坚,最有味卷中岁月;

    与菊同野,与梅同疏,与莲同洁,与兰同芳,与海棠同韵,定自称花里神仙。

    最后落款都是相州李延庆。

    “居然是一个人的手笔?”曹蕴故作惊讶道。

    曹蕴的脸又红了,半晌才小声道:“今天对联的质量确实比去年高一点,不知.....不知.....”

    旁边曹云却不耐烦道:“蕴娘是想问祖父,这个李延庆是谁?”

    曹蕴这下连耳根子都红透了,她心中暗恼,悄悄掐了曹云一下。

    “这个李延庆祖父倒也认识,不过让祖父先卖个关子,蕴娘先说说看,这两幅对联好在哪里?”

    曹蕴想了想道:“书法有苏黄的雄健,又不失柳书的飘逸,字里行间中充满了灵性,自成风格,堪称大家之作,仅凭书法就无人能及,至于对联,工整妙绝,才学过人,这还是其次,更重要是能从平淡中见胸怀,可见此人胸怀天下,豪迈而不失细腻,是一个少有的大才,孙女不知他究竟是哪家子弟?姓李,似乎没有印象。”

    曹评微微一笑,“评价得很好,但他不是我们功勋世家子弟,今天祖父特地邀他来参加宴会,他是去年的科举进士及第,第三名探花。”

    “啊!原来是探花之作。”

    曹氏姐妹同时惊呼起来,曹蕴心中感概,难怪书法和对联都这么好,原来是出自探花之手,她犹豫一下,又忍不住央求道:“祖父能不能请这位李老先生给孙女再重新写两条全幅,孙女想把它裱糊起来,挂在书房中。”

    “李老先生?”曹评古怪地望着孙女,他再也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

    曹蕴十分惊慌,“莫非孙女说错了吗?”

    “要是这位李探花知道你称他为李老先生,他肯定会大笑三声,然后再吐血三斗。”

    “啊!莫非......莫非他并不老?”

    “他比你们三哥还小一岁,你说他老不老?”

    曹蕴一下子呆住了,旁边曹云早就笑得弯了腰,捂着肚子直接蹲在地上,气都快要喘不过来了。

    “李老先生,我.....我要笑死了!”

    曹评见孙女窘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便忍住笑道:“好了,别笑了,不知者不怪,蕴娘两耳不闻窗外事,不知道李探花也很正常,不过云娘你应该知道吧!”

    云娘不敢再笑,连忙站起身,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孙女只听说过李探花,也不知年纪,更不知他叫李延庆。”

    “说正事吧!蕴娘想要全幅对联,我可以找机会和他提一下,不过按照规矩,他既然已经答上了文题,蕴娘应该有谢礼吧!”

    曹蕴连忙道:“当然有谢礼,蕴娘画了一幅山水,就是准备用来当谢礼。”

    “人家送你两幅对联,你光送一样可不行,要不再送一本书吧!写上你的名字,写‘小妹曹蕴回敬延庆兄赠联之谊’,他是你三哥的朋友,你叫他一声兄长没有问题。”

    蕴娘有点犹豫,她可从来没有把自己书送给别人,还写这么肉麻的话,但祖父的命令她又不敢违抗,犹豫半晌,她不得不答应了。

    “那.....好吧!孙女就送他一本书。”

    .......

    已经快到黄昏时分,李延庆回到中庭,宴会席上已经坐了不少人,此时还没有到正式开宴之时,大家都集中在东面闲聊,李延庆座位的四周也坐了好几家人。

    “不好意思,坐了你的位子!”一名中年男子连忙起身将位子让给李延庆。

    “你继续坐,我去别处走走。”

    身边坐着几个不认识的人,他才没有这个兴趣,他刚走到另一张桌前,便听见有人和他打招呼。

    “你就是.....李探花吧!”

    李延庆停住脚步,只见旁边桌前坐着一对中年夫妇,两人含笑地望着他。

    李延庆连忙抱拳行一礼,“延庆见过两位长辈。”

    “能不能稍坐片刻?”中年男子很热情地请李延庆在对面坐下。

    无奈,李延庆只得坐下,中年男子笑道:“在下王道齐,这位是拙荆。”

    李延庆暗吃一惊,原来是侍卫亲军步军司都指挥使王道齐,他连忙再行一礼,“延庆失礼了!”

    禁军三衙、枢密院和兵部是掌握大宋军队的三大机构,其中三衙是指殿前司、侍卫马军司和侍卫步军司,三衙都指挥使分别是高俅、向宗回和王道齐,向宗回是向太后之弟,王道齐是北宋开国名将王彦升的后人,但由于向宗回和王道齐的掌兵副将都是高俅的心腹,三衙实际上是控制在高俅手上。

    王道齐虽然权力被严重掣肘,但他在禁军中的地位依旧很高,种师道率领去讨伐梁山乱匪的三万军队,就是从王道齐的步兵司中调出。

    李延庆对他比较敬重的原因就在于此,高俅和向宗回压根就不肯调兵配合种师道剿匪,只有王道齐响应了高深的调兵令,力排众议拨出三万精锐之军,可惜这支军队最后还是落入了童贯的手中。

    王道齐微微叹息道:“犬子王俊和你年纪差不多,却远不如你,令我心生感慨。”

    旁边他夫人小声道:“老爷,其实俊儿也不错了。”

    这时,一名身材魁梧年轻人快步走来,“父亲、母亲,孩儿回来了。”

    王道齐给李延庆介绍道:“这位就是犬子王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