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四百六十一章 将计就计
    李延庆从梁师成府中告辞出来,杨光等人已经吃好晚饭在门口等候了,“张虎呢?”李延庆见他们中少了两人,张虎和张鹰不见了。

    “他们马上就来!”

    杨光若无其事地将李延庆的马匹牵到面前,压低声音对李延庆道:“有人在跟踪我们!”

    李延庆微微一怔,他翻身上马,不露声色向四周迅速扫了一眼,外面是一条大街,行人不少,两边种满了大树,他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情况。

    “跟踪我们的人在哪里?”李延庆淡淡问道。

    就在我们身后斜对面那条巷子里,张虎和张鹰已经去包抄了。

    李延庆回头看了一眼巷子,正好这时,巷子那边传来了动静,他立刻翻身上马,催马向巷口奔去,杨光和张豹也发现那边已经动手,两人立刻如箭一般地冲了过去。

    众人奔至巷口,只见张虎和张鹰已将一名灰衣男子按倒在地上,男子正拼命挣扎,他忽然看见李延庆,脸上顿时露出一脸绝望。

    “是你!”

    李延庆忽然认出了这个男子,竟然是御史台下面的一名从事,好像叫做郑义。

    “李御史,和我无关啊!”

    李延庆心中忽然愤怒起来,上前反手一掌将他抽翻在地,“是谁让你来监视我的?”

    郑义捂着脸惊恐地望着李延庆,杨广忽然伸手揪住他下面,抽出一把雪亮的匕首,恶狠狠道:“将军,先割掉一个卵子,以示惩戒!”

    张虎和张鹰险些笑喷出来,他们没有带长兵器,每人身上只有匕首,杨光就开始发挥匕首作用了。

    李延庆不露声色,虽然有点恶搞,但说不定有用,果然,这名从事吓得魂飞魄散,大声喊叫道:“是是张主簿,是张主簿让我跟踪李御史,每天给我三百文钱补贴!”

    “放开他!”

    李延庆一摆手,张虎狠狠将郑义摔在地上,李延庆蹲在他面前冷冷笑道:“你只是为了三百文钱?”

    “是!是!我儿子生病了,需要用钱看病,张主簿昨晚便来我家,让我负责监视李御史下朝后的活动,每天补贴我三百文钱。”

    “每天监视到什么时候?”

    “监视到李御史晚上睡觉,然后我就可以回家了。”

    “我不明白,张洵为什么找你来监视我?他手下没有人吗?还是你就是他的心腹手下!”

    李延庆冷冷道:“我劝你还是给我说老实话,一旦我发现你说谎,你明天上午就会在浮尸在护城河上,死在我李延庆手上的人没有一万也有八千了,不在乎多你一个。”

    郑义跪在地上拼命磕头,“小人不是张洵的人,小人今年才招募进御史台,他之所以找我,是因为小人曾经是军队斥候。”

    “你是军队斥候?是谁的手下?”

    “小人曾是高太尉的手下禁军,一直担任斥候队头,几年前攻打梁山军大败,小人受伤回家,伤好后就在京城给人当护卫赚钱,年初御史台招募带刀从事,小人便应募成功。”

    “你是本地人?”

    “是!小人家就在城内,儿子上个月前生病,急需用钱治病,前两天我向御史台借过钱,张洵知道这一点,所以他昨晚就来找我了,求李御史饶命,小人再也不敢了。”

    这时,张虎笑道:“这家伙应该是个斥候,很擅于跟踪,若不是我无意中从太傅府的门缝里发现他,我们还真不知道被人跟踪了。”

    李延庆沉思片刻对郑义道:“他不是每天给你三百文钱吗?我每天给你五百文钱,你就按照我的吩咐把消息告诉张洵,如何?每天你就有一贯钱收入了。”

    “小人不敢!”郑义心中胆怯,他可不敢拿李延庆的钱。

    李延庆从马袋里摸出一锭二十两的银子,丢在郑义面前,“这二十两银子先给你救儿子的命,你乖乖听话,我另外每天给你五百文钱,这是你救儿子的机会,你要不要?”

    郑义感动得流下眼泪,“李御史恩德小人铭记于心,一定会报答御史大恩!”

    “你按照我说的做就是报恩了,以后张虎会每天和你交代,今天发生的事情你都可以告诉张洵,但我来梁太傅府上不准说,你就说我后来去了潘府,明白了吗?”

    “小人明白了。”

    李延庆又对张虎和杨光道:“你们二人陪他回家,看看他儿子的情况,如果能帮一下就尽量帮忙,给他找个好大夫,所有花费我来承担。”

    说到这,李延庆给张虎和杨光使了个眼色,两人一起躬身施礼,“遵令!”

    李延庆当然不会听信一面之辞,如果郑义说的是实话,他可以帮他,收买他替自己做事,如果郑义说得是假话,那就休怪他李延庆心狠手毒了。

    这时,张虎和杨光带着郑义要走,郑义忽然想起一事,连忙对李延庆道:“小人还有一事不敢隐瞒李御史!”

    “你说!”

    “张洵昨晚临走时说他过几天要外出公干,让我在他不在京城的这段时间向李御史手下的陶主事汇报。”

    李延庆的脸色立刻阴沉下来,原来陶烨是张洵安插在自己身边的奸细,难怪王黼这么快就知道自己上午去了大理寺天狱。

    “我知道了,你只要好好替我做事,我不会亏待你。”

    很有意思的是,王黼的府宅就在梁师成府宅的隔壁,不过自从王黼背叛梁师成后,为了向李彦表明自己的心志,王黼便封掉了原来的大门,而将大门改为开向东面,他上朝下朝也绝不从梁师成府宅的大门前经过,变成了两家相邻而居、却老死不相往来。

    不仅如此,王黼还得到天子赵佶的批准,开始在东城外修建一座占地五百亩的巨宅,他之所以要修建五百亩的大宅子,是因为蔡京的府邸占地五百亩,王黼一定要和蔡京比肩。

    现在王黼的宅子还是他当御史中丞时得到的官宅,占地只有三十亩,已经远远不能显示王黼的身份了。

    王黼回府时天已经黑尽了,他权势很大,事情也多,为了超越蔡京,他这几个月也格外卖力,白天要处理大量政务,就算到了晚上,他还要考虑如何继续扩权,如何安插心腹等等。

    王黼的马车刚刚抵达府门,忽然门前有人大喊:“王相国,卑职有事禀报。”

    王黼听出是御史台主簿张洵的声音,便吩咐道:“带他去门内禀报!”

    张洵只是从六品的低级小官,在御史台起到监视其他御史的作用,只是他的职务本身没有什么权力,虽然也算是王黼心腹,但他的重要性在王黼心中是排不上号的,他没有资格进王黼书房汇报,最多只能被领进府门,在马车前汇报情况。

    王黼就在回府之前已经得到了开封府少尹杜金生的汇报,他们按照自己的吩咐警告了李延庆,只是李延庆让杜金生转告的两句话使王黼心中有点疑惑,难道李延庆今天去大理寺天狱是梁师成的意思?梁师成又想在这个案子上继续和自己掰腕子吗?

    “你有什么情况要告诉我?”梁师成没有下马车,而是拉开车帘问道。

    张洵躬身行一礼,“李延庆今天刚回家便得知宝妍斋出事,又匆匆赶去虹桥宝妍斋了。”

    “这件事我知道,然后呢,他又去了哪里?”

    “然后他又去潘府!”

    王黼一怔,“哪个潘府?”

    “辅国大将军潘旭的府邸,在那里大约呆了半个时辰左右。”

    这个消息倒出乎王黼的意料,他还以为李延庆会去找梁师成告状,他沉吟一下,他又问道:“这个消息可准确?”

    “消息绝对准确,按照相国的要求,卑职特地选了一个得力手下专门负责跟踪他,了解他的一举一动,这就是卑职刚刚得到的消息。”

    如果这个消息是真,王黼倒觉得有必要重新评估李延庆今天去大理寺天狱的动机了。

    其实王黼也不太相信梁师成会在这件事重新和自己作对,梁师成被太子密信案重挫,这段时间十分隐忍低调,在太常卿任命一事都没有发作,怎么可能在这件案子又开始和自己唱反调?这不符合梁师成的做事风格。

    如果是潘家在背后撺掇李延庆倒也合情合理了,李延庆得到潘家的好处,去天狱探望潘岳,给他换了一个条件好的牢房,这不就是潘家的要求吗?

    王黼心中忽然有点后悔,如果早点知道是潘家在后面使力,他就没有必要动用开封府的势力去警告李延庆了。

    不过一转念,王黼又觉得还是有必要警告一下李延庆,以免他不知天高地厚,真的开始着手处理这个案子,和自己作对了!

    想到这,他对张洵道:“继续监视李延庆,尤其要关注他后续怎么处理林道士这个案子,有什么进展立刻向我报告。”

    “卑职明白!”

    王黼又鼓励了张洵几句,便将他打发走了,王黼很快便将李延庆这件事抛之脑后,这些天他在殚精竭虑琢磨怎么扳倒余深,实在没有精力关注别的事情。

    王黼非常清楚官家给自己的暗示,蔡京在朝中的势力太大,盘根错节,必须要尽快挖断蔡京在朝中的根基。

    而蔡京在朝中的两大支柱,余深和张邦昌,不去其一,不足以动摇蔡京的根基,为了满足官家的要求,也为了扩大自己的权力,王黼便毫不犹豫地向蔡京开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