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四百六十九章 重启旧案
    次日一早,李延庆便将令使王教和书令史刘方召集到房间内,对他们二人道:“陶主事昨天不幸摔断了腿,不得不请假半年,以后半年就由莫先生暂时替代他的位子。”

    李延庆又给他们介绍旁边的莫俊,“莫先生是我从前在军队时的幕僚,曾经主管数万人的后勤,这次以幕僚的身份参与御史台之事,希望两位同僚大力支持!”

    王教和刘方只是文吏,收入微薄,李延庆每月补贴给他们十贯茶水钱,比从前刘霖给他们的补贴高了三倍,也是御史台所有文吏中最高的补贴,着实令他们心怀感激。

    两人连忙向莫俊行礼道:“莫先生经验丰富,还望先生多多指点。”

    莫俊微微一笑,“我们彼此彼此!”

    就在这时,大门轰地推开了,张洵有些气急败坏地冲进来,他打量一眼陶烨的位子,急冲冲问李延庆道:“陶主事是怎么回事?”

    李延庆看了他一眼,淡淡道:“张主簿是在和我说话吗?”

    张洵是从七品官,而李延庆是正六品,而且有御史头衔,张洵是因为心中焦急万分才略显失礼,他立刻意识到自己刚才不应该那么推门,连忙解释,“刚才没有抓住门把,稍显失礼,请李御史不要见怪。”

    “我知道张主簿心急,开门轻重我不会在意,只是......主簿有什么事?”

    “我刚听说陶主事好像出事了,着实有点担心,便过来问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陶主事的腿摔坏了,要休息几个月。”

    李延庆又给他介绍莫俊,“这位是我的幕僚莫先生,陶主事不在,暂时过来帮我一段时间。”

    “如果陶主事生病,我可以给李御史另外安排一位临时主事。”

    “多谢张主簿的好意,我暂时没有这个需要,如果我有需要,我会提出来。”

    张洵只是负责御史台的日常运作,但他并没有人事任免权,只是侍御史自己提出来更换主事,并得到御史中丞批准后,主簿才能安排新的人选,由侍御史挑选。

    所以这里的人事更换权在侍御史手中,而批准权在御史中丞手中,如果李延庆不想更换,御史中丞也不能强行换人。

    至于幕僚,基本上每个侍御史都有自己的幕僚,李延庆把莫俊安插进来,张洵也无话可说,除非他能抓到莫俊的把柄,是朝廷通缉犯之类,否则他也不能干涉。

    张洵又看了看莫俊,只得悻悻道:“既然李御史已经决定用幕僚,我也无话可说,请尽快过来登记一下,我会安排必要的物品。”

    “一切有劳张主簿了。”

    张洵无奈地走了,这时,李延庆让众人在议事桌前坐下,对三人道:“从今天开始,我要正式启动去年林灵素刺杀案的调查,各位都参与过此案,比较了解案情,大家都说一说吧!”

    王教和刘方虽然没有官职,只是文吏,但他们对这个案子的熟悉程度并不亚于主事陶烨,就连莫俊也仔细研究过李延庆带给他的卷宗。

    刘方是最早接触这个案子的人,他欠身道:“这个案子的关键是当事人林灵素已经离去了,而且林灵素就从来没有过任何证词,争论了一年,就是需要确定到底是三个士兵擅自刺杀,而是受指挥使潘岳指使蓄谋刺杀,案情也很简单,其实三个士兵最初已经招供,这件事是他们憎恨林灵素的厌胜祭祀,临时起意刺杀,和潘岳无关,他们已经录了口供,但不知是谁给他们面授机宜,后来他们又推翻了之前的供词,改成潘岳是幕后主使人。”

    李延庆点点头,又问王教,“王令使怎么看?”

    王教苦笑一声道:“两个自相矛盾的供词是关键,没有证据,没有人证物证,就看我们采用哪一份供词,刑部和大理寺采用的第一份供词,认定是士兵临时起意刺杀,和潘岳无关,但御史台却认定第二份供词,从而将潘岳抓捕,这其实是个立场问题。”

    “两位的意思是说,只要我采用第一份供词,这个案子就结了,是这样吗?”

    “正是如此,只是走出这一步太难,后果太严重,没有王相国的同意,这一步就始终走不出去。”

    王教和刘方的心里都透亮明白,他们最后还是要告诉李延庆,这个案子不管要不要重启,都绕不过王黼。

    这时,李延庆缓缓道:“我觉得现在的问题倒不是御史台,而是刑部和大理寺,他们之前态度是很坚决,但现在呢?他们现在是否还愿意象从前一样硬顶,还有御史王中丞,他会不会干涉这个案子,这些都有可能,当然,我并不会畏惧不前,既然决定做,那就算撞得头破血流也要走下去,除非有人把我从御史台调走,我的意思是说,我们要有策略去做,大家说一说,我们第一步该做什么?”

    李延庆目光望向了莫俊,这是昨天李延庆请莫俊考虑的问题,莫俊沉思片刻道:“既然要重新启动这个案子,我觉得第一步就是要坐下来,和大理寺、刑部谈一谈,征询对方的意见,看看对方是什么态度,如果对方态度和从前一样,那么我们快刀斩乱麻,以最快的速度定案,生米做成熟饭,有人反对也来不及了。”

    李延庆点点头,莫俊的想法和自己一样,既然是三司会审,那么刑部和大理寺的态度就十分重要了。

    想到这,他便对令使王教道:“今天上午就把复审函送去刑部和大理寺,请他们下午就来御史台商议。”

    王教负责对外联系,涉及三司会审的函件都是他负责递送,王教有点担心,“李御史,时间是不是太仓促了一点?一般给对方三天准备时间。”

    李延庆摇摇头笑道:“今天不是正式审案协商,只是请大家来表个态,不用等三天,就请他们下午过来!”

    “卑职明白了,这就写公函!”

    王教和刘方出去了,李延庆又缓缓问莫俊道:“如果对方不肯来呢?”

    莫俊笑了笑,“我在卷宗里看见有他们的正式意见书,如果他们不来,官人就直接签署审案结论,连同他们的正式意见书一起交给梁太傅,由梁太傅转给天子,将这个案子强行结掉,不过这是下策,或许不是梁太傅想要的效果。”

    李延庆点点头,梁师成要的不是结案那么简单,他或许是要用这个案子挑起王黼和蔡京的斗争,把战火引到刑部和大理寺。

    李延庆沉思良久道:“先看看今天下午两个部门的态度再说!”

    ...........

    李延庆重启的这个案子是小三司会审,就是由侍御史、刑部郎中和大理寺正代表三部来进行审案,一般是由御史台主导,刑部和大理寺参与共审,所以又叫做小三堂会审,重要程度要远远低于由御史中丞、刑部侍郎和大理寺少卿组成的大三司会审。

    小三司会审也意味着案情不算很重大,而且往往是有冤情才会采用小三司会审,一般小三司会审的延续时间大概在两到三个月,最长不超过半年,象林灵素刺杀案这样超过了一年的案子也不是没有,但结果都是不了了之。

    事实上很多人都早已忘记了发生在去年夏天的这件刺杀案,当事人林灵素已经归隐山林,也没有人再关心这个案子了,如果不是潘家不断在后面活动,企图捞出潘岳,这个案子早已经封册归档了。

    所以当刑部和大理寺的官员出现在御史台时,很多御史还以为是出现了新的三司会审案子。

    来的是人一个刑部郎中顾逸群,另一个则是大理寺正赵殊,更重要是,他们都各自带了手下和卷宗前来,已经不是表态那么简单,而是直接带着解决问题的诚意而来。

    这便让李延庆看到了蔡京的强大实力,并没有因为余深被罢相而全线败溃,这也使李延庆忽然意识到,蔡京同样是准备拿这个案子来做文章,他一定和梁师成已经达成了默契。131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