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四百七十章 另辟蹊径
    “第一次和各位共事,有必要向各位先介绍一下你们面前这位李御史!”

    在台院二楼半圆形的议事堂内,李延庆正向刑部和大理寺的同僚介绍自己,他的语气很轻松,众人都笑了起来,刑部郎中顾逸群笑道:“我们都知道李御史,倒是李御史未必熟悉我们,应该是我们介绍自己才对。”

    大理寺正赵殊也道:“李御史就不用介绍了,以后我们会有很多合作的机会,那时我们再彼此慢慢熟悉,不如说说这桩案子吧!已经拖了一年,我都快忘记案情了。”

    大家心思都一样,都急切地希望尽快了结这桩已拖了一年的案子,难得御史台的态度终于转变,他们都很担心,一旦李延庆被撤换,这个案子就真的走进死胡同了,所以时间对他们来说极为宝贵,他们没有心情再说笑下去了。

    李延庆点点头,“既然大家都想抓紧时间,那就开始吧!首先我想知道,去年刑部和大理寺签署的正式意见书是否还有效力?”

    李延庆向两人望去,刑部郎中顾逸群道:“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年,意见书虽然并没有期限,但一年前的东西现在才拿出来,有点不妥,我们可以重新认定,当然结论是一样,只是时间改成现在。”

    “那大理寺呢?”李延庆又向赵殊望去。

    “大理寺态度也是一样,最好重新认定,内容不变,时间改成现在。”

    “既然三方都决定重新认定,那么该走的过程还是要走,明天上午,我们在大理寺提审潘岳和三名刺杀犯,大家没有意思吧!”

    顾逸群和赵殊对望一眼,顾逸群问道:“不知这次御史是什么态度?会不会还和从前一样?”

    李延庆淡淡道:“审完以后,以事实为依据定案!”

    就在这时,刘方慌慌张张进来跑道:“李御史,王中丞来了!”

    门被推开了,只见御史中丞王安中快步走了进来,众人都站起身,一起施礼,“参见王中丞!”

    “两位请坐!”

    王安中请刑部和大理寺的官员坐下,却对李延庆冷冷道:“三司会审为什么没有事先通知我?”

    李延庆心里明白,这一定是张洵报告了王黼,王黼指使王安中来搅局,他早已准备,不慌不忙道:“王中丞误会了,这不是大三司会审?”

    “我知道这是小三司会审,但小三司会审也各部主官批准后才能进行,刑部和大理寺我不知道,但御史台我批准过了吗?”

    李延庆从卷宗内取出一份王黼签字的三司会审批复,递给王安中,“这并不是新案子,而是去年的旧案,种种原因拖到今天,去年七月,当时的御史王中丞已经批准了此案,所以卑职不需要再向中丞申请,这是正常的审案,是卑职职权范围内的事情。”

    李延庆的充分利用顶得王安中哑口无言,他刚刚接到王黼的命令,让他火速停止正在御史台举行的三司会审,他还没有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便匆匆赶来,结果碰了一头钉子。

    王安中心中暗骂王黼,明明是他屙的屎却让自己来收拾,这让自己怎么处理,要废除王黼的批准,这可不是御史台单独审案,这是三司会审,一旦他废除批准就意味着御史台退出了三司会审,这可是要上报天子的大事,他王安中可不想玩这个火。

    王安中毕竟是在官场打滚多年的老油条,他心念一转便道:“我并不是针对这个案子,案子是老案子,这个我清楚,但你是第一次审理三司会审的案子,所以有些话我要向你交代,你应该向我事先汇报,然后再审案也不迟,毕竟我是你的顶头上司。”

    虽然王安中稍稍向后退了一步,但他却用另一种方式来威胁李延庆,以上司的身份警告李延庆,‘你不肯让步,当我给你穿小鞋’。

    李延庆当然知道得罪上司以后会举步维艰,但这个关系重大,在这个紧要关头,他绝不能给王安中任何翻盘机会,箭已经射出就不能再回头,一旦他李延庆畏惧王安中而妥协,那最后箭射中的只能是他自己。

    李延庆摇了摇头,“多谢中丞关心,但卑职已经充分了解此案,也清楚三司会审流程,卑职会严格履行自己的职责,请中丞让卑职把案子审下去,等案子审结后,卑职自然会向中丞汇报。”

    案子审结再汇报已经没有意义了,御史中丞的权力在于事前批准,而不是事后听取汇报。

    王安中知道自己已经无法阻止李延庆审案,他只得重重哼了一声,转身快步离去了。

    顾逸群和赵殊都亲眼看到了李延庆为了此案不惜得罪上司的决心,他们皆精神大振,一起躬身施礼,“那就说定了,我们明天早上在大理寺召开三堂会审。”

    ..........

    黄昏时分,李延庆将郑荣泰请到郑家旁边的一座小茶楼内,两人相对而坐,李延庆给他倒了一盏笑问道:“最近情况如何?”

    “还能怎么样?一天天熬着日子,要不就是混在女人堆里,说实话,我也有点腻了。”

    “以后有什么打算吗?”

    郑荣泰微微叹了口气,“我父亲想让我回相州管理田庄,他征求我的意见,我不想去,大伯父让我跟他做香料生意,我也不太想干,可每天无所事事也无聊,你说我能做点什么?”

    “其实你可以去做海外贸易!”

    郑荣泰微微一怔,“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

    李延庆淡淡道:“既然无聊,那可以出海去玩一玩,去南洋、去日本、去高丽,可以游历天下,开阔视野,你喜欢女人,也可以去品尝一下各式各样的女人,两三年时间一晃而过,说不定你回来时就是一个精壮黝黑的年轻人了。”

    可以见识各种各样的女人这一条着实让郑荣泰动心,他犹豫一下道:“就怕出海遇到海难,小命都丢掉了。”

    “那就看你坐什么船了,你坐小船当然危险,但你可以选择两万石大海船,这种海船可以抗击最猛烈的海面风暴,你伯父是做香料生意的,他最清楚什么船最结实,我相信他会支持你出去走走。”

    郑荣泰虽然没有一下子被说服,但明显也心动了,他便点了点头,“好吧!让我考虑一下。”

    李延庆又给他将茶盏满上,“今天我找你出来,其实是有件事想请你帮忙。”

    “我现在这个样子了,还能帮你什么忙?”

    郑荣泰苦笑着摇摇头,“你是在说笑话吧!”

    “我想见太子!”

    “什么?”

    “我想单独见一下太子。”李延庆声音很低,但语气却十分坚定。

    “不可能!”郑荣泰使劲晃了晃牛头一样大的脑袋,“第一,我帮不了你;第二,你也见不到太子,他现在就相当于被软禁在东宫,不能见任何外臣。”

    李延庆沉吟一下道:“我知道你有办法联系上太子,只是你怕担风险,只是这件事事关重大,我必须要联系上他,这件事和你没有关系,一切风险我来承担。”

    “那你可以去找梁师成嘛!我想他是有办法的。”

    李延庆摇了摇头,“如果可以找他,我还来求你做什么?”

    郑荣泰低头半晌道:“太子殿下曾经给我阿姊说过,如果以后郑家有什么紧急情况,可以找御医赵太丞给他送信,但我们一次都没有用过这个关系,也不知道这个赵太丞究竟可不可靠。”

    李延庆知道郑荣泰做出这个决定不容易,这小子虽然浑身是缺点,但对朋友却十分讲义气,而且口风很严,他又问道:“可有什么信物?”

    郑荣泰犹豫一下道:“有半块玉佩,我阿姊出家为女道士后便把它给我了,回头我拿给你,但你用完后要还给我!”

    李延庆点点头,“老郑,多谢了!”

    郑荣泰绿豆大的小眼睛里露出一丝狡黠的笑意,“你就不怕我告诉梁师成,你擅自越过他去找太子?”

    李延庆哈哈一笑,“如果是你去告状,那我也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