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四百八十四章 军监新职
    李延庆也知道这个美女对自己有点不满,但他也理解,如果是自己送人的礼物,别人看都不看便束之高阁,自己也会生气。

    不过自己为什么不感兴趣?他想了想,估计是自己以为曹蕴还是个十岁的小娘,所以毫无兴趣,如果早知道是这么漂亮的美女,他怎么也会欣赏一番。

    李延庆自嘲地笑了笑,便离去书房向前院而去......

    曹蕴带着妹妹刚回到内院,曹娇娇便挣脱她的手,跑去自己的房间贴对联了,曹娇娇还年幼,目前依旧跟父母住在一起,要等她十四岁以后才会有自己独立的绣楼。

    曹蕴回到自己书房,一眼便看见李延庆给她写的对联,被她精心裱糊起来,她心中不觉有些歉疚,毕竟李延庆给她写了两幅对联,还送给自己六百五十八本书,就凭这份送书的人情,她就不该对人家那么无礼。

    虽然曹蕴也知道李延庆为人比较诚实,不象别的世家子弟那样为了哄自己高兴而吹得天花乱坠,但李延庆居然不把自己送他的东西当回事,这份轻视又有点伤了她的自尊。

    她有点想去表示一下歉意,但少女的矜持又告诉她,如果她那样做,会更加被他看轻,曹蕴只得叹口气,闷闷不乐地坐在书房里看书。

    曹家酒宴她一般都不会去参加,倒不是因为身为女子不便抛头露面,北宋可没有这种限制,年轻男女一起出游,一起饮宴,是很正常的事情,直到明清理学兴盛后,才开始对女性人身自由有了极大的钳制。

    曹蕴天生喜静不喜闹,她喜欢呆在自己书房里安安静静看书,不喜欢去宴会上应酬交际。

    就在这时,院子里传来妹妹的惊叫,“大书娘快来!快来!”

    曹蕴顿时吓了一跳,连忙起身跑去院子,只见娇娇站在院子里仰头看着什么?

    “什么大惊小怪的?”

    “快看,下雪了!”曹娇娇指着天空惊喜道。

    曹蕴抬头,只见一片晶莹的雪花飘飘扬扬从阴沉沉的天空落下,她心中一阵惊喜,连忙伸手接住雪花,雪花入手便融化了,这时,越来越多的雪花从天空飘飘洒洒落下,曹娇娇高举双手在地上打着圈,伸出舌头舔冰凉的雪花,高兴得咯咯直笑。

    曹蕴心情大好,也忍不住绽开了笑容,心中的一点点郁闷也被这一片片晶莹的雪花融化了。

    雪越下越大,很快便使天空变得模糊起来,宣和二年的第一场雪在十二月初十这一天来临了。

    ........

    这场大雪从下午开始,一直下了整整一夜,到次日天明才结束,整个京城变成了白雪皑皑的世界,无论房屋、街道、小桥、树木等等都被如泡沫般的厚厚白雪覆盖,天亮后,京城便成为了孩子们的天堂。

    打雪仗、堆雪人、滑雪橇.....到处是欢声笑语,但对于要讨生活的底层老百姓而言,下雪无疑增大了他们生活的难度,使他们的活计更加艰辛,当然,也有一些行业受益,比如城内的牛车行业,几乎每一辆牛车上都坐满了行人。

    对于李延庆而言,今天却不受天气的影响,昨天下午宫内便传出旨意,任命太宰范致虚为知军监事,今天一早,刚到御史台的李延庆便接到通知,令他到西尚书省左政楼报到。

    西尚书省是老尚书省,位于御史台的北面,也在皇城外,宋朝建国之初,朝廷只是在形式上还保留尚书省的组织系统,但本身既无权力,郎官又不管事,只是用来作寄禄官,别无差遣,尚书省的制度名存实亡。

    但元丰改制后,权力又逐渐回归尚书六部,所以又在皇城内修建了新的尚书省,便于权力集中,老的尚书省便作为尚书省的库房以及一些临时机构的用地,这次成立军监所,存在时间也就三五年,性质和江南的应奉局、京东两路的西城所相仿,所以办公用地就选中了西尚书省的左政楼。

    左政楼全称叫做左政务楼,它和中政堂、右政楼构成了尚书省的主体结构,楼高三层,四周还有近百间配房,占地足有五十亩。

    在左政楼一楼的议事堂内,来自御史台、枢密院和兵部的官员都已经到位,目前只有主事九名官员,每个机构都派来一名主使和两名副使,御史台的主使是侍御史李延庆,另外还有两名监察御史为副使,枢密院的主使名叫李回,官任正六品的枢密承旨,兵部主使叫做蒋英,官任兵部职方司郎中,也是正六品。

    这时,脚步声响起,只见宰相范致虚快步走进议事堂,他身后还跟着两名随从,众人起身躬身行礼,“参见相国!”

    范致虚摆摆手笑道:“各位同僚请坐!”

    众人纷纷就坐,这时,李延庆惊讶地发现,范致虚身后两名随从之一竟然是秦桧,秦桧也看见了李延庆,笑着向李延庆点点头。

    ‘难道他也要加入军监所?’李延庆心中暗暗思忖,他着实不解,秦桧可是太学学正,和军监所一点关系都没有,他怎么会搭上了范致虚这条线?

    范致虚笑了笑对众人道:“今天军监所就算正式成立了,本相受天子委托,出任知事一职,军监所以后就由我负责,和各位同僚一起,切实履行好军监所的职责,军监所的全称叫做军资监察所,主要负责监督这次北伐的后勤军资筹备以及调运情况,军队则和我们无关,等北伐结束后,军监所将视情况保留或者解散,具体的规则我以后再慢慢细说,现在先给各位说一下军监所构成及主要官员。”

    范致虚回头使个眼色,秦桧和另一名随从立刻取出一只颇大的卷轴挂在议事题板上,卷轴是素白绢布,上面画了军监所的结构图。

    范致虚拾起一根小棍走上前道:“军监所的构成天子已经批准,所以这不是草案,而是正式的构成图,主官是知军监事,目前由我兼任,下面设三名监察使,目前由侍御史李延庆、枢密承旨李回、兵部郎中蒋英担任,然后是六名监察副使,每个监察使下面各两名副使,再下面是十五名从事,另外还有一千军队。”

    范致虚见众人眼中都有疑惑之色,又缓缓道:“或许大家觉得奇怪,怎么会没有三司会审?这里我要告诉各位,军监所没有三司会审,之所以让御史台、枢密院和兵部共同参与,实际上是权力的一种分配,不让监察权专属于某一个部寺,也可以说是一种妥协,在军器所内设三个职权并行的使司,御史司、枢密司和兵部司,三个司都向我汇报,各行职权,互不干涉,另外再设内务司,由两名主簿负责,一位是秦主簿,一位是张主簿,以后内部协调就由他们二人负责。”

    秦桧和另一名随从上前向众人行了一礼,范致虚笑眯眯道:“各位还有什么问题吗?”

    “请问范相国,我们的官房.......”兵部郎中蒋英问道。

    “官房已经安排好了,等会儿带你们去,这么大的左政楼都属于监军所,怎么可能没有官房?”

    这时,李延庆问道:“刚才范相国说,还有一千军队......”

    范致虚呵呵一笑,“军队是必须的,你们将去实地监察,没有军队怎么行,每个司三百人,另有一百人归属于内务司,军队首领由你们自己指定,这样便于指挥。”

    “那什么时候着手监察?”李延庆又问道。

    “要等枢密院汇集各地军队的资料,今年恐怕来不及了,最快也要到明年上元节后,这段时间你们可以筹建自己的使司,可以去左藏、太仓以及军器监库熟悉仓储情况,了解物质的储存、运输、调用等等过程,这样明年接到案子便可以随时上手了。”

    众人听说还要等到明年上元节后,那至少还有一个多月,大家脸上都露出无奈之色,没有办法,他们都知道宋朝的官场效率一向低下,筹建新机构只要一个月就能运转,那已经是非常高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