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四百八十六章 百岗冬雪
    汴梁有八景,其中两个景色和冬天有关,一个是隋堤烟柳,另一个则是百岗冬雪,隋堤烟柳在冬天时柳条结冰,就变成了一个玉树琼枝世界,所以又叫做隋堤冰柳,扈青儿和喜鹊昨天就是去那里游玩,回来后对那里的冰柳赞不绝口。

    而百岗冬雪是京城南山的雪景,以气势磅礴而著称,它实际上是长达二十余里的一条雪景带,每年的第一场大雪后,京城百姓就会携家带口地出城来赏雪,官府为此修建了几百座赏雪亭,但依旧远远不够用。

    南山位于京城南面的陈州门外,实际上是一座低矮的丘陵,长达三十余里,虽然它高不过数十丈,但在平原地区这种丘陵还是比较少见,京城人把它称为南山,最南面种满了梅花,所以最南面的一座山梁又叫做梅山。

    千百年来,南山受风雨侵蚀早已变得十分破碎,山内沟壑纵横,山头高低起伏,里面山谷幽深,林木茂盛,小溪潺潺,在春、夏、秋三个季节里它是避暑的好去处,风景秀丽,有繁台春色,吹台秋雨、梁园雪霁、禹王大庙等等景色。

    这里的山溪水也不错,很多茶馆都在这里取水,尤其梅山玉律园的泉水水质最好,冬天也不结冰,是皇室专用御泉水。

    不过到了冬天,南山被大雪覆盖,高高低低的山丘和幽深的沟壑便形成了一幅绝美的雪景画卷,美不胜收,令人心旷神怡,每年这个时候,功勋世家的子弟们都会结伴出游,欣赏京城的第一雪景。

    由于官道上游人太多,众人各有想法,走着走着便各自散去,数十人分成了八伙,李延庆加入这一伙有六人,两男四女,李延庆和曹性,四个女子是曹蕴和她妹妹曹娇娇,还有个堂姊曹云,另外还有个潘家的女儿潘倩云,她和曹云关系最好,两人坐在一辆牛车内。

    让李延庆有点遗憾的是高宠没有和他们一起,高家的人比较多,自成一伙,他们去了凝雪岗,那里是游人最多的地方。

    “延庆,你猜猜那个潘倩云是谁?”曹性一脸神秘地对李延庆低声笑道。

    “我怎么知道,不过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见过?”

    “她就是那位山抹微云!”

    李延庆哑然失笑,原来就是那个秦观的女粉丝。

    “她好像对你有点意思哦!”

    这话令李延庆吓了一跳,一抬头,只见前面牛车的车窗内,一个颇为俏丽的女子正倚在窗前,脉脉含情地望着自己,李延庆连忙转开视线,向远处的雪景望去。

    平心而论,这个潘倩云长得还不错,身材修长,气质优雅,容貌如桃花般艳丽,尤其一双多情眼睛仿佛会说话一样,眼眸里总是流露出一丝绵绵情意,让李延庆不得不对她敬而远之。

    为了离那双多情的眼睛稍微远一点,李延庆放慢了速度,便和曹氏姐妹的马车并驾齐驱了。

    “李大哥,我们去小秋岗,那里有卖糖葫芦的!”

    曹娇娇见李延庆和他们一起去赏雪,兴奋得手舞足蹈,这时,她的脸忽然一沉,望着李延庆身后极为不高兴道:“他怎么跟来了!”

    李延庆一回头,只见一名年轻男子正骑马向这边奔来,老远喊道:“小三郎,等一等我!”

    待他奔至近前,李延庆忽然觉得他有点眼熟,略一沉思,终于想起来了,在曹府大宴时见过,好像叫做王俊,他父亲是殿前步军司都指挥使王道齐,是个颇有实权的军方人物。

    曹性也看见王俊,脸色一变,暗暗骂了一声,“该死!他今年怎么又跟来了。”

    李延庆忽然想到了什么,目光向曹蕴望去,只见她面色平静如水,正望着窗外远方的雪景,似乎根本没有意识到来了一个不受欢迎的人。

    王俊奔至近前,呵呵一笑,“我今年又是野鬼孤魂了,只好厚颜跟着你们!”

    说着,他的目光迅速向车内的曹蕴瞥去。

    .......

    王俊的到来使气氛变得有些尴尬,他只和李延庆草草打个招呼,便象苍蝇一样地盯上了曹蕴,他骑马紧靠在曹蕴车窗前,滔滔不绝地给她讲百岗冬雪的由来,曹娇娇气得向他直瞪眼,他却恍若不觉,依旧高谈阔论,曹蕴却神情平静,脸上挂着一丝淡淡的、纯属礼貌的笑意。

    曹性摇摇头,很无奈地对李延庆道:“这个家伙真是鸹噪得让人烦,他这番吹嘘去年已经说过一遍了,今天又重复说一遍,也是我妹妹有耐心,要是换别人,早就不睬他了。”

    李延庆淡淡一笑,“看得出他对你妹妹很有意思!”

    曹性苦笑一声,“他父亲已经两次向曹家提亲,本来我三叔已经答应,但我祖父不太喜欢王俊,便对王家说,这门婚事必须蕴娘自己答应才行,所以你就看见了,王俊千方百计找机会接近蕴娘,想讨蕴娘欢心。”

    “他这样恐怕只会适得其反!”

    “是啊!欲速则不达,所以你看我也不拦他,让他去尽情表现自己,别说我没给他机会。”

    这时,后面传来一个娇柔的声音,“李探花!”

    李延庆回头,只见潘倩云在车窗前含笑望着自己,李延庆停住马匹,等牛车上前,“潘姑娘有什么吩咐?”

    潘倩云细长的眉毛一挑,多情的双眸中带着盈盈笑意道:“听说在上次文市上,李探花给蕴娘写了两幅对联,眼看快到新年,李探花能否给奴家也写一幅呢?”

    李延庆呵呵干笑两声,她怎么会知道这件事?

    “怎么,李探花不肯给奴家写吗?”潘倩云的目光变得有些幽怨起来。

    “我只是担心字写得不好,让潘姑娘看不上。”

    “怎么会呢?探花的字若写得不好,还能考中探花?如果李探花不肯写就算了,不用找这个理由。”

    话已说到这个份上,李延庆不答应也不行了,他只得点点头,“如果潘姑娘不嫌,李延庆理当从命!”

    这时,坐在里面的曹云笑得:“李探花,这里可是坐着两个人,你不能只答应一个哦!”

    “没问题!”

    李延庆很痛快地答应了,“如果曹姑娘喜欢,我也写一幅。”

    潘倩云脸上虽然还带着笑意,但目光里明显闪过一丝不悦,李探花明明答应给自己写对联,曹云怎么能分去一杯羹?

    但很快她又掩盖住了心中不高兴,脸上绽开艳丽的笑容,问道:“李探花喜欢秦观的词吗?”

    ........

    小秋岗也是赏雪的胜地,不过它距离南城稍远,不如其他几个赏雪地那么人头簇簇,但今天是第一场初雪,出城赏雪的人太多,使得小秋岗山下的空地上停满了牛车。

    “冰糖葫芦!美味的冰糖葫芦!”

    一个卖冰糖葫芦的小贩从他们身边走过,李延庆看了一眼曹娇娇的牛车,居然毫无生息,难道她睡着了吗?

    “喂!”

    李延庆向小贩招招手,小贩立刻上前笑道:“官人要冰糖葫芦吗?十文一串。”

    “十文?”曹性在一旁呲牙道:“你也太黑了吧!城里只要五文钱一串。”

    “这里是风景区,当然会贵一点,而且小人的糖葫芦都是最好的果子。”小贩陪笑道。

    曹性是曹家出了名的铁公鸡,他让买五文钱的糖葫芦都舍不得,更不用说买十文钱一串了。

    “给我来十串!”

    李延庆从马袋里摸出一串百文钱,递给小贩,小贩欢天喜地接过,李延期抽出四串糖葫芦递给曹性,“给山抹微云她们送去,记得给车夫一串。”

    “好!”

    曹性接过糖葫芦,咬了一颗,味道还不错,便兴冲冲向后面的牛车而去。

    李延庆则抽了六串糖葫芦来到曹家姐妹的牛车前,只见王俊还在唾沫四溅地吹嘘他父亲,而曹蕴用手撑着额头,已经快睡着了,再看曹娇娇,一脸不高兴地蜷缩在位子上,似乎在赌气。

    “娇娇,给!”李延庆把两串糖葫芦递了过去。

    曹娇娇眼睛一亮,“糖葫芦!”她一下蹦了起来,笑脸绽开,接过糖葫芦又眉开眼笑地问道:“在哪里卖的,我怎么没听见?”

    “你是差点睡着了。”

    李延庆又笑着把一串糖葫芦递给曹蕴,“曹姑娘,这是你的。”

    曹蕴坐起身,接过糖葫芦笑道:“多谢李官人!”

    李延庆隔着马车,不方便直接把糖葫芦递给王俊,他便先递给车夫一串,“这是你的,今天辛苦了。”

    “谢谢李官人!”车夫受宠若惊地接过糖葫芦。

    李延庆这才递给王俊一串,“王兄,这是你的。”

    王俊瞥了一眼糖葫芦,又瞥了一眼车夫,傲然道:“大庭广众下吃这种东西有失斯文,我不要!”

    “他不要给我!”

    曹娇娇一把将李延庆手中的糖葫芦抢了过去,“我和大书娘一人两串。”

    李延庆也不勉强他,自己也啃了一颗,糖葫芦是用上好的山楂做成,酸酸甜甜的,味道真的不错。

    曹蕴吃了一颗糖葫芦,偷偷看了一眼李延庆,却见李延庆又在给妹妹买小鸭子了,娇娇则伸长脖子,指着毛耸耸的小鸭子焦急喊道:“我要那只,那只红掌的,李大哥,绿毛的那只我也要!”

    曹蕴不由会心一笑,心中涌起一股暖意。

    【求月票、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