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四百八十七章 佳人赏雪(上)
    王俊虽然人很傲气,但他确实也很聪明,他见自己心仪的佳人更关心妹妹,而她的小妹却缠着李延庆买东西,着实让他心中很不舒服,连忙上前笑道:“娇娇,我给你买小猫,你要不要?”

    “我才不要你买!李大哥会给我买的。”

    曹娇娇不满地瞪了他一眼,又向李延庆央求道:“李大哥,再给我买只小猫吧!”

    “不行!”

    曹蕴立刻反对,她对李延庆道:“官人别给她买,她养的两只母猫就要生了,家里到处是猫,简直要成灾了。”

    李延庆有点为难,他心念一转,忽然一指前面卖鹦鹉的小贩笑道:“要不,李大哥给你买只鹦鹉吧!会说话的鹦鹉。”

    曹娇娇还是有点怕阿姊,只得委屈道:“那好吧!就买只会说话的鹦鹉。”

    这时,小贩拎着鹦鹉架过来,曹娇娇伸长脖子,活像只小企鹅一样,上下寻找自己的喜欢的鹦鹉。

    小贩手中扣着一只鹦鹉,对它道:“快向姑娘问好!”

    “姑娘好!”小鹦鹉学着人话,非常可爱。

    曹娇娇激动得直拍手,她早把小猫忘在九霄云外。

    曹蕴也极有兴趣,挤到妹妹身旁,指着最下面一只鹦鹉笑道:“那只颜色很艳丽。”

    “可我就要这只!”曹娇娇一指小贩手中会说话的鹦鹉道。

    小贩吓一跳,“这只可不卖,它是我专门调教好的。”

    李延庆摸出五两银子,笑道:“这个价格卖不卖?”

    小贩眼睛一下子亮了,“卖!当然卖!”

    他连忙将小鹦鹉装进一只大笼子,递给了曹娇娇,曹娇娇大喜,只管逗小鹦鹉说话,再不管别的东西了。

    小贩接过银子,又给了曹娇娇几包鸟食,嘱咐她怎么养鹦鹉,这才向李延庆行一礼,千恩万谢地走了,他一只鹦鹉卖三百文钱,这只鹦鹉调教得好,但也最多卖一两银子,对方却给了他五两银子,怎么能不让他喜出望外。

    王俊在旁边撇了撇嘴,不屑地小声道:“冤大头!”

    曹蕴心中感激,不好意思对李延庆道:“又让官人破费了。”

    李延庆哈哈一笑,摆摆手,“没事!钱是身外之物,只要娇娇喜欢就行。”

    “谢谢李大哥,我很喜欢!”曹娇娇甜甜地向李延庆展颜一笑。

    这时,曹性走上前,拍了拍王俊的肩膀,“我们先上山找个地方吧!”

    王俊看了一眼曹蕴,犹豫一下道:“这里闲人太多,曹姑娘需要有人护卫,我还是留下吧!”

    李延庆笑道:“曹兄,我和你去吧!”

    “好吧!我们就快去快回。”

    ......

    站在山脚下赏雪是欣赏一幅画卷,在山腰处赏雪却是进入仙境,百岗冬雪在宋朝已有上百年的历史,风景的经营也到了极点,凡是山间能修亭子之处,都修建了各种各样的亭子,赏雪游玩时出租,能有一笔不菲的收入。

    今天游人太多,曹性担心山上亭子不够,让大家白跑一趟,所以他要先把亭子定下来。

    但王俊居然不肯跟他上山,着实令他心中不满,路上他恨恨道:“赏雪那么多年,还没有听说过出什么事情,分明是他在找借口不肯上山。”

    “其实话也不能这么说,刚才在路上我也看到不少成群结伙的无赖,他想保护佳人的心情可以理解。”

    “哼!”

    曹性不屑地哼了一声,“那些无赖只敢调戏普通的村姑罢了,曹家的姑娘用得着他保护,你以为两个车夫只负责赶车?”

    李延庆这才明白,原来两个车夫还兼任保镖,曹性又道:“虽然他的武艺不错,可有你这个天下第一箭在,哪里轮得到他?”

    这时,李延庆看见前面有座空亭子,连忙道:“那边有座空亭子。”

    “这座亭子太矮了,要去山上,最好在沟壑中的亭子。”

    两人又走了数百步,进入一条沟壑,这里这里到处是玉树琼枝,冰潭如镜,积雪如纱,俨如一处美奂绝伦的仙境,不少人边走边看,脚下冰潭寒气太重,无法久呆,游人只能很快便离开了。

    曹性低声道:“这里是雪景最美之处,亭子的价格也最贵,一般人可租不起。”

    说着,他上了侧面台阶,李延庆也发现了,原来侧面山梁上有三座亭子,两座亭子空着,只有一座亭子内坐着几个赏雪的游人,曹性正和一个中年男子讨价还价,片刻,曹性回来笑道:“已经定下来了,贤弟在这里等候,我去把他们叫上来。”

    “我去吧!”

    李延庆转身向山下大步走去,曹性连忙道:“你告诉他们,就是去年的观凤亭!”

    “我知道了!”李延庆走得极快,声音已从远处传来。

    .......

    山下已经挤满了游人,小摊小贩更多了,两辆牛车依然停在原地,王俊无聊站在牛车旁,车窗上拉着车帘,似乎曹蕴已经没有兴致听他鸹噪。

    “大家下车吧!山上的位子找好了,就是去年的观凤亭。”李延庆走上前笑道。

    四个女子纷纷从牛车里出来,王俊连忙上前讨好地对曹蕴笑道:“蕴娘,我们上山去吧!”

    曹蕴淡淡笑道:“王衙内前面先去吧!我等一下妹妹。”

    这时,曹娇娇叫了起来,“这么多吃的的东西,让我怎么拿?”

    李延庆走上前,只见车里有两大包吃食,都是用布包扎好,每一个至少有二十斤,“我来吧!”李延庆将两个布包从马车里拎了出来。

    一名车夫连忙上前道:“这两个包裹我们拿,李衙内就不用管了。”

    “我不碍事,你们赶紧把车停好,横在这里挡着别人上山的路了。”

    李延庆将两个包裹轻松地背上双肩,他身材很高,身体强壮,背着两个大包裹确实显得很轻松。

    “我们走吧!”

    众人向山上走去,曹娇娇却要和李延庆走上一起,伸手牵住了他的手,叽叽喳喳象只小麻雀一样说个不停。

    王俊满脸堆笑对曹蕴道:“蕴娘跟着我,我给你开路!”

    “多谢王衙内了。”曹蕴淡淡答应一句,却回头向小妹望去。

    她见李延庆背着两个大包,还牵自己的妹妹,不由向王俊望去,只见他正气势汹汹向山上开路,不停地将两边行人挤开。

    曹蕴不由摇摇头,便放慢脚步等着李延庆和妹妹,“娇娇,李官人要背两个大包,阿姊来牵你。”

    曹娇娇牵住阿姊的手笑嘻嘻道:“大书娘,我正在给李大哥说你有多少藏书呢!”

    曹蕴有点不好意思,“死丫鬟,你说这个做什么?”

    “这个不怪娇娇,是我比较好奇!”李延庆歉然道。

    “其实也没什么,李官人也喜欢书吗?”

    “当然喜欢,不过我藏书不多,只有三百余本。”

    “那也不少了!”

    曹蕴笑了笑,又好奇地问道:“我听娇娇说,那套大圣捉妖记是李官人写的,你就是鹿山潇潇子?”

    李延庆点点头,“写得不好,让曹姑娘见笑了。”

    “不!不!写得很好,我也有这套藏书,我小时候最喜欢了。”

    曹蕴又笑问道:“不知李官人为什么会起名叫鹿山潇潇子?”

    “我学堂背后那座山叫做鹿山,当时我还很小,所以叫做鹿山小小子,可能是书坊觉得‘小小子’这个名字不好听,就把它改成了潇潇子。”

    曹蕴掩口一笑,“我一直以为是个老学究写的,没想到居然是个.....”

    “居然是个顽童写的,是吧!”李延庆笑道。

    两人牵着曹娇娇有说有笑上山,却没有注意到山上王俊的脸色异常难看,这时,潘倩云向王俊招招手,娇声娇气道:“王大哥,我的脚腕扭了一下,你能不能帮我拿一拿东西?”

    王俊犹豫一下,心中顿时涌起一种报复之念,便呵呵笑道:“倩娘受伤,为兄义不容辞!”

    他快步上前,接过潘倩云手上的小包,潘倩云扶住曹云肩头,目光却迅速瞥了一眼李延庆,心中暗暗恼火,她当然看得出李延庆在故意回避自己。

    回避自己也就罢了,偏偏还和曹蕴处得这么融洽,令她心中十分嫉恨,她当然知道王俊心中也不高兴,便谋划着如何利用王俊,好好教训一下李延庆这个不知好歹的混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