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四百九十一章 刺杀风波
    年轻的小娘正是扈青儿,当她得知宋江进京的消息后,满腔仇恨便使她内心的杀机不可抑制的沸腾起来。

    两人上了客栈二楼,推门进入一间上房内,扈青儿打量一下房间,见房间里颇为凌乱,眉头一皱问道:“你一直就住在这里?”

    白发老者小心地撕掉胡子和假发,又撕掉脸上的面皮,赫然变成了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男子,他正是卢俊义的义子燕青。

    燕青在义父卢俊义遇难那天,凭借高明的化妆术,化妆成一个普通士兵躲过了宋江的搜捕,又随即被编入军队前往江南剿匪,他几次想刺杀宋江为义父报仇,无奈宋江的防备十分严密,令他无从下手。

    这次他得知宋江进京述职的消息后,便逃出军营,一路赶到了京城。

    燕青知道扈青儿的李延庆的关系,便猜到扈青儿一定躲在李延庆家中,他足足花了三天时间才打听到李延庆府宅,终于见到了扈青儿。

    燕青之所以要找扈青儿,一方面是他和扈青儿同仇敌忾,有着同样的血海深仇,另一方面是燕青本身武艺不高,他精于化妆术和短弩,在这两个技艺上耗费了十年时间,武艺却荒废了,要想报仇,他需要得到扈青儿的协助。

    燕青见房间里着实杂乱,他挠挠头不好意思道:“我在这里住了三天,忙于化妆和监视,什么都顾不得收拾,让三娘见笑了。”

    “你见到宋贼了吗?”

    “见到了,他每天早出晚归,行踪不定,而且防卫十分严密。”

    “有多严密?”

    燕青想了想说:“他大概有三十名护卫,个个武艺高强,他乘坐的马车也打造得十分结实,我的短弩射不透,只能强攻,凭我的能力,战胜不了三十名武艺高强的护卫。”

    “那有没有想过进府中去刺杀?”扈青儿又问道。

    燕青摇摇头,“更不可能!”

    他叹了口气道:“宋江带了一百名亲卫进京,三十名亲卫在外面护卫他,另外七十人就部署在府中,里面大概有十几条獒犬,前天我装作路过他的府第,在墙外走,便听见府内传来凶猛的犬叫声,而且外面没有大树,想攀上一丈高的院墙就很不容易。”

    “你精于易容,就没有想过混入他府中?”

    “我当然想过,但也不现实,他们吃饭基本上都是外送,但酒馆的伙计只能送到门口,进不了大门一步,我反复考虑过,除了伏击刺杀外,没有别的办法。”

    扈青儿微微点头,“那就试一试吧!”

    .........

    夜幕降临,宋朝没有宵禁的传统,使夜晚的商业格外繁荣,酒馆、小吃店、茶楼、妓馆、乐坊等等场所一直营业到深夜才结束,大相国寺周围的商业同样喧嚣热闹,到处是出来游玩宵夜的百姓。

    扈青儿和燕青所在的房间内依旧是一片漆黑,扈青儿穿一身黑色夜行服,手执鞭刃,全神贯注地盯着远处街角,燕青也是一身黑衣,他手执一把短弩,短弩上已经安上一支蓝汪汪的毒箭,短弩又叫手弩,体积很小,可以放在随身包中,弩箭张开也就一只碟子大小。

    短弩是刺杀的利器,装上手柄后可以单手发射,平时可以隐藏在袖中,非常隐秘,不过缺陷也很明显,那就是射程短,最远射程只有三十步,杀伤射程最多只有二十步,适合短距离刺杀。

    燕青苦练短弩已有十年,三十步内基本上已经做到百发百中,这次刺杀他负责外围射杀,包括射马、射护卫等辅助刺杀手段,而刺杀宋江则由扈青儿负责。

    这时,远处传来了马车的轱辘声以及密集的马蹄声,只见大群身着武士服的亲兵护卫着一辆马车缓缓而来,扈青儿一下绷紧了身体,低声问道:“是这辆马车吗?”

    燕青点点头,“就是这辆马车,宋贼回府了!”

    大街上原本还有不少行人,但这辆由三十名骑兵保护的马车到来,使行人们纷纷躲开,给扈青儿和燕青创造了条件,燕青举起了短弩,瞄准最前面的拖车马匹,而扈青儿握紧了鞭刃,刺杀一触即发。

    马车内确实坐着宋江,此时宋江一脸阴沉,原定今天天子召见他,但等了一天,天子借身体不适取消了召见,令他白等了一天,宋江心里明白,天子根本就不想见他,才找各种理由推脱。

    宋江被招安后封为都总管、淮南节度使,加封开府仪同三司、郓城县公,坦率说,这个职务令他相当不满,和当初谈好的条件有大出入,当初讲好加封太子少保,封特进,可实际封官时这两个头衔都没有了。

    虽然另外给了一个爵位以代替太子少保,但这个爵位只是县公,距离他想要的国公还有很大距离,大宋的县公很多,功勋世家基本都是县公,这个县公爵位一点都不稀罕。

    最让宋江不满的是,张邦昌明明说好可以让他选择文官,至少是封从三品户部侍郎,出任知府,除天下五京外,其它知府可任选其一,但实际封官时,文官提都不提了。

    他为此专门找到了当初负责招安他的张邦昌,前天,张邦昌也给了他一个说法,朝廷封他文官的承诺未变,前提是他要剿匪立功,否则不好向朝廷百官交代。

    宋江当然明白张邦昌这个说法的意思,也就是朝廷百官反对给他文官,其实也就是堵死了他转向文官的路子,这令宋江心中极为郁闷。

    朝廷的高品武将被称为养老官,一旦江南剿匪结束,他的都总管之职就会结束了,其他无论是淮南节度使,还是开府仪同三司,还是什么郓城县公,都是有名无实的虚职,他将被彻底搁置在一旁,每月领一份干巴巴的俸禄,官衙没有、府宅没有,甚至亲兵都养不活,早知道是这个结果,自己要招安做什么?还不如在梁山称王更实际一点。

    宋江最大的梦想,就是能独据一州做个土皇帝,造反已经实现不了这么梦想,他就指望招安了,他本想选择出任成都知府,去山高皇帝远的巴山蜀水割据一方,可现在一切都变卦了,一连几天天子都不肯接见他,摆明了就是要搁置他,招安后便一脚踢到角落里去。

    这让宋江心中暗恨之极,如果朝廷真要这样无情无义,那他宋江索性就重回梁山,再度拉起聚义大旗。

    马车已经渐渐要靠近巷子口,就这时,对面忽然有数名骑马之人疾奔而至,为首之人大喊:“马车停住!”

    突来的变故使宋江的三十名亲兵骤然警惕起来,他们一起举盾护卫马车和马匹,亲兵首领厉声喝道:“前面什么人?”

    “我们是开封府衙役,奉命前来转告宋公,这几日路上不安全,有盗贼出没,请士兵注意防护!”

    宋江心中有点奇怪,京城有盗贼出没和自己有什么关系,有必要来专门通知?这里面到底有什么名堂?

    “多谢!”亲兵首领抱拳行一礼,却丝毫不敢懈怠。

    四名骑马衙役调转马头便走,很快便消失在长街尽头,见对方走远,三十名亲兵这才异常警惕地护卫着马车和马匹向十几步外的巷口缓缓而去.......

    亲兵突然加强护卫打乱了扈青儿和燕青的刺杀计划,首先是燕青无法射杀马匹,其次士兵们举起盾牌,也使扈青儿也一时找不到进攻的机会,两人对望一眼,不得不暂时放下了武器。

    就在这时,门‘砰!’的一声被人踢开了,只见一个黑影出现门口,燕青大吃一惊,举弩便射,扈青儿一下子认出对方,“不要!’她情急之下,一掌向燕青手腕劈去,燕青手一抖,‘咔!’的一声,短弩顿时射偏,淬毒短箭钉在门框上。

    门外走进来一人,正是李延庆,他手执一柄剑,满脸怒色地瞪着扈青儿。

    李延庆已经来了一会儿了,他在打听到宋江的住处后,便将目标锁住了这家客栈,这家客栈的位子非常适合刺杀,他向伙计打听,得知黄昏时分,一名年轻小娘跟随一个白发老者上了二楼东面第三个房间,伙计的描述正是扈青儿。

    在关键时刻,杨光四人扮作开封府衙役,叫住了宋江的马车,李延庆则亲自进房间阻拦刺杀。

    “是什么人?”燕青拔出腰刀喝问道。

    “是我,李延庆。”

    李延庆狠狠瞪了一眼扈青儿,“青儿,你给我过来!”

    李延庆的语气十分严厉,青儿低下头不敢吭声。

    燕青心中恼怒,骂了一声,“原来是你这个走狗!”

    他挥刀向李延庆扑去,就在这时,扈青儿手中鞭刃一甩,闪电般飞出,缠住了燕青的脖子。

    “小乙,你敢动我兄长,那就休怪我无情了!”扈青儿用毫无商量的语气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