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四百九十四章 不速之箭
    从酒馆出来夜已经很深了,牛车早已回去,李延庆只能另外叫了一辆牛车返回城内。

    虽然宋朝取消了宵禁制度,但城门还是要在亥时左右关闭,返城的牛车很多,大家都要赶在城门关闭前返回城内。

    不多时,李延庆的牛车也进入了万胜门,万胜门是外城城门,北宋末年武备荒弛,除了重要节日,平时城门口根本没有士兵把守,只是在城内靠城门处有一座税所,进城的商人都会在这里征税,如果勾结税所中人,大量违禁物品就能轻易进入京城,这也是北宋末年京城黑市猖獗的原因之一。

    李冬冬曾给李延庆说过,京城最大的违禁品就是酒曲饼,酒曲饼是由官府专卖,严禁私自酿酒,但酿酒利润极高,所以很多商人便偷偷将酒曲饼从外地运入京城,用茶饼的名义报税,这些酒曲饼就流入黑市,成为很多人私自酿酒的酒曲来源。

    酒曲饼可以进城,那么违禁兵器也同样可以进城,李延庆知道这些年官兵几次惨败,大量兵器盔甲等军用物资流入民间,使得黑市上违禁兵器货源十分充足,这更是利润极高的生意,怎么可能没有人铤而走险?

    不多时,牛车进了城,向一条稍微偏僻的街道走去,就在牛车刚刚转弯之时,忽然,‘嗖!’的一声,一支冷箭从侧面向牛车疾射而来,射进了车窗,钉在车厢内壁上。

    李延庆一惊,酒意顿消,厉喝道:“停车!”

    车夫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连忙停下了牛车,李延庆抽出随身宝剑,又从随身皮囊中摸出两块飞石,迅速跳下马车,从箭的速度和力道他便判断出这是一把八斗弓射出之箭,对方的武艺并不高,应该只是一名士兵或者武士之流。

    但李延庆还是不敢大意,他并不急于上前,而是躲在车厢背后,侧身向射箭方向望去,那边是一片小树林,地上积雪映照出惨白之色,树林内黑漆漆的,只有一片树林的轮廓,看不清林内的情形,不过凭着直觉,李延庆感到威胁已经解除。

    “在这里等我!”

    李延庆吩咐车夫一声,便快步向树林走去,只见树林内冷冷清清,没有一个人影,旁边是一座社庙,围墙坍塌了一个大口子,如果有人也会从社庙内离去了。

    李延庆看了半晌,直觉告诉他,射箭人并没有逃走,就躲在树林内。

    他快步返回牛车,车夫战战兢兢问道:“官人,出出了什么事?”

    “没什么事,你继续赶车。”

    李延庆从车壁上取下箭,上面竟然有一张纸条,借着朦胧的月光,纸条上只有一句话,“不准去潘家赴宴,否则要尔狗命!’

    李延庆哑然失笑,他还以为是多么严重的事件,原来是有人阻止自己后天去潘家赴宴,这算是恐吓,还只是孩童的赌气,否则怎么会如此幼稚?

    这时,李延庆脑海里出现一个人,他几乎有八成的把握可以肯定,就是此人在威胁自己。

    李延庆并没有上车,而是闪身躲在一棵大树后,他已经意识到有人在跟踪自己,恐怕从下午就开始了,否则他们怎么会知道自己坐在这辆牛车内。

    他倒要看看,是何方神圣这样威胁自己?

    牛车渐渐走远了,树林那边隐隐出现了几个人影,为首是一名手执弓箭的黑壮大汉,只听他破锣般的声音问道:“人已经走了吗?”

    “蔡头,应该已经走了。”

    “我就说射一箭有屁用,还不如把他拖进树林狠狠揍一顿,打断他的一条狗腿,看他还敢和衙内争女人!”

    “那你来试试看!”

    黑壮大汉一回头,却见李延庆就站在距离他十几步外,满脸阴冷地望着他,惊得他大叫一声,转身便跑,不等他跑进树林,李延庆一颗飞石打出,正中他的后脑勺,黑大汉惨叫一声,一头栽倒在雪地上,晕死过去,手中弓箭也摔出去数丈远。

    其余三名黑衣男子吓得调头便逃,李延庆一剑斩断弓弦,提剑追了上去,三名黑衣人如野猫一般从破墙窜进了社庙,李延庆走进了社庙,却有一人躲在围墙背后,狠狠一棍向他脑后打来。

    李延庆早已料到背后有人埋伏,他一闪身,对方一棍打空,不等他反应过来,一只斗大的拳头便狠狠砸在他的面门上,‘咔!’伴随着鼻梁骨断裂的声音,偷袭人一声惨叫,被一拳打飞出去,躺在地上动弹不得。

    另外两名黑衣人刚要冲上来,却目睹了同伴被打飞,吓得两人转身便逃,冲进社庙内便不见了身影。

    李延庆已经没必要再追他们二人,他抓住两个活口就已经足够,他转身揪起躺在地上呻吟的黑衣人,冷冷问道:“想活命的就立刻告诉我,你们是什么人?”

    他将宝剑横在黑衣人脖子上,杀气腾腾地对黑衣人道:“我知道你们和王俊有关,你敢说一句假话,我就切断你的脖子!”

    黑衣人吓得魂不附体,颤声道:“我们是王将军府上的护院,是小衙内让让我们来警告官人。”

    “外面那个黑壮大汉也是你们一伙的吗?”

    “是!是的,他是是护院的蔡头。”

    “很好,王将军可知道这件事?”

    “我家老爷不知道,是衙内吩咐的。”

    李延庆反过剑柄,狠狠在黑衣人头上一击,黑衣人顿时晕死过去。

    李延庆沉思片刻,这件事他必须和王道齐交涉,否则以王俊的无知愚蠢,他不知还会做出什么后果严重之事。

    李延庆担心的是宝妍斋,对方一直跟踪他,应该已经知道他和宝妍斋的关系,如果不用强力手段打断王俊的头脑发热,难保他不向宝妍斋下手。

    李延庆看了看地上昏迷的黑衣人,便抓住他的脖领将他拖出了社庙。

    王府大门前,李延庆将两名捆绑的护院家丁扔在台阶上,早惊动了府中人,立刻有人跑去禀报老爷。

    只片刻,王道齐便快步走出了大门,他没想到门房报告的年轻人竟然是李延庆,他不由一怔,“李御史,你怎么”

    李延庆抱拳行一礼,对王道齐道:“我在路上被人袭击,他们自称是你府中的护院,我不便处理,将他们交还给王将军。”

    王道齐眼睛顿时瞪大了,袭击侍御史,这可是大罪啊!他连忙上前,一眼便认出黑壮大汉确实是自己府中的护院蔡武,他顿时惊怒交加。

    “这这是怎么回事?”

    李延庆淡淡笑道:“我觉得应该是他们个人行为,和王将军无关,人我就交给王将军,延庆告辞了!”

    李延庆行一礼,便转身离去,王道齐顿时发应过来,连忙道:“我确实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但我一定会给李御史一个说法。”

    李延庆微微一笑,“不必了,只是一件小事,请王将军千万不要放在心上。”

    说完,李延庆便扬长而去,王道齐目送李延庆走远,他心中怒火万丈,一把揪住蔡武衣襟,咬牙切齿道:“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蔡武极为畏惧主人,他低下头小声道:“是是小衙内命令我们”

    “啊!”

    王道齐一下子愣住了,“是俊儿干的?”

    “为什么?”

    蔡武胆怯道:“好像是因为因为这个李延庆抢了小衙内的女人”

    “还有什么,把话说我。”

    “小人具体也不清楚,只知道小衙内要我们教训李延庆,不准他去参加潘府宴会。”

    王道齐仿佛迎头挨了一棍,他万万没想到自己儿子为一个女人去伏击当朝御史,自己竟然有这么愚蠢的儿子?

    他转身对管家怒喝道:“把书房把那个逆子给我叫来!”

    管家战战兢兢道:“小衙内好像好像下午就被几个朋友叫去喝酒了,现在还没有回来。”

    “什么!”

    王道齐要气得发疯了,他一直以为儿子在闭门攻读,准备明年秋天的发解试,没想到他竟然跟狐朋狗友去喝酒了。

    王道齐用手指着管家道:“你你动员所有家人去把他给我抓回来,今天我要家法伺候,打断他的狗腿!”

    app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