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四百九十五章 王家教子
    王府内堂,王俊被几名家丁按在地上,不断被打得惨叫,王道齐亲自举棍乱打,他怒火未消骂道:“打死你这个愚蠢的畜生,你这个混蛋,丢尽老子的脸,老子打死你!”

    这时,王道齐的妻子闻讯赶来,抱住丈夫的胳膊哭喊道:“老爷,饶了俊儿吧!你会打死他的。”

    “都是你这个蠢婆娘整天骄纵他,你看看他是什么样子,他会害死我们一家人。”

    “老爷,俊儿就是不爱读书,跑去喝酒,你也不能这样打他啊!”

    “喝酒?”

    王道齐怒视妻子道:“他真是去花天酒地倒也罢了,但他居然派人去伏击御史,不知道还以为是我指使,我这个官位还要不要了?”

    王夫人也被惊呆了,她虽然是女人,但她出身世家,她也知道伏击御史是什么后果,轻则丢官,重则下狱,自己儿子怎么做出这样的蠢事?

    但她看见儿子被打的皮开肉绽,不由心疼之极,连忙道:“老爷打也打了,关键是让他懂事,老爷要教育他,要他明白什么事情不能做,否则他还会闯祸的。”

    王道齐这才发现把儿子大腿上的肉都打烂了,乌紫青肿,血迹斑斑,让人触目惊心,他也不由有些心疼,便挥挥手,“他抬下去治伤!”

    几名家人连忙将以处于半昏迷状态的王俊抬了下去,王道齐无力地坐在椅子上,心中着实沮丧万分。

    “老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王夫人不解地问道。

    “我问过他了,是李延庆和曹蕴比较接近,这个混小子怀恨在心,便派家丁伏击李延庆。”

    “啊!”王夫人心中一惊,她忽然明白了什么,连忙道:“莫非曹家搪塞我们,就是因为这个李延庆的缘故?”

    “应该是,这个李延庆是科举探花,又是正六品侍御史,这么年轻还没有娶妻,哪个家族会不动心,曹家肯定是想拉拢住他。”

    “可就算这样也不能欺负我家俊儿啊!”

    “你又来了!”

    王道齐不满地瞪着妻子,“谁欺负他?是他自己没本事,二十几岁的人了,发解试都考不上,整天在太学里和一帮纨绔子弟鬼混在一起,谁愿意把女儿嫁给这样没有出息的人,就是我也不愿意,谁不想把女儿嫁给进士?这能怪别人吗?你再这样骄纵他,真的就是害了他,他这一辈子就玩了!”

    “老爷,那我们该怎么办?”王夫人战战兢兢问道。

    王道齐负手走了几步道:“这件事对他是件好事,你回头去给曹家说一下,之前的婚姻约定取消,然后我想办法把他安插进军中,以我的资历,给他荫一个军中小官没有问题。”

    “老爷不想让俊儿考进士了吗?”

    王道齐摇摇头,“凭他现在的散漫,莫说进士了,恐怕连举人都考不上,与其整天在太学和那帮狐朋狗友厮混,还不如让他早点从军,在军中混混资历,我已经想通了,不再勉强他读书了。”

    王夫人叹了口气,或许丈夫说得对,给儿子找点事情做,能让他早点成熟起来。

    “老爷,那么后天的鹊会我们也不去了吧!”

    “当然不去了,他那样子,怎么可能再去参加宴会,以后有合适的人家再给他物色吧!”

    就在这时,管家在堂下禀报道:“老爷,陈州团练使潘将军和夫人前来拜访!”

    陈州团练使潘长德是潘旭的次子,二十多年前,王道齐和他是武学同窗,两人关系不错,不过潘长德已经好几年没有上门拜访了,今天忽然来访,让王道齐略略有些不解,他们夫妇为何而来?

    王夫人反应很快,“莫非他们是为倩云而来?”

    王夫人参加过几次鹊会,她知道潘氏夫妇为女儿潘倩云之事非常焦急,无事不登三宝殿,王夫人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潘氏夫妇想攀自己儿子了。

    王夫人几个月前也见过潘倩云,觉得她人还不错,可惜就是年龄稍大了一点,已经二十岁了,儿子娶她有点亏了。

    “老爷,要不就以身体不适推脱吧!”

    “这怎么行,人家都来了。”

    王道齐连忙吩咐管家,“请他们到客堂稍候。”

    他又对妻子道:“如果真是为俊儿之事而来,咱们也不得罪人,就说我们没有意见,关键是俊儿自己要愿意,明白我的意思吗?”

    “老爷,我明白了。”

    这时,王道齐忽然明白了一件事,当初曹家也是用这个借口,只要曹蕴本人愿意......原来曹家也是在推脱啊!

    王道齐的脸上不由露出了一丝苦笑,自己怎么到现在才反应过来。

    .........

    潘家府宅比曹家要稍微小一点,但也是占地三百亩的巨宅,这也是他们的先祖——大宋开国名将潘美为子孙挣下的一份家业,潘旭有四个儿子七个女儿,四个儿子又给他生了十个孙子和十二个孙女,如果再加上潘旭的两个兄弟潘景和潘淄的几十个子孙,潘家可以说是功勋世家中的第一大家族。

    当然,人口多了,婚姻之事也是一件大烦恼,进士抓不到,又要考虑门当户对,潘家也只能从功勋世家中解决子孙的婚姻问题。

    自从几个月前众人决定,今年的最后一次鹊会放在潘府举行,潘家便一直在筹备这次盛宴,包括歌妓和酒菜都是名家酒楼提供,潘家憋足了劲,不仅要超过上次曹府的鹊会,同时也要利用这个机会给潘家的十几个孙子孙女解决婚姻问题。

    今天并不是旬休,李延庆是从军监所直接来到了潘府,潘府也位于金水河畔,和曹家相距不到一里,李延庆骑在马上,远远便看见了一座气势巍峨的高楼,几个月前他在曹府也看见了这座高楼,他知道它叫做辰楼,和曹家的多彩楼规模差不多,是潘家的家族聚会中心。

    李延庆今天的心情不错,昨天上午王道齐专程前来军监所替儿子道歉,这也是李延庆所期待的结果,王俊和他的矛盾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他并不希望因为这件小事和掌握禁军军权的王道齐反目。

    这也是他前天给王道齐留足了面子,王道齐才会主动上门道歉,否则他稍有言语无礼,即使王道齐狠狠教训了儿子,也会对他李延庆怀恨在心,使他平白树了一个敌人。

    潘府门前门庭若市,停满了牛车,严重影响到了行人通行,几名潘家年轻子弟正高声指挥车辆。

    李延庆刚抵达潘家的黑漆大门前,便迎面看见曹性和潘成玉两人眉开眼笑地奔了上来,李延庆不由一阵苦笑,这和曹府上次宴会又有什么不同。

    “两位今天又是负责疏散牛车吗?”李延庆笑道。

    “我们在家族地位低下,只能干这种粗活了。”潘成玉笑道。

    “这和地位没有关系,应该说辈分低下吧!”

    “对!对!延庆说得对,应该是辈分低下,其实辈分也决定了地位。”两人哈哈大笑起来。

    潘成玉替李延庆牵马走了,曹性见左右无人,低声对李延庆道:“王俊被他父亲打得很惨,我昨天去看了,起码一个月下不了床,听说和你有关系?”

    “你听谁说的和我有关系?”李延庆不露声色问道。

    “他自己说漏了嘴,延庆,真是这样吗?”

    李延庆心中暗骂,果然是个纨绔子弟,这种事情都会说漏嘴,这一顿白打了,李延庆摇了摇头。淡淡道:“他或许心中对我不满,但如果说因为我而被责打,那就是无稽之谈了。”

    曹性看了李延庆半晌,忽然道:“昨天王俊母亲来我们曹家取消相亲了,听说她很不高兴,说她儿子为了这门亲事受了很大的委屈,高攀不上我们曹家。”

    李延庆冷笑一声,“有什么样的母亲就有什么样的儿子,我说王俊的骄狂愚蠢是跟谁学的,原来是来自他母亲。”

    “看样子王俊之事确实和延庆有关!”

    李延庆有些不高兴了,冷冷道:“和我有关系又如何,和我没关系又怎么样?难道你要因此和我绝交,还是希望王曹两家从此敌视?”

    曹性吓得连连摆手,“我和没这个意思!”

    “那你追问这件事干什么,唯恐天下不乱吗?”

    曹性呆住了,半响他拍了一下自己脑门,“是我不对,我不问了,你请进府!”

    李延庆也觉得自己语气严厉一点,又对他道:“这件事曹家要谨慎处理,建议你祖父最好去和王道齐谈一谈,消除误会,否则会埋下曹王两家不和的种子。”

    曹性叹了口气,“我祖父已经知道了,但他怎么处理就不是我这个做晚辈的能插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