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四百九十七章 大显身手(上)
    辰楼是潘氏家族平时聚会之地,潘旭三兄弟的儿孙加上女儿女婿,一个大家族至少有百人之多,每次聚会都是一件极为热闹之事,也会有各种活动助兴。

    今天也是一样,在辰楼二楼内,聚集了近两百名年轻男女,二楼也极为宽敞,各种室内游艺应有尽有,猜谜、奕棋、踢毽子、投壶、击球、斗蟋蟀,但最受欢迎的还是投壶,光投壶的人群就有三处,不断传来遗憾的惊呼声和叫好声。

    这时,李延庆忽然看见了一个熟悉的倩影,他心中一热,也顾不上寻找高宠,便快步走了过去。

    “蕴娘,去看我投壶吧!今天我至少可以十射八中。”

    “蕴娘,别理这臭小子,我们下棋去。”

    曹蕴正坐在一张桌前写字,她身旁却围着一对潘家的孪生兄弟,不停地讨好她,曹蕴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始终没有抬头,全神贯注地写一幅字。

    “算了,我们去投壶吧!”

    潘氏兄弟得不到曹蕴的回应,也觉得索然无趣,两人转身向一处投壶处走去,那边十分热闹,对年轻人有着巨大的吸引力。

    “刚才两个小家伙真不会说话,你明明在写字,他们却叫你去投壶下棋。”

    曹蕴忽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她一抬头,脸不由微微红了,“原来是李大哥!”

    李延庆拉了一把椅子在小桌前坐下,笑眯眯问道:“这里很喧哗,你居然能静下心写字。”

    曹蕴的脸更加红了,“我....我在帮幼娘写谜语,她今天负责谜语社。”

    “我也喜欢谜语!”

    李延庆看了看她写的谜语,‘东海有一鱼,无头亦无尾,除去脊梁骨,便是这个谜。’打一字

    “李大哥能猜到这是什么字吗?”曹蕴浅浅笑问道。

    李延庆笑道:“让我想想看,首先这是东海之物,南海北海没有,其次是条无头无尾的鱼,把鱼的头尾去掉,变成了一个田字,再把脊梁骨除去,我倒不知道变成什么字了?”

    曹蕴知道他猜着了,便微微笑道:“猜中了可是有奖励哦!李大哥没兴趣吗?”

    “这个奖有点不好意思,还是给那些孩子们去兑吧!”李延庆望着一群正在猜谜语的小小娘子笑道。

    “对了,娇娇呢?”李延庆忽然想起了娇娇。

    “她今天可能来不了,有只母猫要生了,她得陪着它。”

    “我说今天怎么好像安静了一点,原来是娇娇没来。”

    “李大哥不是说要教我书法吗?”曹蕴低下头小声道。

    “当然可以,只是这里是不是太吵了。”

    “没关系,就先教我写几个字,稍微点拨一下。”

    李延庆点点头,“那就写‘东海有一鱼,无头亦无尾。’”

    曹蕴提笔在红纸上认真书写,李延庆其实早就看出她字里行间中的不足之处,字虽然写得很娟秀,但一看便知道是学堂里教出来的笔法,就俨如流水线上的产品,还谈不上书法。

    “蕴娘有临摹字帖吗?”

    “有临摹过魏碑,不过我更喜欢行楷。”

    曹蕴很快便写完了十个字,满怀期望地向李延庆望去,希望他能评价一下,李延庆笑道:“我同样也写十个字,你对比一下。”

    李延庆提笔也写下了同样的十个字,把两幅条幅放在一起,曹蕴有些不好意思道:“我的字写得不好,没法和你比!”

    “不是比谁写得好,自己感受一下,看看有哪些不足?”

    曹蕴看了片刻道:“感觉你的字更加娴熟,更加苍劲有力,字和字之间更加连贯,而且气势很足,我的字太苍白了。”

    曹蕴又抬头望向李延庆,“我说得对吗?”

    “差不多是这个道理,其实差距就在于时间,我耗费了大量时间练字,坚持了快十年,你的字娟秀飘逸,在普通人眼中已经很不错,但从书法的角度来看,基础还不够扎实,结构比较松散,这就是练习还不足的典型表现,其实不用你花太多时间,你只要每天抽一个时辰临摹柳公权的楷书,练习一年后,你再写这十个字,你就会发现变化了。”

    李延庆的话很直率,可谓一针见血,曹蕴默默点头,其实也她知道自己的问题,就是看书的时间太多,练字的时间太少。

    “我是不是说得太过分了?”李延庆有些歉然道。

    “一点也没有!”

    曹蕴连忙摇头,“相反,小妹还要多谢李大哥的金玉良言,我知道该怎么练字了,正好我也有柳公权的字帖,今晚我就找出来看看。”

    说着,曹蕴将两幅字小心地叠好,放进自己的随身小包里,她准备等一年后再拿出来对比。

    “蕴娘快来!”

    曹云兴冲冲跑了过来,拉着曹蕴便走,“头奖摆出来了,好像就是你最想要的画!”

    “啊!”曹云一回头看见了李延庆,不由吓了一跳,她忽然明白了什么,笑嘻嘻道:“我是不是打扰什么了?”

    曹蕴脸一红,“死丫头胡说什么,我在给幼娘写谜语。”

    她有点坐不下去了,放下笔道:“也没什么可写了,我去和你看看。”

    “李大哥,谢谢你的指点。”

    曹蕴不敢和李延庆对视,低着头匆匆走了,隐隐还听见曹云在打趣她,“哟!居然叫李大哥了,不是叫李官人吗?”

    “你这死丫头,看我不拧你的嘴,我是跟娇娇叫的好不好?”

    ........

    投壶又叫文射,是唐宋以来官宦世家最流行的一种游戏,老幼皆宜,也不占地方,因而一直长盛不衰,甚至在军队中也是弓箭手必练的科目之一。

    今天二楼大堂上共摆了三场投壶,一个是七尺远的近射,是给年纪稍小的小娘子投射玩耍,一个是一丈五尺远的中射,男女都可以投射,还有一个是三丈远的长射,这是给世家子弟中武艺高强的年轻人竞技使用。

    潘家今天也下了血本,光奖品就花了数千贯钱,当然,三场投壶的奖品并不一样,给小娘子们的奖品要简单得多,主要以做工精美的小工艺品为主,一两贯钱可以买到一件。

    中射的奖品就昂贵得多,大多是价值十几贯钱的金银首饰,而远射的奖品是价值数十贯钱的兵器。

    另外还有头奖,头奖刚刚才摆出来,引来了众人的瞩目,近射的头奖是一颗拇指大的明珠,价值百贯钱,在灯光下熠熠闪光,而远射的头奖是一把价值八百贯的宝剑,由目前军器监的第一名匠刘康亲手打造。

    李延庆看到了中射的头奖,竟然是一幅画,《韩熙载夜宴图》,当然不可能是真迹,而是摹本,可画家却吓了李延庆一跳,居然是画院的张择端,他可是《清明上河图》的作者。

    张择端目前出任翰林待诏,二十几年前他便是翰林图画院的供奉,在名家林立的翰林图画院中,他只能算作地位中等的画家,擅长楼观、屋宇、林木、人物,《清明上河图》是他的代表作之一。

    当然,作为专业花甲他不可能只绘一幅画,也不是每一幅画都能收入宫廷,大多是被各家权贵收藏,潘家也收藏了他的好几幅画,因为这幅画是摹本,所以今天潘旭便拿出来做头奖奖品。

    虽然头奖奖品都十分诱人,但想拿到它却并不容易,条件必须是五射五中,如果出现几个头奖,潘家也会拿出相应的奖品。

    李延庆见每个投射的人胸前都有块牌子,颜色不一,近射是白色牌子,中射是绿色牌子,远射是红色牌子,应该是要报名才能参加比赛。

    他向两边看了看,这才发现靠墙边有投壶报名处,他走上前笑道:“我也想参加射壶!”

    管事不认识他,以为只是一名普通的世家子弟,便指着墙上的名单笑道:“官人的名字在上面吗?”

    名单上面有二十几个名字,应该都是年轻男子,高宠、曹性和潘玉成都在其中,却没有他的名字,李延庆摇摇头,“没有我的名字!”

    “那官人准备参加哪一项?先说明,十二岁以上不能参加近射,如果选择了远射,那就不能参加中射了,可如果选择了中射,且成绩能达到五射三中以上,也可以参加远射,这是规矩。”

    李延庆想了想道:“那就中射吧!”

    管事便给了他一块绿色木牌,让他挂在胸前,李延庆又指了指墙上的名单笑问道:“这名单是怎么回事?”

    “这帮家伙太厉害,都是投壶的高手,所以不允许参加中射,只能参加远射,否则中射的奖品就没有大家的份了。”

    李延庆呵呵一笑,真是奇怪了,上面居然会没有自己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