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四百九十八章 大显身手(中)
    李延庆当然知道自己的斤两,他若参加中射,恐怕别人就没份了,他若有自知之明,应该自觉去参加远射比赛,不过既然那幅《韩熙载夜宴图》是曹蕴期盼已久,那他李延庆也只能厚着脸皮去钻了这个漏洞了。

    其实就算曹蕴不喜欢这幅画,但凭着它是张择端的摹本,李延庆也要不顾一切将它赢到手。

    李延庆慢慢走回了中射场地,这里的人最多,足够上百人排队,男女几乎各占一半,很多都是已经定了亲的情侣,也借这个机会前来彼此观察,暗通情愫。

    近射没有什么规矩,随便投射玩耍,中射也以玩耍为主,投不中也可以继续排队再投,不过为了缩短排队时间,还是有了一些规矩,那就是一次只能给一支箭,投中了才能继续投,投不中就得离开,然后继续排队。

    队伍中,曹蕴目光热切地望着放在最高处的那卷画,她本来就喜欢绘画,对高品质的话更是情有独钟,今天的头奖是她最喜欢的《韩熙载夜宴图》,那可是图画院翰林的摹本,水平之高绝不亚于真迹,是可遇而不可求的珍品。

    潘家把它拿出来做头奖,隐隐也有显摆的意思,要知道想赢得这幅画,必须连续不断地五投五中,一丈五尺外的距离,也就是四米五,投进碗口大的细颈铜瓶中,难度何其之大,尤其把一些投射高手都列入中射的禁投名单,这幅画失去的概率极其微小。

    曹蕴望着画轻轻叹了口气,“阿云,我恐怕拿不到这幅画,我运气最好时才投中一次,今天怎么可能得到?”

    “小三郎上次投中过四箭,要不我们让他来帮帮忙?”曹云建议道。

    “他好像不准投中射,投中也不算,算了,谁投中了,打开给我看一眼,我也心满意足了。”

    两人正在低声说话,身边传来一个温和的声音,“蕴娘,要不我来帮你投吧!”

    曹蕴一回头,见是李延庆笑眯眯站在自己身旁,她脸一红,半响期期艾艾道:“就不知允不允许帮忙?”

    “允许的!允许的!”

    旁边曹云连声道:“你看前面都是帮忙投箭的,要不然好的奖品都被他们拿走了。”

    其实曹蕴也看见了,前面至少有五六对男女准备一起投箭,但人家要么是定了亲的情侣,要么就是郎有情妾有意,自己接受他帮忙算什么?

    去年十月曹蕴第一次参加鹊会,就有不少年轻男子主动要帮她投壶,都被她婉言谢绝,但今天或许是那个头奖令她太期待的缘故,也或许有点别的什么原因,曹蕴最终点点头答应了,“那那就谢谢李官人了。”

    李延庆精神一振,笑道:“看看今天发挥如何?”

    “李官人以前投过箭壶吗?”曹云只知道李延庆是进士出身,却不知道他同样箭术冠绝。

    “从前在太学也玩过,一向手气不错。”

    曹云低声和曹蕴商量一下,曹蕴便笑道:“如果可以,李官人也帮阿云投一次吧!”

    “只要规则允许,我没有问题!”

    曹云顿时欢喜得笑逐颜开,“允许的,李官人最多可以帮两个人,我不要多高的奖品,你就帮我夺丙奖,我想要那对蝶舞金钗。”

    “好!包在我身上了。”

    队伍流转得很多,不多时,前面就只剩下三个人了,现在是一个世家年轻子弟帮他已订亲的未婚妻投箭,他已经连中三箭,旁边女伴欢喜得直拍掌,曹氏姐妹显得脸上都有点紧张。

    曹云小声对李延庆道:“那个人叫赵务本,在外地当官,投箭非常厉害,几年前曾经夺过一次头奖。”

    李延庆也在关注这个赵务本的投箭手法,确实很娴熟,力道控制得也很准确,不过他还是欠了一点火候,在精妙处掌控稍差一点,想五射五中只能看运气了。

    第四箭射出,‘当!’铜箭在壶口弹了一下,还是落入了壶中,管事高声道:“四射四中,乙奖已得,准备冲击头奖!”

    居然四射四中了,顿时引起了场内轰动,无数双目光注视着他,赵务本的鬓角已微微见汗了,他接过第五支箭,深深吸了口气,手一挥将铜箭投出,就在铜箭投出的一瞬间,李延庆便知道这一箭投不中,力量失去平衡了。

    果然,只听‘当!’一声,箭身撞在瓶口上,弹落下地,引起周围一片遗憾的嘘声,赵务本歉然向女伴望去,他已经尽力了。

    他的女伴却没有生气,早跑去将一对青瓷瓶抱在怀中,笑得嘴都合不拢,这是上等的官窑青瓷,价值六百贯,两人没有心思再投,便肩并肩下楼去了。

    接下来两个女子都没有投中,又嘻嘻哈哈跑到后面继续排队去了,终于轮到了李延庆。

    管事笑问道:“衙内是自投还是帮投?”

    李延庆笑着指指身后的曹氏姐妹,“我帮她们各投一次,可以吗?”

    “可是可以,不过我要说清楚规矩,帮投一次,可以再自投一次,帮投两次,就不能再自投了。”

    “我知道!”

    管事递给了李延庆一支铜箭,是标准的铜壶箭,约七寸长,重八两,手感非常好,李延庆毫不思索,铜箭投出,‘当!’一声精准入壶,曹氏姐妹眼睛都迸射出惊喜,管事也惊叹一声,“好厉害!”

    他索性将余下的四支箭一起递给李延庆,李延庆微微一笑,手中铜箭如连珠箭飞出,剩下的箭一鼓作气全部都投入了铜壶,他轻轻拍了拍手,笑眯眯道:“头奖作数吗?”

    管事惊得目瞪口呆,半响问道:“请问衙内贵姓?”

    “在下李延庆,禁射名单上没有我的名字。”

    “啊!原来是李探花,算数!算数!”

    管事连忙将头奖画轴取来递给李延庆,“恭喜李探花了。”

    李延庆笑着将画轴交给了曹蕴,曹蕴激动地接过画轴,脸上的笑容比桃花还艳丽,她心中感激万分,低声道:“谢谢李大哥!”

    这时,后面人才发现头奖已经没有了,顿时响起一片惊呼,很多人都一片茫然,根本没有看清前面人出手,怎么就夺走头奖了?

    李延庆见青瓷瓶还有一对,便笑问曹云道:“现在可以选择,要青瓷瓶还是要对蝶金钗?”

    曹云看了半响道:“我还是想要对蝶!”

    她不缺瓷瓶,但她却极为喜欢那对金蝶发钗,这对金蝶也不便宜,三百五十贯一对,对于世家女子,她们家境虽然富裕,但也只有出嫁时才会得到这样昂贵的首饰。

    李延庆便对管事道:“再给我三支箭!”

    投壶比赛并不是头奖只有一个,只要能达到获奖标准,都会有价值不菲的奖品,所以李延庆夺走了头奖,又将目标对准三奖,大家也并不反对,只是十分羡慕曹氏姐妹,居然有人帮她们夺走昂贵的奖品。

    这时,参加远射的男子也纷纷走过来观战,这数十名年轻男子都是武艺高强的世家子弟,大多在宫廷当侍卫,当然知道李延庆大名,虽然李延庆参加中射不太合理,但并没有人吭声,人家并没有违反规则,要怪只能怪潘家没有把李延的名字列入禁射名单中。

    李延庆接过三支箭,对曹氏姐妹笑道:“我来玩一个花式投壶吧!”

    曹蕴抿嘴一笑,“可别失手了,阿云会哭的。”

    “瞎说,我才不会哭,最多跺跺脚罢了!”

    曹云很好奇,“李大哥准备怎么花式投壶?”

    “看好了!”

    李延庆将三支箭同时投出,这一招叫‘三燕归巢’,是投壶中的一种经典花式,必须有极高明的技艺才能成功,四周顿时响起一片惊呼。

    三支箭的受力并不一样,在一丈后便拉开了距离,只见三支箭就像三支金黄色的乳燕一样,一支接一支地飞进了铜壶。

    四周顿时响起一片掌声,曹云欢呼一声,早跑过去将一对金蝶发钗抢到手中。

    李延庆又向众人拱手行一礼,曹性在旁边高声笑道:“延庆来试试远射吧!看看能不能把宝剑也夺走。”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区区一把普通宝剑,怎么能让李探花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