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五百零四章 北上监察
    五更时分,天还没有亮,思思便早早起身替夫君准备行装了,其实行李昨晚上就已经收拾好,但出发前需要再仔细确认一遍。

    思思将一盒研磨好的茶粉放进了夫君的皮袋内,这是李延庆最喜欢的张小满茶店的茶粉,每天都离不开,思思担心真定府那边买不到这种茶粉。

    这时,李延庆从身后轻轻抱住了爱妾的纤腰,虽然她在法理是只是妾,不是妻子,但在李延庆心中,她和妻子并没有区别。

    思思靠在丈夫怀中柔声道:“你还是把青儿带去吧!她能照顾你,又会武艺,说不定还能帮你办案。”

    “青儿留下来保护你,否则你一人在家中我怎么能放心。”

    “我以前也是一个人生活的,再说还有喜鹊,她晚上会过来。”

    “这件事我们昨晚已经讲好,不要再争了。”

    思思顺从点点头,“好吧!那夫郎自己当心。”

    李延庆又道:“另外张虎和杨光也会留下来.......”

    思思连忙摆手,“这个就不用了,有什么事情我会去找阿公帮忙。”

    李延庆笑道:“张虎的妻子已经有六个月身孕了,他走不开,必须留在京城,杨光跑腿是很不错的,我会有三百士兵,少两个人对我几乎没有影响。”

    张虎的妻子宋氏就是李延庆府上的厨娘,张虎已经有两个女儿,就指望这次妻子给他生个儿子,所以李延庆把他留下照顾孕妻。

    杨光虽然比较散漫,但他极为敏锐,是一名难得的斥候高手,而张虎稳重有头脑,有他们两人在府上,李延庆就放心得多,毕竟这几年他结仇不少,所以他也格外小心。

    思思最终拗不过丈夫的好意,便点头答应了。

    这时,有丫鬟在院内道:“扈姑娘回来了。”

    李延庆走出房门,只见扈青儿快步走了回来,她精神抖擞,步伐轻快,虽然一夜未睡,但她丝毫没有困倦感。

    “兄长还没有走吗?”

    “等你们回来再走。”

    李延庆笑问道:“事情做完了?”

    “当然做完了,一切顺利。”

    ”他们几个呢?”

    “他们都在大门口呢!”

    扈青儿长长打了个哈欠,“我困死了,先睡会儿去,兄长慢走,我就不送了。”

    “这死丫头,还指望她帮忙拿东西呢!”思思佯嗔道。

    “不用她拿了,就三个包,我自己能拿!”

    李延庆背起一个大包,两只手又各拎一个包向府门外走去,思思也拎起夫君的随身马袋,扈青儿吐了一下舌头,又溜了出来,接过思思手上的马袋向府门外走去。

    铁柱和李延寿已经回去睡觉了,张虎四人正坐在门口聊天,见主人出来,他们连忙上前帮忙拿包。

    李延庆对张虎和杨光道:“我走后,府中安全就交给你们了。”

    张虎肃然躬身道:“请御史放心,我们一定会提高警惕。”

    李延庆见杨光一脸吊儿郎当,又重重敲了一记他的头,“我交代你的事情,可别忘了。”

    杨光抱着头嘟囔道:“我这就去大相国寺,不会误事的。”

    “晚上睡觉放敏锐一点,回来我给你们重赏。”

    李延庆又交代两人几句,这才翻身上马,他向思思和扈青儿挥挥手,“我先走了。”

    “夫郎注意身体!”

    “大哥一路顺风!”

    李延庆催动战马,张豹和张鹰骑马跟随左右,三人风驰电掣般向军监所方向奔去。

    .......

    一个时辰后,李延庆在军监所办完了手续,三支监察队伍各在百名骑兵的护卫下离开了京城,向河北而去。

    就在李延庆刚离开京城没有多久,宋江府宅前便来了大群开封府和大理寺的衙役,看守府宅的老夫妻战战兢兢开了门,他们见外面站满了官差,吓得几乎晕过去,老者颤抖着声音道:“我家....老爷不在!”

    大理寺正赵殊厉声道:“奉命前来搜查,请你们到一旁去,不要妨碍公务!”

    看宅老夫妇闪开到一旁,大门被推开,近百名衙役蜂拥而入......

    躲在对面酒楼内吃早饭的杨光就坐在二楼窗前,他见大群衙役包围了宋江府宅,已经冲进去了,便两三口啃掉手中的包子,又将一碗面片粥喝个底朝天,这才一抹嘴,扔了十几枚铜钱在桌上,“小二,结账!”

    不多时,他匆匆下楼钻进一辆牛车,牛车很快向东城外驶去。

    东城门外三里处有一家郓城客栈,占地面积颇大,后院还有牲畜大棚,可供数百匹骡子的大商队借宿,这家客栈曾经是梁山军在京城的情报据点,戴宗更是常年在这里坐镇。

    戴宗的职责不光是要获取情报,同时也负责购买药品等各种紧缺物资,或者将战利品卖给京城黑市,虽然梁山军已经解散,但这家客栈依旧是戴宗的个人产业,是梁山结义兄弟们的联络点,不过主人戴宗不在京城,他被封为偏将军,目前在江南参与剿灭方腊之战。

    店掌柜叫做戴逊,年约五十余岁,是戴宗的叔父,当年也是梁山的情报统领,现在已经洗手从良,专心经营这家客栈。

    戴逊正坐在柜台前打盹,忽然一把飞刀疾射而入,‘咔!’的钉在戴逊身边的木柱上,顿时将他吓了一跳,他连忙跑到门口查看,外面没有任何人,他这才关上门,回头拔掉了飞刀,飞刀上有一张纸条,他将纸条打开,上面只有一句话:‘大理寺和开封府正在搜查宋公府邸,即将抓捕宋公!’

    戴逊脸色刷地变得惨白,他急忙喊道:“五郎六郎你们快来!”

    两名伙计跑了过来,戴逊交代两人立刻进城去打探宋江府邸的情况,他同时写了一封鸽信,如果宋江府邸真被官府查封,他就要通知宋江了。

    ......

    李延庆这次北上临时挂上了监察使的头衔,他带了两名副手,分别是监察御史汪藻和郑俅仁,两名监察御史各带了一名随从,另外还是三名主事官员,莫俊、刘方和周涵,再有就是李延庆的左右护卫张豹和张鹰了,一行人一共十人,雇了三辆牛车,两辆牛车坐人,另外一辆牛车则运送他们的随身物品。

    这次护送他们北上还有百名骑兵,不过百名骑兵和牛车一样,将他们护送到黄河南岸后就结束了使命,直接返回京城。

    他们在路上只走了两天便抵达了黄河,黄河早已封冻,他们只能靠雪橇过黄河。

    渡河之地位于白马县境内,这里是著名白马渡口,过黄河的人颇多,大多是要急急赶回家的商人,使渡口前格外热闹,很多人是租了皮袄和皮靴便直接过河了。

    但李延庆他们不行,他们行李太多,只能靠大型雪橇,一群人正站在一块空地上等候,旁边堆放着几十个大箱子,张鹰和张豹已经去找雪橇了,四周是白茫茫的一片,寒风呼啸,冻得众人直打哆嗦。

    监察御史汪藻年约四十岁,身体不太好,长得像根大号的豆芽菜,这次北上监察太仓促,待遇不太好,他着实有点不高兴,一路抱怨过来。

    “我是堂堂的七品监察御史,居然还要在冰天雪地中忍受寒风,地方官都死在哪里去了?”

    郑俅仁比他小十岁,皮肤黝黑,身体健壮得多,他外表虽然憨厚,但城府极深,很少说话,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同僚的抱怨,他也只是嘿嘿笑两声便没有反应了。

    莫俊在一旁笑道:“应该是白马县没有得到消息,否则他们哪里敢怠慢监察御史!”

    有人回应,汪藻的怨气更重,他恨恨道:“朝廷也不体谅我们难处,居然让我们新年查案,新年大家都休息,谁会配合我们查案?”

    李延庆没有理睬他,他也不太喜欢这个汪藻,整天仗着他在御史台有十几年的资历不把大家放在眼中,居然和自己说话时也摆架子,分不清谁正谁副,这种人就是团队中的刺头,破坏团结就是他们这种人。

    这时,张豹和张鹰骑马飞奔而来,后面还跟着一溜车子,有五辆骡子拉的雪橇,以及两辆运货的驴车,张豹奔至李延庆近前躬身施礼,“启禀御史,我们租了五辆大雪橇和两辆驴车,随时可以过黄河!”

    李延庆回头对众人道:“大家把物品放上驴车,我们去坐雪橇!”

    众人顿时有了精神,手脚麻利地将大包小包放上驴车,由张豹和张鹰两人负责跟随,其他人则纷纷坐上雪橇,连也李延庆也不再骑马,他将马交给张鹰,自己坐上一辆大雪撬。

    “走啦!”车夫长鞭一甩,赶着雪橇向黄河中驶去。

    ======

    【求月票!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