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五百一十三章 拔掉毒刺
    来人正是磁州知州章涣率领的两千厢兵,当他听李延庆派去的求援士兵说,有人要在半路对御史监察使下手时,吓得他差点晕过去,若御史监察使在磁州境内遇害,他将是最大的责任者,罢官免职还是其次,更有可能是下狱问罪了。

    章涣毫不犹豫率领两千厢军向北面支援而来,终于赶在拂晓前奔到了山神庙,但章涣并没有急于下令发动进攻,他看出匪兵并没有攻下山神庙,既然御史监察使一行还安全无恙,他便需要让士兵稍微休息一下,两千军队急奔了一夜,着实有点疲惫不堪了。

    变数却来自于吕方率领的六百余悍匪,当吕方暂停进攻矮岗后,很多自称断腿断手的受伤士兵又奇迹般恢复了健康,吕方对伤兵十分残酷,他们没有牲畜携带伤兵,将直接丢弃,等待他们的只能是死亡。

    在两个月前,吕方曾率数百军队大败进山剿匪的三千磁州乡兵,他从骨子里瞧不起地方敌军,缺乏训练,****,不堪一击,尤其没有善战的大将率领,吕方心里明白,只要他杀死对方的主将,这支军队就将迅速崩溃。

    既然攻不下山岗,他也不想空手回去,他要想在太行山各支乱匪中建立崇高的威望,就得不惜代价地和官兵干一场,这是一个十分难得的机会,就算不幸战败,他的名声也打出去了。

    “弟兄们,敌人奔跑疲惫,时机就在眼前,给我进攻!”吕方挥戟大喊。

    “杀啊!”

    六百余悍匪挥舞长矛,向数里外的两千厢兵杀去。

    章涣脸色惨白,他原本只是想把山匪惊走便可结束救援,却没有想到对方居然要和自己激战,他心中一阵胆怯,回头向军队主将刘昌望去。

    刘昌是磁州厢军指挥使,隶属于枢密院,他们的职责就是维护地方安全,包括剿匪,开战时作为禁军的支援部队,主要做一些粗笨杂事,诸如筑城、制作兵器、修路建桥、运粮垦荒以及官员的侍卫、迎送等等。

    厢军的待遇低、装备差,长期训练不足,在作战时甚至还不如乡兵,至少乡兵还有守土保家的决心,所以大部分厢军都不堪一击,这也是吕方敢于直接挑战他们的原因。

    刘昌眼中也露出一丝不安,但匪兵的猖狂挑衅却也让他十分恼怒,他大吼一声,“弓箭手准备!”

    五百弓箭手快步走上前,刷地举起了长弓,厢军装备的是弓箭,而不是军弩,王贵手下虽然装备了一百把军弩,但那是他想尽各种办法搞到的,并非标准配置,只有禁军才会普遍配备军弩和神臂弩。

    两千厢军迅速列开阵型,他们的阵型很简单,就是最基础的方阵,没有主阵和左右翼,那需要长时间的训练磨合才能发挥其两翼包抄的威力,否则就算摆下了也是徒有其表。

    只片刻,六百悍匪便冲进了百步内,刘昌大喊一声,“放箭!”

    五百支箭同时射出,密集地射向呐喊着杀来的匪兵,如果对方穿着布衣,那这五百支箭的杀伤力就相当强大了,可惜对方穿着双层皮甲,他们纷纷趴地,箭矢噼噼啪啪落下,击打在坚硬的皮甲和头盔上,尽管有数十名士兵的皮甲被射穿造成一定伤亡,但大部分匪兵都安然无恙,当箭矢消失,他们爬起继续向前狂奔。

    刘昌脸色大变,他知道今天恐怕要吃大亏,急对左右令道:“护送使君后撤,远离战场!”

    十几名亲卫骑兵调转马头,护卫着心慌意乱的章涣向南撤离。

    连射两轮箭都没有起作用,悍匪距离厢军只有三十步了,如狂潮一般奔流而来,射箭已根本没有意义,刘昌大喊:“弓兵退下,长矛军压上!”

    五百弓兵纷纷后退,一千五百长矛士兵硬着头皮冲了上去,两军轰然相撞,惨叫声响成一片,两支军队在官道及两边的雪原上厮杀起来。

    李延庆率领已率领两百乡兵早早下了山,却并没有急于投入战斗,而是藏身在一里外的树林内,事实上,李延庆并没有投入战斗想法,他只是担心吕方率领乱匪撤回太行山,所以才率两百士兵下山截断山匪北上的退路。

    但事态的发展却出乎李延庆预料,吕方居然率领悍匪和前来支援的两千厢军硬战。

    “老李,好像不对啊!官兵好像快顶不住了。”

    王贵惊讶地望着一里外被杀得节节后退的官兵,官兵的阵型也完全乱了套,不断地后退,而乱匪却士气高涨,越战越勇。

    李延庆也没想到厢军战斗力会这么弱,他心中暗骂一声,对王贵和岳飞道:“我们杀上去,干掉敌军主将!”

    “弟兄们,跟我杀!”

    王贵挥舞大刀,一马当先向乱匪杀后背杀去,士兵们跟着他奔跑,岳飞提枪跟在一旁奔行,他的目光盯住了敌军主将吕方。

    李延庆对身后的十名骑兵喝令道:“你们跟我来!”

    他手执追风弓后背两壶箭,率领十名骑兵迂回绕去,他不会直接参战,会在外围放箭支援,或者猎杀落单的匪兵。

    两百士兵象一把锋利的匕首从后背突然杀来,将已占据上风的匪兵杀了个措手不及,他们不得不分兵迎战,顿时使悍匪的进攻势头为之一挫,眼看就要崩溃的官兵在关键时刻得到极其宝贵的喘息之机。

    刘昌抓住这个机会,迅速率军顶住了几处要被击溃的薄弱处,这就像即将要倒塌的房屋忽然得到一根大木柱支撑,顿时又稳固住了。

    吕方大怒,喝令罗晋道:“杀光这帮偷袭的混蛋!”

    罗晋率领两百士兵顶住了后背的偷袭军队,但他迎面遇到了王贵,只见寒光一闪,一把大刀迎面劈来,“吃你贵爷爷一刀。”

    这一刀快如闪电,刀势极为凌厉,罗晋已无法躲避,只得硬着头皮举刀格挡,只听‘当!’一声巨响,顿时震得他手臂失去了知觉,长枪脱手而飞。

    罗晋当初滏山也只坐第三把交椅,武艺弱于陶俊和贾进,而陶俊就是在大名府内黄县死在王贵的刀下,罗晋武艺怎么可能是王贵的对手,只一个照面,他的长枪就被大刀劈飞了。

    罗晋大叫一声不好,喷出一口血,调转马头便逃,王贵冷笑一声,单手勒住缰绳,右手挥刀向敌将后颈劈去,这一刀速度更快,只听咔嚓一声,一颗人头飞起,战马奔出十几步,马上的无头尸体这才咕咚落地,王贵喝令道:“把马匹给我缴获了!”

    他用刀尖挑起人头向四周大喊道:“你们寨主已死,尔等还不投降?”

    远处吕方气得眼睛喷血,大吼一声纵马要冲来,却被一名年轻汉子挥枪拦住,“吕贼休走,吃我岳飞一枪!”

    说完岳飞一枪刺出,这一枪看似平平,却已到了返璞归真的程度,又快又狠,封住了吕方所有的躲闪方位。

    吕方的武艺在梁山至少能排进前十五名,他是识货之人,对方这一枪令他大吃一惊,这个年轻人怎么如此厉害?

    他也毕竟武艺高强,尤其经验丰富,反手举长戟一挡,当一声,精准地荡开了岳飞这一枪,岳飞大喝一声,如暴风骤雨连刺十余枪,吕方一一格挡,两人激战在一处。

    这时,战场上形势已完全逆反,李延庆在外围施放冷箭,专射杀敌军首领,他的箭无虚发,一连射杀五名匪首,皆是一箭射穿头颅毙命,乱匪的攻势逐渐消失,刘昌趁机率领厢军反攻,乱匪反而被杀得节节败退,军心涣散,士气急剧下降。

    李延庆倒不急着射杀了,他立马在百步外,手执弓箭望着岳飞和吕方的激战,若岳飞出现危险,他会随时出手。

    吕方和岳飞激战近二十个回合,吕方开始不支,左支右挡,败相已现。

    岳飞的枪法得周侗亲授,后来又得到金枪将徐宁的悉心指点,加上他极为刻苦练习,枪法之高虽然不敢说天下数一数二,但也能挤身天下前十,他唯一缺的就是实战经验,否则吕方连十个回合都抵挡不住。

    这时,乱匪终于支撑不住,开始溃败了,吕方虚晃一枪,拨马便逃,李延庆却在百步外拉开弓箭,瞄准了吕方的后颈,就在这时,纵马追赶吕方的岳飞却出现在李延庆的视线内,正好挡住了吕方。

    李延庆手只得稍稍一偏,一箭射出,这一箭从岳飞的右臂外侧飞过,一箭正中吕方的右肩,吕方大叫一声,身体剧烈晃了晃,抱住马脖子没命奔逃。

    岳飞的战马稍稍逊了一点,追出两里外,最终还是被吕方逃掉了,他只得遗憾地返回了战场。

    厢军一路追赶,杀得匪兵尸横遍地,就算匪兵跪地求饶也没有用,被厢军士兵一刀杀死,最后只有十余人侥幸从树林中逃走。

    这一战吕方的六百余名手下全军覆灭,加上之前攻山时的近四百人阵亡,一千余乱匪全部被杀,彻底拔掉横行在南太行上的这根毒刺,吕方单枪匹马逃去了赵郡,不知所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