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五百一十九章 小别胜新
    虽然离家二十天,但回家时李延庆却没有那么开心,这次监察的结果让他始终有点郁郁不乐。

    “夫君的心情好像不太好?”吃饭时,爱妾思思关切地问道。

    “没什么,或许是有点疲惫,休息一两天就好了。”李延庆勉强笑了笑,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扈青儿起身给他斟了一杯酒道:“我知道,是吕方那个混蛋,我若见到他,绝不会饶他。”

    “青儿和吕方很熟吗?”

    “当然很熟,爹爹还教过他武艺,不过他和卢俊义的关系更好,我还以为接受招安了,没想到他居然跑去太行山落了草。”

    “对了,宋江的情况如何了?”李延庆忽然想起了这件重要事情。

    扈青儿掩口一笑,“我以为大哥忘记了呢!”

    “我怎么会忘记,只是一时想不起罢了,快说说情况。”

    “具体我也不太清楚,只是听说他在郓城县纠集千余旧部想再度造反,结果被知州宗泽率军击溃,他率几十名残兵逃走,后来情况就不知道了。”

    李延庆又喝了口酒,宋江必然是被免职才又想造反,但这一逃走,事情就有点麻烦了。

    扈青儿笑嘻嘻道:“说实话,听到他被罢官的消息,我高兴得差点喝醉了,虽然他没死,但这种身败名裂比杀了他还痛快。”

    “喂!你们两个!”

    思思装作不高兴道:“有更高兴的事情不谈,非要打打杀杀不离口,把我冷落一边你们就高兴了。”

    李延庆连忙歉然道:“是我不好,冷落思思了,给我说说,还有什么更高兴的事情?”

    思思和扈青儿对望一眼,两人异口同声道:“李家已经向曹家求婚了!”

    李延庆‘啊!’的一声呆住了,半晌,他有点难为情道:“怎么就求婚了?”

    “夫郎好像不高兴?”思思笑问道。

    “我不是不高兴,只是来得太突然了,这件事我该怎么说?”

    李延庆不知该怎么解释,这件事他还没有来得及告诉思思,他只是让父亲去拜访一下曹府,没想到父亲比自己还着急。

    “思思,这件事我回头告诉你。”

    思思笑吟吟道:“原来夫郎是担心我,其实这是好事呀!娶蕴娘回家,总比娶潘倩云之类的美人好得多吧!”

    李延庆显得有点不安,“你怎么会知道潘倩云?”

    旁边扈青儿笑道:“前天下午,蕴娘就坐在现在大哥坐的这个位子上和我们一起吃饭,你说我们怎么会知道?”

    “啊!她来过这里了。”李延庆更加惊讶,嘴都快合不拢。

    思思笑了笑道:“我只是想和她搞好关系,便请她来家里做客,夫郎不会怪我擅自做主吧!”

    “这个我现在心里很乱,以后我们再说这件事。”

    夜里,李延庆和思思做完了恩爱之事,思思双臂缠着夫君的脖子在他耳边撒娇道:“夫君有了新妇,不会从此把我冷落了吧?”

    “怎么会呢!人说妻不如妾,我只会更加心疼你。”

    “你就说得好听,蕴娘容貌不亚于我,你敢说不是贪图她的美色?”

    李延庆连忙安慰她,“当年我还是一文不名的穷小子,名震天下的李师师却抛弃荣富富贵跟随我,这份恩情我怎会忘记?我对天发誓,此生绝不辜负你。”

    思思心中感动,将脸贴在他胸膛上低声道:“我不喜欢听发誓,我只要你有心,我就心满意足了。”

    说到这,她又叹了口气,“说实话,我生不了孩子,心中一直愧疚于你,我真的希望你早日娶妻,但又怕河东悍妇入门,所幸蕴娘心地善良宽厚,没有瞧不起我出身,若是你把那个潘倩云娶回家,我将来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了。”

    李延庆也知道没有孩子是思思的心头之痛,这时,他忽然想起了岳飞,便笑道:“若实在生不了,思思将来可以领养一个孩子,我也一样喜欢。”

    思思有了兴趣,连忙笑道:“若要领养,我就想领养一个小娘子,我会把她打扮得像公主一样。”

    “这件事不急,我们再发奋努力,争取自己生一个。”

    说完他翻身就把思思压在身下,思思娇嗔地捶了他肩膀一拳,“要死了,已经两次了,你还要!”

    .......

    次日一早,李延庆来到了虹桥宝妍斋,新年期间对书坊之类店铺是淡季,可对宝妍斋这种卖化妆品的店铺却是旺季,销售额要比平时好上一倍,这也难怪,女人在过年时也要为一年的辛劳犒劳自己一番,买件高档次的首饰或者化妆品就成了她们的首选。

    今年的新年也是宝妍斋最忙碌的时刻,一是广州和成都府的宝妍斋同时开业,其次便是宝妍斋在京城开出第四家店铺,前三家是在御街、大相国寺和虹桥,正月初一,第四家宝妍斋则在京城的另一个商业中心潘楼街隆重开业。

    李延庆来到虹桥宝妍斋,在院子里遇到了洪大志,洪大志现在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今年东主又给他加了薪,十分倚重他,让他掌管宝妍斋的总账房,洪大志心怀感恩,为宝妍斋更加卖力了。

    “小东主是来找东主吧!他今天一早去潘楼街了,可能会晚一点过来。”

    “大志,去年宝妍斋做得如何?”

    “去年宝妍斋和前年差不多持平,不过在别的方面发展很快,尤其是航运,内河货船增加到八十艘,小东主恐怕不知道吧!我们已经有一支远洋船队了。”

    李延庆一怔,“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就是在去年夏天,东主和郑家合伙创办,一共二十艘大船,都是五千石的大海船,我们和郑家各占一半,我们在香药局买到交引后,直接去南洋和日本采买香料,回来就算割了税,也比现成的香料价格便宜两三倍,这样我们宝妍斋的利润就更高了。”

    “日本有什么香料?”

    “日本的甲香和龙涎香品质极好,运到中原就是几十倍的暴利,而且我们把海珠研磨成粉后拌在胭脂里,做成珍珠胭脂,结果卖得火爆,所以还要去日本买一些品质低的海珠。”

    这时,有人在门口道:“东主回来了!”

    李延庆回头,只见他父亲和一个中年胖子快走了进来,这个胖子正是宝妍斋最初的吴掌柜,后来被调去杭州宝妍斋做管事,方腊军攻占杭州后,吴掌柜又回了京城,在大相国寺做掌柜,从今年开始,李大器提升他为宝妍斋的副总管,李大器一个人实在忙不过来了。

    “延庆什么时候回来的?”李大器见儿子回来,不由欢喜地问道。

    “昨天下午回来的,爹爹如果忙,那我改天再来。”

    “你别走,我找你有事。”

    李大器回头又吩咐吴掌柜,“你去告诉齐家,房租我一文不会加,如果他要收回房子,那宝妍斋所有的损失都由他承担,白纸黑字,我不怕和他打官司。”

    “我明白了,今天就去找齐家,这事一定办妥。”

    吴掌柜又向李延庆点点头,转身走了,洪大志也向东主行一礼,回账房去了,李延庆笑问道:“哪里的房子出问题了?”

    李大器哼了一声道:“就是潘楼街的新店,我们是盘下一家杂货店,店铺租赁还有三年到期,结果我们什么都弄好开张了,姓齐的房东昨天跑来说,这店铺他不租了,要么就加租金,我会理睬他吗?”

    “那杂货铺的赁屋协议上有没有什么限制条件?比如只能开杂货铺之类。”

    “什么都没有,就是租赁五年,按年付房租,估计那房东见宝妍斋能赚钱,便也想来宰一刀。”

    “父亲一点都不打算让步吗?”

    “让步最后肯定是要让一点的,但做生意不能主动妥协,态度必须强硬,最后等官府出面调解时再说,否则这些人见你好欺,明年房租还要涨,我是领教过了。”

    父子二人边说边走,进客堂坐下,李延庆又笑问道:“我听洪大志说,父亲和郑家联手创办了远洋船队?”

    “这小子的嘴跑得快啊!”

    “爹爹不会连我也要隐瞒吧!”

    “我怎么会隐瞒自己的儿子,只是去年秋天才开始跑船,我准备等船队从日本回来后再告诉你。”

    “父亲怎么会想到买海船?”

    李大志叹了口气,“其实也是被方腊造反逼出来的,他们军队不断骚扰明州港口,导致南洋香药到岸数量大减,正好郑家出事,需要大量钱财打点关系,郑寅便找到我,想把郑家船队一半卖给我,也就是十艘五千石海船,一共六万贯,还包括经验丰富的海员以及郑家在南洋的香料货源,还可以免费停靠郑家在明州定海港的码头。”

    李延庆点点头,“这笔买卖确实很合算。”

    “这其实也是我早就有的想法,我知道香料从南洋运到大宋是十倍暴利,香药局光卖交引券就要拿走一半,另外五倍利润从海运大商人到二手香料商人到各地的香料店,层层盘剥,最后一两沉香就要卖到二十贯钱,比黄金还贵,我算过账,我自己去南洋、暹罗、日本进货香料,宝妍斋的利润至少要翻一倍不止,今年我还打算去桂州买一座铅矿,这样铅粉的成本也会降下来”

    李延庆不得不佩服他父亲的商业头脑,连自己都比不上了,难怪宝妍斋能做得这么大。

    这时,李大器忽然一拍脑门,“给你说这些做什么,正事差点忘了,延庆,明天媒人要去曹家正式提亲。”

    “种帅回来了吗?”

    “他前天回来了,好像是曹老爷子写信给他,他专门为此事提前赶回来的,你最好和种帅一起去。”

    “好像不需要我去吧!”

    “你这么拘礼做什么?你和媒人一起上门更显诚意,你不肯去那我去。”李大器有点生气了。

    李延庆见父亲生气了,只得无可奈何道:“好吧!我去就是了。”

    “这就对了,曹蕴很不错,不愧是大家闺秀,是你的良配,我听喜鹊说,思思还邀请她去家里做客,这样最好,家庭和睦是第一重要,将来妻妾不和有你受的。”

    说到这,李大器把一块玉珮递给他,“这是曹家给你的信物,明天你佩在身上。”

    李延庆接过玉珮就起身要走了,李大器又嘱咐他明天出发时间,一直送他出了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