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五百三十三章 斗争激烈(中)
    大庆殿前的广场时已经聚满了上朝的官员,官员们三五成群,都在低声议论着今天的朝会,按照朝会惯例,军监所的监察报告昨天已经正式下发,虽然只是精简的部分,但里面的内容依旧令百官们触目惊心。

    备战严重不足使朝官们忧心忡忡,很多原本支持北伐的官员也改变了主意,如果宋军因备战不足而被辽军击败,这将是大宋王朝的奇耻大辱。

    虽然支持北伐的官员还有不少,但已经不占上风,尤其是蔡京公开反对北伐后,蔡京集团的官员一致转向,纷纷抨击北伐的冒进政策。

    李延庆刚刚来到广场上便被范致虚叫去了,范致虚周围大约围了七八人,都是反对北伐的核心人员。

    “延庆,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两位是孙大学士和杨大学士,都和我们有着共同的志向。”

    李延庆连忙行一礼,“延庆参见两位前辈!”

    孙大学士叫做孙礼,是一个长着山羊胡的中年男子,他捋须笑眯眯道:“后生可畏啊!”

    范致虚摆摆手又对李延庆道:“上朝时间马上到了,我就长话短说,今天第一项议程是讨论军监所的监察报告,将由我来主持,我想让你负责阐述,毕竟报告中八成的内容都是真定府的监察情况,你没有问题吧!”

    李延庆点了点头,“卑职已经准备好了。”

    “那就好,另外在北伐辩论时你也可以参与,但最好能言之有物,有说服力,言辞可以激烈,不过要注意仪礼,要把握分寸,尤其不能攻击天子或者先帝,以免被殿中侍御史弹劾,如果实在没有把握,那就尽量旁观。”

    “卑职明白!”

    就在这时,准备入殿的景阳钟敲响了,范致虚拍拍李延庆的肩膀,低声道:“凡以国事社稷为重,不要计较自己的荣辱得失。”

    李延庆心中略略有点紧张,历史上反对北伐的呼声同样激烈,但最终反对失败了,这一次能不能改变历史呢?

    两队官员已经列了长长的队伍,随着殿中侍御史的高喝,队伍鱼贯进入了大殿,李延庆今天没有排在最后,而是站在军监所的第一位,后面是李回和蒋英,他们三人代表了军监所列席朝会,而且位置比较靠近前面,今天就是将讨论他们的报告。

    范致虚站在相国的第三位,前面是白时中和王黼,他和张邦昌属于副宰相,郓王赵楷也出席了,他站在武将第一位,他下面是童贯、高俅、曹评、高深、种师道等人。

    这时,李延庆看见了太子赵桓,他气色不太好,脸色苍白,目光十分阴沉,和上次相比消瘦了很多,看得出日子不好过,他的位子在丹陛下方,低于天子,但高于朝臣。

    “皇帝陛下驾到!”

    侍卫一声高喝,十六名宫女手执长柄团扇簇拥着天子赵佶从侧面走了进来,百官一起躬身行礼,“参见皇帝陛下,祝陛下万岁万万岁!”

    赵佶在龙椅上坐下,摆摆手道:“各位爱卿免礼平身!”

    “谢陛下!”

    众臣纷纷站直了身体,赵佶翻了翻御案上的监察报告,又缓缓道:“今天召集临时大朝,主要是朕想和各位爱卿讨论一下河北的北伐备战情况,然后再具体协商北伐的大方向问题,希望朝廷能尽快达成共识,下面请范相国上来主持!”

    一般而言,朝会是大臣们激烈辩论的场所,天子不会参与辩论,也不会轻易发言表态,所以赵佶在说完开场白后就保持沉默了,下面由范致虚主持河北备战情况的阐述。

    范致虚走出朝列,向天子赵佶行一礼,又对众人道:“受天子委托,军监所于上月分为三队赴河北监察军资库存状况,监察的结果令人触目惊心,尤其真定府各大仓库为重灾区,粮食短缺,军械虚耗,很多重型攻城武器腐朽不堪,这里面既有渎职失职,也有弄虚作假,倒卖物质,贪污坐赃,下面我请侍御史李延庆向各位详细汇报真定府的监察情况。”

    范致虚一摆手,李延庆手执一份卷轴走出队列,上前向天子赵佶行一礼,又向百官行一礼,这才展开卷轴缓缓道:“我是三路监察使的第一路,负责真定府的监察,这次我们在真定府一共停留了二十天,真定府三十七处仓库我们监察了二十九处,所查事实都来自于仓库实盘,并有盘查人和仓库主事的签字画押,我可以为此负责,下面我用行唐县的五处仓库为大家做具体阐述。”

    李延庆停了一下,看了看范致虚,范致虚示意他继续说下去,李延庆这才深深吸一口气继续道:“行唐县是我们监察的重点,这里集中了真定府六成以上的各种仓库,有各种仓库数百座之多,我们先看军粮第五仓的监察情况,账面记录该仓库应有军粮一万一千石,实际盘查只有三千八百石,连三成都不到;我们再看弓弩第四仓的实盘情况.......”

    李延庆一座仓库接着一座仓库的描述,朝堂的议论声也越来越大,王黼见势不妙,待李延庆稍稍停顿,他立刻站出列道:“这些情况我们大家都了解了,但造成这种恶劣事件的原因是什么,我想这才是我们更多人关注的问题!”

    严重账实不符的事实王黼已经无法抵赖,他只能从原因上做文章,减轻梁方平的罪责,否则,让李延庆说完,最后就变成了梁方平的声讨会。

    范致虚则十分不满,他冷冷道:“王相国为何如此急切,不能让李御史将报告说完?”

    “李御史说的这些我们昨天已经看到了简报,大致了解,不用再重复,我们更关心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希望李御史能重点阐述这方面的内容。”

    王黼抓住的正好是军监所这次监察的软肋,他们没有那么多时间去细查原因,只能把实际情况抖露出来,真正的原因却无法一桩一桩落实。

    李延庆当然也知道王黼会从原因上着手,他已有应对之策,他索性坦然道:“这里面原因非常复杂,所有仓库主事都能说出一大堆理由,比如历史原因造成,几十年一直如此,再比如记帐不及时,粮食霉烂损耗太大,军器腐坏销毁后没有记帐等等,但就是没有他们私下盗卖、贪污坐赃的原因,一个个清白得像雪一样,请问王相国认可这些原因吗?”

    王黼阴阴一笑,“我当然不相信,难道李御史没有细查原因吗?”

    李延庆摇摇头,“我一行六人用十二天时间盘查了一百四十五座仓库,平均每天清点十二座,从上午天不亮查到深夜,我们没时间去追查账实不符的真实原因,我认为这些应该留给专门的监察御史去追查原因,明确责任。”

    这时,童贯忽然明白过来了,若全面追查原因,至少要两三年时间,那还北伐个屁啊!他心中大急,现在当务之急是要快刀斩乱麻,立刻结束军资监察,将重点转到北伐上来。

    童贯不由暗骂王黼糊涂,为了梁方平一点好处竟落入了对方的陷阱。

    他立刻出列道:“陛下,请容微臣进一言!”

    赵佶点点头,“童太尉请说!”

    童贯从队列中走出来,对众人道:“我曾在河北做过经略使,对河北的情况比较了解,这次军监所的监察问题十分严重,我也深表痛心,这里面历史原因有一点,但绝没有那么严重,监守自盗肯定也有问题,但不至于这么普遍性,毕竟朝廷的制度还在,我觉得真正的问题还是出在虚报上,我认为是河北转运使梁方平急于向朝廷表功而弄虚作假,使朝廷误以为河北已经完成了军资战备,其后果非常严重,直接影响到了朝廷的北伐大计,这是极其严重的渎职失职行为,不严惩不足以警戒后人,微臣建议,与其空谈追查各种原因,不如先惩治罪首梁方平。”

    高俅也出列道:“陛下,童太尉说得对,不管最后查到原因是什么,梁方平的失职和渎职之罪难免,卑职也恳请陛下严惩梁方平。”

    众臣纷纷出列要求严惩梁方平,赵佶看了一眼王黼,“王相国的意见呢?”

    这时王黼已经明白了童贯的意图,不要在军资问题上做过多纠察,要快刀斩乱麻处理此事,才能谈北伐问题,王黼虽然已经收了梁方平的重贿,但在重压之下他也不得不表态了。

    “臣支持童太尉,应该严惩梁方平!”

    “范相国的意见呢?”赵佶的目光又投向范致虚,范致虚也点头道:“河北出现重大损失,梁方平罪责难逃,理应严惩!”

    “好!既然众爱卿意见统一,那就传朕的旨意,免去梁方平的一切职务,责令大理寺将其缉拿入京问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