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五百三十七章 后园激战
    黄昏时分,李延庆带着张鹰和张豹回到了自己府中,思思和青儿不在,府宅里冷清了很多,尤其内宅的丫鬟只剩下两人留守,夜里着实安静。

    李延庆刚走进大门,杨光便匆匆迎了上来,紧张地道:“启禀官人,外面有人监视我们。”

    居然有人监视,李延庆微微一怔,又问道:“你是怎么发现的?”

    “有人提醒了我们!”

    杨光将一张纸条递给李延庆,李延庆展开纸条,上面只有四个字,‘外有监视!’

    字迹写得歪歪扭扭,李延庆眉头一皱,这是谁写给自己的?

    “是今天下午一个小孩给我的,卑职便四处寻找,发现两艘船一直停泊在云起桥下,船上有黑衣人,一直盯着我们大门。”

    李延庆的府邸距离云骑桥大约有六十余步,云骑桥下面有个系泊处,常常有船只在那里停靠,如果说有两艘船一直停在那里,倒也不奇怪,关键是有黑衣人,这让李延庆立刻想到了御街宝妍斋,难道他们会放火店铺的黑衣人是同一批人吗?

    据说烧宝妍斋的主谋是梁方平的堂兄梁志,今天大朝天子已经下旨免去梁方平的一切职务,并则令大理寺将其抓进京城问罪,梁方平岂能不恨自己入骨?梁志确实有对自己下手的动机。

    李延庆也暂时不管写纸条之人,他将把张豹和张鹰也叫来,把杨光发现疑点告诉两人,张豹和张鹰顿时又惊又怒,“既然他们不想活,那就成全了他们!”

    李延庆摆摆手,“不要急,听我的安排!”

    三人立刻安静下来,李延庆对他们道:“我们要做好一切应对,我们虽然只有四人,但运用得当也足够了,杨光负责外围监视,及时向府中传递消息,张豹和张鹰负责中庭,截断他们的退路,内宅就由我来对付。”

    “可以去宝妍斋那边借点人手!”杨光建议道。

    李延庆摇了摇头,“让他们发现我们有准备,他们恐怕就不来了。”

    “那府中家仆怎么办?”

    这倒是件难办之事,目前府中家仆还有八人,李延庆沉思片刻对张豹道:“你安排他们出去住客栈,不要走正门离开,从后门走,直接借法云寺的后门离去。”

    “卑职明白了,这就去安排。”

    张豹走了,杨光和张鹰也分头去部署,李延庆这才返回内宅,他将宝剑、弓箭准备好,又从一口箱子里取出二十把飞刀,装进一只皮袋,他带着兵器快步来到内宅中地势最高的凉亭,从这里可以看到周围的一切。

    现在是二月初,夜黑得还是很早,不多时,夜幕便悄然降临了,两艘停泊在云骑桥的船依旧没有离去,这是两艘中型客船,船舱内可容纳二十人,但所有船窗都落下了帘布,看不见船舱内的情形。

    两艘船内一共有三十黑衣人,他们都配备的利刃,就等夜幕降临潜入李延庆的府宅中。

    尽管暗杀一向是朝廷斗争中的大忌,因为会造成彼此伤害,文官们在这方面都很谨慎,但如果出现了狗急跳墙之事,任何手段都难以避免了。

    梁志在得到兄长被免职问罪的消息后,他便知道问题的严重性,不得不弃官藏匿,所有财富的破灭都源于李延庆在真定府的监察,使他深恨李延庆。

    之前梁志花了两天时间才找到李延庆的住所,而此时他已无所顾忌,便给自己的一帮手下传达了悬赏令,拿到李延庆的人头,每人赏钱千贯。

    夜渐渐深了,二更时分,京城的大部分人家都已入睡,云骑桥一带也是万籁俱寂,只有西面一片小树林内不断传出夜枭的咕咕声,不时会有一只夜枭扑棱棱从树林中冲出,疾冲向地面觅食的夜鼠。

    这时,云起桥下开始有动静了,一个接一个的黑衣人从船舱内窜出,跳上了岸,动作迅速而敏捷。

    三十四名黑衣人围一圈,黑衣人首领对他们低声道:“我再重复一遍,今天的目标是个硬点子,人少干不掉他,大家集中力量把他干掉,然后要钱要女人随便你们。”

    说完,他命令四人守外围,又一摆手,三十名黑衣人迅速向李延庆的府邸扑去。

    杨光就藏身在小树林外围的一株大树上,

    看得非常真切,他立刻模仿夜枭发出了有节奏的咕咕叫声,将信息传给了府内。

    府宅内,张鹰奔上凉亭,对李延庆低声道:“杨光在外面传来消息,对方要动手了。”

    李延庆点点头,“按照计划行事!”

    张鹰转身飞奔而去,李延庆抽出一支箭,搭上了弓弦,这时,三十名黑衣已奔至府宅外,他们用搭人梯的方式,从西面围墙翻进了府宅,迅速向后院奔跑,每个人手提一口锋利的钢刀,其中几人还带着火镰火石等物,一旦杀了目标,他们就会放火烧宅。

    府内也异常安静,三十名黑衣人没有遇到一个下人,但并不奇怪,此时大家都在沉睡之中,三十名黑衣分为三队,从东、西、南三个方向扑向后院。

    只片刻,第一个黑衣人从东面围墙翻进了后院,下面是一簇灌木,他纵身向灌木上跳去,但他身体尚未落地,一支箭闪电射来,一箭射穿了他的头颅,等他双脚落地,已变成了一具尸体。

    李延庆迅速张弓搭箭,转身西面,第二箭和第三箭同时射出,只听两声惨叫,西面围墙翻进来的两人都被一箭毙命。

    他蓦地转身,顺势抽出第四支箭,毫不犹豫地一箭向南面射去,南面屋顶上刚刚冒头的一名黑衣人惨叫一声,从屋顶上翻滚下来。

    “不好!有埋伏。”

    黑衣人首领位于西面围墙外,他惊叫一声,却见两名手下已从围墙上翻身滚下,摔倒在他面前,两人皆是一箭射穿眉心,劲箭射入头颅一尺,吓得黑衣人首领浑身一抖颤,这种箭法简直让他心惊胆战。

    “等一等!”他大喊一声,几名正要冲上围墙的黑衣人被他硬生生喊住了。

    “找掩护进去!”黑衣人首领知道这样冲进去就是活靶,必须寻找掩护,他见前面二十步外的花园内有一座柴房,屋顶和墙壁露在围墙上方,后窗开启着,他一挥手,带着七名手下向柴房奔去。

    张豹此时就埋伏在柴房对面的一块太湖石背后,他手执一根精钢短矛,咬紧牙关,克制住自己杀出去的冲动,御史还没有发出信号,他现在还不能出击。

    这时李延庆已改变策略,集中对付南面屋顶上的黑衣人,他连射四箭,将屋顶上已翻过房脊的四人悉数射杀,吓得南面其他五人不敢再露面,他这才转过身,集中精力对付西面的黑衣人。

    西面有十人,之前已被射杀两人,在李延庆对付南面黑衣人的空挡,其他八人已翻墙进了后园,迅速向凉亭包抄而来。

    李延庆冷笑一声,他居高临下,这些黑衣人猫腰奔跑就以为躲得过自己的箭,他索性用连珠箭,一箭接着一箭射去,每一箭皆有一人惨叫倒地,瞬间便射杀了五人,其余三人吓得魂不附体,转身便逃。

    李延庆也不管他们,把他们交给张鹰,他迅速从身边火箭壶内抽出一支火箭,从身边地上铁罐中取出火折子,猛地一吹,火折子燃了起来,他随即点燃了火箭。

    李延庆张弓搭箭,一箭向柴房内的窗内射去,柴房是他布下的一处陷阱,里面堆满了洒上火油的干草,柴房内轰的一声燃烧起来,柴房内顿时一片惊叫,藏身在柴房内的七名黑衣人顿时惊慌失措,黑衣人首领大叫一声,“冲出去!”

    他一脚踢开柴房,一个前滚翻跳了出去,可惜用什么姿势都没有用,寒光一闪,一支利箭已射穿他的后心,黑衣人首领惨叫一声,当即毙命。

    其他六名黑衣人已惊慌失措,不顾一切冲出来,被李延庆的连珠箭一口气射杀三人,这时,张豹已跳上围墙,大吼一声,向剩下的三人扑去,柴房点燃就是信号,张豹和张鹰同时从藏身处杀了出来。

    李延庆的目光又投向南面,屋顶上已经没有人,他眯起眼睛,盯住了屋内,直觉告诉他,已经有人潜入了房间。

    这时,东厢房内火光一闪,李延庆毫不犹豫一箭射向亮光处,利箭穿过窗纸,射进了屋内,屋内一声惨叫,火光又熄灭了。

    李延庆见张豹已干掉两人,正和最后一人激战,而西面围墙外也传来张鹰的吼叫声,他应该拦截住了西面逃走的三人。

    李延庆索性抽出剑向屋内奔去,刚进屋,只觉一股劲风从后面扑来,李延庆早有防备,他一个急侧身,躲过了后面偷袭的一刀,手中宝剑迅疾反刺,速度快得无以伦比,一剑刺穿了偷袭者的胸膛。

    他几乎没有思索,从腰间抽出一把匕首,手中寒光一闪,飞刀射出,屋角传来一声惨叫,利刀当啷落地,另一名躲在屋角的偷袭者被飞刀射杀。

    这时,他听见另一扇门后传来一声轻微响动,他蓦地转身,一剑刺穿了木门,门后传来凄厉的惨叫声,同时也传来长刀落地的声音,李延庆没有去细看,从长剑入体的手感和位置他便知道门后之人已被刺杀,他又静立听了片刻,屋内已经没有动静,他这才从屋里冲出,向西面奔去。

    张豹已经把剩下的三人干掉,正在西面协助张鹰,李延庆奔到墙边,只见张鹰和张豹同时出现在围墙上,“御史,黑衣刺客已全部干掉!”

    李延庆点点头,“去把火灭了!”

    此时柴房已被烈火吞没了,不过周围没有房子和大树,火势不大,也不会蔓延,不等张鹰和张豹跑近,‘轰!’的一声,柴房屋顶坍塌了,大部分明火都被屋顶瓦砾覆盖,两人连忙从池塘堂内打水灭火。

    李延庆又在后院寻找了一圈,他心中迅速估算一下,在短短一刻钟内,他们大概杀死了三十名黑衣人,如果对方来的是整数的话,那就应该没有了。

    这时,他忽然听见屋内传来一声痛苦的呻吟,屋内竟然还有活口,李延庆转身便大步向屋内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