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五百四十章 奸人本色
    军器监解散,影响最大的却是秦桧,他不像李延庆、李回、蒋英等人,军器监解散后可以官复原职,他则无处可去,他本来就是因为太学生两次游行而被问责,被赶出太学准备去地方任职,只是被范致虚保下来,才调到了军器监。

    才短短几个月军器监便解散了,秦桧再一次走到了人生的十字路口。

    当然,范致虚也给秦桧一个承诺,会给他安排一个稳妥的职务,秦桧盼星星盼月亮,在军监所解散后的第三天终于盼来了他的新职务,洛阳国子监丞,只比他从前的太学学正升了一级,依旧是一个从八品卑官,这令秦桧无比失落。

    他在军监所担任的主簿虽然只是一个差遣官,却拥有正七品的职权,现在却让他去当从八品的小官,就像一个吃惯了大鱼大肉的人忽然要面对粗茶淡饭一样,秦桧感情上无法接受这样的人生跌宕,他心中对范致虚的态度也由期望和感激渐渐变成了失望和怨恨。

    入夜,秦桧来到了蔡相国府,他现在只能孤注一掷,恳求蔡京帮助自己。

    不多时,大院从府内走出来道:“秦官人请随我来!”

    秦桧心情忐忑地跟随大院向府内走去,居然让管家来迎接自己,看来自己在蔡京心中根本没有任何地位,不过还好,毕竟肯见自己,据说六品以下官员一般都进不了蔡京的府邸。

    大院把秦桧请进客堂,“秦官人请坐,我这就去禀报。”

    秦桧被晾在客堂上,也没有侍女给他上茶,他口干舌燥,心中更是忐忑不安,过了好一会儿,蔡京小儿子蔡眥缓缓走进客堂,秦桧连忙起身行礼,“这么晚还要烦劳小相公引见恩师,秦桧愧不敢当!”

    蔡眥鄙夷地看了他一眼,“秦官人请坐吧!”

    秦桧这才明白,不是蔡京要接见自己,而就是这位蔡京的儿子接见自己,他顿时胀得满脸通红,羞恶得恨不得钻进地里去。

    这时,终于有侍女进来上茶,蔡眥喝了口茶,有些不耐烦道:“这么晚,秦官人有什么事吗?”

    秦桧半晌嚅嗫道:“军监所解散了,下官....下官要去出任洛阳国子监丞.......”

    “这不是很好吗?比从前的太学学正还升了一级。”

    秦桧鼓足勇气道:“下官实在不想接受这个官职,能不能请蔡公相帮帮忙,另安排他职。”

    “这个....我父亲恐怕就无能为力了,他已经从朝廷退仕,赋闲在家,手中没有任何事权,就算想帮秦官人也心有余而力不足,秦官人,抱歉了。”

    “可是......”

    不等秦桧说下去,蔡眥立刻高声道:“上汤!”

    上汤就是送客的意思,这是要赶秦桧走了,秦桧狼狈不堪,几乎是跌跌撞撞跑出了蔡京府,他心中又羞又恼,回头狠狠啐了一口,用得着自己的时候百般笼络,现在用不上了,便如此羞辱自己,令他尝尽了世态炎凉。

    难道自己真的没有机会了吗?真的前途无望了吗?秦桧心中要绝望了。

    就在这时,一个念头仿佛鬼影一样闪进了他心中,迅速长成了魔鬼,他猛地一咬牙,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既然范致虚不肯尽心替自己谋官,结果令他失望,那就别怪他秦桧自谋高就了。

    ..........

    秦桧在王黼的府门前只等了片刻,王黼的儿子王佑章亲自出府门迎接,“秦主簿请进,我父亲在书房相候!”

    王黼居然在书房接见自己,秦桧感动得眼泪都快下来了,他连忙跟随王佑章进了王黼的宅子,他们一直来到书房前,王佑章禀报道:“父亲,秦主簿来了!”

    “请秦主薄进来!”

    王佑章一摆手笑道:“请吧!”

    “多谢了。”

    秦桧鼓足勇气走进了王黼的书房,只见王黼正坐在案前批阅公文,秦桧知道这是自己最后的机会了,他腿一软,扑通!跪下,磕头道:“卑职秦桧参见相国!”

    王黼笑得像一条正在觅食的鳄鱼,他眼睛眯成一条缝,“秦主簿不必客气,请坐吧!”

    秦桧坐了下来,王黼笑道:“秦主簿今晚怎么想到来我的府上?”

    “启禀相国,卑职....卑职已经不是主簿了。”

    “哦”

    王黼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我险些忘记了,军监所已经解散,是没有主簿了,却不知范相国给秦使君谋了什么高职?”

    秦桧半晌低声道:“出任.....洛阳国子监丞。”

    “啊!”王黼大吃一惊,“秦使君可是军监所主簿啊!这是正七品的官职,怎么贬去当个从八品小官,这太令人寒心了吧!”

    秦桧再次跪下,重重磕头道:“卑职也不想任此卑官,桧愿为相国效力,恳求相国给卑职一个机会。”

    王黼等的就是秦桧这句话,他翻了翻桌上的实缺官牌子道:“你如果是我的心腹,我倒可以让你出任吏部司勋员外郎,正好这个职务空缺,可我担心得罪范相国啊!”

    吏部司勋员外郎可是从六品的实权官,秦桧顿时急得眼睛都红了,他砰砰磕头,“卑职愿意以军监所主簿的身份出面指控范致虚,恳求王相国把卑职视为心腹。”

    “哦?不知范相国做了什么不当之事?”

    “范致虚结党营私,他与十三人结成范党,反对北伐只是他的借口,他的真正目的是阻止郓王上位,献媚于太子。”

    王黼脸上笑开了花,又问道:“这个问题比较严重,不知你有什么证据?”

    “卑职是军监所主簿,所有的细节卑职都清清楚楚,卑职也能提供他结党的名单。”

    王黼点点头,其实也不需要什么证据,只要有知情人指控便足矣,而秦桧是军监所主簿,他就是最理想的指控人,这次看范致虚往哪里逃?

    “那我们就一言为定,事成之后,我任命你为吏部司勋员外郎。”

    .........

    次日一早,一个消息便震惊了朝野,河北都转运使梁方平弃官投敌,他乘船逃去辽东,投降了金国。

    这个消息令满朝文武一片哗然,一时间百官们议论纷纷。

    李延庆刚到自己的官房,莫俊便一阵风似地走进来,“御史,梁方平之事听说了吗?”

    李延庆点了点头,“刚才我在门口已经听说了,既然他要选这条汉奸之路,那也没有办法。”

    “如果他投降了金国,那么河北各州府的情况,金国岂不是清清楚楚了吗?”

    “所以他投降金国也不完全是坏事,至少逼迫朝廷加强河北战备。”

    “御史认为朝廷会向金国索要梁方平吗?”

    “当然会,不过我认为金国把他还回来的可能性不大,更有可能是敷衍朝廷,比如口头上答应查找此人,最后不了了之。”

    李延庆不想多谈梁方平之事,便问道:“今天有什么安排?”

    “这两天主要整理材料,一早军器监送来一车文书,都是各种兵器的库存帐簿,我和刘方至少要整理一两天。”

    “邓中丞不是说派人手给我吗?”

    莫俊苦笑一声,“是派来十几个人,可都是干苦力的差役,目前能做文书的一个没有,听说过些天要来几个文案,但也不知什么时候去了。”

    “那就慢慢做吧!反正也不急。”

    两人正说着,应哥儿跑来道:“御史,外面有人找!”

    “人在哪里?”

    “在大门外呢!”

    李延庆转身向大门走去,只见大门外站在一个目清眉秀的少年,却从未见过。

    少年走上前行一礼,“阁下可是李御史?”

    他的声音又细又尖,显然是一个小宦官,李延庆犹豫一下,点了点头,“我是李延庆!”

    “这是我家王爷给李御史的信。”

    李延庆微微一怔,哪个王爷给自己写信?他接过信问道:“请问你家王爷是?”

    “李御史不要问我,信中都有,小人告辞了。”小宦官转身便匆匆离去。

    李延庆打开信,居然是康王赵构给他的信,这让他略略有点惊讶,在这个骨节眼上赵构找自己做什么?

    他又看了看内容,赵构约他今天中午喝茶,李延庆看了看天色,时间还早,他便满怀疑惑地返回了自己官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