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五百四十八章 小县有匪
    县衙位于县城中部,在沙阳大街中段是一座四层高的木楼,叫做钟鼓楼,同时也是消防眺望塔,在高处可以看见县城的任何一个角落,它是县城的第二高楼,仅次于县城西南角大云寺内的迦楞塔。

    钟鼓楼西面是一座宽阔的广场,县衙就在这里,背西向东,而东面则是社庙,是民间举行各种活动的场所。

    李延庆的官宅便位于县衙的后面,这也是知县的特权,可以把县衙的一半据为己有,整个县衙占地约十几亩,后宅就占去了六亩,并一分为二,左右两院隔一条高墙夹道,左院两亩是客房,一般是幕僚和随从居住,右院四亩是主人居住。

    而且前任知县在这里住了四年,整个房舍的布置看得出下了一番心血,每一座建筑都修建得十分精致典雅,无论大树绿萝还是池塘假山,都各有情调。

    李延庆这次带了上百口大箱子的行李,数十名衙役捕头一起帮忙搬运,不多时便将所有的大箱子都搬进了宅内,这么多东西,光收拾整理就要半个月了。

    这时,曹蕴走上前对李延庆道:“夫君,我们可能还需要雇一个管家,还要再雇一些丫鬟仆妇。”

    这次他们南下只带了三个丫鬟,家仆一个都没有带,李延庆点了点头,“管家有,宝妍斋在江夏的庄园内有个单叔,是嘉鱼县本地人,人比较本份可靠,父亲推荐他给我当管家。”

    “已经通知他了吗?”

    “应该早就通知了,我怀疑他已经到了,只是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

    正说着,杨光跑来禀报:“官人,外面来了一个姓单的老者,说是老员外安排他来的。”

    李延庆笑了起来,“说曹操,曹操就到了,你把他领进来!”

    不多时,一名身材瘦小的老者被领了进来,他年约五十余岁,精神倒不错,让人感觉十分精明能干,更重要是他能说一口流利的官话,上前便跪下磕头,“小人单守信叩见县君!”

    “你就是单叔吧!请起。”

    李延庆请他起来,又笑问道:“单叔官话说得这么流利,在京城呆过吧!”

    单叔站起身道:“我在京城卖过花,做了十几年小本生意,人老了,也想回乡,正好宝妍斋招募江夏庄园管事,我就应募上了,小人去年去京城送花,还见过县君。”

    “惭愧,我倒是没有注意,不过单叔是庄园大管事,过来做我的管家是不是有点委屈了?”

    “哪里!哪里!能给县君做管家是我的荣幸,而且小人依旧是宝妍斋的管事,东主还特地给我加了薪俸。”

    李延庆又给他介绍曹蕴,单叔连忙上前见礼,“小人参见夫人!”

    曹蕴脸略略一红,还是第一次有人叫她夫人,不过这称呼也没有错,她确实是知县夫人,虽然她才十七岁。

    曹蕴便对他道:“我们这次来嘉鱼县,仆妇丫鬟基本都没有带来,我们想再雇几个丫鬟和仆妇,还有车夫、马夫、门房、小厮、花匠和账房,你看看有没有合适的人选?”

    单叔想了想说:“最容易雇的就是丫鬟,这里人家的小娘子十一二岁就去大户人家当丫鬟,等十七八岁时再回家出嫁,价格也不贵,一个月就三四贯钱,仆妇也是这个价格,也很容易找到,象车夫、马夫之类都不难找,唯独帐房不好找,这需要笔头子灵,不过小人可以留意。”

    “这件事就拜托单叔了,多找一些人让我挑一挑。”

    李延庆见妻子不愧是大家闺秀,这种事情做得很有章法,旁边还有扈青儿协助,一点不需要自己操心,他便起身笑道:“娘子继续安排,有什么事可以找张虎他们帮忙,我去县衙看看。”

    “官人好走!”

    李延庆又嘱咐扈青儿两句,便离开了官舍,带着张豹和张鹰来到前面县衙,县衙按照中轴线上排列着主体建筑大门、大堂、二堂、迎宾厅、三堂,两侧建有庭院和东西账房等,共六组四合院,百余间房屋,还有宴请聚会之所叫做群室,吏攒办事之所称为曹房,还有银库和粮仓。

    此时正是中午休息时分,县衙内显得有点冷清,县丞杨菊也不在县衙内,不过也巧,李延庆迎面遇到了县尉周平,周平年约五十余岁,长个大酒糟鼻,一双猪泡眼总是睡眼惺忪,据说此人极为好酒贪杯,每天大部分时间都在酒坛中度过,他自称周九品,不过大家都叫他周酒瓶。

    “李县君是来看县衙吗?”

    “正是!周县尉不妨替我介绍一下。”

    “好,县君请随我来。”

    周平带李延庆先走出县衙,指着前面广场道:“这是县衙广场,象衙役和弓箭手操练都在这里,有时候宴请乡间长者,或者上元观灯也会在这里举行,这里也是县城内第二开阔的地方,仅次于对面的社庙广场。”

    他转身又指大门旁边一面大鼓道:“这便是闻登鼓,又叫鸣冤鼓,小民鸣冤告状时县君就要开堂了,不过一般尽量不使用它。”

    “不是县丞审案吗?”

    周平摇摇头,“杨县丞掌管文书勾稽,催促税赋劳役,修桥修路、教育科举之类,审案他不管,六曹他也不管,一般是县君的幕僚负责,前任汪知县有三个幕僚,都被他带走了。”

    “前任知县调到哪里去了?”

    “去岳州任巴陵知县,他在这里呆了四年,堪称无为而治,又叫甩手掌柜,整天就带着几个小妾游山玩水,县中事情基本都是他的几个幕僚负责处理,他还做了几桩烂事情,以后再慢慢告诉县君。”

    “不知周县尉负责什么?”

    周平的老脸顿时红了,“我.....我主要负责操练乡兵,缉捕乱匪,维持治安,其实也没有什么事?”

    李延庆微微一笑,“我带来几个武艺高强的手下,不如让他们给县尉当个副手吧!”

    “当然可以,可以当乡兵都头,还可以做捕头。”

    李延庆一怔,“本县没有捕头吗?”

    周平摇摇头,“自从两个捕头先后死在江贼手中后,便再也没有人敢出任这个职务了。”

    “是长江水贼吗?”

    周平叹了口气,“长江水贼几十年就没有断过,一直是江中之患,以洞庭湖的黑龙王姚四最为臭名昭著,从洞庭湖到江夏这一段都是他的地盘,本县两个捕头都死在他的手上,不过去年鄂州一带又出现一名新水贼,名叫张顺,绰号小甘宁,又叫浪里白条,带着十几个水贼跑单帮,专抢黑龙王的生意。”

    李延庆暗忖,原来浪里白条张顺在这里,李延庆当然也知道,很多北宋末年有名的好汉也并非都上了梁山,象大名府的索超、杨志,像禁军的徐宁、秦明等等就没有上梁山。

    其实李延庆倒想让燕青来做捕头,可惜自从那次伏击之夜他在自己府宅外露了一面后便再也没有消息,或许也是因为自己给他的承诺只完成了一半,宋江生死不知,他即使不来投效自己也不算违背誓言。

    没有燕青,只能考虑张虎了,张虎为人稳重,做都头比较合适,杨光可以做他的副手,张豹当捕头,张鹰当衙头,正好把四人都用上了。

    想到这里,李延庆回头对张鹰道:“去把张虎和杨光都叫来!”

    张鹰飞奔而去,李延庆又问周平,“我见县衙内有钱库和粮仓,怎么不见监牢?”

    周平躬身道:“嘉鱼县没有牢城营,抓到的犯人都要送往江夏,那里有牢城营,不过北城门旁有一处临时监禁所,主要是关押一些不算犯罪的人,另外一些中转的犯人也临时关押在那里,最多三五天就要送去江夏。”

    正说着,张虎和杨光匆匆赶来,张虎躬身行礼,“卑职参见县君!”

    李延庆笑着给周平介绍道:“这位张虎是西北军最精锐虎贲营的都头,身经百战,就由他来出任都头,还有杨光也是斥候队头,可以做张虎的副手,让他们掌管乡兵。”

    周平心里明白,有了这两位,估计乡兵就没有自己的事情了,但他不敢多说,只得点头答应了。

    李延庆又把张豹和张鹰一起给他,出任正捕头和衙头,周平哪里敢拒绝,都一一答应,李延庆便对四人道:“现在还是中午,你们跟随周县尉去熟悉手下,今天就可以任职,有什么困难回来告诉我!”

    四人一起躬身施礼,“卑职遵令!”

    ======

    【向一千张月票进发,望诸君助老高一臂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