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五百五十七章 剿匪计划
    旁边负责记录的法曹押录认识汪伯彦,连忙对李延庆低声道:“县君,他就是汪知州!”

    李延庆连忙起身,笑着施礼道:“原来是汪知州驾临小县,失敬了!”

    汪伯彦也笑道:“今天我来贵县巡视一下,正好遇到李县令审案,也算是开了眼界,果然审得有理有据,不知李县令是怎么看出船子心里有鬼?”

    李延庆微微一笑,“从常理推断,如果真是告示三十天后归船子所有,那他前天把箱子拿回家后一定会急不可耐地浆洗衣服,打磨首饰,因为这些都属于他了,但他并没有做,说明他心虚,想再避避风头,我就估计他心中有鬼,事情不是那么简单。”

    汪伯彦大笑,“李县令把人心看得透彻啊!”

    “知州说笑了,这世上最难看懂的就是人心,请吧!请到后堂一叙!”

    朝廷贬黜官员到地方后往往都会受到礼遇,地方官不敢得罪,依旧礼敬有加,一方面固然是这些被贬黜官员曾经高高在上,威严未失,而且很有可能再复出重用,而另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官员往往只是职官被贬黜,但代表身份的虚官却还在。

    就比如李延庆,他的官阶从正六品贬为从八品,但他的爵位却没有被剥夺,他的爵位身份依旧是从五品的开国男爵,还有五品的绯袍及银鱼袋,仅凭这一点,正六品的知州汪伯彦就在身份上略低他半等。

    两人在后堂坐下,一名童子给他们上了茶,李延庆笑道:“知州可是为城隍庙土地之事而来?”

    汪伯彦脸上露出一丝尴尬,他可不是为土地之事而来,但既然李延庆已经提出,他就不能再装作不知,只得叹口气道:“土地之事,希望李县令把它妥善处理好。”

    “当然,得之于民,也用之于民,我会建帐,把每一文钱的来龙去脉都交代清楚。”

    “那样最好,这种事情一旦传到朝廷,恐怕监察御史会下来的。”

    李延庆喝了口茶,轻描淡写道:“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还请不动监察御史,知州不用太担心了。”

    汪伯彦却没有吭声,他知道李延庆在御史台有人脉,御史台不可能来查他,所以他才敢这样说。

    沉默片刻,汪伯彦又道:“我这次来嘉鱼县,其实是在考虑组建一支地方水军,”

    李延庆精神一振,“汪知州可是想对付水贼?”

    汪伯彦点点头,“上一次围剿水贼还是在十年前,遭遇了惨败,从此再也没有人敢提出剿匪一事,本官在上任之初,就决定剿灭祸害长江多年的水贼,包括洞庭湖的黑心龙王和横行鄂州一带的张顺。”

    “可是要组建地方水军,至少要向朝廷申请。”

    “我去年就向朝廷申请了,上个月枢密院和兵部都批下来了,同意我招募一支不超过五百人的水军乡兵,兵部也同意从水师调一些旧船给我们,所以我今天特地来和李县令商量此事。”

    李延庆顿时明白了,这个汪伯彦恐怕是想倚重自己,他没有说话,等汪伯彦继续说下去,汪伯彦看了一眼李延庆的脸色才继续道:“现在最大的问题倒不是兵和船的问题,而是钱粮和领兵之将,钱粮我可以发动鄂州乡绅捐助,而能带领这支水军剿匪的主将却找不到,我想来想去,恐怕也只有李县令能胜任了,鄂州所有官员中只有李县令有过带兵打仗的经验。”

    李延庆笑了起来,“我是出征过西夏,可这是水军,恐怕.....”

    不等李延庆说完,汪伯彦连忙道:“可李县令不也曾经剿灭过水泊梁山吗?”

    李延庆早有剿匪之意,难得汪伯彦和他想到一起去了,既然州里肯给资源,他又何乐而不为?

    李延庆便不再拒绝,欣然道:“既然汪知州专门来嘉鱼县托我,我怎能不给知州这个面子,好吧!我可以兼任鄂州的水军团练,不过乡勇由我来招募,同时也请把水军驻地放在嘉鱼县,我毕竟还是县令嘛!”

    汪伯彦大喜过望,如果能借助李延庆的帮助剿匪成功,那自己也有了极大的政绩,他回朝廷就能再高升一步了。

    “那就怎么说定了,钱粮、船只我来负责,水师乡勇就烦请李县令招募了。”

    ......

    汪伯彦没有在嘉鱼县多待,他急着赶回去筹集钱粮,接收船只,又谈了一些细节,汪伯彦便匆匆告辞走了。

    汪伯彦刚走不久,去乡里催促税赋的县丞杨菊便匆匆赶来回来。

    “县君,汪知州来过了?”一进门杨菊便急声问道。

    “已经走了,就坐了不到半个时辰。”

    杨菊愕然,“这么快就走了吗?”

    “县丞有事找他?”李延庆下意识地看了他一眼。

    “倒没什么事,只是....城隍庙卖地之事,这么快就解决了?”杨菊还是担心他们擅自卖地之事。

    “他不是为土地之事而来?”

    杨菊顿时长长松了口气,原来知州不是为出售土地之事而来,只是这个时间点来得太巧了一点。

    李延庆笑了笑又道:“为了剿匪之事而来!”

    “剿匪!”

    杨菊失声喊了出来,刚刚落下的心又悬了起来。

    “县丞觉得剿匪不妥吗?”李延庆目光凌厉地注视着杨菊。

    “不是剿匪不妥,我只是担心刚刚形成的平衡又要被打破了。”

    “什么平衡?”

    杨菊叹了口气,“自从张顺出现在鄂州江面,黑心龙王就被赶出了鄂州地界,这对鄂州百姓是件好事,至少张顺不伤妇孺,只收保护费,就怕张顺被灭,黑心龙王又卷土重来,那时嘉鱼县的日子就难过了。”

    李延庆摇摇头,“剿匪不光要剿张顺,也要剿灭黑心龙王,彻底摧毁长江悍匪,否则长江永无宁日,对于我们嘉鱼县这种江边县城而言,长江就是我们生命通道,生命通道不畅,繁华谈何而来?难得知州下定决心剿匪,而且朝廷支持,这个机会失去了,恐怕再想剿匪就不知何年何月去了。”

    “既然知州和县令都决定剿匪,我也没什么话可说,只希望能有始有终,不要半途而废。”

    杨菊对剿匪始终持保留意见,但他官卑言轻,无法改变决策,只能将担忧压在心中了。

    .......

    嘉鱼县目前共有三百乡兵,主要负责守南北两座城门,以及城外的治安安全,三百乡兵当然都是嘉鱼县子弟,目前正副都头分别是张虎和杨光,他们军营驻地就位于县城东北,距离北城门只有百余步。

    李延庆离开县衙,不多时便来到了乡兵军营,乡兵军营占地约四十亩,其中十亩为营房,三十亩为操练场。

    此时在操练场上,三百名乡军士兵正整齐划一地训练枪法,旁边张虎不断地大吼,“力量在哪里?一个个他娘的像没吃饭一样,把脚给我跺狠了!”

    杨光则坐在训练场旁,百无聊奈地托着腮,在训练方面没有他的事情,张虎一个人便训练得足够好。

    这时,杨光忽然看见了李延庆,立刻眉开眼笑地跑了过来,就差没有尾巴可以摇一摇。

    “县君过来了?”

    “你怎么没有训练?”李延庆冷着脸问道。

    “张虎不让我练习,嫌我带不好队。”

    “我是说你怎么没有在队伍里和大家一起训练枪法?”

    杨光呆了一下,“好像副都头不用吧!”

    “你这个臭小子,每次来都看你在旁边闲逛,小心你连士兵都打不过。”

    杨光挠挠头,“要不卑职去练射箭吧!”

    “现在不用了,把张虎叫过来,我有事情。”

    杨光飞奔而去,不多时,张虎解散士兵休息,便匆匆跑了过来,他上前单膝跪下抱拳,“卑职参见县君!”

    “起来!去营房内说话。”

    李延庆带着他们来到营房,他坐下问道:“现在他们可以上阵了吗?”

    “还不行,我强化十天训练,效果还没有出来,不过精神状态倒是焕然一新了。”

    李延庆沉吟一下道:“这三百乡兵中有多少人擅长水性的?”

    “这个卑职倒没有问过,不过都是在江边长大,应该有不少吧!”

    “有一百多人!”

    旁边杨光插口道:“卑职问过的,基本都会游水,但水性极好的大概有一百二三十人。”

    “你的水性极好是什么标准?”

    “能够游过长江,卑职准备过几天带他们去游长江。”

    李延庆点点头,便将鄂州准备组建地方水军之事告诉了二人,张虎却低头不语,半晌叹口气道:“卑职水性不行,恐怕帮不了县君。”

    李延庆微微一笑,“你还是做嘉鱼县乡兵都头,水军是另外组建,而且水军头领我已经想到了最好的人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