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五百六十一章 秘密物品
    李延庆又走进大棚坐下,刘方笑道:“县君可要看看名单?”

    李延庆接过名单,“已经录取多少人?”

    “一个上午已经有三十人了,这一批游回来估计又会有二十几人。”

    “还不错,加上张虎漏掉了十几个人,一个上午就快墓到七十人了,下午开始别的州县人会赶来报名,几天下来,四百人应该能招募到。”

    “我也觉得没有问题。”

    李延庆看了看名单,绝大部分都是嘉鱼县子弟,他沉思片刻道:“登记的时候要稍微严一点,我怀疑会有黑心龙王的手下混进来。”

    “会吗?”

    李延庆点点头,“很有可能,这么大张旗鼓剿匪,我就不信黑心龙王能淡然处之。”

    就在这时,远处江面驶来一艘大船,船头插着淡黄色的三角官旗,有人喊道:“好像有官船来了!”

    李延庆也看见了,一艘五百石的官船正从远处疾驶而来,他心中有点奇怪,便起身向码头上走去。

    不多时,官船在码头上靠岸,船上走下来一名干瘦的官员,李延庆顿时大喜,正是去京城的县尉周平回来了。

    “我说是谁,原来是县尉回家了,一路辛苦了!”

    周平也没有想到会在码头上遇到县令,他向四周看了看,不解地问道:“县君,这是在......”

    “正在募集剿匪的水军。”

    “啊!”周平吃一惊,“要剿匪了吗?”

    “这事说来话长,是州里发起的,由我们主导,回头我再慢慢告诉你,去京城结果怎么样?”

    周平笑道:“我见到令尊李员外了,很热情,他认为一亩地给一贯钱租金太少,他说在汤阴县都是给两贯钱,这边也一样。”

    “给两贯钱当然更好,我求之不得!”

    李延庆热情招呼周平,“我们去大棚那边,坐下喝口茶再谈。”

    “县君稍等一下,县君吩咐的另外一件事我也办妥了。”

    周平进京的另一个重要任务是搞一批上好的火药原料,硝石颗粒、硫磺粉和碳粉,尤其是硝石颗粒,虽然在鄂州也能搞到,但远不如京城火药局使用的硝石品质好,在京城黑市上若有门路便能买到最好的火药原料,李大器大喜,“都带来了吗?”

    “都在船上,硝粉一千斤,其余硫磺和碳粉各三百斤,另外还带来两个人。”

    “是谁?”

    “他们说认识你,是令尊专门去找来的。”

    李延庆向船上望去,只见从船上走下来两名老者,都是五十余岁,穿着青布衫吗,戴着头巾,李延庆觉得两人十分眼熟,其中一人笑道:“李参军不认识我们了吗?”

    李延庆猛地想起来了,是西北军中两名火药匠,替自己造震天雷,因为怕配方外泄,自己把他俩打发离开了军营,只是.....他们怎么会在父亲哪里?

    李延庆好像记得自己说过,如果生活有困难,可以去京城宝妍斋找自己父亲帮忙,应该是这样。

    “你们是郝大、郝二!”

    两人笑道:“原来李参军还记得我们兄弟。”

    “我当然不会忘记,只是你们怎么会在我父亲哪里?”

    “我们在蜀中呆了两年,估计风头过来,便回家看看,结果发现我们已经在西夏战役中‘阵亡’,身份没有了,匠籍也除了,找点事情做也不方便,我们便去宝妍斋打听李参军,正好遇到令尊,他说你马上成婚了,就先安排我们在宝妍斋配胭脂,前几天周县尉来京城买火药原料,还是我们带他去黑市购买,然后就跟他一起来了。”

    “原来如此,两位来得太巧了,我正好需要火药匠,先住下来,回头我再和你们细谈,至于身份什么的都不用担心,当个嘉鱼县人也不错。”

    郝大、郝二大喜,一起躬身道:“多谢县君!”

    李延庆招来一名文吏,让他带两人先去驿馆休息,文吏答应,便带着两人匆匆进城去了。

    李延庆这才将周平请到大棚坐下,有随从来上了一杯茶,周平喝了一口茶,又继续道:“我在京城还见到了御史台邓中丞,把县君的信给了他,他很关心县君在嘉鱼县的情况。”

    李延庆默默点头,邓雍确实待自己不薄,而且这种厚爱和梁师成没有任何关系,就是一个长者对后辈的提携。

    “他让县君好好保重自己,他让我告诉你,前任枢密使郑居中去世了。”

    李延庆一惊,“为什么?”

    郑居中被贬为简州通判,他才六十岁不到,身体一向壮实,怎么会突然去世?

    “邓中丞说得很含蓄,说他去简州的半路暴卒,原因不详,卑职估计是被仇家所害,否则邓中丞不会提醒县君注意安全。”

    李延庆沉默半响又问道:“我们租地种花之事,邓中丞怎么说?”

    “邓中丞专门去户部替我们打听了此事,户部说只要不卖官田,种什么由官府自己决定,但户部不希望官田全部种花,还是要留一部分种粮食,邓中丞也认为这样更稳妥一点。”

    说到这,周平又道:“既然宝妍斋肯给两贯钱租金,那索性就拿一半出租,一半继续种田,县君觉得呢?”

    “这样也可以,那出租契约呢?”

    周平取出三份契约,苦笑道:“李员外已经在契约上签字画押了,居间牙人也画了押,田亩和租金随便我们自己填写,县君盖上官印后交两份给江夏庄园就可以了,他们会送回去,然后具体怎么种花,江夏庄园那边会很快来安排,至于租金,随时可以给我们。”

    李延庆看了看契约,便起身笑道:“好吧!我们先卸货,把一千多斤原料搬回县城再说!”

    .......

    黑心龙王原是岳州巴陵县的一名屠户,常常用病死猪充好肉卖给酒家,便得了一个杜黑心的绰号,久而久之,大家已经忘了他的原名,都在背后叫他杜黑心,十五年前他因卖肉纠纷杀死酒楼掌柜而逃入洞庭湖中,加入了一支小江贼,很快他便取得了这批江贼的领导权。

    经过十几年的发展,这支小江贼便渐渐成为长江中游一带最大的江贼,拥有手下数百人,船只近三百余条,杜黑心索性给自己起了一个黑心龙王的绰号,率领手下杀人越货,**妇女,作恶累累。

    尤其在十年前,他率军大败荆湖北路五州一府的联合剿匪军,使他更加臭名昭著,长江沿岸的百姓提到黑心龙王,无人不胆颤,夜间小儿啼哭不止,大人便吓唬‘再哭,黑心龙王来了!’小儿吓得不敢夜啼。

    杜黑心不允许其他江贼出现,长江中游一带的江贼要么投降他,要么被他歼灭,使他的匪众已达八百人,拥有大小船只近五百艘,成为长江上一大祸患。

    但从去年春天开始,杜黑心遇到了对手,鄂州一带出现了一个浪里白条张顺,只有十几名手下,七八条快船,却神出鬼没,战斗力极强,杜黑心先后率领百余艘船来鄂州江面清剿,却两次大败在张顺手中,从此,杜黑心再也不敢进入鄂州江面,默许了张顺对鄂州江面的独占。

    洞庭湖西山,这里便是杜黑心的老巢所在地,西山是洞庭湖君山岛的一部分,原本风景名胜之地,现在却成了江匪横行之所,岛上居民纷纷逃走,官府也不敢管,杜黑心便将君山岛改名为逍遥岛,岛上除了军营、匪众家眷外,还有不少他们抢掠来的年轻女子以及大量财富。

    杜黑心的军营位于西山的一座小山上,占地约百余亩,营房都是用木石搭建而成,杜黑心和八百江贼便驻扎在这里,另外在距离军营约两里外兴建了一座逍遥镇,镇上居民几乎都是江贼的家眷,小镇上也有商业,店铺种类只有几样,酒馆、赌馆、青楼和杂货铺,足有七八家之多,都是江匪们的寻欢作乐之处。

    此时在军营的聚义堂内,杜黑心满脸怒气,这段时间,鄂州知州汪伯彦发起了剿匪呼吁,在长江沿岸各州闹得沸沸扬扬,杜黑心当然也听到了消息,这个消息令他心中大怒,杀机顿起。

    ‘砰!’一只钵盂大的拳头狠狠砸在桌上,杜黑心怒不可遏道:“老子给他们面子,从不抢官船,他们就这样回应我,要来剿灭我黑心龙王,很好,老子希望他们今晚上就来,让他们全部沉入湖底喂王八。”

    杜黑心年约五十岁,长得十分雄壮,皮肤黝黑,胳膊上和胸口的黑毛又浓又密,足有一寸长,头发胡须蓬乱,看起来不像黑龙王,倒像一头黑野猪王。

    旁边坐着他的军师,叫做杨兆儒,岳州巴陵县人,是个屡考州试不中的落第举人,他其实不是举人,但自诩为举人,大家都叫他杨举人,长得文质彬彬,却一样的心狠手辣,他和杜黑心有点转弯抹角的亲戚关系,杜黑心需要一个军师,便出高价将杨兆儒请来当自己的军师,不碰官船便是杨兆儒的建议,不伤害官员的利益,官员自然也就没有了剿匪的动力。

    “寨主何必动怒,他们想围剿我们是一回事,能不能成功则是另一回事,十年前我们尚弱之时便能击败他们,现在我们兵强马壮,将士效命,还会惧怕他们吗?”

    “话虽这样说,但听到这个消息老子都冒火,而且官兵到来肯定会影响到逍遥岛的生活。”

    “如果寨主担心这个,我倒有一计,让他们最后只能望江兴叹。”

    他凑近杜黑心低声说了几句,杜黑心连连点头,“这样说起来,需要派人去一趟嘉鱼县,随时了解情况。”

    “卑职正是此意,等他们招兵时,安排一个嘉鱼县的心腹手下进入军队,这样我们机会就来了。”

    “我倒想起一人,原是嘉鱼县的船夫,他最为合适,同时再安排一支探子在嘉鱼县附近活动,随时可以传递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