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五百六十四章 揪出奸细
    入夜,杨光带着两名士兵乘一艘小船来到江面上,杨光点燃了一支火箭,向天空射去,火箭如同一颗明亮的流星腾空而起,在空中划了一个长长的圆弧,消失在江中,紧接着杨光又点燃了一支火箭,张弓向天空射去,一连射出三支火箭。

    片刻,一艘小船从远处驶来,船上是一名张顺的手下,专门负责联络,他至近前躬身行一礼,“请问,有什么吩咐?”

    杨光将一封信递给他,“这是我家县君给你们首领的亲笔信,要说的话都在里面。”

    “我会立刻转交!”

    张顺手下随即调转船头,向北岸驶去,在北岸一处芦苇茂密的水荡中,张顺穿着一件短衣,正专注地望着江面上腾空而起的火箭,他心中有点疑惑,嘉鱼县那边的战船今天才刚刚抵达码头,李延庆怎么就要联络自己了?难道李延庆就那么急不可耐要打黑心龙王?

    不多时,有手下喊道:“信哨回来了!”

    一艘快船迅速驶到张顺船只面前,信哨抱拳行一礼,将李延庆的亲笔信递给了张顺。

    “对方就送来这封信,是他们县令给首领的亲笔信。”

    张顺少时也读过几年书,认字是没有问题,他拿着信钻进了船舱内细看,不多时,他又从船舱内出来,喝令道:“让所有弟兄过来集合?”

    旁边一名手下问道:“李延庆可是要攻打黑心龙王了?”

    “不是!”张顺摇了摇头说:“是黑心龙王要来偷袭嘉鱼县水军军营,李延庆希望我们在水面上拦截对方!”

    “他们哪来的情报?”

    “这个就不知道了,不过这确实符合杜黑心做事风格,先下手为强!”

    不多时,十几名手下乘船聚拢过来,张顺对众人道:“这几天大家辛苦一点,把江面上盯紧了,发现黑心龙王的踪迹立刻向我禀报!”

    “遵令!”众人齐声答应。

    .........

    天刚亮,李延庆便带着杨菊、周平二人以及两百名普通乡兵来到了水军军营,现在他的手下有七百名乡兵,怎么用好这支军队才是关键,虽然他已经给张顺打过招呼,但他不能过于依赖张顺,还是得靠自己。

    李延庆在大帐坐下,新任左右都头麦石和谢波一起上前参见,李延庆先问麦石道:“前几天我交给你们的名单,上面几名士兵可有动静?”

    县尉周平在梳理五百水军名单时,发现了几名可疑的士兵,其中四人是来自于岳州巴陵县,另外一人虽然是嘉鱼县船夫,但他却在巴陵县失踪了三年,现在忽然出现了,巴陵县境内的洞庭湖君山就是黑心龙王的老巢,从巴陵县过来,很可能就是黑心龙王派来卧底的手下。

    麦石躬身道:“四名巴陵县士兵卑职从侧面打听过了,他们都有家人被黑心龙王所杀,他们是为了报仇才来参加水军,训练非常刻苦,这几天没有任何异常,倒是第五人,那个嘉鱼县的船夫比较可疑。”

    “为什么可疑?”

    “他虽然是嘉鱼县人,但他非常孤僻,从不和乡人有任何接触,有同乡认出了他,和他打招呼他也不睬,而且此人失踪了三年,他这次居然连家都没有回就直接来报名参加水军了,昨天晚上他向押队请假回家探亲,但押队没有同意,他便和押队大吵一场。”

    李延庆沉思片刻道:“立刻集合队伍!”

    “遵令!”两名都头行一礼,飞奔而去。

    李延庆又把杨光招上来对他道:“你带几个弟兄去军营搜查这个可疑渔夫的行李床铺,包括地上和墙上,给我仔仔细细搜个遍!”

    杨光答应一声,立刻带领两名士兵向士兵的军营奔去。

    这时,周平在一旁道:“如果此人是黑心龙王的卧底,县君为何不将计就计,让他传送一些假情报?”

    李延庆微微笑道:“如果他真是卧底,把他控制住了一样能给我们传送假情报。”

    “县君为什么能肯定军队中有黑心龙王的卧底?”杨菊不解地问道。

    不等李延庆开口,周平却缓缓道:“十年前围剿黑心龙王失败,原因就是因为复州的队伍中有黑心龙王的卧底,他们烧了复州乡兵的主船,杀死了乡兵都头,导致复州乡兵陷入混乱,被迫退出战场,结果引发了其他州船队跟着退出战场,最后大败,我为什么知道得这么清楚,因为我当年也参加了那次剿匪,事后复州州衙在江边斩首几名卧底的江贼时我也在场,这个杜黑心喜欢玩奇兵,喜欢用最小的代价来获得成功,他既然十年前尝到了卧底的甜头,相信这一次也不会例外。”

    这时,杨光满脸激动得跑了回来,向李延庆躬身道:“回禀县君,我们在他的毯子发现了这张纸条!”

    李延庆接过这张叠成三角形的纸条,将纸条展开,竟然是一幅水军军营的详细草图,包括军营部署、战船位置、水湾入口,巡哨船时间、站岗士兵的分配等等重要情报都详细标注了。

    李延庆将纸条递给杨菊和周平,冷冷令道:“去通知麦都头,把人给我请到大帐来!”

    不多时,一名水军士兵被麦石带进了大帐,他明显神色慌张,眼睛里充满了难以掩饰的恐惧和绝望,在他身后跟着两名带刀士兵,几乎是将他押进了大帐。

    “县君,人带到了!”

    麦石行一礼,回头喝道:“跪下!”

    士兵扑通跪在地上,浑身颤抖不停,李延庆冷冷道:“先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小人....小人叫做潘三郎!”

    “我再问你,你是几时成为黑心龙王的手下?”

    “我...我没有?”士兵惊得语无伦次,几乎瘫倒在地上。

    李延庆展开地图,冷冷问道:“这是你画的吧?”

    士兵抬头了一眼,顿时吓得魂飞魄散,趴在地上磕头如捣蒜,“县君饶命!县君饶命!”

    李延庆怒道:“亏你还是嘉鱼县人,勾结江贼祸害乡人,将你千刀万剐都不为过,来人,给我推了出去,砍了这厮的脑袋!”

    立刻冲上来两名士兵将他架了出去,潘三郎吓得大哭,“饶命,县君饶命!”

    这时,李延庆给周平使个眼色,周平会意,对李延庆道:“他虽然该死,不过他还有用处,不如先饶他一命,让他为自己赎罪吧!”

    李延庆点点头,又道:“将他推回来!”

    片刻,士兵将大小便失禁,吓得瘫软如泥的潘三郎又架了进来,扔在地上,李延庆走到他面前冷冷道:“是周县尉看在同乡的份上为你求情,我则看在周县尉求情的份上暂时不杀你,我知道黑心龙王即将偷袭军营,这是你唯一赎罪的机会,想死想活就看你自己了。”

    “小人想活....想活命!”

    李延庆给周平使了眼色,周平走过来道:“跟我走吧!我有事情交代你。”

    潘三郎依然站不起身,一名士兵拉起他跟在周平身后,这时,杨菊心中忽然有点不舒服,李县令显然和周平有过很多沟通,自己却一无所知,他慢慢走上前问道:“县君打算怎么应对这次黑心龙王的偷袭?”

    李延庆笑道:“昨天晚上我已经派人通知了张顺,让他们负责水路伏击,我们负责陆路拦截,这次一定要给黑心龙王狠狠的迎头一棒。”

    “县君觉得张顺可信吗?”

    “不是信不信的问题,而是他背叛我的代价太大,他只能与我合作,但我还是留了一手,如果他出尔反尔,失信于我,那我一样会将黑心龙王的船只重创,我绝不会让他们闯入水军大营。”

    “那下官能做点什么?”

    李延庆沉吟一下道:“江贼前来偷袭那晚,你负责和周县尉守县城,但恐怕没有军队了,只能麻烦县丞动员民夫来守城。”

    杨菊心中忽然紧张起来,万一自己守不住县城,自己岂不是成为了嘉鱼县的罪人?

    这时,周平快步走了进来,将一份地图递给李延庆道:“新的地图已经给他了,这是同样的另一份地图,按照县君的意思,给黑心龙王留了一个缺口。”

    “他怎么把情报送出去?”

    “他要回一趟家,在那边交接情报,我已经安排人盯住他,也警告过他,如果黑心龙王没有上当,那就是他捣鬼了,不仅他小命难保,他家人也同样会受到牵连,相信他不敢乱来。”

    李延庆点点头,“该做的事情我们都已做好,接下来就耐心等候鱼儿上钩吧!”

    ======

    【疾呼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