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五百七十五章 新式火器
    鱼岳山位于嘉鱼县西面十余里外,这里山深林幽,飞瀑奇石,又能站在山顶饱览长江的波澜壮阔,风景格外秀丽,是嘉鱼县最著名的风景区,时常可见三五成群文士或者乘坐牛车拖家带口的县民来这里游玩。

    在鱼岳山南面的山脚下有一处巨大的山洞,山洞入口高达三丈,深达数里,叫做飞鱼洞,陈氏兄弟试验震天雷就是在这座山洞进行,陈氏兄弟也就是从前的郝大郝二,他们因为在西夏之战中‘阵亡’,已被军器监除籍革名,李延庆只得利用县令权力凭空给他们造了一个户籍,改名为陈江陈海,在官府记录上,他们兄弟是鱼乐乡人,以造陶器为生,没有任何不良记录。

    虽然已经灭了黑心龙王,但他们二人并没有失业,而是继续在宝妍斋租赁的百花庄园内研制火器,这一年他们全力做的事情就是将震天雷小型化,做成铁火砲。

    火砲早已有之,又名霹雳炮,北宋中期宋军便已配备,小型化的霹雳炮就是火毬,只是不管火砲也好,火毬也好,都是纸做的外壳,杀伤力太弱,如果能用生铁做成外壳,炸碎后铁片的伤害力极大,能波及数十步,人马皆伤,将是一种极为犀利的单兵武器。

    但将震天雷小型化却十分困难,主要是火药量不够,很难炸开铁壳,所以他们试验了无数次都以失败告终,后来陈氏兄弟只能从外壳上打主意,他们首先做成功了瓷火毬,瓷瓶容易炸碎,瓷片也能伤人,但问题也出来了,瓷片穿不透铁铠,而且携带时易碎。

    陈氏兄弟只得重新把目光放在生铁上,经过无数次的失败,他们终于做出了一种可以单兵携带的小型震天雷,起名铁火雷。

    李延庆带着张豹、张鹰和杨光以及十几名士兵跟随陈氏兄弟来到了飞鱼洞,在这里试验火器,县城听不到响声,十分隐秘。

    十几名士兵在洞外站岗,不准游人进洞,李延庆带着张豹、张鹰以及杨光来到岩洞深处,这里有一大片空地,四周十分空旷,陈氏兄便把这里当做火器试验场。

    “开始吧!”

    陈氏兄弟将一只箱子放在地上,打开箱子,里面便是三枚单手铁火雷,看起来就像一只小型的八棱紫金锤,下面还有木柄,李延庆其实是画了一幅手榴弹的草图给他们,但他们做不出手榴弹的形状,做成了一枚八棱紫金锤。

    李延庆拎起一只‘小锤’,大约重三斤,他估计了一下,自己可以将它扔出三十步远,他把小锤递给力气最大的张豹,“你扔试试看,看能扔多远?”

    张豹接过手锤,奋力向远处扔去,只听‘咚!’一声脆响,大概也扔出了三十步远,张豹跑去捡了回来,陈大接过心疼地看了看,还好,没有被砸破裂。

    “县君,之所以做成球状,就是为最大程度上装药,铁壳也比较薄,本来我们是可以做得再小一点,但再小药量不够,铁壳就炸不开了,但如果铁壳太薄,杀伤力也不行,所以这已是极限。”

    李延庆点点头,他又看了看火绳,火绳在木柄下方,平时用一个半圆形的木壳包住,用的时候把木壳拧掉,卷成一团的火绳就出来了。

    “杨光,去把试验品绑上铁柱!”

    试验品是一头小猪,用铁铠甲包住,主要看炸裂的铁片能不能穿透铁铠甲,小猪就在杨光后背的笼子里,他嘴里嘟嘟囔囔跑到二十几步外,那里有一根铁柱,他将小猪绑在铁柱上,小猪吓得凄厉地大叫起来。

    这时,陈海笑道:“县君先试吗?”

    李延庆提起一只铁火球,拧掉了木柄下端的盖子,张豹正要上前点火,李延庆却摆摆手,“既然是单兵武器,就让我自己来!”

    他从随身的铁罐里抽出一支火折子,迎风一甩,火折子立刻燃了起来,点燃了下面的火绳,陈海急忙道:“火绳要到柄时就必须扔,然后找掩体遮蔽或者趴下!”

    火绳嗤嗤燃烧,快要到柄时,李延庆猛地将铁火雷向铁柱扔去,他随即躲在一块大石后,片刻,只听‘轰!’一声巨响,虽然没有震天雷那样惊天动地,但同样也令人惊心动魄,同时听见劈劈啪啪的撞击声,这应该是铁片击打岩壁发出的声音,四周变成一片灰白色,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硝烟。

    好一会儿,硝烟散尽,李延庆快步走上前,小猪已经不叫了,包裹它的铁甲上被碎铁片击穿了无数个小洞,杨光将铁甲解开,里面的小猪血肉模糊,不知被多少铁片击穿了身体,早已气绝身亡。

    李延庆大喜,这果然是对付骑兵的犀利武器,这时,陈氏兄弟走上来道:“现在最大的问题是铁壳不好做,是铁匠用铁片拼接而成,产量很少。”

    “不是浑然一体浇成的吗?”

    陈海摇摇头,“铁壳只比核桃壳稍厚一点,和桔子皮差不多,浑然一体浇铸不出,只能用拼接的办法。”

    李延庆又仔细看了看拼接部分,拼接得很完美,他沉吟一下问道:“你们下一步做什么?”

    “下一步就是继续完善,还有就是火绳不太稳定,要想办法造一个裹火绳的木器。”

    “如果有时间的话,帮我做一根铁管,约两尺长,管壁要厚,中空部分大概和酒杯一样粗,如果能完整浇铸最好,浇铸不了最好也用两半拼成。”

    说到这,李延庆从怀中摸出一张纸递给他们,“这是图样,小心别流传出去!”

    李延庆当然是想做火铳了,这是他考虑了很久事情,实际上在十年后,宋军便发明了火枪,只是用来喷火,后来又过了数十年,才渐渐在火枪的基础上发明了突火枪。

    只是早期的突火枪是用竹筒和纸筒做成,实战效果并不好,射程短,上药慢,非常容易损坏,其实就算是火铳也不行,无论射程还是杀伤效果都远不如弩箭,但火铳还是有一个优势,它可以将数十颗铁弹一起射出,三十步内射出,只要方位不差,骑兵和战马都很难逃脱,可以弥补弩箭在敌军杀至近距离上的不足。

    突火枪又发展了数十年,直到金属管出现,火铳便应势而生了,李延庆便想跨过突火枪这一步,直接进入火铳时代,他们在研制震天雷外壳时,不断修改模子,已经能用铁水浇铸出一个完整的大铁壳,那么只要不断改进,浇铸出一体的铁管也有希望了。

    而且在发明火铳后,会有高明的工匠不断跟进研究,发明出更加犀利的火器,甚至大口径火炮也会慢慢研制出来,这样,缺乏战马的宋军也能依靠火器与强大的骑兵一战。

    中午时分,李延庆带着手下返回了县城,刚进县衙,莫俊便跑了出来,“县君可回来了!”

    “有什么急事吗?”

    莫俊低声道:“京城来人了,等了县君快一个时辰。”

    李延庆微微一怔,京城来人,这又会是谁?

    “是什么人?”

    “来人没有说,但属下的直觉.....恐怕他是太子派来的人。”

    李延庆心中一跳,又随即问道:“杨菊知道吗?”

    “他去江夏了,说好要明天才能回来,丁啸今天也正好请假。”

    李延庆点点头,“他现在在哪里?”

    “现在在属下的官房等候,属下暂时不敢让他去县君官房。”

    莫俊做得很好,没有让来人在自己官房等候,李延庆便赞许道:“你很谨慎!”

    李延庆早就知道杨菊从去年开始便接到了朝廷监视自己的任务,他也没有放在心上,这是朝廷的一种潜规则,宋朝有一种制度叫做编管,将获罪官员户籍迁移到某地,会有专人监视他的一举一动,还要定时向监管人汇报并解释自己的行为,在某种程度上相当于后世的假释,历史上,宗泽就被人诬告蔑视道教,被发配镇江编管。

    虽然李延庆只是被贬黜,还谈不上编管,但他还是和普通的官员不一样,朝廷不可能对他不闻不问,放任自由,几乎所有被贬黜的官员都会被当地官员监视,如果有出格的举动就会及时报告给朝廷。

    李延庆也知道这并不是杨菊的本意,只是杨菊被朝廷选中而已,不过他和杨菊的关系不错,尤其在他解决了县衙的财政危机,替杨菊隐瞒住了借钱买船之事,杨菊出于感激也投桃报李,很多事情并没有向朝廷汇报,比如研制震天雷之事,杨菊也多少有点耳闻,但还是替李延庆隐瞒住了。

    李延庆心中也明白,震天雷不过是种火器,无关紧要,对朝廷格局几乎毫无影响,杨菊不向朝廷汇报也承担得起责任,可今天居然是太子派人来,这种事情牵涉太大,恐怕杨菊再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替他隐瞒了,所以他绝不能让杨菊或者杨菊的心腹知晓此事。

    李延庆交代莫俊几句,便快步向他的官房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