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五百八十章 官复原职
    曹评微微一笑,“虽然还没有确切消息,但你一点都不要担心,从八品的承奉郎再怎么破格也做不了从五品刺史,既然叫权雄州刺史,那我估计你应该是官复原职,还是正六品的朝奉郎,因为种师道和李纲都是官复原职,你应该也不例外。”

    “我是昨天下午在报纸上看到的。”

    “那就对了,报纸当然不会详细登载,你今天下午去吏部就知道了。”

    李延庆沉吟一下,“可是梁师成昨天找到我父亲,他让我去吏部之前先去找他,祖父觉得我该怎么办?”

    曹评叹了口气,“梁师成还是权势滔天,我们得罪不起,但也绝不能和他推心置腹,一旦太子登基,就是他灭亡之时,你绝不能被他连累,我就送你四个字,虚与委蛇。”

    李延庆默默点头,姜还是老的辣,曹评看得深透。

    曹评又笑着缓缓道:“这次北伐你任东路军的右军统制,其实是独立成军,按照惯例,手下很多将领都需要你自己任命,正好有这个机会,我想让两个比较优秀的曹家子弟跟随你出征,一是磨练他们,二也是给他们出征立功的机会。”

    ........

    李延庆见了曹评,又去拜见丈人丈母,丈人曹选不在,小姨子曹娇娇也正好去高家玩了,李延庆见丈母娘和妻子有说不完的话,丈母娘还要请名医给女儿安胎,李延庆下午要去吏部报到,便先告辞走了。

    李延庆随即来到了梁师成的太傅府,只等了片刻,大院便跑出来笑道:“正好太傅也在,请李官人去书房相见,请随我来!”

    李延庆在经历范党案后,已经看透了梁师成,在关键时刻他绝不会保自己,锦上添花他愿意做,但雪中送炭却不要指望,而且梁师成在朝廷和地方上的棋子颇多,自己不过是他的其中一颗罢了。

    走进书房,李延庆躬身行一礼,“卑职参见太傅!”

    梁师成放下书,笑眯眯道:“延庆终于回来了,快请坐!”

    李延庆在一旁软凳上坐下,梁师成打量他一下,又笑道:“比从前瘦了不少,也黑了很多,在嘉鱼县很辛苦吧!居然还剿匪,我都知道,审官院那边有你在嘉鱼县的详细记录。”

    李延庆点了点头,“这次回京,也多亏太傅的关照!”

    “是啊!官家说你是范党,回来影响太大,我就劝官家,做个姿态也不错,加上你在嘉鱼县表现很好,为官清廉,深得民心,所以官家就决定把你调回来,官复原职!”

    李延庆一怔,“官复原职,是指我要重回御史台吗?”

    “不!不!不!暂时不回御史台,只是恢复正六品的官阶,当然了,如果你想回御史台,等战争结束后,我可以安排你出任御史中丞,再升一级,前提是你要在前敌立功才行。”

    李延庆当然知道做御史中丞其实也是梁师成的狗,如果战争结束,自己还是得想办法外任,远离梁师成的控制。

    心中这样想,但表面上他得表示感谢,就像曹评的建议,虚与委蛇,李延庆连忙起身行礼,“多谢太傅厚爱,李延庆铭记于心。”

    梁师成点点头,他很满意李延庆的态度,但他心里明白,让李延庆回来是太子争取的,其实和他无关,自己还得施点小恩小惠笼络李延庆才行。

    他又笑眯眯道:“有什么困难需要我帮忙吗?”

    李延庆刚要婉拒,却忽然想起一事,便笑道:“其实卑职最关心嘉鱼县,能否提升县丞杨菊为新县令,原来的县尉周平升为县丞?卑职实在不希望外派县令去上任,改变我定下的规矩。”

    对梁师成而言这只是小事一桩,他便欣然答应了,“我知道了,这件事包在我身上。”

    梁师成沉吟一下又问道:“这次北伐,你觉得前景如何?”

    “坦率地说,卑职觉得前景并不乐观,只能说尽量向好的方向去努力,维护大宋的尊严。”

    “你说得很对,上一次败得太惨,朝廷尊严失尽,官家也是希望这次北伐能夺回燕京当然最好,如果实在夺不回来,也要尽力挽回上一次失去的尊严。”

    “关键是童贯不能干涉军事。”

    “放心吧!这一次童贯不节制东路军,种师道出任宣抚都统制,直接向太子殿下汇报,有太子替你们撑腰,尽管放手去做。”

    李延庆忽然有一种直觉,梁师成似乎也想通过自己和太子修复关系,否则,太子极力推荐自己,他从前都是暴跳如雷,认为自己绕过他和太子私下联系,而这一次,他却没有丝毫的不满。

    ........

    离开梁师成府,李延庆见时辰还没有到中午休息之时,他便来到了大内,找到了吏部。

    吏部侍郎梁中书亲自接待他,梁中书是蔡京女婿,当初在大名府和李延庆打过交道,虽然他人品较差,但当初若不是李延庆及时救下大名府,他早就死在梁山军的手中,从这一点上说,他欠了李延庆一个人情。

    不过梁中书并不认为自己欠了李延庆的人情,他只知道是岳父蔡京保住了他,他才能进京出任这么权重的职务。

    当然,梁中书还是对李延庆颇有好感,他满脸笑容请李延庆坐下,“这次从外地调来的官员,你是第二个抵达,昨天是宗泽,其他都还在路上。”

    “从太原过来的三万河东军到了吗?”

    “听说是种师中率领他们过来,现在还没到,不过也快了。”

    李延庆从随身的包中取出官印和调任书交给梁中书,“这是给吏部吧!”

    “呵呵!官印也带回来,其实官印留在嘉鱼县也无妨,只要你人来就行,这几份任命书你先看一看,没问题就签字画押,然后我再和你谈一谈新的官职。”

    李延庆接过自己的任命书,果然是恢复了自己正六品的官阶。

    “本来你在嘉鱼县剿匪有功,按照惯例,你官复原职时应该再升一阶,但你也知道,正六品升从五品是道大坎,除非是年限资历熬够了,或者是立大功,否则真的很难,你还很年轻,进士及第也不过才四年,迈过这一坎也就更难,希望这次北伐你能立下大功,我会很乐意提交升你为五品的申请。”

    “北伐结束后,按照惯例我会进京为官吗?”李延庆又问道。

    梁中书摇了摇头,“按照惯例恰恰不会,你之前是县令,现在参加北伐只是一种临时差遣官,可以认为这是你县令任期的一部分,按照惯例,县令升通判,然后再任一届知州,有了完整的州县履历,大概十年左右,你就能回京出任六部或者其他省台要职了,当然,前提是你要在地方表现很好,年年考评上上,若德行不佳,或政绩不著,回朝廷还是没有希望。”

    李延庆心中大概有了方向,便很痛快地在任命书上签字画了押,又留下了联系地址,梁中书笑道:“你现在可以回去等候兵部的通知了。”

    李延庆现在出任的雄州刺史只是虚官,没有官衙,没有随从,也自然没有什么政务,任命完就可以回家休息了。

    他真正的差遣职务是东路军右军统制,这需要兵部来任命。

    ........

    从大内皇宫出来,正好是正午时分,天气格外炎热,毒辣的太阳喷出热浪席卷大地,空气变成了半透明状,在空中缓慢流动,就俨如蒸笼一样令人窒息。

    由于天气太热,大街上也空空荡荡,人影都很难看到一个,只有几辆牛车在有气无力地走着,车夫眼巴巴地招揽着屈指可数的客人。

    “官人,坐车吧!这么热的天当心把油都晒出来。”一辆牛车停在李延庆面前。

    这辆牛车来得正好,李延庆连忙坐上了车,牛车里已经有了两位客人,是一对中年夫妻,两人冷漠地看了李延庆一眼,同时将目光转到车外,李延庆就坐在第一排,这里就像蒸笼的上格,似乎不那么令人煎熬。

    “官人要去哪里?”车夫问道。

    李延庆还没有想好自己要去哪里,便笑道:“先随便走吧!我想到了告诉你。”

    “那我先去御街了,车上两位客人要去御街。”

    “随便!”

    牛车缓缓起动,一摇三晃地向御街驶去。

    李延庆已经很久没有来京城了,不过京城的一切都没有变,还是从前的旧光景,刚开始李延庆还有点怀旧的兴致,但很快他就腻味了。

    牛车在御街上缓缓而行,这时,李延庆忽然看见一座修得花团锦簇的两层楼店铺,异常华丽,一块大牌子挂在店铺上,‘玉锦楼胭脂铺。’

    “停车!我就在这里下。”李延庆叫住了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