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五百九十八章 房山陷阱
    燕京城也就是辽国的析津城,位于易州的东北方向,两地相距大约三百里,这一带是太行山和燕山的交汇处,地形破碎,山地众多,道路崎岖难行。

    虽然有一条易州到析津城的宽阔官道,可这条官道必经范阳县,童贯当然不可能走这条路,他率军走的是另外一条小路。

    尽管五万大军是轻兵而行,但小路崎岖难行,大军的行军速度并不快,走了一天一夜才走了不到百里,在第二天清晨时跨过了涞水,这里就是易州和析津府的交界,过了涞水,他们便进入析津府的地界了。

    远处是绵延数百里的山峦,可一想到穿过这些大山就是析津城时,童贯的内心开始热切起来,他仿佛已经看到王爵在向自己招手,大宋从未在大臣活着时封异姓王,一般都是死后追封,且子孙不能继承,他童贯将是大宋第一个异姓王,他等待了十年的这一天终于要来临了。

    尽管士兵们一夜未休息,都已疲惫不堪,但童贯却不管,他对周围士兵怒道:“我为主帅尚无困意,其他人岂能偷懒,给我继续行军!”

    将士们叫苦连天,只得迈着灌了铅一般的腿,一边走一边打瞌睡,又走了一个时辰,大军来到了一处岔道口,高世宣奔来禀报道:“太尉,前方有两条路,向导也不知哪条路更近?”

    “没用的东西,速派人去打听!”

    “遵令!”

    高世宣催马飞奔而去,童贯这才下令道:“全军原地休息半个时辰!”

    三军一片欢呼,纷纷坐下,大部分士兵累得倒地就睡着了,虽然半个时辰很短,但能睡一会儿也好。

    又过不久,高世宣便带着一名樵夫匆匆来到童贯身边,“启禀太尉,弟兄们只找到这个砍柴的樵夫!”

    樵夫吓得跪倒在地,连连磕头,“小民参见大将军!”

    童贯打量他一眼问道:“你是汉人?”

    “小民祖祖辈辈都是汉儿,以砍柴采药为生。”

    童贯点点头,“那我来问你,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里叫大房山,就是前面的大山,方圆足有数十里,山高林密,峡谷众多,时有野兽出没,山上各种药材也很有丰富,山下很多小村庄都是靠它过活,小人家里也是。”

    “原来这里就是大房山,那前面有两条路,哪一条路去析津城更近?”

    “回禀大将军,北面一条路比较平坦好走,南面一条路稍微坎坷不平,但南面一条路距离析津城更近一点。”

    “近多少?”童贯又问道。

    “大概近五十里,其实就是绕了半个大房山。”

    “我知道了。”

    童贯随即命左右赏樵夫十两银子,让他给大军带路,童贯喝令道:“统统给我起来,准备出发!”

    此时大家才睡了一刻钟就要出发了,士兵们痛苦不堪,怨声载道,高世宣小心翼翼问道:“太尉,不知走南线还是走北道?”

    “废话!”

    童贯狠狠瞪了他一眼,“当然是走南线,难道你还想多绕五十里路吗?”

    高世宣吓得诺诺退下,急忙跑去命令前军走南线,五万大军在樵夫的带领下走进了南线,浩浩荡荡向析津城方向而去。

    ..........

    大房山的南线山高林密,道路崎岖,行军格外艰难,走到中午,大军才走了三十里路,士兵已累得筋疲力尽,叫苦连天,但童贯却铁了心,一定要在天黑前杀到析津府,不顾将士们再三求情,坚决不准士兵休息,反而要求他们加快行军速度。

    这时,两万前军走进了一座大峡谷,峡谷宽百余丈,两边都是高耸的大山,茂盛的树林从山顶绵延到山脚,高世宣打量着两边的树林和高山,他们之前的向导跑来满腹疑惑地对高世宣道:“将军,这条路我们没有走过,好像不是去析津城方向。”

    高世宣心中也疑惑起来,连忙令人叫樵夫叫来,问他道:“这是什么地方?”

    樵夫笑道:“这里叫行军峡,长十几里,走出行军峡也就走出大房山了,前面路就平坦起来。”

    “可别的向导说,这不是去析津城方向!”

    “将军,他们一定是走老鸦岭,那边还是远了一点,这里是近道,我就是本地人,难道我会不知道?”

    “好吧!你去前面带路。”

    高世宣半信半疑,但他也没有办法,已经走到一半了,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

    又走了五六里,峡谷道竟然转向北面了,连高世宣也觉得不对劲了,析津城可是在南面,怎么向北走?

    他又连忙令亲兵道:“去把樵夫给我叫来!”

    片刻,亲兵急奔回来,“将军,那个樵夫不见了!”

    高世宣大吃一惊,他顿时知道情况不妙,急令左右,“速速后退!”

    已经来不及了,就在这时,军队脚下忽然发生了连续的爆炸,这是火器霹雳炮炸响了,虽然没有震天雷那样威力强大,但连续数百枚霹雳炮炸响,纸炮中细小淬毒的铁片四溅,被击中者不计其数,到处一片哀嚎狂叫,整个峡谷内浓烟弥漫,士兵乱成一团。

    两边梆子声响起,千弩齐发,密集的弩箭射向峡道上的宋军士兵,士兵们纷纷中箭倒下,与此同时,无数装满火油的木桶从两边山顶上翻滚下来,坠入山谷砸碎,火油四溢,千余支火箭再次射出,峡谷内顿时变成了一片火海。

    宋军士兵恐慌万分,争先恐后逃跑,他们互相践踏,哀嚎声、哭喊声响彻了山谷,五千辽军从山上杀来,很多逃进树林的宋军士兵纷纷被杀死,高世宣大喊:“跟我突围!跟我突围!”

    就在这时,数百支弩箭一起向他射来,高世宣躲闪不及,顿时被射得象刺猬一样,当场惨死。

    山谷内其实只有五千辽军士兵,他们利用地形的优势,充分发挥火药和火油的威力,将两万宋军前军杀得尸横遍地,哭喊声一片。

    而童贯率领的三万后军此时还没有进山谷,就在不远处的另一条支道内,耶律大石率领一万五千军队正静静地等待着机会,耶律大石骑在战马上,冷冷地注视着远处的宋军。

    虽然他坚决反对太后摄政,要求还政给耶律延禧,导致他和萧干的矛盾激化,最终被贬去镇守居庸关,但在辽国生死危亡之际,他不顾前嫌,毅然出任西路主将,率两万军队阻击童贯大军。

    这时,远处山谷传来一连串的爆炸声,童贯的后军微微有些乱了,耶律大石举起手,禁止军队发动,还没有到突袭的最佳时刻。

    他竖起耳朵聆听山谷内士兵的哭喊声,越来越近,这时,童贯的后军也开始慌乱地大喊起来,宋军军心已动摇。

    耶律大石厉声大喊:“给我杀!”

    一万五千辽军从小路杀出,向阵脚已乱的宋军凌厉杀去.......

    童贯自知中计,他也吓得魂飞魄散,调头便逃,在数百亲兵的护卫下,童贯一路奔逃,迅速脱离了战场。

    眼看主将率先逃走,其他宋军大将纷纷夺路而逃,五万宋军惊得肝胆皆裂,兵败如山倒,这几乎是一场毫无悬念的一边倒屠杀,辽军士兵一路追杀,宋军尸体堆满了山道,五万大军最终全军覆灭,只有千余人逃出大房山。

    耶律大石并没有停步,率领两万辽军继续向易州方向追击而去。

    ........

    就在童贯大军在大房山中埋伏的同时,种师中和李延庆率领的三万大军也抵达了良乡县境内,良乡县是析津城南面的最后一道屏障,也是析津城南大门。

    但种师中和李延庆并没有像童贯那样急于夺取燕京城,东路军高层已达成了一致意见,现在宋辽谈判还没有最后完成,他们可以向辽国施压,但并不能仓促夺城,如果辽国确实有诚意投降,萧太后自然会派人前来接洽,如果辽国的投降只是缓兵之计,那他们更不能着急,以免中了辽军的埋伏。

    所以李延庆和种师中在进入良乡县境内,不但没有继续前行,反而在一片地势稍高的原野上筑起了一座大营,同时,李延庆派出了十支骑兵斥候去前方打探敌情。

    燕青率领二十名斥候骑兵迂回绕到了良乡县北面,这一带是很低缓的丘陵,森林密布,鸟兽众多,是从前辽国皇帝南巡时的狩猎场,方圆足有近百里,这时,燕青攀上一棵最高的千年大树,向良乡县方向眺望,在树顶上可以清晰地看见县城。

    良乡县并不大,只是一座小县城,甚至比永清城还要小,城池周长不过七八里,它其实不是县城,而是一座军城,负责拱卫辽国的南京城。

    这座军城最多只能驻扎三五千军队,加上家眷,不会超过八千人,是这座小县城能容纳的极限了。

    燕青立刻排除了县城内驻扎有大军的可能,又向县城四周看了一圈,周围也空空荡荡,并没有驻军的迹象。

    “虞侯,统制那边有消息来了。”

    “知道了,我这就下来。”

    就在燕青准备从大树顶下来之时,他的目光无意中落在西面十几里外的另一片森林内,燕青的目光忽然凝固了。

    ======

    【最后一天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