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六百零一章 偷袭燕京(中)
    历史上,宋军采用了郭药师的建议,偷袭燕京城得手,但又连续犯下两大错误,导致辽军翻盘,一是童贯下令杀绝城中的契丹人和奚人,结果激起满城军民的反抗,其次便是刘光世的援军未及时赶到,导致城中数千宋军孤军奋战,被萧干大军回援后全军覆没。

    李延庆并不太清楚这段历史,此时的背景却和历史大同小异,想到偷袭敌军老巢这个计策就在情理之中了。

    但会不会重蹈覆辙,关键就在于李延庆能否夺下燕京城以及援军能否及时赶到了。

    李延庆率领的一万军队在一个时辰后便离开大营南下了,但他在南下十里后,又绕道向西北方向而去,以一种迂回的方式赶往燕京城的北面。

    与此同时,种师道留宗泽率一万军队驻守良乡县大营,他亲自率领五万大军向宛平县方向进发,而王渊和副都统张叔夜则率一万左军向东北方向进发,他们和李延庆约定的时间是两更时分赶到燕京城的东城门。

    一更时分,李延庆在强行军八十里后,终于抵达了燕京城的北城门外,一万大军暂时隐藏在距离城池约两里外的一片茂盛树林内。

    析津城是辽国的称呼,辽国同时也称呼它为南京,但大宋已经在宋辽谈判结束后将析津城正式改名为燕京城,同时将析津府改名为燕京府。

    这是李延庆第一次亲眼目睹燕京城,事实上,他在范阳县便已经做了足了功课,对燕京城了解得十分透彻,但现在亲眼目睹,宏伟高大的城墙还是给了他不小的震撼。

    燕京城并不象很多小县城是用泥土夯成,而是用一块块大青石砌成,异常坚固高大,城头宽达两丈五尺,可以并行三辆牛车,城池周长达四十余里,外面有宽达两丈的护城河,护城河上拉起了高高的吊桥。

    但各个城门也并不完全相同,李延庆之所以选择北城,是因为北城墙实际上是宫城城墙的一部分,没有其他三面城墙那样高大坚固。

    北城外是辽国皇帝的禁苑,有方圆数十里的森林和草地组成,而紧靠北城门是军队的驻地,不过现在军队都已派出,军营是一座空营,但依旧有近百人看守军营。

    为了不打草惊蛇,李延庆的军队没有全线压上,而是派少量奇兵偷袭北城门,这个偷袭的重担自然又落在了燕青的肩头。

    作为斥候营的虞侯,夺取北城门是他义不容辞的责任。

    .........

    由于种师道的主力军队已从良乡县北上,燕京城加强了城防,驻守燕京的一万辽军士兵有八千人投入到城防上,其中防守北城的御林军多达三千人,三千人分为三班,昼夜不停地在城头巡逻。

    北城门又叫玄武门,是一座用铁皮和巨木打造的厚重大门,十二根铁门栓,每根重达两百斤,每次开启城门都需要用铰链从城楼上将门栓吊起,厚重的城门可以防御重型攻城槌的撞击。

    城门两边各有一座高阙,它实际上是一种大型哨塔,每座高阙上各有十二名士兵监视外围。

    不多时,一名士兵飞奔而来,向李延庆禀报道:“启禀统制,不知什么缘故,城头上灯火通明,上面守军至少有三千人在巡防,城门外面也有近百名士兵在巡逻,燕虞侯无法靠近城门。”

    李延庆一怔,这是怎么回事?他之前得到的情报是北城上夜里只有数百人巡逻,比较容易控制,但今晚的情况却完全相反,难道辽军发现什么情况了?

    李延庆只所以选择攻打北城玄武门,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北城玄武门没有吊桥,而是修建一座石桥横跨护城河,另外攻下玄武门便能直接控制皇宫。

    他这次轻兵北上,并没有携带任何攻城武器,只带了十枚震天雷,他想用震天雷炸开城门,没有吊桥的北城门便是最佳攻城点,不料却遭遇到了意外情况。

    “现在什么时候了?”李延庆又回头问道。

    “大概一更时分刚过!”后面有士兵回答。

    李延庆和王渊约好的时间是两更时分,王渊会在两更时分赶来支援他,时间还早。

    这时,刘錡低声对李延庆道:“不如偷袭副门!”

    玄武门是北城正门,在一左一右还有两座副门,右掖门在东面五里外,左掖门在西面五里外,两座副门的城门厚度要大大低于玄武门,但它有吊桥,而且它在宫城外面,不像攻下玄武门便可以直接杀入皇宫。

    李延庆沉吟片刻便对士兵道:“去通知燕青,去东面偷袭右掖门!”

    之所以攻打东面的右掖门,是因为王渊的军队将从东面赶来接应,所以宋军必须要先拿下东城门,李延庆随即命令杨再兴率两千人留在玄武门外,一旦皇宫被攻破,萧太后极可能会弃城逃跑,走玄武门的可能性最大,杨再兴便可率军在城外伏击。

    李延庆则亲自率领八千人移师右掖门。

    目前城内的主将叫做萧奉先,他是萧太后的侄子,同时也是辽国的南枢密院使、统兵副都监,今天萧奉先确实得到了一个意外情报,下午时分,巡哨发现玄武门外出现了一支数百人的金国骑兵。

    这个情报令萧奉先十分惶恐,金兵居然出现在京城外围,但居庸关还在辽军手中,那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东面的卢龙塞失守,或者镇守平州的大将张觉投降了金国,金兵才可能从辽东南下,直扑燕京。

    萧奉先不知道有多少金兵南下了,他唯恐金兵趁夜间突袭城池,这才命令全军上城防御,没想到阴差阳错,李延庆的一万军队却正好要在夜间偷袭燕京城。

    城头上,萧奉先腰挎战剑,目光凝重地注视着城外黑黝黝的树林,刚才有士兵发现远处树林有夜鸟惊飞,这让萧奉先异常警惕,他意识到金兵极可能会在今晚偷袭燕京城。

    这时,一名士兵飞奔而来,手中拿着一封箭信,“启禀都监,城下有金人骑兵射来一封信!”

    “金兵?”

    萧奉先一怔,金兵居然给自己送来箭信,他接过箭信,将信从箭矢拔下,打开信,里面只有一行字,‘北城外有一万宋军,将夜袭析津城!’

    萧奉先顿时吓了一大跳,城外居然有一万宋军,难道刚才夜鸟惊飞不是金兵,而是宋军?

    “立刻传我的命令,所有军队上城防御!”

    萧奉先急忙下达了紧急防御令,‘当!当!当!’城头上的警钟急促敲响,在满城内回荡。

    此时,李延庆已移师到右掖门外,这里的守军明显要少得多,而且城头没有点火把,使城下一片漆黑,非常有利于斥候行动。

    李延庆远远目睹燕青等十人已经消失在护城河中,这时,城上忽然传来了急促的警钟声,使李延庆暗暗吃了一惊,显然城内已经发现异常了,熟睡中的士兵将全部起来,这意味着他们将面临一场硬战。

    但李延庆心中奇怪,他们是哪里出了问题?竟然被敌军发现了,难道是王渊率领的援军北上,被辽军探子发现了吗?还是刚才自己大军在树林中出没之时惊动了夜鸟,使城头守军警惕了。

    难道是.......

    李延庆忽然想到临行前大帅给自己说的那件事,难道是金兵已经南下了吗?

    就在这时,张豹飞奔而来,对李延庆低声道:“启禀统制,外围斥候发现了一支金兵。”

    这个消息并没有让李延庆感到意外,果然是金兵,看来金兵真的南下了,他急忙问道:“有多少人?”

    “大约三百人左右,都是骑兵,就在玄武门外三里处,距离杨将军只有一里。”

    三百人只是一支探哨,不是金兵主力,李延庆稍稍放下心,又连忙问道:“杨将军知道吗?”

    “杨将军知道了,他已派斥候监视这支骑兵。”

    李延庆点点头,“再去打探消息。”

    张豹转身飞奔而去,旁边刘錡低声道:“情况似乎有点不妙啊!”

    “为什么这样说?”李延庆不解地问道。

    “金兵和辽军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前哨军和后面大军的配比一般是百比一,这三百骑兵显然只是前哨,那么后面金兵很可能是三万军队,说明金兵已经离燕京城不远了。”

    刘錡的担心并非没有道理,当初他们仓促北上,就是因为金国使者通报朝廷,他们也将出兵共同攻打燕京城,天子赵佶唯恐金兵抢先,才改变计划命令他们立刻北上。

    而种师道之所以采纳自己的方案,也是因为金兵已经夺取平州卢龙塞,大军随时会南下,所以才令自己今晚务必攻破燕京城,可偏偏金兵的前哨也出现在北城外,一时间,燕京城的局势忽然变得复杂起来。

    李延庆权衡利弊,最终抽出一支令箭交给一名亲兵道:“速令杨将军赶来与我们汇合,不必再埋伏于城外!”

    李延庆不知道外面有多少金兵,他担心城外兵力太少,一旦和金兵发生激战,恐怕杨再兴军队会吃大亏。

    亲兵拿着令箭飞奔而去,就在这时,右掖门城头忽然火光大作,有辽军大喊,紧接着无数的箭矢射向城下,李延庆立刻意识到燕青他们被发现了,他当即令道:“大军压上去,向城头放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