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六百零三章 攻占燕京
    一名士兵飞奔而来,向李延庆急声禀报道:“启禀统制,争夺燕京府衙我军伤亡过半,张将军不幸阵亡,恳求援军!”

    李延庆心在滴血,第四营负责攻打燕京府衙,没想到偏将张文啸竟然阵亡了,他回头厉喝道:“燕青!”

    燕青急奔上来,“卑职在!”

    “你率斥候营速去支援府衙!”

    “卑职遵令!”

    燕青一挥手,“斥候营跟我走!”

    他率领三百名斥候营士兵向府衙奔去。

    这时,又一名骑兵传来急报,“南城巷战宋军伤亡惨重,两名部将阵亡,曹性将军请求支援!”

    李延庆知道曹性若不是形势危急,绝不会向自己求援,可他自身也只剩下一千七百人,而对手却有三千人,已经无法分兵去支援,他只得取出一支令箭交给亲兵道:“速去东城,让王贵务必抽出五百人支援南城!”

    “遵令!”亲兵接过令箭催马飞奔而去。

    李延庆心急如焚,再这样打下去,他的右军要伤亡过半了,已经等不及援军了,必须要立刻结束皇宫的战争,即使萧太后逃走也没有办法。

    他当机立断下令道:“投射震天雷,给我炸开宫门!”

    一架小型投石机轰隆隆推上,这架小型投石机可将六十斤重的震天雷射到五十步外,差不多就是宫门的距离。

    士兵点燃了火绳,当火绳快燃到壶口时,投石机骤然发射,将黑黝黝的震天雷投向宫门,所有的宋军士兵一起捂耳趴在地上,百步内如果不捂住耳朵,很可能会被爆炸声震聋。

    嗤嗤冒着白烟的震天雷在宫门前十步处落地,‘砰!’的一声巨响,砸碎了数块石板,它凭借惯性继续向宫门滑去,就在它刚刚撞到宫门的同时,猛然爆炸了。

    ‘轰隆——’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将整个燕京城都震动,宫门被炸碎了,宫门两边的宫阙也轰然坍塌,守在宫门两边的三百余名辽军士兵全部被震死。

    李延庆大喊一声,“杀进宫去!”

    一千七百名宋军士兵在李延庆的率领下向皇宫大门杀去,萧奉先声嘶力竭大喊:“给我顶上去,堵住宫门!”

    一千名禁卫军士兵冲向宫门,双方士兵在宫门前激烈地厮杀起来,宋军在悍将曹猛的率领下异常骁勇,但辽军士兵也拼死抵抗,尸体在地上不断堆积,却没有人肯后退一步。

    这时,一名士兵飞奔而来,将一封箭信呈给萧奉先,“又是金兵射来的箭信!”

    萧奉先连忙扯掉箭矢,打开信件,里面还是只有一句话,“宋军上万援军距离东城已不足三十里!”

    萧奉先心中一冷,仿佛失足坠下了冰窟,他还指望萧干的援军,没想到还是宋军援军先到,看来京城是守不住了,必须立刻撤离。

    他当即喝令道:“命令耶律蒲将军给我死守住盛天门,就算全军战死,也要给我顶住宋军!”

    他转身便向宫中奔去,在紫阳宫台阶前,萧奉先遇到了惶恐万分萧太后,他急忙道:“太后必须立刻离开析津城,宋军援军即将杀到,京城已经保不住了!”

    萧太后颤声道:“京城保不住,哀家去哪里?”

    “太后可去投奔先帝,他目前在夹山一带,正积极收复西京,卑职愿护卫太后前行。”

    萧太后已经没有了主意,只得点点头道:“让哀家收拾一下,通知皇宫内的大臣一同前往夹山。”

    “来不及了,宋军已经攻破宫门,很快就要杀到这里,我们现在就必须走!”

    “那玉玺得拿上!”

    “玉玺在哪里?”萧奉先急问道。

    “在鲁翰尔花手中,哀家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

    鲁翰尔花是萧太后的心腹宦官,刚才震天雷的惊天动地爆炸声将他吓得魂飞魄散,躲藏起来了。

    萧奉先急令左右去寻找,但找了几圈都没有找到人,这时,宫门处又传来数声剧烈的爆炸,一名士兵奔来,“宋军火器太厉害,我们快抵挡不住了。”

    萧奉先恨得一跺脚,“来不及,太后上车吧!”

    萧太后心中害怕之极,完全失去了主见,她也顾不得再去找玉玺,立刻带着几名心腹宫女上了一辆由八匹健马拉拽的马车。

    萧奉先担心城外的金兵拦截,只留一千士兵与宋军激战,他亲自率领其余两千禁卫骑兵护卫着萧太后冲出了玄武门,向檀州方向的古北口逃去。

    果然不出他所料,他们刚冲出玄武门,三百金国骑兵前哨立刻从树林中杀出来,喝喊着向辽军骑兵射箭,企图拦截萧太后的车驾。

    萧奉先对一名部将喝令道:“你率一千骑兵务必拦住女真人,我护卫太后离去!”

    部将大喊一声,率领一千辽军骑兵迎战而上,和三百金国骑兵激战在一起,萧奉先则率其余骑兵护卫着马车沿着北官道疾奔而去。

    就在这时,身后的皇宫方向又传来了连续的爆炸声,黑烟腾空而气,萧奉先低低叹息一声,一定皇宫失守了。

    随着二十几枚铁火雷在辽军士兵群中爆炸,辽军伤亡三百余人,主将耶律蒲被炸死,死守宫城的辽军士兵终于崩溃了,四散奔逃,李延庆率领一千余人杀进了辽国皇宫。

    “给我点燃观天楼!”李延庆当即下令道。

    观天楼是整个燕京城最高的楼,全城都能看见它,观天楼被点燃也就是告诉全城辽军士兵,皇宫已被宋军攻占。

    .......

    随着皇宫失陷,燕京城内辽军的士气开始渐渐涣散,宋军终于占据上风,刘錡又率五百人从皇宫赶来支援府衙争夺战,死守府衙的五百辽军士兵终于放下武器投降。

    惨烈的府衙之战结束,就如同多米诺骨牌倒下第二块,一千士兵兵分两路,转而去支援东城和南城。

    有了刘錡率领的五百士兵从后背杀至,辽军的抵抗冰消雪解,宋军迅速攻占了东城门,只剩下数百残余的辽军士兵且战且退,向东南城墙方向撤退,这场惨烈的东城争夺战辽军士兵阵亡一千余人,而宋军也阵亡近六百人。

    “我们的援军到了!”有士兵指着城外大喊。

    夜色中,只见王渊率领的三千援军前锋已经杀到了城外,而张叔夜率领的其他七千人也已杀到五里外,正向东城疾速奔来。

    “老子已经胜利了他们才来,呸!”

    王贵心中恼怒,狠狠向地上吐了口唾沫,牛皋连忙劝他,“金兵也即将杀至,他们到来正好守城!”

    王贵重重哼了一声,一跃跳上城头,亲手将宋军大旗插上了城头,高声喝令道:“开城!”

    东城是瓮城,内外两道城门轰隆隆开启了,王渊率领三千宋军呐喊着冲进了燕京城。

    “弟兄们,跟我去仓库!”

    王贵一声大喊,率领千余士兵冲下城头,向仓库方向奔去,仓库的争夺战也没有结束,李延庆命令王贵立刻赶去支援。

    这时,刘錡迎了上去,迎面遇到了刚进城内的王渊,王渊歉然抱拳道:“很抱歉,我们遭遇了金兵游哨的骚扰,被他们破坏了两座关键桥梁,耽误了一点时间。”

    刘錡心中叹息一声,如果援军能早到半个时辰,也不至于让萧太后逃掉了,但这种埋怨的话他不能说,只能如实向种师道汇报。

    他连忙道:“现在城内的巷战还没有完全结束,尤其南城和西城还在激战,请将军立刻分兵去支援!”

    王渊点点头,回头令道:“秦将军,你率一千五百人去支援南城,其余弟兄跟我去东城!”

    三千援军兵分两路,向南城和西城奔去......

    这时,李延庆已经结束了对皇宫的清剿,除了数百士兵从玄武门逃走外,其余士兵全部投降,上千名宫女和宦官都被集中到紫阳殿看守,数十名躲藏在宫中的辽国贵族大臣也被士兵一一搜查出来,关押在藏书楼内。

    李延庆走进了被军队严密控制的皇宫内库,内库包括地上和地下两部分,占地足有数十亩,李延庆着实被震惊了,一只只大箱子堆积如山,还没有到地下仓库,光地面仓库都令人无比震撼。

    管理内库的大内总管讨好地对李延庆道:“这里光白银就储存有一千万五百万两,还有八十万两黄金和无数的奇珍异宝,辽国几百年的积蓄至少有四成在这里。”

    “为什么财富都会在这里?”

    “将军有所不知,金兵不断进逼,迫使辽国不断转移财富,这里是辽国南京城,原本从上京、东京和中京先后转来了一大半的财富,后来被耶律延禧带走一部分,其余都在这里了,辽国目前剩余的财富全部在这座内库中。”

    李延庆点了点头,他现在明白了,这才是金国一定要夺取燕京城的根本原因。

    这时,张鹰神神秘秘跑了过来,将一只玉匣递给李延庆,“我们在后宫一口枯井里发现躲着一名宦官,在他身上搜到了这个。”

    “这是什么?”

    “统制打开就知道了!”

    李延庆接过这只颇为沉重玉匣,缓缓打开,里面竟是三枚玉玺,每枚玉玺旁有一块黄金铭牌,上面刻有契丹文和汉文,一枚是耶律淳的皇帝玉玺,一枚是萧太后的太后玉玺,还有最大的一枚玉玺着实让李延庆又惊又喜,竟然是辽国的传国玉玺。

    他拾起玉玺,正面是八个契丹文大字,虽然他不认识契丹文,但知道契丹传国玉玺上的内容,应该是‘受命于天,传国永世’。

    李延庆大喜,他还以为辽国传国玉玺在耶律延禧手中,没想到它在燕京城,萧太后逃跑仓促,居然把它遗漏了。

    有了这枚传国玉玺,完全就能弥补萧太后逃走的遗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