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六百零五章 破格升赏
    赵佶已经先一步收到了种师道用信鹰发送的简报,萧太后逃遁,宋军夺取燕京城的消息同样让赵佶欣喜若狂,一洗童贯惨败的阴郁,整整一天他都处于一种极度兴奋状态。

    为此,他特地前往太庙参拜列祖列宗,将收复幽州的消息告慰先祖。

    不过让赵佶更加激动的是,种师道在鹰信末尾写了一句话,缴获白银一千五百万两,黄金八十万两以及奇珍无数。

    大宋向辽国缴纳了一百二十年的岁币,又在一夜之间夺回来了,这让赵佶怎么能不激动,这笔财富无疑将大大缓解朝廷的财政困境,朝廷极为严重的财政危机,居然依靠战争解决了。

    次日清晨,种师道的八百里加急快报送到了京城,快报的内容要比鸽信详细得多,不仅有胜利的消息,也有八万金兵同步进入燕京府的消息。

    另外,八百里加急快步还带来了辽国的传国玉玺。

    赵佶立刻召集重臣在垂拱殿商议燕京对策,赵佶缓缓道:“各位爱卿,东路军在燕京大捷想必大家已经知道了,辽国背信弃义,最终国亡,也是他们咎由自取,种师道不仅送来了详细战报,还给朕送来一个特殊的物品,是辽国的传国玉玺,是右军统制李延庆从辽国皇宫里缴获,大家可以看一看。”

    赵佶随即命人将辽国的传国玉玺以及辽国帝后印玺交给众人细看,众人对耶律淳和萧太后的印玺兴趣不大,但对辽国的传国玉玺却很稀罕。

    蔡京笑道:“老臣不知多少次在辽国国书中看见过这枚传国玉玺的印字,却没有想到今天居然看到了真物,这枚传国玉玺归大宋,也就证明辽国已经灭国,同时辽国的土地人口也应该由大宋来继承,老臣感觉,金国应该急得跳脚才对。”

    赵佶微微一笑,“土地人口比较空泛,但让朕欣慰的是,是我们大宋灭了辽国,而不是金国灭辽,今天朕召集各位前来,主要商议两件事,一是有功将士的封赏,其次便是燕京府的后续事宜,估计要和金国进行一番谈判了。”

    这时,高俅躬身道:“陛下,微臣能否说两句?”

    “高太尉请说!”

    高俅走出队列笑道:“收复幽州,普天同庆,我大宋也一洗百年耻辱,另外还缴了获巨额财富,解决朝廷财政困难,作为东路军主帅,种师道功在社稷,微臣恳请陛下履行神宗皇帝遗旨,册封种师道王爵。”

    这是高俅等待已久之时,让天子封种师道王爵,狠狠羞辱童贯一番,最好童贯气得吐血而亡,才一解他心中的恶气。

    赵佶沉吟一下道:“封王爵是大事,不急这一时,等宋金谈判结束之后,我们坐稳了燕京府,那时朕再履行先帝遗旨也不迟,不过朕考虑加封种师道太保、骠骑大将军,爵位后议,众爱卿以为如何?”

    蔡京接口笑道:“陛下的谨慎我们完全赞同,封王确实不能太仓促,至少也要等种师道凯旋班师后再说,另外,微臣建议陛下重赏李延庆,毕竟他才是浴血奋战,夺回燕京的真正功臣,在受降郭药师、夺取范阳县以及在良乡县击败萧干军队上,他都立下大功,这次北伐他功高卓越,老臣恳请陛下破格升赏。”

    蔡京当然知道李延庆会得重赏,官家连李延庆的父亲都要接见,这种情况下他站出来表态,就好像是他的建议,凭空得了一个顺水人情,蔡京当然也是想借机改善和太子的关系。

    赵佶点点头道:“李延庆资历虽浅,但他却能屡立大功,朕决定破格对他进行封赏,官升三级,封为太中大夫、龙图阁侍制,加封汤阴县侯,赏黄金五千两,绢一万匹,赐紫袍,金鱼袋。”

    大殿内众人面面相觑,众人都没有想到天子竟是如此大手笔,官阶从正六品高升三级为从四品,而且在爵位上竟封到了从三品的开国县侯。

    赵佶又笑道:“今天主要是封赏一帅一将,其他大将都会有封赏,朕绝不会亏待有功之臣,下面朕再和大家商议下燕京府的后续事宜,如何与金国谈判,希望各位爱卿踊跃献策。”

    .........

    李大器换上了七品官的朝服,心情忐忑不安跟随宦官来到了文德殿,文德殿是天子退朝后稍微休息的地方,一般也用于临时接见大臣。

    李大器在门口等了片刻,一名宦官出来道:“天子宣李大器觐见!”

    李大器连忙跟随宦官走进大殿,他不敢抬头,走到朝觐线前便跪下大礼参拜,“小民李大器拜见皇帝陛下,祝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宋朝的皇帝都比较亲民,接见平民也是常事,赵佶微微一笑,“李员外免礼平身,赐坐!”

    “谢陛下赐坐!”

    李大器昨天下午已经反复演练,大致熟悉了一些基本礼仪。

    有宦官送来一只绣墩,李大器侧身坐下,赵佶又笑道:“其实朕也在用宝妍斋的香脂,尤其是黄玉香脂,光洁细腻,清洗皮肤后非常舒适,香水和胭脂也很好,朕的皇后非常喜欢,她只用宝妍斋,朕也希望宝妍斋能做出更好的物品。”

    李大器连忙道:“多谢陛下金口赞赏,小民感激万分,最近宝妍斋正在研制洗发乳,以皂角汁液为原料,配以特殊的香药,加上牛乳,很快就会推出来,叫做相思发乳,希望陛下也能喜欢。”

    赵佶大喜,“这可是好东西,先说好了,朕一定要先用为快。”

    “小民不敢,一定让陛下先用。”

    赵佶又道:“这次令郎在燕京立下大功,有功于大宋社稷,朕已决定破格升赏,朕也听说她母亲去世甚早,是你含辛茹苦将他养大,能给朕培养出这样一个文武双全的栋梁之才,朕对你也很感激。”

    得到天子的夸赞,李大器只觉鼻子一酸,过去含辛茹苦养儿子的辛苦也值了,他连忙道:“延庆从小就有奇才,六岁就夺得汤阴县神通大赛的魁首,读书过目不忘,尤其对书法有天赋,也多亏他得到两个好师父的悉心教导,一个是他的启蒙恩师姚公,另一个便是禁军教头周侗,才使他能文武双全,但更重要是陛下的信任,让他年纪轻轻就统帅大军,没有陛下给他机会,他哪里会有今天的战果。”

    李大器不愧是大商人,很会说话,赵佶龙颜大悦,点点头道:“朕记得弓马大赛时已封李员外为郎官,虽是虚职,但也是一种身份,这一次我们再上一步,朕赐李员外开国男爵,赏银鱼袋一对!”

    李大器喜出望外,跪下砰砰磕头,“小民谢陛下隆恩!”

    赵佶也有点累了,便笑着摆摆手,“去吧!朕期待你的相思发乳。”

    李大器起身缓缓退出了文德殿,他简直心花怒放,自己居然也有爵位了。

    ........

    下午,李大器来到儿子府中,因为曹评父子前来看望曹蕴,李大器也匆匆赶来和亲家会面。

    今天曹蕴也被册封了诰命,她被封为第四等诰命硕人,宋朝规定从六品通直郎以上官员的妻子和母亲皆可封诰命,一般命妇封号为九等,国夫人、郡夫人、淑人、硕人、令人、恭人、宜人、安人、孺人。

    按李延庆从四品太中大夫的官阶,曹蕴应该封为令人,但因为李延庆爵位较高,所以她破格封为硕人,比她母亲还高一等了。

    曹蕴肚子已经高挺,她安静地坐在一旁,正中坐着他的祖父曹评和阿公李大器,对面是她父亲曹选。

    曹评也显得非常高兴,不过他对李延庆的爵位并不太满意,他一挥手道:“依靠军功获取爵位是朝廷惯例,应该和资历无关,以延庆的军功封从三品县侯并不为过,至于有人说延庆资历若再深厚十年,甚至可以封县公,我就说是屁话,按我的看法,延庆应该封王才对。”

    李大器吓得浑身一哆嗦,一句话也说不出,曹选也吓得连连摆手,“父亲,此话不可妄言!”

    “你懂个屁!”

    曹评狠狠骂了儿子一句,又对李大器道:“亲家可别以为我是信口开河,天子的旨意我看过了,夺下燕京者,主将可封王,什么叫主将?我这个上将军还不知道吗?延庆就是右军主将,老种并不是主将,而是都统主帅,太子是大元帅,大家都说老种要封王了,我就很生气,明明应该是延庆封王才对,怎么就没有人指出这个问题?”

    李大器这才小心翼翼道:“他并非皇族,这么年纪轻轻就封王,会成为众矢之的,对他自己也没有好处,再说,圣旨中的主将应该是主帅的意思,不能片面理解,否则应该说主将主帅皆可封王。”

    曹评沉吟一下道:“你说得有道理,他太年轻,封王对他确实没有好处,不过圣旨落字非常慎重,不会有歧义,它说的主将就是指进入燕京军队的主将,否则就会依照神宗帝的原话写主帅才对。”

    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曹蕴小声问道:“既然战争已经结束,延庆几时才能回家?”

    曹评摇了摇头,“战争并没有结束,金国八万大军也杀进了幽州,最后幽州究竟归谁,现在还未为可知。”

    这句话使曹蕴和李大器的脸色都变得苍白起来,原来危险还并没有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