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六百一十章 宋金争燕(五)
    金兵第一天的攻势便被李延庆用八十颗震天雷炸回去了,炸死近五千人,受伤两千余人,李延庆心里也很清楚,金兵对燕京城势在必得,暂时受惊回去,过两天还会卷土重来,那时他们可能就有了防御震天雷的方法。

    李延庆不敢松懈,他吸取了这次存物不当的教训,险些被金兵的火球烧毁了军资,他立刻下令将所有军品撤离到距离城池两百步外。

    但种师道却十分赞赏李延庆刚开始时隐忍不发的谋略,入夜,种师道在一队骑兵的簇拥下巡查城内情况。

    他们来到东城下,正好看见数千士兵正在忙碌地搬运粮食,将沿城一带民居都空出来,考虑到城内民众的抵触,李延庆并没有下令拆除房舍。

    凝视良久,种师道心有所触,便回头对兄弟种师中叹道:“攻下燕京,我最多说他是一员勇将,但他今天能谋定而后动,这就是名将的素质了,我总算没有看错人。”

    种师中点点头,“关键他还是文官,更是难能可贵,这一战他在金人中有了震慑,兄长为何不推荐他来镇守燕京府?”

    种师道沉吟一下道:“其实我更希望他镇守太原府,要想继承河东军,必须得在太原府呆上几年才行。”

    “可是姚平仲在太原府,恐怕李延庆机会不大。”

    “这件事再说吧!”种师道目光有些黯然,他也知道朝廷之事不是自己能决定。

    这时,一名士兵沿着上城甬道飞奔而来,在种师道面前单膝跪下道:“启禀大帅,李统制有紧急情况要禀报,请大帅上城!”

    种师道一怔,催马便向城头奔去,不多时,他和种师中先后上了城,却见李延庆正全神贯注地注视着远处金兵大营,不知发生了事?

    “延庆,有什么急事?”种师道大步走上前沉声问道。

    李延庆连忙躬身行礼,“启禀大帅,卑职发现金兵有异动!”

    种师道也吃了一惊,顾不上多问,锐利的目光立刻向远处金兵大营望去,虽然是夜间,但月光皎洁,一些重要的标识还是能看清楚,种师道也发现了,金兵军营的大旗没有了。

    他抬头看了一眼宋军大旗,只见大旗在头顶猎猎飘舞,风势很劲,不可能对方的旗帜却贴在旗杆上,只有一个解释,大旗被摘下了。

    为将者都知道大旗摘下意味着什么,那就是要退兵了,不管是用空城计也好,还是故意迷惑敌人也好,别的东西可以不管,但军旗是一支军队的灵魂,不到迫不得已是不会留给对方糟蹋。

    “大帅,会不会是敌军欲擒故纵,故意退兵,吸引我们出城?”种师中在一旁低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有可能,最好派人去探查一下。”

    种师道看了一眼李延庆,李延庆立刻道:“卑职已经派斥候营出去了。”

    种师道赞许地点点头,又道:“今晚恐怕要辛苦你一下,将金兵的动静盯紧了。”

    “卑职遵令!”

    李延庆此时也是一头雾水,以金兵攻打临潢府的韧劲,绝对不会一次攻城受挫就偃旗息鼓撤退,何况还有他们的皇帝也在观战。

    他很清楚金兵对燕京城的渴望,他心中有一丝明悟,如果不是敌军故意欲擒故纵,那就是一定是出大事了。

    ........

    燕京城以东的官道上,十万金兵正在缓缓撤退,大木台并没有撤掉,但已经不再由马匹拉拽,而是由三百六十名强壮的士兵扛在肩头。

    木台的大帐有两顶,一顶是军机大帐,另一顶便是完颜阿骨打的寝帐,此时十几名重臣默默坐在军机大帐内,谁也没有说话。

    这时,寝帐内忽然传来了哭声,十几名大臣浑身一震,泪水都忍不住流了出来,完颜宗弼奔出来,哭倒在地,“父王....父王去了!”

    大帐内顿时哭声一片,完颜娄室颤抖着站起身,走出大帐喊道:“全军举哀!”

    ........

    大宋宣和四年,金天辅六年,八月,金国皇帝完颜阿骨打在攻城燕京城被惊马所伤,于当晚不治驾崩,临终前传位给四弟完颜吴乞买。

    完颜阿骨打临终前下令停止攻打燕京,全力灭辽,大军随即班师返回黄龙府,但攻打宋国却是金国早已定下的国策,完颜吴乞买随即命令大臣辞列和曷鲁为正副使前往汴京和宋朝谈判,争取在谈判桌上获得燕京府的最大利益。

    得知东路宋军在燕京保卫战中击败了金兵,金国天子也在激战中受伤驾崩,金兵被迫撤出燕地,这个战报极大地满足了天子赵佶的虚荣心,赵佶欣喜之极,随即下旨兑现了他的承诺,册封种师道为广阳郡王。

    同时再升李延庆一级为正四品正奉大夫,同时加封其为保胜军承宣使。

    之前李延庆被封为权雄州刺史,那只是一个临时官职,因为他品阶不够才暂任此职,对李延庆实际上没有任何意义。

    而承宣使是正四品官衔,属于李延庆的正式官职,虽然它也一个虚衔,只是一种名誉官职,不过这个承宣使头衔对李延庆却有另一层含义,代表他可以以文官身份单独统兵出征了,而不再以副将或下属身份出征。

    这一点对李延庆至关重要,如果他能早几个月封为承宣使之职,那么封郡王的幸运就是他而不是种师道了。

    朝廷之所以认定李延庆的右军统制不是主将,关键就是他没有正式的承宣使、节度使、宣抚使等等职务,他只是副将任正职。

    这也是官场的微妙之处,种师道没有让张叔夜、宗泽、种师中三个具有节度使头衔的人出任偷袭燕京的主将,而是让李延庆担当重任,这里面多多少少有一点深层次的考虑。

    当然,这也不能说种师道自私,都是官场中人,谁不渴望自己能封王,童贯对此梦寐以求了十年,何况是年事已高,即将彻底退仕的种师道,他也想给自己身后留一点名啊!

    不管是朝廷相国还是天子赵佶,一个个都是人精,他们很清楚朝中大臣的长处和短处,象李延庆这个和郡王爵位失之交臂的大将,赵佶怎么可能不知道他缺少什么呢?

    虽然是事后再补给他承宣使之职,但也算是一种补偿,至少打开了李延庆向上走的通道。

    不过郡王这种东西说白了也是一种虚荣,大宋从不授予在世官,可它就像少女的贞操一样,一旦破了例,在帝王的眼中也就不那么重要了,谁说李延庆将来就没有机会?

    九月初八,朝廷旨意送达燕京府,将燕京府改名为燕山府,正式任命王安中为燕山知府,郭药师为燕山府同知节度使事,两人一正一副,一个主政,一个主军,共同负责燕山府的军政诸事。

    种师道和郭药师交接了军权,随即率领八万大军班师回京,押送缴获的全部财富以及数千名工匠,连同数十名抓获的辽国重臣一起向京城浩浩荡荡而去。

    .......

    童贯在八月中旬便被天子召回了京城,一顿狠狠斥骂当然是免不了,不过东路军攻破了燕京城,着实令赵佶心情大好,加上他对燕京得失的关注程度远远超过了不幸的阵亡将士,所以童贯虽被斥骂,却没有被罢官免职,而是被勒令在家面壁思过一个月.

    面壁思过是对宦官独有的惩罚,就像老子对儿子的惩罚一样,赵佶从骨子里将童贯当做自己人,自己人就是可骂可打,但就不会动真格严惩,十万将士的冤魂就在赵佶轻描淡写的一句面壁思过中消散了。

    不过对朝廷的交代还是有的,主将辛兴宗被下狱问罪,最后被发配岭南充军的结局也就不可避免了。

    童贯所谓的面壁思过不过就是呆在家中不出门罢了,西夏战役失利,他还被面壁思过一年,现在不过才一个月,看得出官家根本就没有惩罚自己的念头。

    虽然明白这一点,童贯心中还是觉得异常疼痛,官家对自己的宽容是因为种师道的大胜,而种师道已经被封为广阳郡王,童贯日思夜想了十年,不遗余力地准备了十年,最终却给别人做了嫁衣,让童贯心中怎么不痛得流血,恨得入骨。

    书房内,童贯坐在宽大桌子后面沉似水地对养子童延嗣道:“这件事看起来小,但做砸了后果却很严重,我之所以要你做,是因为你的稳重和精细,当然,也是因为你让我信得过,可别让我失望了。”

    童贯是成年后才净身为太监,正是因为这个缘故,他对传宗接代格外看重,而且他不像其他宦官那样随便找一个人改姓,童贯很看重血统,童延嗣既是他的养子,同时也是他的嫡亲侄子,是他大哥的儿子过继给自己。

    两人血管里流着同样的血液,童贯也对他也格外器重,所以童延嗣尽管从未打过仗,却已经做到了从四品的左骁卫将军一职,官阶为宣威将军,比王贵他们用性命搏来的官职还要高。

    童延嗣连忙躬身道:“请父亲放心,这件事孩儿全程操控,但也不会出面,孩儿会让心腹安排一个不相关的人来办妥此事。”

    童贯满意地点点头,“这样最好,事后你再去找张恽谈一谈。”

    张恽是开封府少尹,是童贯的心腹,有他在,就不怕事情闹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