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六百二十七章 再度出征
    马善的消息只早到了一天,次日一早,枢密院的官员也赶到了军营,宣读了杨麟一案的处理方案,杨麟身负倒卖军资和私通敌军两大罪行,将押赴京城处斩,李延庆的整军方案得到了枢密院的批准,曹性和韩世忠正式出任统领之职,责令李延庆即刻率军北征,平定陕西路北部的羌人暴乱。

    次日天不亮,集结的战鼓声轰隆隆敲响,士兵们从四面八方的军营内冲了出来,迅速在演武场上集结,这是李延庆每天都要演练的内容,一万两千士兵必须在五十通鼓内集结完毕,迟到一次,杖三十军棍。

    连续几天杖打数百名士兵后,士兵们基本上都不会迟到了,五十通鼓声结束,一万两千名士兵全部集结完毕,演武场上鸦雀无声,只有料峭晨风吹拂大旗发出的啪啪声,。

    李延庆站在高台上,凝视着列队站立的一万两千士兵,如果不出意外的,这支军队就是自己的根基了,他一定要好好把握住这次机会。

    “各位弟兄!”

    李延庆洪亮的声音在士兵们的头顶上回荡,他冷酷地干掉了杨统领和五名偏将,让所有将士对他充满了畏惧,直到他将五万两赃银全部赏给将士,士兵们才在畏惧中多了几分敬意,变成了敬畏。

    “再过一个时辰,我们就要集结北上了,一场新的大战在等着我们,有人会担心,会害怕,害怕自己命丧他乡,但战争肯定会有伤亡,我李延庆要做的事情,就是带领大家取得战争的胜利,弟兄们,拿出你们的勇气和信心来,我李延庆南征北战,从未有过败绩,这一次我们同样不会失败,用我们铁和血来铸造一支大宋最强的军队吧!”

    ........

    李延庆慷慨激昂的鼓舞还回荡在士兵们耳边,大军便已经浩浩荡荡出发了,京兆府为这次北征动员了一千辆大车和五千京兆府乡兵,大车装载着各种粮草军资混杂在北上的大军之中,乡兵作用就是搬运物质,主要负责后勤.

    虽然远征路程只有七百余里,但大军北征依旧要兴师动众,不仅动用乡兵,沿途各县也必须要出人出力,协助军队后勤物资北上。

    准确地说,他们这支军队是援军,羌人暴乱并不是第一次,以前都是动用地方厢军就能镇压下去,但这次暴乱却不一样,羌人居然组建了正规军,有犀利的兵器和坚固的盔甲,加上普遍骑马,竟杀得数万厢军溃不成军,各州官府不得不向朝廷求援。

    好在羌人的攻城能力极弱,他们肆虐了数州,却只攻下两座小县城,还是因为县城年久失修导致。

    京兆府军队走泾原道,穿过了关中北面的重重大山,四天后,大军抵达了坊州的中部县,中部县是坊州州衙所在地,是一种中等城池,很明显看得出有刚刚修葺过的痕迹,很多破损的城墙都用大石补上,城门也是新换的,不少民夫正在给护城河清淤。

    “怎么回事?”

    李延庆用马鞭一指新补的城墙,问特地出城来迎接他的知州黄文道:“羌人军队已经打到坊州了吗?”

    知州黄文是个小矮个子,只齐李延庆的脖子,大约五十岁左右,一张长满了褶子的脸俨如风干的橘子皮一样。

    黄文骑在一头毛驴上,叹口气道:“几天前,一支数百人的羌人骑兵冲进了坊州,在坊州杀了一圈就走了,抢走了几千斤粮食,糟蹋了十几个女人,死了一些乡民,也幸亏他们没有来县城,那时城墙还有一段缺口没有补上,否则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羌军目前有多少人马,黄知事了解吗?”

    “大概有五六千人吧!我听鄜州厢军指挥使说起过一次。”

    “坊州目前有多少厢军?”李延庆又问道。

    黄文苦笑一声,“一场惨败后,原本一千人只剩下三百余人了,倒不是阵亡了七百士兵,这里面至少有一半人都逃回家了。”

    李延庆也听说过,一个月前八个州的两万厢军和羌人激战,结果被羌军一战击溃,若不是羌人不擅攻城,整个陕西路中部恐怕早就是一片生灵涂炭了。

    其实北面边境地区还有四五万禁军,他们出兵剿灭羌人更方便,但朝廷最终决定让关中地区唯一的一万两千禁军北上,恐怕还是考虑到了羌人这次暴动恐怕西夏也脱不了干系。

    其实李延庆也能理解西夏的担忧,毕竟宋金还有盟约,一旦金兵大举南下进攻西夏,西夏不得不迎战,那么南部宋夏边境就空虚了,所以无论如何,西夏都要想办法牵制住宋军,防止宋军趁机北攻,羌人暴乱也就在这个关键时刻发生也就不足为奇。

    在坊州休整一天,大军又继续北上,两天后军队进入了鄜州。

    大军进入鄜州不久便停止了前进,李延庆下令就地筑营,在一个月前,庆州才是羌人最为肆虐的州,但现在庆州除了州治安化县还由三千厢军死守外,其他地区都全部已沦陷,主战场已经转移到了鄜州,李大军刚进鄜州便发现了羌军的探哨骑兵。

    李延庆随即令燕青派出十支斥候骑兵队前去探查敌情。

    京兆郡的斥候营只有两百人,之所以兵力那么少,主要原因是缺乏战马,李延庆上任前,一万两千军队一共只有三百匹战马,原本是有两千匹战马,但绝大部分都被北伐军征用了,却再也没有还回来。

    而羌人则不同,羌人本来就是畜牧为生,就算不是家家养马,但至少一半人家都有马匹,延伸到军队,六千羌兵有四千骑兵也就不足为奇了。

    李延庆在站在地图前和两名统领商议破敌之策,旁边韩世忠道:“其实对付羌人也不是很困难,咱们只要扬长避短,发挥火器优势,避免腿短的劣势,战胜羌人我觉得还是有信心的。”

    李延庆见曹性直摇头,便道:“你总摇头是什么意思,有不同的意见说出来。”

    曹性挠挠头道:“我只是觉得韩将军说得太粗略了,避免腿短当然不错,可怎么避免?除了守城之外还有没有别的办法?”

    韩世忠有点不高兴道:“我只是先提一个方向,具体怎么做再具体商量,你......”

    不等韩世忠后面难听的话说出来,李延庆便打断了他,“现在商量具体方案还早了一点,等斥候的情报汇总后再说,我们先说大方向!”

    他又对曹性道:“说说你的想法!”

    曹性瞥了一眼韩世忠道:“其实我也觉得火器不错,我们有震天雷,这是最犀利的火器,还有铁火雷,也是对付骑兵的利器,如果不幸和敌军遭遇,那就只能发挥弩箭的优势了,用神臂弩也能和敌军较量一番。”

    李延庆见韩世忠神情有些冷淡,便对曹性笑道:“咱们在这里说话,也不知军营修筑得如何了?老曹,你熟悉筑营,去盯一下,我有点不放心,回头我再找你商议军情。”

    曹性答应一声就转身走了,李延庆这才对韩世忠笑问道:“刚才打断你的话,有情绪了?”

    韩世忠连忙摇头,“卑职不敢,只是...曹将军有点太想当然了。”

    “我理解你的心情,老曹就这么个人,有什么就说什么,肚子里藏不住东西,若他像杨麟那样阴险,恐怕你也不舒服了。”

    “卑职明白,或许接触时间太短,以后多磨合就能彼此适应了。”

    李延庆又缓缓道:“老韩,我知道你是从底层一步步打上来的,实战经验很丰富,但大宋军队的腐朽你也不是不知,老曹虽是功勋世家子弟,但他很谦虚,讲义气,不端世家子弟的架子,光凭这一点就已经很难得,但他确实也没有什么经验,又好面子,有时候会不懂装懂,这个时候你一笑了之就行了,不要和他计较。”

    韩世忠默默点头,“统制的话我记住了。”

    李延庆又笑道:“我之所以提拔他为统领而不是高宠,并不是因为他是曹家子弟,而是他有一个很好的优点,责任心很强,能够从大局出发,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利益,以后你慢慢了解,相信你也会喜欢上他,而且他擅长守城,你擅长进攻,一攻一守就容易契合了。”

    “卑职明白了,那卑职也去看看筑营。”

    李延庆笑着摆摆手,“去吧!那小子筑营也没有什么经验,我真怕他把筑营搞砸了。”

    韩世忠微微一笑,快步走了,李延庆又将思绪拉回到地图上,这一带是沟壑纵横的黄土高原,自己的第一战该怎么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