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六百三十三章 野利内讧
    正如庆州知事林德的分析,并不是所有的黑党项都参加暴乱,只是其中野利锋的派系参加了暴乱,但随着野利锋派系在鄜州的惨重损失以及酋长野利平原已经处于弥留之际,黑党项已经有出现内讧的迹象。

    野利两兄弟目前处于对峙状态,其他几个部落由于在鄜州损失惨重,对野利锋颇有怨言,都退缩回去,不愿参与野利兄弟的内斗,这便让野利锋处于弱势。

    也正因为处于劣势,野利锋才渐渐有了铤而走险之心。

    野利锋的部落位于马岭北部,他的部落大概有万余人,是父亲野利平原从野利部分出来的一部分,尽管只有野利部的三成,但也是黑党项的大部落了。

    大帐内,野利锋有点焦躁不安,他已经得到消息,父亲可能就是这两天了,那么父亲不可能到现在还没有把继承人问题定下来,他怀疑兄弟野利盛已经拿到了酋长之位。

    其实野利锋并不是很在意酋长的位子,他完全可以另起炉灶,凭西夏对自己的支持,名正言顺地当上酋长不是什么难事。

    关键是父亲手中的四成野利部落,那才是让野利锋眼红的东西,一万五千人口啊!如果归了兄弟,那他就有两万五千人,远远超过了自己。

    党项部一向以实力论英雄,没有实力,那狗屁都不是,无论如何,他一定要把父亲的四成部落抢到手,野利锋心中顿起杀机,那个同父异母的兄弟已经成了他主宰黑党项最大的绊脚石。

    “首领,文礼回来了!”

    野利文礼也野利部落的一个重要人物,是来酋长野利平原的兄弟,也是野利锋的叔父,因为身体原因他当不了酋长,但他颇有人缘,野利锋便将他拉拢过来,替他和其他各部落联系,可以说这次暴乱就是野利文礼拉拢运作的结果。

    四个大部落跟随野利锋起兵,还有一些小部落听从老酋长的吩咐没有参与,但野利锋也不在意,只要把这四个大部落抓在手中,他就有足够的底气了。

    “快让他进来!”

    不多时,一个瘦小的老者快步走进大帐,野利锋连忙上前问道:“怎么样,他们答应出多少兵?”

    野利文礼瞥了一眼,坐下将桌上的一碗羊奶一口喝干,这才一抹嘴道:“不要指望了!”

    “什么?”

    野利锋一惊,他有点慌了,连忙道:“这话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大家都不肯出兵了。”

    “不会吧!”

    野利锋怀疑地看了一眼叔父,这个眼神顿时让野利文礼勃然大怒,他一拍桌子,“都是你这混蛋造的孽,鄜州死了三千青壮,七千多妇孺被掠走,谁还愿意跟你干?不仅如此,四个部落都表态支持老二为大酋长,你混蛋把人得罪狠了知不知道!”

    野利锋俨如迎头一棒,他愣住了,不会吧!不但不出兵帮自己,还要支持老二,这是怎么回事?

    “我不明白?”

    “你真不明白?那我问你,鄜州你死了几个部下?”

    野利锋无言以对,野利文礼哼了一声,“你现在明白了吧!为什么别人不支持你了,你这个混蛋让人寒心啊!”

    野利文礼摇摇头转身走了,野利锋像头孤独野狼站在大帐内,但野狼孤之独时也是凶残,最不顾一切的时候。

    半个时辰后,一支两千人的骑兵无声无息地离开了部落,向数十里的野利部杀去........

    老酋长野利平原在夜幕刚刚降临时去世了,临死前他当着所有部落长老的面将象征酋长的党项刀交给了小儿子野利盛,在一片痛哭声中,野利平原闭眼离开了人世。

    虽然应该立刻着手为老酋长举行葬礼,但野利盛知道,眼前最急迫的事情还真不是葬礼,而是大哥的夺权。

    野利盛身上一点汉人的血统,他的外祖母就是京兆府的一名歌妓,也是这个缘故,他从小就生活在大哥的阴影之下,强势的大哥使他在部落里没有任何地位,父亲怕自己受害,才将自己送去京兆府学读书。

    在京兆府,他给自己取了一个王盛的名字,这个姓来源于外祖母,为了躲避大哥的欺凌,他一直就在外祖父和外祖母身边长大,尤其外祖母对他影响极大,他又在京兆府读了四年府学,很多时候,他偶然也无意识地将自己视为汉人。

    但野利盛怎么也想不到,在他二十三岁这年,他居然成了野利部首领,在这个以实力为天部落里,野利部首领也就意味着他将继任黑党项的大酋长。

    野利盛心中着实纷乱,他很清楚自己将承受的压力,宋军大举逼近以及兄长即将到来的夺权,宋军还在安化县,可以稍缓两天,而大哥的部落就在五十里外,这才是迫在眉睫之事。

    就在这时,一名士兵飞奔而来,紧张地禀报道:“骑龙岭的火光亮了!”

    野利盛顿时大吃一惊,骑龙岭那边有一个他布下的暗哨,专门盯住大哥的一举一动,火光燃起,那就意味着大哥军队杀来了。

    他顿时急了,跑出大帐叫喊道:“军队立刻集结!”

    野利盛心急如焚,从骑龙岭杀过了也就是半个多时辰,如果不是自己多了心眼在骑龙岭安一条眼线,今晚真要被偷袭了,谁能想到,父亲尸骨未寒,两兄弟就为酋长之位大打出手。

    只片刻,野利盛便聚集了五千多骑兵,寨门大开,野利盛率领五千余骑兵奔了出去。

    天还尚未大亮之际,两支野利部的骑兵在旷野里相遇,一场同室操戈的大战在遮天蔽日的尘土中打响了。

    .........

    浑身声血,双手反绑的野利锋跪在父亲的遗体旁,他脸色惨白,耷拉着脑袋一声不吭,既没有对父亲之死的悲伤,也没有同室操戈的悔恨,只有胜者王败者为寇的绝望,他知道自己活不了,二弟的生母就死在自己手上,他怎么可能放过自己?

    野利盛确实也没有打算放过兄长,他从小遭受这个年长十四岁大哥的欺凌,已经不是欺凌那么简单,他忘不了八年前的那个晚上,喝醉酒的大哥拎着刀冲进大帐,母亲为保护自己拼死和他搏斗,身中二十多刀而亡,也是因为这件事,第二天父亲便把自己送去京兆府读书,这个仇恨就在野利盛的心中生根了,他发誓早晚有一天会杀了野利锋祭奠母亲。

    这时,小叔野利文礼走了进来,野利文礼虽是野利锋的人,但在野利锋兵败后,他立刻带来野利锋的部落来投降,挖了野利锋的根,也赢得了侄子的谅解。

    “阿盛,你母亲的墓我已经收拾好了,上午就开刀吧!”

    他见野利盛还有点犹豫,心中不免有些着急,他可不想放过野利锋,若野利锋被饶过,迟早自己会死在他的手中。

    “阿盛,我知道你念兄弟之情,但你母亲当年死得多惨,脖子都被割断了,我一辈子也忘不了那个惨象,你若饶了他,你怎么向死去母亲交代?又怎么向族人交代?”

    野利盛冷冷道:“我当然不会饶他,但我想把他交给李延庆。”

    野利元礼心中一惊,但立刻表态道:“这是明智之举,拿他去给宋朝谢罪,这是他一手作乱,当然要他去收拾残局,不如.....把人头送去!”

    “不!要把活的给宋军。”

    就在这时,帐外有士兵禀报:“酋长,外面来了百余个女人,好像是宋军把她们送回来了。”

    野利盛吓了一跳,连忙向寨门外跑去,果然看见一群哭哭啼啼的黑党项女人,他立刻明白了,是鄜州那边被俘虏的妇孺,但应该远远不止百余才对。”

    他连忙派人去找自己的妻子来领人,这时,远处十几名宋军骑兵调转马头走了,野利盛又找个一个女人问了问情况,原来这些妇孺是南利部的人,被关押在鄜州,并没有送去京兆府,也没有被宋军凌辱,只是受了惊吓。

    这时,野利盛的妻子带人出来,让这些妇孺领进了大寨,野利元礼上前低声道:“宋军这是什么意思?”

    野利盛苦笑一声道:“李延庆的意思是说,可以谈判。”

    “这是好事啊!避免兵戈,大家可以相安无事了。”

    野利盛摇摇头,“想避免战争,就得付出代价,我怕他开出的条件太高,我们付不出,另外,还有四个部落是什么态度也不知道,照理他们今天该过来参加葬礼,但现在一个都没有出现,他们的态度很让让人回味啊!”

    “那酋长觉得是什么缘故呢?”

    “如果我没有猜错,他们是希望野利部解决宋军的问题,这应该是他们四家开出的效忠条件。”

    “这怎么行,他们闯下的大祸,却让野利部给他们擦屁股,哪有这么好的事情,酋长千万不能娇惯了他们。”

    野利盛点点头,“我知道,不过去宋军那边摸摸底是有必要的,四叔,这件事我就交给你了。”

    “交给我?”野利元礼一下子愣住了。

    “四叔,你给知州林德关系不错,你先去找他,请他帮忙牵线搭桥。”

    野利元礼一脸苦涩,但又不敢拒绝,只得点点头答应了,“好吧!我去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