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六百四十三章 久别返家
    王贵的脸色变得更难看了,犹豫片刻才恨恨道:“我们已经被踢出河东军了。”

    “为什么?”

    “你还想不到原因吗?”

    “难道是.....因为裁军?”李延庆猛然想起了这个缘故。

    王贵点点头,“河东路的边军裁掉三万调回京城,姚平仲当然要保留自己的心腹,所以种副帅的军队就被裁掉了,包括我、老牛、刘錡都被调回京城,我和老牛这次准备回京找找路子,看看能不能调到河北,就不麻烦你老人家了!”

    李延庆笑了起来,“你小子别说这种酸话,你们想去京兆府我求之不得,我还以为你们更愿意去京城。”

    王贵苦笑一声道:“京城当然舒服,但京城水太深了,而且种副帅进京也不再统兵,听说封了工部尚书、银青光禄大夫,改做文官了,没有种副帅罩着,我们的日子就难过了,还不如去地方当个鸡首。”

    工部尚书说白了就是养老官,李延庆知道种师中被彻底架空了,这应该是赵佶去除种家军的最后一步。

    李延庆沉吟一下道:“既然我们在风陵渡遇到也是天意,客气话也不说了,我京城后会去枢密院活动一下,把你们三人调去京兆府。”

    王贵和牛皋大喜,他们就等着李延庆这句话呢!两人连忙敬酒。

    王贵心情大好,也不再说扫兴的话了,他笑眯眯问道:“听说我有侄儿了?”

    李延庆笑道点点头,“已经三个月了,我这个当爹还没有见到呢!有孩子的心境就不一样啊!老牛,你那边也要努力一把。”

    牛皋闷声道:“我也很努力,但没有效果啊!”

    王贵笑道:“要不要兄弟帮你一把!”

    “去你的!”牛皋给了他一拳,“你把自己的屁股擦干净再说,回头看汤圆怎么收拾你。”

    “阿贵纳妾了?”李延庆听出了牛皋话中有话。

    王贵挠挠头,一脸苦恼,“还不是妾,是个歌妓,但已经怀了我的孩子,我在太原给她租了一间院子住下,这次回京,我真不知道怎么向阿圆开口,但又不能不说。”

    李延庆也没有办法,清官难断家务事,这种事情没有人帮得了王贵。

    众人又喝了几杯酒,这时,张鹰已经找到了几辆雪橇,众人便一起结伴上路了。

    ........

    李延庆回到京城已经是腊月二十五,京城过年的气息更加浓厚了,到处可以听见炮仗的声响,空气中隐隐弥漫着一股的硝烟的气息,李延庆很喜欢这种淡淡味道,这意味着新年即将来临。

    府门前,一群孩子正在打雪仗,忽然,一只雪球向李延庆飞来,李延庆反应敏捷,一侧头躲开了雪球,接着又一只雪球飞来,正好打在他胸口。

    李延庆这才意识到,是有人故意针对自己恶作剧,他向两边望去,很快便发现门口的大树背后躲着两个小娘,正捂嘴偷偷地笑。

    李延庆顿时笑了起来,他也弯腰捏了一个雪球扔了过去,正打树干上,两个小娘娇笑着跑了出去,“阿哥,你回来了!”

    两个小娘都是李延庆最喜欢的,一个是小姨子曹娇娇,另一个就是他的妹妹李宝妍了,曹娇娇比李宝妍大三岁,但李宝妍长得却很高,只比曹娇娇矮一点点。

    “阿哥!”

    李宝妍跑得快一步,一下子扑到李延庆怀中,李延庆一下子把她抱了起来,他很喜欢这个五岁的妹妹,长得粉雕玉琢,尤其她也继承了李家特有的高鼻梁,已经是一个小美人了,李延庆在她脸上重重亲了一下,笑问道:“小宝娘怎么在这里?”

    “我来看小侄儿!”

    从这个小娘嘴里冒出个‘侄儿’的词,顿时使大家都笑了起来,这时,李延庆却发现曹娇娇站在旁边悻悻地看着自己,他便将妹妹放下,对曹娇娇笑道:“娇娇,是不是也想要阿哥抱抱!”

    “我才稀罕呢!”

    曹娇娇小嘴一翘,“宝娘,我们走!”

    她拉着宝娘便向府中跑去,跑上台阶又回头向李延庆扮个鬼脸,吐了一下舌头,这才一溜烟地拉着宝娘跑了,李延庆笑着摇摇头,刚才他一瞬间感觉娇娇长大了,这会儿他又发现娇娇其实还是个孩子。

    “我们进去吧!”李延庆带着亲兵走进府门。

    管家把亲兵们安排去了西客院,李延庆则走进后宅,一进房间,一股浓浓的乳臭味便扑面而来,所谓乳臭未干,就是指婴儿特有的味道,母乳和尿布混合在一起。

    妻子曹蕴正坐在热炕上,轻轻地晃动着摇篮,见丈夫进来,她急忙‘嘘——’了一声,李延庆立刻停住了脚步。

    曹蕴快步上前,一头扑进丈夫的怀中,李延庆轻轻拥抱着妻子,他感觉妻子又恢复了怀孕之前的苗条,他忍不住在妻子耳边小声说了两句,曹蕴的脸顿时羞好了,又白了丈夫一眼,便拉着丈夫的手来到摇篮旁。

    李延庆终于看到了自己的儿子,头上戴着虎头帽,细嫩的小脸红扑扑的,肉嘟嘟的小嘴微微吸吮一下,仿佛还在回味母乳的甘甜。

    “刚刚喝了奶睡着了。”

    曹蕴无限柔情地望着自己的宝贝儿子,她最大的遗憾就是自己奶水不足,儿子又能喝,不得不请一个乳娘。

    李延庆低下头轻轻在儿子的小脸上亲了一下,他心中也有点遗憾,儿子已经三个月了,出生和满月自己都没有看见,这个时代又没有照相术,自己已经无法看到儿子出生时的模样了。

    曹蕴看出了丈夫眼中的怅然,便柔声安慰他道:“等开春后,我们一家人就去京兆府,倒时你就天天可以和儿子在一起了。”

    李延庆点点头,又笑道:“听说老爷子很喜欢他?”

    曹蕴脸上绽开笑容,“老爷子专门请高人给他算了一命,说宝儿长大后贵不可言,老爷子就上心了,隔个七八天就来看看他。”

    李延庆眉头微微一皱,“宝儿这个乳名也是我爹爹起的?”

    “这倒不是,是老爷子起的,大家都叫他小宝郎,夫君,你不喜欢这个乳名?”

    李延庆苦笑一声,“官名是祖父起得,乳名又是曾外祖父起的,好像我才是他爹爹吧!”

    曹蕴嫣然一笑,“要不去和他们商量一下,把名字改掉。”

    “算了吧!惹不起他们。”

    李延庆无奈,说实话,他确实不太喜欢儿子的官名,李璞,太保守,缺乏精气神,当然,李延庆也知道父亲一直不赞成自己锋芒太露,他拿自己没办法,所以只能期待孙子能够含而不露。

    “夫君,你怎么不问问思思和青儿?”曹蕴笑着岔开了话题。

    “是啊!好像没看见她们,她们去哪里了?”

    “她们去莲花庵了,据说那里的观音院很灵验,思思想去许个愿。”

    “可是她的身体能出门吗?”李延庆担忧地问道。

    “今年情况好多了,入冬后已经出了两次门,本来我也想陪她去,但实在走不开。”停一下,曹蕴又小声道:“夫君,思思很想要个孩子。”

    李延庆一时沉默了,他当然知道思思的心事,尤其在自己长子出生之际,这对她就更是一个刺激,但思思的身体也不容许她再生孩子,这是所有名医的共识,而且自己和她在一起这么多年,从未有任何避孕措施,但她就是怀不了身孕。

    “夫君,要不你再劝劝她,领养一个孩子其实也可以。”

    “我劝过她,可她不太愿意。”

    “那是从前,现在可能不一样了。”

    “她现在愿意了?”李延庆回头望着妻子。

    “她虽然没有这样说过,但我知道她的心思,上个月杜二娘在相国寺那边捡到一个孤儿,带回来自己抚养了,思思去看过几次孩子。”

    “她想养那个孩子?”李延庆忽然明白了什么。

    “那个是小郎,思思更想要一个小娘,再说杜二娘把那孩子当宝一样,张虎已经给孩子起名叫张文侠,那个孩子和思思没有关系了,我只是说,通过这件事,我发现思思想法已经有所转变了。”

    李延庆负手走了几步,“或许真有一个机会。”

    “夫君是说有一个孩子?”

    李延庆点点头,“前段时间黑党项作乱,庆东县被攻破,死了几千无辜百姓,一对年轻夫妻也死在乱军中,留下一个刚满月的女婴,后来被逃民抱到庆州,莫先生的妹妹正好也想收养一个孩子,这孩子长得很不错,莫先生便把她抱回京兆府了。”

    “现在这个孩子在哪里?”

    “应该就在京城,莫先生已经提前几天回来了。”

    “可说不定莫先生的妹妹很喜欢这个小娘呢?”

    李延庆笑道:“从河东到河北的几条通道都被大雪封路,莫先生只能先回京城,估计过完年他才会抱孩子去大名府,他妹妹应该还没有见到这个孩子。”

    曹蕴想了想,“这件事我来给思思说,如果她有意,我们再去看孩子。”

    李延庆点了点头,他的目光不由又投进摇篮,他的儿子捏着小拳头正睡得香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