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六百四十四章 思思心事
    思思和青儿是中午返回府中,见到刚刚回来的李延庆,自然有一番欢喜,尤其是扈青儿,性格十分活泼,和娇娇、宝娘在一起堆雪人,她自己也变得像孩子一样。

    但李延庆还是敏感地捕捉到思思娇笑的俏颜中,隐藏着一丝难以察觉的忧伤,忧伤的原因不言而喻,这让李延庆不由有些心痛。

    喝完午茶,李延庆又去看了看摇篮里的儿子,小家伙还是睡得那么香甜。

    “他一天大部分时间都在睡觉,我就说我生了一个小瞌睡虫!”曹蕴怜爱地**着儿子的小脸蛋笑道。

    “都是一样的,这个阶段的婴儿都喜欢睡觉。”

    “人家当然知道,只是开个玩笑嘛!”

    曹蕴笑了笑,又小声道:“那件事我给思思说过了。”

    “她是什么态度?”李延庆注视着妻子。

    “她什么都没有说,就像没有听到这件事一样。”

    曹蕴低低叹息一声道:“我现在才发现自己做错事了,还是应该你去给她说,我说了她会觉得我是在怜悯她。”

    李延庆一阵头大,他知道曹蕴说得没错,思思应该是有点敏感了,如果曹蕴没说倒无所谓,可曹蕴已经说过了,这件事就得自己去圆回来。

    思思的院子就在隔壁,两个院子之间有一扇小门相连,方便她们之间往来,院子里很安静,两个丫鬟跑出去打雪仗了,李延庆来到思思的房间,只见思思正在低头刺绣,自己走进来,她却没有抬头。

    李延庆心中暗暗叹息,从后面轻轻握住她纤柔的香肩,思思身体轻轻一震,一串泪珠便扑簌簌地落在绣棚上。

    “今天是我不好!”

    李延庆尽量把语气放柔和,唯恐再刺激到这个敏感而又自尊的爱妾,“是我让她来找你,没有顾及到你的感受。”

    思思忽然转过身,伏在丈夫怀中哀哀痛哭起来,李延庆怜爱地轻轻**她的秀发,有时候李延庆也扪心自问,如果师师不是跟随自己,她会不会过得更好,或许她已是高高在上的皇妃,而不是一个中级官员的小妾,越是这样想,他心中越是歉疚。

    哭了好一会儿,思思心中稍微好受一点,这才用香帕拭去眼泪,小声道:“我没有怪蕴娘,我知道她是一片好心,我只是....只是怪自己没用,没法给你生下孩儿。”

    “千万不要这样想,当初我娶你可不是为了让你生孩子。”

    “那是为了什么?”思思撒娇地掐了一下丈夫,“你说嘛!”

    李延庆低头在她樱唇上吻了一下,笑道:“听你弹琴,喝你点的茶,一起欣赏春花秋月,一起品夏荷冬雪,更重要是还还有床第之欢.......”

    思思正听得出神,最后一句话却让她俏脸蓦地羞红了,不由轻咬嘴唇在他腰肉上拧了一把,“大白天的胡说什么?”

    李延庆见她眼波流动,娇媚无限,心中不由一荡,便拉着她向里屋走去,思思扭身不依,哪有白天做那种事的?两人拉拉扯扯,思思最终还是拗不过丈夫,被丈夫抄起腿弯抱进了里屋。

    云收雨歇,一番恩爱后,两人终于分开,这时,院子里忽然传来两个丫鬟的笑声,思思吓得连忙整理衣裙,还好自己坚持不褪衣裙,鬓发也没有乱,要不然就丑大了。

    “思思,我先去书房。”

    李延庆已经收拾好衣服,笑着向外走去,思思连忙追出来,只觉双腿无力,她心中又羞又气,只得扶着门喊道:“夫君等一下!”

    “请娘子吩咐!”李延庆笑嘻嘻地停住脚步。

    思思瞪了他一眼,这才小声道:“我们明天去看看。”

    “看什么?”李延庆一怔。

    “你说看什么,当然是看孩子!”

    李延庆顿时恍然,连忙上前道:“娘子想通了?”

    “什么叫想通了?”思思没好气道:“我就没有拒绝好不好,人家只是有点担心?”

    “担心什么?”

    “担心没有那个缘分!”

    李延庆笑了起来,“有没有缘分我也不敢保证,明天我们去看了就知道了。”

    “不!你还是没懂我的意思,蕴娘说你曾见过那个孩子,难道你当时没有感觉吗?”

    李延庆顿时明白了,思思是担心孩子和自己没有缘分,就算思思领养,那就是自己的女儿了,连自己都没有感觉,那怎么能当好孩子的父亲。

    李延庆想了想道:“当时莫先生抱在怀中的,我压根就没有想过她会成为我的孩子,没有这种念头就不会有心动,但我相信,缘分归缘分,感情归感情,随着时间推移,她一定会成为我心中的宝贝女儿。”

    丈夫这样表态,师师终于放下心,她又忍不住问道:“那个孩子可爱吗?”

    李延庆笑着点点头,“孩子长得非常清秀,否则莫先生不会一眼看中她。”

    思思慢慢坐下,她知道自己今晚恐怕睡不着了。

    .........

    次日一早,李延庆便带着郭思思乘坐府中的牛车向陈州门方向而去。

    莫俊是大名府人,但他妻儿早在几年前就搬来了京城,由于是李大器替他租的房子,所以他的家也在虹桥附近,是一座有五间屋子的独院,莫俊有两儿一女,长子在大名府做酒楼生意,次子在徐州当一名县吏,只有十一岁的小女儿莫愁跟随父母身边。

    昨天晚上,李延庆便让张鹰提前过来给莫俊说明了情况,也知道孩子就在他身边,所以当李延庆的牛车刚刚停在院门前时,莫俊便带着老妻迎了出来。

    这时,车门打开,李延庆从牛车里出来,莫俊连忙上前行礼,“卑职参见同知!”

    李延庆笑着摆摆手,“老莫,我们之间就不要这么多礼了,再说我们前不久还在一起讨论新募兵源的事情呢!”

    “其实我也才回来几天,我们还准备明天就去大名府,幸亏昨晚张鹰来了。”

    莫俊就是暗示李延庆,那件事没有问题。

    李延庆点头,转身把思思从牛车扶了出来,思思依旧戴着帷帽,轻纱遮住了面容,这是她的习惯,尽管她已经在京城消失了很多年,大部分人都将她的容颜忘记了,但她还是保持着不露真容的习惯,莫俊夫妇也知道,两人也不以为异。

    “同知请,夫人请!”

    莫俊将李延庆和郭思思请进院子,女儿莫愁跑上前笑嘻嘻向李延庆行礼,“李叔叔新年好!”

    李延庆知道她的小心思,打趣笑道:“小家伙,离新年还有好几天呢!”

    话虽这样说,李延庆还是取出一块五两重的小金锭递给了莫愁,莫愁欢喜得跳了起来,“爹爹,是金子啊!”

    “你这孩子不懂事,还不快谢谢叔叔!”

    “谢谢李叔叔!”莫愁行一礼,一溜烟地跑回自己屋子了。

    李延庆带着思思进了起居房,房间里温暖如春,他们刚坐下,莫俊的妻子便抱着一个襁褓走进来。

    思思一下子站了起来,心中异常紧张,她听丈夫说过,这孩子五个月还不到,也就只比宝儿大两个月,也只是一个小婴儿。

    “夫人抱过去吧!她刚睡醒。”

    莫俊妻子笑着把孩子递给了思思,思思小心翼翼地抱过孩子,这是个极为粉嫩的小婴儿,细细的眉毛,小巧的鼻子,乖巧可爱的小嘴,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充满了灵气,思思忍不住低头亲了一下她的小鼻子,她却没有哭,反而咯咯地笑了起来。

    孩子的笑声仿佛触摸到了思思心中最柔软之处,思思的心一下子融化了,她紧紧抱着孩子,再也舍不得放手,恳求地向丈夫望去。

    李延庆知道思思被打动了,他点了点头。

    莫俊在一旁看得明白,便笑道:“我妹妹家里有三个儿子,她一直给我说想收养个女儿,正好我见这孩子长得乖巧,父母又双亡,便起了心思,不过我还没有告诉妹妹,本打算给她给惊喜,夫人喜欢就抱走吧!也是这孩子的福气。”

    ........

    牛车已经进了陈州门,思思还在抱着孩子亲了又亲,逗得孩子咯咯直笑,她脸上笑开了花,李延庆知道她喜欢这孩子已经到极点了,内心蓄积已久的母性奔涌而出。

    “夫君,你知道吗?这孩子是菩萨给我的!”

    思思眼中闪着泪花,“昨天上午我去莲花庵,跪在菩萨面前许愿,恳求菩萨给我一个孩子,我一定会重建莲花庵,给菩萨重塑金身,结果刚许完愿,孩子就来了,这不就是菩萨给我的吗?”

    爱妾这样一说,李延庆也觉得真是一种缘分了,他点点头,“回头我给爹爹说一下,让他出钱重建莲花庵!”

    “不!不!不!我有积蓄,夫君忘了吗?我有三万贯积蓄,后来全部换成了蓝宝石,前几天我打听一下,市场上蓝宝石的价格已经翻了一倍,我就拿出一万贯钱还这个愿。”

    李延庆想了想道:“蓝宝石就不要动了,上次北征和这次平乱,我得了不少赏赐,回头我给你一千两黄金,你用来还愿吧!”

    思思只是不想用阿翁的钱还愿,既然是丈夫给自己,她也能心安理得接受。

    这时,思思忽然笑道:“夫君,给孩子起个名字吧!”

    李延庆也笑了起来,“昨天我还在抱怨没有机会给孩子起名字呢!今天就得了一个女儿。”

    他沉吟一下道:“这孩子既然是你在莲花庵求来的,就给她取名叫做‘莲’,乳娘就叫阿莲吧!”

    “好!就叫她李莲,这是女孩儿的名字。”

    李延庆抱过孩子,疼爱地轻轻**孩子细嫩的小脸,心中也柔情无限,一天之内,他不仅看见了自己的儿子,还得了一个女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