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六百五十三章 蔡家出事
    正月初六的下午,一辆宽大的马车从从大街上狂奔驶来,两边的十几名侍卫焦急万分,在蔡府门口一转弯,直接进了蔡府大门。

    “快去请郎中,衙内被蛇咬了!”一名侍卫嘶声大喊。

    ‘啥?大冬天被蛇咬了。’管家一头雾水,但当他看见马车里的小官人满脸发黑,浑身抽搐,顿时吓得他腿都发抖了,调头便向府门外奔去。

    片刻,一名老医生拎着药箱跟随管家跑进了大门,这时,蔡鞗已经被抬出了马车,躺在一副担架上,身上盖了一床棉被,虽然隔着棉被,依旧看得出他浑身抽搐。

    蔡京也闻讯赶出来,他被两名小厮搀扶着,怔怔地望着担架上的儿子,脸上露出痛苦之色。

    老医生心中叹了口气,脸都黑成这样,已经很难救治了,他又蹲下翻了一下蔡鞗的眼皮,摇摇头对管家道:“瞳孔已经发散,就算神仙来也没有救了。”

    蔡京却听得清楚,他眼前一黑,顿时晕了过去,小儿子蔡脩连忙扶住父亲,大喊道:“父亲!父亲!”

    老太医又跑上前,掐了一下蔡京的人中,蔡京慢慢苏醒,却放声大哭,“还有二十天就要当驸马了,这让我怎么向官家交代?”

    蔡脩急忙行礼,“文太医,再想想办法吧!我五哥马上要当驸马了。”

    老太医苦笑着摇了摇头,瞳孔都发散了,自己还能怎么救,不过他还是用剪刀剪开了裤管,伤口是在小腿上,整条小腿已肿得像河马腿一般,乌黑油亮,他用匕首在伤口上划一个十字,让毒血慢慢流出。

    “这蛇太毒了,是什么蛇咬伤衙内?”老太医眉头皱成一团问道。

    一名侍卫战战兢兢道:“是银环蛇!”

    老太医惊呼一声,居然是银环蛇咬伤,那真的没治了。

    旁边蔡脩眉头一皱,“究竟是怎么回事,冬天怎么有蛇?”

    “上山的时候,康王殿下在路边发现一条冻僵的银环蛇盘在一起,康王殿下便提醒大家,这蛇很毒,让大家别碰,但下山的时候,那蛇却不见了,开始大家不在意,后来上马车没有多久,就听见衙内惨叫,大喊被蛇咬了,我们搜查了整个车厢,从衙内的后背软垫里游出一条银环蛇。”

    蔡脩心中顿时十分不满,怒气冲冲问道:“这话是什么意思,意思是我五哥自己藏了蛇,自作自受吗?”

    几名侍卫都不敢吭声,这是明摆着的事情,难道五衙内会被人所害?

    蔡脩确实有点怀疑,毕竟是冬天,蛇都蛰伏了,哪有这么巧就出现一条剧毒的银环蛇,他五哥不是愚蠢之人,怎么可能揣一条毒蛇在怀中。

    沉思片刻,他又问道:“马车周围一直有人护卫吗?”

    “有!三辆马车都停在山脚下,有十几名弟兄看护着。”

    说这话,侍卫头子心中没底,他知道那帮混蛋不会老老实实坐在马车旁,十有八九是聚在一起赌博喝酒,怎么可能盯着马车,但这话他不敢说,说出来不光会倒霉一批人,衙内中毒事件就会变成谋杀了,他们都脱不了干系了。

    这时,旁边哭声一片,蔡脩暗叫不妙,只见父亲扑在五哥身上大哭,五哥的几名侍妾也哭得象泪人一样。

    老太医向他摇摇头,叹息道:“毒血攻心,我已尽力了,开始准备后事吧!”

    蔡脩就仿佛像雷劈一样,还有二十天五哥就要当驸马,这个关键时候死了,对蔡家意味着什么?

    ..........

    新年刚过,准驸马被蛇咬而死的事件便传遍了朝野,虽然冬天被蛇咬比较匪夷所思,但比不过传言者的口灿莲花,说蔡家五衙内有收集毒蛇的嗜好,捡到一条蛇揣入怀中,结果毒蛇苏醒一口就下去了。

    这个版本是传得最广,虽然解释了为什么冬天有蛇的这个反常现象,但还是让官家赵佶异常震怒,下旨令开封府、大理寺和刑部联合彻查此事。

    这件事三家执法机构足足调查了一个多月,最终还是得出一个死因不明的结论,这就是莫俊的高明之处,不光事情再怎么蹊跷,但蔡鞗就是死在毒蛇之口,至于毒蛇是怎么出现,根本就无从查起。

    虽然也有人想到了地下黑市,但贩卖毒蛇那人在听说蔡衙内被毒蛇咬死后,立刻逃得无影无踪。

    尽管很多人都想到了或许是蔡鞗的驸马竞争对手所为,但驸马的竞争对手是谁?大家也想不到,这件事在三月份后便渐渐地被人淡忘了。

    赵福金由于已经完成了聘礼环节,她名义上已经是蔡鞗的未婚妻了,不能立刻改嫁,必须守节一年,然后再另寻佳婿。

    ......

    时间一晃到了五月,天气也有点热了,京兆府的最大特点是冷得快,热得快,过了九月就有了寒意,而刚过五月,天上就开始流火了,典型的春秋短、冬夏长。

    这些日子李延庆也忙得够呛,他单身在京兆,原本一直住在军营内,但妻儿要过来,他就必须安排官衙了。

    李延庆原本已经有了一座占地五亩的官衙,但为了让王贵顺利纳妾,他便将这座官衙让给了王贵,虽然汤圆儿对丈夫擅自纳妾极为不满,但看在五亩官宅和丈夫升官的份上,她也只能让王贵的小妾进门了。

    汤圆儿也不傻,她知道王家极为看重传宗接代,王贵的父母都专门跑去太原看望二儿媳和孙子了,她再继续摆出强硬姿态,势必会将王家彻底得罪干净,而且还会得罪李延庆,那可是丈夫的顶头上司,所以在狠狠收拾王贵几个晚上后,她终于松了口。

    王贵和刘錡的家人都是四月初搬来京兆,比李延庆的家眷早了一个月,不过京兆府的官宅还有不少,只是位置和占地面积大小的问题,通判马善亲自陪同李延庆挑选了五座宅在,才最终将官宅敲定下来。

    官宅位于曲江不远,京兆著名的曲江瓦子就在两百步外,不过这里闹中取静,倒也十分安静,根本听不见瓦肆中喧嚣。

    李延庆看中这座官宅主要是喜欢它的水景,靠近曲江边的宅子大多以水景见长,这座官宅也不例外,占地足有十五亩,光水面积就有五亩,府宅中小桥流水,在汇聚成一面小湖,湖上波光粼粼,却又有亭台楼阁、花亭水榭,不过此时还是一片冰天雪地,却有另一种北国风情,若不是马善在旁边,李延庆就会跳上冰面滑上一圈再说。

    “同知,真的决定了?”

    李延庆笑着点点头,“就这座宅子吧!别的我也懒得去看了,不过十五亩是不是太大了一点?”

    李延庆的担忧,马善却不置可否,“地方当官就这个好处,官宅可以住得宽大一点,其实十五亩也不算大,府衙那位的宅子可是二十亩啊!”

    ‘府衙那位’指的就是知府杨绪舟,这两人斗了一年多,最终谁也没有干掉谁,依旧在一起共事,现在马善懒得提起杨知府,在李延庆面前大都用‘府衙那位’代替。

    “老马,抬头不见低头见,那又何必呢?最终却闹得自己不高兴,就算表面装装也行,不用这么势不两立吧!”李延庆语重心长地劝说马善。

    “我倒是想省心一点,可那位呢?可从未给过我好脸色,有什么事情都是让他的从事来说,我这人是人敬我一尺,我还人一丈,人欺我一里,我还人十里,向来恩怨分明!”

    李延庆心中好笑,他也不想在这件事上啰嗦了,这两人已经是官场仇人,劝也没有意义,让他们继续斗下去,对自己也没有坏处。

    “这次找房子着实辛苦马兄了!”

    “哪里!哪里!举手之劳,对了,弟妹什么时候过来?”

    “应该就这两天了。”

    “啊!那房间里还缺不少东西,让我来添置吧!”

    李延庆连忙婉拒,“马兄的好意我心领了,这件事已经拜托王统领的夫人,她估计已经采办得差不多了。”

    马善呵呵一笑,“既然如此,我就不过问了,还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我一定妥妥帖帖办好。”

    李延庆其实还是很喜欢马善的,马善这个人虽然能力一般,但很讲义气,若对上他的眼,他就会对你掏心窝子,若让他反感,他也会毫不犹豫对你下刀,李延庆也不想得罪他,顺着他的毛捋就是了,这种地头蛇,用得着他的地方还有很多。

    李延庆倒是觉得提防一下杨绪舟,那人太阴了,表面上客客气气,但自己若有什么把柄落在他手中,他也会毫不犹豫捅出去,对这种人,最好的办法就是敬而远之。

    五月初十,李延庆的家人一行终于抵达了京兆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