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六百五十六章 三绝女将(上)
    京兆府目前的兵力为一万五千人,分为左中右三军,其中左军统领韩世忠,副统领刘铁;中军统领刘錡,副统领曹猛;右军统领曹性,副统领高宠,除了一万五千禁军外,还有五千新军,也就是长训乡兵,由王贵出任统领,牛皋为副统领,累计兵力两万余人。

    除此之外,还有五千地方厢军,他们主要负责军队后勤杂务,并不会参加战斗。

    新年以后,京兆军便开始为期一年的集训期,主要以实战训练为主,这是种家军的传统训练方式,以实战来磨砺士兵,练兵效果非常好。

    除了士兵实战训练外,还有便是每两个月一次的比武了,比武分为步射、骑射和单骑格斗三类,无论士兵还是军官都可以报名参加,闯进前百名者都会得到奖励。

    军内比武已经进行了两届,刘錡和韩世忠各夺一次骑射魁首,曹猛和高宠也各夺得一次单骑格斗魁首,而步射的两次魁首都被王贵夺走,他以三十箭箭无虚发的惊人成绩被誉为‘定海神针’。

    今天是军内比武的第三届,天刚亮,演武场内便敲响了战鼓声,演武场四周站满了看热闹的士兵,在演武场东侧修建了观战木台,所有都头以上将领都坐在木台上,李延庆坐在第一排的正中,两边是统领和偏将。

    不过今天有一个小小的轰动,引起了全军两万人的关注,那就是观战台上出现了一员年轻的女将,她头戴红色绣缨盔,身穿青罗袍,外套一件细鳞甲,加上她容颜俊秀,格外的英姿飒爽,引起了全军将士的瞩目,这不仅是京兆军,也是西军的第一员女将。

    在种师道时代是绝不允许女人出现在军营内,女将也不允许,现在种师道时代已经结束,女将终于出现了,也引来了万众瞩目。

    在昨天的中军大帐内,李延庆已经给偏将以上将领介绍了自己的义妹扈三娘,这也是扈青儿的意愿,青儿这个名字她不想让更多知道,索性就用梁山的名字扈三娘。

    这时一名偏将飞奔而来,在李延庆面前单膝跪下道:“启禀同知,准备已经完成,随时可以开始!”

    李延庆点点头,“开始吧!”

    “咚!咚!咚!”战鼓声敲响了,全军将士开始激动起来,期待已久的单骑格斗挑战赛终于拉开了帷幕。

    事实上,全军比武在十天前就开始了,步射王贵没有参加,结果被牛皋夺得第一,骑射今年还是刘錡夺得第一,韩世忠第二,第三却是曹性,当然,主帅李延庆是不能参加比武,否则骑射第一也就轮不到别人了。

    今天举行单骑赛前二十名的挑战赛,去年的前十已经自动进入前二十名,还有十个名额由复赛获胜的前一百名争夺,一百人分为十个组,每组第一名进入前二十名,十组比赛在昨天结束了,前二十名已经出来,今天就是最后的决赛。

    先要决出前十,然后前十名则实行攻擂赛,战场上的最后获胜者为今年的魁首。

    这时抽签已经结束,扈青儿拿着一张签单坐回自己位子,李延庆探头笑问道:“第几局?”

    扈青儿伸出四个指头,意思是自己抽到第四局,但对方是谁她却不知道,一名亲兵跑去问了,回头对李延庆低声道:“刘铁也是抽到第四局!”

    上届前十名的张确在骑射中拉伤了胳膊,今天无法参加挑战赛,扈青儿便补上了这个名额。

    这时场上出现了第一对选手,由偏将王扇对阵偏将牛皋,牛皋使一对四十斤重的瓦楞金锏,王扇则使一把五十斤的大刀,不过规则有先,不准取命,点到为止。

    由于在第一届的复赛时出现意外,一名参赛士兵被斩断了胳膊,规则就改了,只有进入前二十名才允许用真兵器,之前的比武一律用木制兵器。

    至于用真兵器比武时怎么把握,就由交战双方自己决定了,一般而言,允许受一点皮肉伤,只要不是伤筋动骨都可以。

    随着一阵鼓响,牛皋大喝一声,策马向对方冲去,虚晃一锏,直取对方左肩,王扇不慌不忙,刷地一刀迎面劈来,‘当!’的一声脆响,巨大的撞击力使两人同时后退几步,又继而缠斗在一起,十几个回合后,牛皋一记回马鞭,正打中王扇的后背,虽然力道不大,却赢得了致胜的一分。

    ‘当!’锣声敲响,裁判主官大喊:“第一局,牛皋胜!”

    新军那边顿时传来一片欢呼声,第二局是左军的张卫赢了,第三局是高宠轻松战胜对手,这时第四局开始了。

    只见一匹火红的胭脂马像一团烈火冲进了赛场,比赛场内顿时一片欢呼,第一次看见女将比武,士兵们都要沸腾了。

    而当刘铁出来时,迎来的却是一片嘘声和口哨声,众将都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个刘铁运气不好,对手居然是女将,难怪如此不受欢迎。

    这时,李延庆向刘铁招招手,刘铁上前抱拳道:“请主帅训话!”

    李延庆微微笑道:“我是想提醒你,我这个妹子有三绝,飞石、飞刀和鞭刃,你自己当心点!”

    “多谢主帅提醒!”

    刘铁拨马上前,一挥铁枪喝道:“扈姑娘,请吧!”

    他要礼让对方,等对方先出手,这时,刘錡低声问李延庆道:“三娘的武艺,同知领教过吗?”

    李延庆点了点头,“她的飞石是我亲授,但现在已经超过我,飞刀是家传,和飞石同出一脉,神出鬼没,她鞭法本来就不错,后来得天下第一次刺客栾廷玉传授了一招,光凭这一招,梁山的五虎将都未必是她的对手了。”

    刘錡心中着实担心,拢手对堂弟大喊道:“不准轻敌!”

    这时,扈青儿已经冲到三十步外,只见她手白光一闪,一块飞石刹那间到了刘铁眼前,简直快得无以伦比,连李延庆都骇然叹服,论飞石精准和花样,李延庆完全可以和扈青儿较量一番,但飞石的速度,李延庆却比不上扈青儿,比她慢了一倍不止。

    刘铁躲闪不及,只听‘啪!’一声脆响,他的头盔被打得飞起来,滚出去一丈远,四周一片大笑,欢呼声四起。

    刘铁顿时满脸通红,这还没有开始交手呢!自己头盔先被对方打掉了,难怪主帅要特地提醒自己,他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这个女将会如此厉害。

    不过刘铁还是很光棍,他知道对方是手下留情,若是打自己的面门,恐怕自己已落下马了。

    他抱拳道:“我认输!”

    ‘当!’锣声响起,裁判官大喊:“第四局,扈三娘胜!”

    鼓掌声和欢呼声再次从士兵群中爆发出来。

    ..........

    临近中午时,单骑挑战赛的前十强便已产生了,高宠、曹猛、刘錡、王贵、牛皋、杨文艺、张卫、扈三娘、曹性、贡祖文,韩世忠运气不好,抽到了高宠,十个回合便被高宠击败,没有杀进前十,着实令他沮丧,汤怀抽到了曹猛,也没有能杀进前十。

    中午休息一个时辰,虽然宋朝不吃午饭,但军队却例外,朝廷还是要求中午给士兵补充一餐,只是比晚餐稍微简单一点。

    扈青儿也有了一顶帐篷,就在李延庆寝帐旁边,不过现在李延庆家人已来京兆,在现在的非战期间,他也会隔三差五地回家住一住了,士兵们一般晚上不准出营,但每隔十天会有一天假,准许士兵们进城游玩休息。

    大帐内,李延庆和扈青儿坐在小桌上吃午饭,王贵也端碗溜了过来,他坐下笑嘻嘻向扈青儿竖起大拇指赞道:“青儿,你的飞石确实已经超过老李了,速度比老李快多了。”

    青儿脸一红,“我可不敢和大哥比,我是他教出来的,怎么比得过他?”

    “徒弟超过师父很正常啊!这叫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下午只要你大胆用飞石,曹猛和高宠估计也够呛!”

    “王大哥,下午怎么比?”扈青儿又好奇地问道。

    “老李没说吗?”

    王贵立刻摇头晃脑道:“下午就是车**战,高宠是上届魁首,他是擂主,前面九个大家抽签,第一个出场的最倒霉,他要干掉八个才能和擂主一战。”

    青儿抿嘴一笑,“就是先自相残杀,再挑战擂主,对吧!”

    王贵一拍大腿,“说得对极了!”

    “那每次比武就只有第一和第二了,后面名次怎么办?”

    “后面名次另外再比,八个人比赛三轮就出来了,叫做补缺,大家都没什么兴趣了,我是上一次的第六名,败在第三名刘錡手下。”

    “那大哥怎么不参加?”

    青儿又问李延庆道:“你若参加了,骑射第一名非你莫属。”

    “我?”李延庆笑了笑说:“我参加就没有意思了,赢了好像不公平,输了会影响权威,所以只要指望青儿替我争气了。”

    青儿美眸顿时异彩闪烁,“我一定不让大哥失望!”

    这时,李延庆见扈青儿吃得差不多了,便对她笑道:“你先回帐休息一会儿,养足精神下午再战。”

    “那我先过去了,王大哥,你慢坐!”

    “好!去好好休息。”

    扈青儿走了,王贵低声道:“老李,你是不是想借此机会筹建一支女兵营?”

    李延庆点点头,“确实有这个打算,主要用于医疗和战场救治,等这次比武结束后就开始招募,五百人就足够了。”

    “女兵好啊!军营有了女兵,大家的日子就没那么无聊了,训练对战时,放几个女兵在旁边观战,保证一个个生龙活虎!”

    李延庆拍拍王贵肩膀,“好了,你也去休息吧!下午争气一点,至少也要杀入前五!”

    “本来我是有信心的,但今年多了一个青儿,结果真的就难说了,她的飞石我也没有把握躲过。”王贵唉声叹气地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