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六百五十九章 军费不足
    最后的结果谁也想不到,这个擂台挑战赛打了一个平手,让所有人的惊讶万分,虽然第五块飞石打中高宠左肩,但飞石不是飞刀,高宠虽然先失半分,但最后却成功地用枪逼住了扈姑娘,赢得致胜的一分,按理应该判高宠守擂成功才对。

    但随着士兵们议论加深,很多士兵都意识到了可疑之处,那就是最后高宠的获胜是扈三娘放弃抵抗才赢得的,扈三娘为什么要放弃抵抗,难道还有他们没有发现的暗招吗?

    高宠对这个结果却极为不满,他直接来到中军大帐,对几名主将高声抗议道:“输了就输了,难道我会不认账?平手太荒唐了,明明是扈姑娘用飞刀先射中我,如果她不射我,而是改射马腿,我还可能端坐战马之上吗?她是怕伤了我的战马才手下留情,我怎么能不知好歹去争这个面子,这是对我的侮辱!”

    李延庆笑眯眯道:“之所以判定两个魁首不是考虑你的面子,而是军队无法做出三娘获胜的决定。”

    “为什么?”高宠愕然。

    旁边韩世忠接口道:“因为扈姑娘还不是军中战将,她没法获得魁首,所以只能并列魁首,你要看看书面决定,并没有平手的意思,只是并列魁首。”

    高宠虽然心高气傲,但也不至于目中无人,他见几个上司已形成共识,便躬身行一礼,“卑职遵从统制的决定,只是.....”

    “只是什么?”李延庆笑道:“高将军不妨把心里话说出来,我们会尽量考虑高将军的感受。”

    高宠叹口气道:“卑职腿上先中刀,看到的人很少,卑职不希望士兵们误会扈姑娘,败了就败了,卑职担当得起。”

    韩世忠笑道:“既然高将军担当得起,那回头我就在底层将领中说一说,把真相说出来。”

    “多谢韩统领,卑职告辞!”

    高宠行一礼,转身便走,李延庆见高宠走路略有点瘸,便问道:“高将军,腿上的伤不碍事吧!”

    高宠摇摇头,“一点皮肉伤,过两天就好了。”

    他行一礼便转身走了,待高宠退下,曹性这才笑道:“我就说嘛!高宠不肯接受这个并列魁首,他那个人,傲着呢!输了他会下次争回来,绝不会接受别人的谦让。”

    事实上,这是扈青儿坚决不肯接受魁首的结果,李延庆无奈,才想到了一个并列第一的办法,但高宠又不肯接受,着实让李延庆头大,不过高宠也只是让李延庆说明了一下真相,并没有反对并列魁首的方案,这让李延庆稍稍松了口气。

    李延庆又对一旁的录事参军莫俊道:“朝廷那边接受暂时不管,军中先把三娘补为偏将,回头正式招募五百女兵,女兵营就烦请先生安排了。”

    莫俊笑道:“女兵营我准备设在情报营旁边,把军营开辟为单营,用营栅分隔开,设立女兵岗哨,另外军服我已经在准备了,不知统制有没有特殊要求?”

    李延庆想了想道:“女兵军服我再考虑一下,反正她们不用上前线,不需要太重的铠甲。”

    这时,莫俊犹豫了一下,却没有再说什么。

    李延庆设立女兵营的想法得到了韩世忠和曹性的支持,他们都知道女人在伤兵护理方面有着男人不可替代的作用,刘錡虽然恪守西军大营不进女人的传统,不过他只是坚决反对营娼,对军医护理女兵倒不抵触,加上今天扈三娘表现极为出色,刘錡最终也接受了设立女兵营的计划。

    另一个统领王贵基本是李延庆说什么他就支持什么,丝毫没有阻力,四个统领都赞成了这个方案,设立女兵营就顺理成章了。

    众人又商议了一下军务,韩世忠等人便告辞而去,大营内只剩下李延庆和莫俊二人,“刚才先生想说什么?”李延庆笑问道。

    莫俊微微叹息道:“今天刘方说,开支有点紧张了!”

    李延庆一怔,立刻回头道:“速去把刘参军请来!”

    刘方出任李延庆的记室参军,主管文书,另外京兆军的小金库也归他掌管。

    京兆军的军费开支主要有三块,一块是计划内的军费,也就是朝廷承认的一万五千军队的费用,这是由朝廷负担,每半年朝廷会将拨付牒文交付陕西路转运使,从陕西路收到的税赋中支付给京兆军,由六曹中的户曹进行收支管理。

    第二块军费是五千地方厢军的军费,其实也是和禁军一样,由朝廷负担,转运使调拨,户曹进行管理,也算是计划内军费。

    第三块军费比较特殊,李延庆把它称为计划外的军费,在别的州县就是指乡兵补贴,其实就是一点伙食补贴,负担不重。

    但李延庆这里却不一样,他们乡兵就是五千新军,经枢密院批准,天子点头,将集训乡兵改成了长训乡兵,视同禁军管理,这就意味着他们得自己解决军费问题。

    五千乡兵仅每个月的军饷支出就高达五万贯,虽然铠甲、兵器、大帐由枢密院帮忙解决,但一天三顿的伙食支出却避免不了,这样,每个月就要另外增加了一万贯钱,每月六万贯的刚性支出,对他们而言,是极为沉重的压力。

    好在他们平定黑党项之乱得到的赔偿,天子作为赏赐悉数给了京兆军,才使他们有了二十余万贯钱的积累,勉强支撑下来,为此,李延庆特地设立了一个‘新库’,这笔钱就存放在新库中,作为新军的开支。

    现在李延庆又准备设立女兵营,自然又是一笔自己负担的开支,五百女兵每月的支出至少也是六七千贯钱。

    不多时,刘方匆匆赶来,躬身行一礼,“参见同知!”

    “刘参军请坐!”

    李延庆请刘方坐下,又让亲兵上茶,李延庆这才把设立女兵营之事说了一下,刘方果然面露难色,半响才点头道:“我想想办法吧!”

    “现在新库中还有多少钱?”李延庆问道。

    “还有八万贯左右,再过几天要支付新兵俸禄和伙食支出,就剩两万贯了,招募女兵按照惯例要先给二十贯的安家费,五百人就是一万贯,最后我们就只剩一万贯了。”

    “那宝妍斋那边呢?”

    李延庆最终还是得到了宝妍斋的秘密支持,李大器将河东、陕西两路的宝妍斋店铺获利全部划给了京兆军,算下来每月有两万贯的收入,但和每月六七万贯钱支出相比,宝妍斋的收入还是稍微少了一点。

    刘方已经说得很明白了,这个月勉强够支付,下个月就揭不开锅了。

    说起来这确实是王黼的罪过,自从前年王黼强行推行大钱开始,短短两年时间,大宋各地物价飞涨,铜钱贬值,白银黄金愈加贵重。

    在十年前,一户人家每月收入三千文钱就可以养家糊口,现在至少要五千钱才能勉强维持一家人的温饱。

    而新军士兵军饷每月十贯钱是指小贯钱,折合七千七百文钱,只比下层民众的收入稍高一点,乡兵之所以愿意接受长训,还主要是考虑到包食宿的福利,严格说起来每月十贯的军饷确实不算高,可就是这并不算高的军饷,也将李延庆逼得坐立不安。

    “羊皮还有多少?”李延庆沉思片刻问道。

    “还有二十万张左右!”

    黑党项拿不住足够的钱财赔偿,只得用羊皮抵债,先后拿出了三十万张老羊皮给京兆军,其中十万张已经赏赐给了全军士兵,库中还剩下二十万张。

    “现在羊皮市价多少?”

    莫俊和刘方对望一眼,刘方苦笑道:“若是冬天,羊皮确实好卖,一张上好的老羊皮可卖到三贯钱,现在天热了,估计最多也就两贯钱左右,而且没有市场,只能卖给皮毛商,他们也要赚钱,肯给一贯钱就不错了。”

    “才一贯钱!”

    李延庆也有点舍不得了,这么好的老羊皮只卖一贯钱,太亏了,他想了想问道:“燕山府是怎么解决军费不足的?”

    燕山府郭药师和他们一样,将乡兵转为长训,训练成新兵,而且人数也比他们多,足有两万人,每个月的军费开支至少就是二十万贯了,朝廷肯定不会负担,这对郭药师是个极大的考验,两个月前,李延庆特地将刘方派去燕山府学习经验,刘方还没有来得及向李延庆汇报。

    “回禀同知,燕山府主要是三线并举,一是实施军屯,解决了新兵的粮食问题,其次就是实施军商,燕山军开了三个商行,和北方的游牧民族做生意,听说利润极高,第三个办法可能同知怎么也想不到。”

    “什么办法?”李延庆急问道。

    “开矿铸钱!”

    李延庆顿时愣住了,他迟疑一下问道:“难道他们得到朝廷批准了?”

    刘方点点头,“郭药师确实得到了天子的特批,准许他开矿铸钱,这三个办法解决了燕山新军的军费问题。”

    李延庆负手走了几步,对两人道:“贸易这条路我们也可以走,和西夏进行商贸,卖茶叶、瓷器、盐以及宝妍斋胭脂给西夏人,做得好的话,每个月两万贯钱的获利应该有,军屯也没有问题,军屯包括自己养猪养羊,新军的伙食钱就能省了,至于铸钱,我估计朝廷不会批准我们,不过我们可以开矿铸银。”

    “可是矿山在哪里?”

    “我今天就上表天子,请求把泾川银矿划给我们。”

    一般而言,朝廷也允许私人开矿,但所铸造的粗铜、粗银等产品都必须卖给朝廷,主要是防止私人私下铸钱或者仿造官银,但军队不是私人,军队开矿所得可以自行处置,虽然不许铸钱,但可以打仿造官银的擦边球,尤其泾川银矿是军方所有,转给他们更是在情理之中。

    当然,前提是要天子批准,李延庆觉得可以请高俅说服赵佶,既然赵佶默许自己训练新兵用作边防,那么利用开矿来筹措军费,赵佶也应该网开一面才对。

    这时,莫俊提醒道:“这件事绕开梁师成,恐怕会节外生枝。”

    提到梁师成,李延庆就一阵头大,他名义上还是梁师成的人,还真不能绕开梁师成,梁师成这个人,他未必肯帮你做成事,可如果绕开他,他一定会让你做不成事,莫俊提醒得很对。

    无奈,李延庆只得道:“好吧!我写一封信给父亲,请他再拜访一次梁师成。”

    “正常给枢密院的申请还是要做。”莫俊再次提醒他。

    “我知道!”李延庆点点头,又问刘方道:“刘参军的意见呢?”

    刘方沉思片刻说:“做生意也好,开矿也好,都需要一笔启动资金,另外,我们新军军费也支撑不到下个月了,必须要有几个月的军费储备。”

    李延庆心中已有了一个方案,他当即立断道:“把二十万张羊皮作为抵押品交给宝妍斋,向宝妍斋借三十万贯钱作为做生意的本钱以及几个月的周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