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六百六十五章 平州事件(上)
    八月的燕山府依旧酷热难当,燕山城外的官道上冷冷清清,看不到一个行人,空气都仿佛被火烤成了半透明的液体,在空中流淌,官道旁的一家茶棚内坐着几名远道而来的商人,他们一边喝着凉茶,一边打着扇子,可依然热得汗流浃背。

    这时,几名骑兵从远处疾奔而来,马蹄激起滚滚黄尘,就仿佛燃烧的烈焰,几名骑兵瞬间从茶棚旁飞驰而过,留下了呛人的尘土。

    “掌柜,这是怎么回事?短短半个时辰就已经过去了三拨人马了,燕山府发生什么大事了吗?”几名商人七嘴八舌问道。

    掌柜拎着茶壶走过来道:“估计是平州那边的事情吧!”

    “平州出事了?”几名商人顿时急了,他们就是要去平州,如果平州闹兵乱,那他们可就白跑一趟了。

    “掌柜快说,平州出了什么事?”

    “我也是前几天听说的,平州守将张觉杀了金国的十几名大将,举平州降宋,前两天张令徽将军亲自率领一万人浩浩荡荡开赴平州,军队那个壮观啊!”

    “这可糟糕了,宋金岂不是要开战了吗?”商人们都担忧起来。

    “开战不会吧!宋金还有盟友呢。”掌柜不以为然,“再说平州本来就应该属于燕山府,金国出尔反尔,现在我们自己拿回来,金人有什么话好说?”

    商人们又说了几句,便结帐出发了,一支骡队向平州方向而去。

    .........

    平州事件并不是突然发生,早在一个月前,平州守将张觉便秘密派人和郭药师联系,表示愿意献平州归宋。

    平州扼守辽东和燕山府,战略地位极其重要,相当于今天的山海关位置,它原本属于辽国的南京,在宋金两国达成的海上盟约中,明确平州应该归宋,但由于平州守将张觉投降了金国,使平州事实上被金兵占领。

    当宋军夺取燕京府后,金国却不肯把平州交还给宋朝,这样一来,金国之军实际就驻扎在燕山府的东北大门内,进入燕山府的大门被金军掌握。

    郭药师这两天心中乱成一团,自从一个月前,张觉表示愿意携平州降宋后,他就立刻向朝廷汇报,朝廷给他的回复就是八个字:‘可以接受,小心处理。’

    这也是天子的意见,平州已经成了大宋的喉中针,背上刺,现在有收回的希望,朝廷在反复商讨后,最终决定接受张觉的投降。

    可真的当张觉发动政变,将平州交给大宋时,郭药师又忽然感觉自己接手了一个烫手之物,自己接过平州,金国会是什么态度?

    郭药师并不愚蠢,他知道金人已经在辽东和云州大举集结,现在就缺一个攻宋的借口,偏偏这个时候张觉投降,不正好落给金国口实吗?

    “启禀大帅,平州有紧急消息!”门外有士兵禀报道。

    郭药师连忙道:“带进来!”

    这时,进来两名士兵,单膝跪下行礼,“参见大帅!”

    “快说,平州发生了什么事?”

    “启禀大帅,张令徽将军已接手平州防务,但金兵却有异动!”

    郭药师顿时紧张起来,“什么异动?”

    “完颜宗翰已率十万大军在平州榆关外叩关,要求我们立刻撤出平州,把张觉首级交给金国,否则金国将大举攻宋。”

    郭药师脸色十分苍白,半晌,挥挥手,“我知道了,退下吧!”

    两名报信兵退下去了,郭药师拾起一卷情报,这是一个时辰前收到的居庸关情报,居庸关原本只有三千金兵,可在短短一天时间内已增加到一万余人,这个极为明确的信号,郭药师不得不重视起来。

    沉思良久,郭药师便知道事关重大,光凭自己是解决不了,这件事必须上报朝廷,既然是朝廷让自己接受张觉投降,那么擦屁股的破事情当然也应该一并由朝廷解决。

    下定了决心,郭药师立刻两手准备,他派一队骑兵以八百里加急快报送信前往京城,另外又派两名士兵赶往金兵大营送信,希望金兵主帅能宽限时间,等待朝廷的决定。

    金兵大营位于平州北面的榆关外,十万大军并没有什么营栅,一顶顶大帐望不见边际,延绵二十余里,金兵并不是现在才出现,它一直便有,只不过它之前位于三百里外的柳城附近,当张觉发生兵变,举平城投降宋朝时,金国狼主完颜晟立刻得到了消息,他异常震怒,立刻令完颜宗翰赶赴平城,强势解决此事。

    攻打宋朝早已成为金国的国策,当辽国以极为羸弱之躯,临时组织四万老弱之军便击溃数十万宋军,这便使金国看透了宋朝的腐朽,这样腐朽而富庶的猎物,金国怎么能不向往。

    但金国也知道,宋朝不是辽国,对于这样一个人口数十倍于自己的大国,他们需要时间准备,他们需要两三年时间彻底消化辽国,将辽国的军队变成金国的战斗力。

    攻宋的计划已经制定,但还是需要时间准备,在这个关头平州出事,金国虽然想强势解决,但也并不想爆发战争,这个棘手的难题就交给了完颜宗翰。

    羊皮大帐内,完颜宗翰负手站在一幅巨大的地图前,这是燕山府全图,上面清晰地标注了城池、人口以及宋军驻军情况。

    在完颜宗翰身边站着一名宋人打扮的中年男子,他脸上带着谄媚的笑意,微微弯着腰,等待着完颜宗翰的垂询。

    “梁先生,这样做风险是否太大了?”完颜宗翰缓缓问道。

    姓梁的中年男子正是前河北两路转运使梁方平,他因仓库的严重亏空时间在被抓捕前夕脱逃,乘船逃到辽东投降了金国,他深得金国的重视,光汉人奴隶就赏给他数百人,目前他出任随军参谋,同时也是完颜宗翰的首席幕僚。

    梁方平笑道:“卑职很了解宋朝君臣,这些人胆小如鼠,但又贪图虚名,平州可卖给他们,满足他们的虚荣心,但一定要张觉的脑袋,只要张觉一死,宋朝就失尽燕山府的人心了,包括郭药师也会兔死狐悲,等下一步攻打宋朝,大帅再诱降郭药师时就会事半功倍。”

    完颜宗翰负手走了几步,他认可梁方平的献计,只要他们控制居庸关,平州就算还给宋朝也无妨,但关键要出兵居庸关向宋朝施压,他觉得这个风险颇大,一旦引发宋金大战,他们还没有准备好,这可不符合金国的国策。

    梁方平笑道:“宋金大战的政治后果郭药师可承担不起,大帅尽管出兵,只要不攻打燕城,郭药师就绝对不敢轻举妄动,大帅出兵施压,同时再派人去和宋朝谈判,一手硬一手软,卑职相信宋朝一定会乖乖地将张觉人头送回。”

    完颜宗翰点点头,“好吧!就听先生之言,平州之事我去给狼主说,也算是麻痹宋军。”

    ........

    十天后,一支万人的金国铁骑杀进了居庸关,直扑昌平县,昌平城守将弃城而逃,金兵随即占领县城,将城内数千民众驱赶向燕城,金兵随即放火烧毁了昌平县,火势冲天,数十里可见。

    十五座关隘的守军纷纷向郭药师紧急求援,与此同时,金国特使抵达了燕山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