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六百七十三章 西夏策变
    收购旧兵甲的活动五天后便结束了,效果之好大大出乎预料,他们收到各种铠甲三万四千副,长矛八万支,战刀六万多把,还有大量的弓弩、盾牌,一共耗费了五万三千贯钱,大大赚了一笔。

    这些武器盔甲若从军器监购买,二十万贯也不止,更关键是军器监也没有库存了,重新打造至少要耗费一两年,他们节约了大量时间。

    三万四千副盔甲,加上去年灭黑党项缴获的近两万副皮甲,足以装备五万乡兵了。这时,康王赵构也对陕西路各州下达了命令,要求各州府全力配合京兆军招募乡兵,新年尚未到来之前,招募乡兵的命令便发送到了陕西路的各州各县。

    冬去春来,转眼宣和六年的春天来临了,这天上午,西夏皇宫内,一次关于西夏命运的军政议事正在宏福殿内进行,十几名西夏主要官员参加了这次廷议。

    三天前,西夏接到了金国使臣送来的旨意,要求西夏出兵陕西路,为此,西夏君主李乾顺迅速召集文武重臣进行协商,按照金夏两国达成的同盟协议,西夏有义务协助金国的军事行动,无条件遵从金国狼主的旨意。

    “陛下,如果我们出兵陕西路,这等于就是撕毁了前年我们和宋朝达成的停战撤军协议,这对西夏和陛下的信用都是一次沉重的打击,事关重大,请陛下慎重考虑。”

    说话的是西夏尚书令李可真,他是西夏文官之首,对金国的命令,他持保留态度。

    “我们国力损失惨重,需要时间修养生息,这个时候出兵,不仅会破坏宋夏之间的贸易,也会影响我们休养生息的国策,对我们西夏伤害太大。”

    李可真话音刚落,坐在他对面的李察哥便起身道:“我们和宋朝签署了停战撤军协议不假,但我们和金国也签署了同盟协定,协议上明确要求我们服从金国的军事指令,这就和夏宋间的协议有了冲突,现在的问题是,我们该遵从哪个协议?”

    李乾顺缓缓道:“虽然朕也不想自损信用,但显然同盟协定比停战协议重要得多,我们必须遵从金国的协助作战请求,这个不容质疑,朕只是想寻找一个比较稳妥的方案,使各方影响降到最低。”

    这时,梁王梁安平起身道:“陛下,微臣也想说两句!”

    李乾顺点点头,“梁王请说!”

    梁安平朗声道:“按照金夏同盟约定,我们确实应该出兵,但尚书令说得也有道理,出兵不能损害西夏的切身利益,用陛下的话说,就是要寻找一个比较稳妥的方案,那我考虑,如果我们出兵而不战,屯兵于宋夏边境,是不是既满足金国的要求,也避免了西夏的损失?”

    李察哥摇摇头,“梁王殿下,恐怕金国不会满足于我们出兵而不战。”

    梁安平笑道:“所以我们要了解,金国为什么要西夏出兵,他们目的何在?”

    “这还用说吗?显然金国准备大举攻宋了,我们出兵可以牵制住陕西路的宋军,配合大同府的金兵攻打太原,金国的战略意图非常明显。”

    “那我们屯重兵于边境,引而不发,是不是能同样牵制住宋军?”

    李察哥摇摇头,“暂时是这样,可如果太原危急,相信京兆府的宋军还是会赶赴河东救援,除非我们大举攻宋,否则牵制的意义不大。”

    梁安平又道:“那我们能不能分两步走,首先屯重兵于边境,耐心等待宋金之战,若金败,我们收兵回府,若宋败,我们也可以趁机捞取一些土地,其实我觉得与其进攻陕西路,不如进攻河西,夺回陇右及河湟之地。”

    梁安平的意见说到了李乾顺的心坎上,他摆手止住了李察哥的话头,笑道:“朕认为梁王的建议最为稳妥,也最符合西夏的利益,就这么决定了,采用梁王的方案!”

    .........

    梁安平回到府中,立刻让人去把乔仲安找来,去年京兆府抓捕奸细,梁安平的儿子梁印也不幸被宋军抓捕,梁安平便通过乔仲安向李延庆求情,最终使李延庆释放了梁印,欠下的人情,他得在适当时候还给李延庆,今天军政议事,他主张屯兵不战,继而绕开陕西路吞并陇右河湟,这些其实都是他还人情的一种方式。

    当然,梁安平不能损害西夏的核心利益,他很清楚金夏之间签署的同盟协议,使西夏没有选择余地,出兵不可避免。

    梁安平负手在书房里来回踱步,事实上,西夏出兵不仅影响宋夏之间的关系,也损害到了他的个人利益,他是宝妍斋在西夏的代理商,同时也将大量牛脂卖给宝妍斋,每年获利三十万贯,如果宋夏边境紧张导致贸易中断,这个损失他承受不起。

    这一点他必须要和李延庆沟通好,尽可能地避免贸易中断的后果。

    这时,家人在门外禀报:“乔东主来了!”

    梁安平精神一振,连忙道:“快请他进来!”

    片刻,乔仲安快步走进了房间,乔仲安大部分时间都呆在西夏,现在的乔氏商行已成为宋夏间第一大商行,拥有上千头健骡,将瓷器、茶叶、丝绸、布帛、化妆品等等各种宋朝的手工业品贩运到西夏兴庆府,又将西夏的毛皮、药材、矿石、牛羊肉、脂肪、瓜果等物品运到京兆府,每年的销售额数十万贯。

    巨大的经济利益也使乔氏商行在西夏拥有很高的地位,尤其是特别通行证使他们在宋夏边境畅通无阻,虽然也有人指责乔氏商行存在细作行为,但国力大损的西夏还是对能带来巨大利益的乔氏商行采取了宽容的态度。

    “参见梁王!”乔仲安抱拳行一礼。

    “乔东主请坐!”

    乔仲安坐下便急切地问道:“听说今天上午朝廷做出了重大决策?”

    宋夏间的关系直接影响到了乔氏商行的生存,乔仲安已经得到西夏即将出兵的风声,他怎么能不着急。

    梁安平苦笑一声道:“乔东主的消息还是灵通啊!”

    乔仲安心中顿时揪紧了,“这么说,传闻是真的?”

    梁安平点点头,“朝廷没有办法,金国特使送来旨意,要求西夏出兵陕西路,我们没有选择的余地,只能出兵!”

    说到这,梁安平将一封信递给乔仲安,“这是金国具体出兵要求以及西夏的最终决策,是重大绝密情报,切不可让第三人得知!”

    乔仲安情绪顿时低沉下来,他默默接过信塞进怀中,低头不语。

    梁安平看了他一眼又道:“西夏虽然在陕西路边境部署重兵,但并不准备立刻发动进攻,你们的特别通行证依旧有效,不会影响到正常贸易。”

    乔仲安叹了口气,“只能说是西夏一侧可以通行,但宋朝一侧就未必了,边境一旦紧张,宋军就会封锁边境,这是惯例,肯定会影响到正常的贸易。”

    梁安平想了想道:“要不然就走西线水路,利用大型运货皮筏南下,在金州转陆路运输再进入渭河。”

    其实走水路是很便利的最佳方案,但陇右的官府及军方对西夏抵触强烈,不允许与西夏通航,这一点乔仲安心知肚明,他沉默片刻便摇摇头道:“走水路不现实,我还是去和李同知商量一下,走延安府到鄜州的商队或许可行。”

    梁安平笑道:“你说得对,李同知同时兼任延鄜路总督,他应该有变通的办法。”

    乔仲安起身道:“我这就回京兆府,把商道安排妥当,尽量不要影响到双方贸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