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六百七十九章 紧急部署
    燕京城的失守不仅在京城百姓中引起掀然大波,同时也让朝廷异常震惊,实施了将近一年的鸵鸟政策,当战争终于来临后,无论天子赵佶还是王黼等重臣,都不得不将头从沙子里拔出来,面对即将来临的政权危机。

    这是一个千古不破的定理,当权力机构因操作不当引发巨大的危机时,它的权力合法性就会受到广泛的质疑,掌握相权的知政堂如此,掌握君权的天子也同样难以回避。

    一大早,在宣政殿的偏殿内,赵佶便召开了紧急军政议事,所有三品以上的数十名职事官都参加了这次议事,讨论如何应对金国入侵引发的危机。

    此时的大宋朝廷可谓内忧外患,虽然从燕京城得到大量的辽国财富,但这些财富只用了不到半年便消耗殆尽,现在不仅国库严重空虚,就连天子内库也所剩无几,朝廷财政异常窘迫,连日常的军费也难以支撑,朝廷无法大规模在河北备战,也无法应对西夏的军事挑衅,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财政拮据。

    “各位爱卿,事已至此,朕也不想追究谁的责任,大家都说说吧!我们该如何应对金国的入侵?”

    赵佶声音不高,神情显得十分疲惫,金国入侵给他带来巨大的压力,令他寝食不安,他已无法独自应对席卷而来的危机,只能向群臣寻计。

    大殿内一片寂静,在这个关键时刻,大家都不约而同保持了沉默,他们不希望自己的言论影响到最后的决策,这个责任谁也背负不起。

    赵佶半晌也没有人说话,不由有些不悦,便对高俅道:“高枢密使先说吧!”

    高俅被点了名,无奈,他只得起身道:“陛下,应对入侵其实就八个字,‘兵来将挡,水来土淹,’既然金兵杀来了,那我们就出兵应对,无外乎两条线,一条河北线,一条河东线,河北一线部署了十万厢军,但厢军战斗力较弱,微臣建议再向河北增加禁军八万,微臣推荐刘延庆为主将,率军北上防御,另外河东一线主要是太原防御,目前太原府有精兵两万,军队略有不足,微臣再建议向太原府增兵两万,不过姚平仲稍显文弱,临危决断不足,微臣建议换人。”

    王黼重重哼了一声,起身道:“刘延庆屡战屡败,这种败军之将还能再堪大用?高太尉,现在是国家危急关头,希望你不要再带上个人情绪。”

    赵佶也听出高俅有私心,他心中也有些不悦,便摆摆手示意高俅坐下,又道:“其他大臣再说说吧!”

    这时,坐在玉阶前的太子赵桓道:“父皇,能否容儿臣提个方案!”

    这个时候赵桓主动表态,令赵佶颇感欣慰,便点点头道:“皇儿请说!”

    赵桓起身道:“其实刚才高太尉的两个方案倒也和儿臣不谋而合,主要加强两线防御,一条是河北线,一条是河东线,河北是三面防御,真定府、雄霸两州以及河间府,八万禁军和十万厢军配合,人数上差不多够了,而河东线也主要是太原防御战,不过太原只是第二道防御,第一道防御应该在代州,给太原增兵两万,然后将防御西夏的两万军转到代州雁门关和土墩关一带防御,这就是儿臣的意见。”

    大殿内议论纷纷,太子没有提及带兵之人,有点意犹未尽啊!赵佶眉头一皱,“那皇儿认为应该由谁来带兵?”

    “这......”赵桓踌躇难言。

    蔡京在一旁道:“殿下,现在是危急时刻,殿下尽管直言,提出妥善的方案以解陛下之忧!”

    赵佶点点头,“蔡蔡相公说得对,皇儿尽管直言,朕听着。”

    赵桓只得躬身道:“儿臣以为,要解眼前之危,还得种师道出山!”

    大殿霎时间鸦雀无声,赵佶心中着实有点苦涩,难道除了种师道,大宋就无人了吗?

    半晌,赵佶缓缓道:“种师道年迈,恐怕已经没有精力再为国效力了,皇儿还有别的方案吗?”

    赵佶无法接受种师道再出山,他颜面上实在挂不住,赵桓当然明白父皇无法接受种师道再出山,他便道:“儿臣还另一个方案。”

    “你说,什么方案?”

    “父皇,儿臣推荐张叔夜为河间府兵马总管,负责河北东线防御,种师中为雄霸总管,负责雄州和霸州一线的中线防御,推荐刘光世为真定府总管,负责河北路西线真定府的防御,儿臣再推荐康王为相州总管,和大名府的郓王负责河北路的第二条防线,将京西两路以及开封府的八万厢军部署在第二条防线上,这样,河北路两道防线可保京师无恙。”

    赵佶点点头,这个方案他可以接受,他又问道:“那河东路的部署呢?”

    “父皇,河东路是关键,正如高太尉所言,姚平仲略显优柔,勇烈果断不足,不宜守城,儿臣建议任命姚平仲为代州总管,率两万军部署在雁门关一线,如果雁门关被金兵突破,那么姚平仲可以率军退守井陉,甚至可以退守洛阳,但太原必须派勇烈之将来镇守,儿臣推荐李延庆率两万京兆军进驻太原。”

    这个方案激起了一片议论之声,王黼问道:“请问殿下,陕西路也面临西夏的威胁,如果李延庆调去太原,那陕西路那边谁来总管?”

    赵桓微微一笑,“西夏国力尚未恢复,未必会攻打陕西路,可让陕西路转运使刘韐暂时出任陕西路防御使,统领陕西路各军对西夏的防御,另外我再建议加封种师道为上将军,坐镇京兆府。”

    这无疑是一个十分微妙的方案,目前种师道就在京兆府养老,让种师道挂了一个上将军的虚职,以他的威望,镇守京兆府绰绰有余,而且京兆府并不是前线,不需要太多军队驻防,而且让种师道挂一个虚职,他实际上还是处于一种退仕状态,这就不涉及一些尴尬之事了。

    这时,所有人都向天子赵佶望去,赵佶沉思良久,终于点了点头,“姚平仲不用守雁门关,直接调任西京留守,率两万太原军驻守洛阳,李延庆改任河东路都统制、防御使,率领四万京兆军镇守太原,全面负责河东道防御,太子其他方案皆可采纳!”

    赵佶很清楚李延庆指挥不动姚平仲,把姚平仲留在河东路只会对李延庆形成掣肘,不利于河东路的防御,索性让他去守西京洛阳。

    ..........

    军政议事只是在大方向上做出了决定,但具体的军队调动,后勤补充等详细方案还需要枢密院和兵部做出计划,但救兵如救火,赵佶责令高俅三天之内拿出详细方案。

    但对朝廷而言,军队部署比较简单,真正难以解决的是朝廷财政困难,这关系到数十万大军的军费着落,赵佶又随即将王黼、蔡京和太子赵桓叫来御书房,商议解决军费不足的难题。

    “蔡相公说说知政堂的方案!”

    御书房内,赵佶依旧显得十分疲惫,不过或许是军队部署有了结果,赵佶说话的底气稍微足了一点。

    蔡京早已准备好了方案,他行一礼,不慌不忙道:“知政堂连续三天召开资政议事,已经草拟出了一个长期方案和短期应急方案。”

    “先简单说说长期方案!”

    “长期方案还是从税源着手,包括提高酒、盐、茶、生铁等官榷物资的官榷钱,同时再提高相应商税,户部估算过,如果提高一成的话,朝廷年收入将从六千万贯增加到七千万贯,如果再将田税、户税和免役钱同时提高一成,那么朝廷收支基本上就能平衡了,另外提高铜银产量,有利于增加会子的发行量,也是一种长期的敛财之道......”

    “好了,长期方案以后再慢慢讨论,现在朕更关心短期应急方案。”赵佶有点不耐烦地打断了蔡京的话,他现在更关心急需的一千万余贯军费怎么筹措。

    “短期应急方案是由王相公草拟,就烦请王相公来解释!”

    王黼躬身道:“回禀陛下,短期应急方案可以从四个方面入手,第一是将南方各银矿的存银全部调入京城,卑职统计过,大概有一百五十万两白银,按照现在的银钱市价,大约可以从民间兑换到五百八十万贯,或者用它为抵押,直接发行一千万贯会子。

    其次是甩卖轻货,左藏库虽然银钱不足,但布帛和丝绸却十分充足,可以调出部分卖给商家,微臣估计大概能筹到三百万贯。

    第三个方案就是动用黄金换钱,现在民间的铜钱量很充足,但黄金严重短缺,我们只要拿出十万两黄金,就能兑到四百万贯钱。

    第四个方案是发行一百万贯的当十钱,这样四管齐下,就能在短期能筹措到一千五百万贯军费,解决了五十万大军半年的军费。”

    赵佶又看了看太子赵桓,“皇儿觉得呢?”

    赵桓连忙躬身道:“儿臣反对第四个短期方案,发行大钱危害太大,会导致粮价暴涨,儿臣认为用白银和黄金为抵押,直接从各大钱铺借钱比较便捷,另外甩卖轻货也是一个好办法,不过长期方案还有待商议,税赋太重了。”

    “长期方案回头再商议,现在知政堂就按照太子的方案尽快筹措军费,所有进展,直接向太子汇报。”

    “微臣遵旨!”

    蔡京和王黼匆匆去了,赵佶却把太子赵桓留了下来,他沉默片刻问道:“皇儿怎么会想到让康王和郓王坐镇第二防御线?”

    “儿臣主要是考虑由皇族坐镇河北,更能激励三军将士的军心士气。”

    “你真是这样想的?”

    “儿臣确实是这样考虑的,不敢隐瞒父皇。”

    赵佶深深看了赵桓一眼,便转开问道:“为什么河东路的战局比河北路更加关键?”

    “启禀父皇,现在是六月,汴梁还尚有黄河天险可倚靠,即使金兵突破河北路两道防线,也暂时无法威胁到京城,而河东路则不一样,一旦河东路失守,则整个潼关以西都危险了,而且金国以河东路为根基,到了冬天,黄河结冰,金兵就会长驱东进,那时京城也危险了。”

    赵佶半晌叹口气道:“局势如此严重,是朕之过也,如果局势继续恶化下去,朕只有下罪己诏退位了!”

    赵桓吓得连忙跪下,砰砰磕头道:“是儿臣未能替父皇分忧,所有责任当由儿臣来承担,与父皇无关!”

    赵佶忽然觉得身体异常疲惫,他摆了摆手,“退下吧!朕很疲惫,想休息了。”

    “请父皇好好休息,儿臣告退!”

    ........

    【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