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六百八十三章 全力备战
    严九龄带着李延庆向西面走去,最西面是三座比较简易的库房,紧靠西城墙,这三座仓库尤其体型巨大,门口站着几名士兵,他们走到门口,一名仓头迎了出来。

    “严参军今天要盘点吗?”

    严九龄瞪了他一眼,“李都统前来查看库房,快快打开库房大门!”

    仓头吓了一跳,连忙上前施礼,“参见李都统!”

    李延庆摆摆手,“打开大门吧!”

    仓头连忙从后腰取下一串巨大的钥匙,打开了门上的大锁,几名士兵上前帮忙,吱吱嘎嘎推开了大门。

    李延庆走进大仓库,只见仓库整齐地排列着三排重型投石机,除了放在地上的抛杆外,其他组件都已装配完成,下面还有巨大的木轮,一架架高大的投石机整齐地排列在一起,仰视望去,俨如三队后世的变形金刚,格外地震撼人心。

    “启禀都统制,这座库房内有六十架重型投石机,隔壁仓库也有六十架,一共是一百二十架,五年前便组装完成。”

    李延庆走到第一架投石机前,摸了摸粗壮的木柱,木柱上已刷了桐油,保护得十分完好,“桐油是什么时候刷的?”李延庆问道。

    “回禀都统制,我们每隔半年就要刷一次,十几年来从未间断!”

    李延庆又看了看地上的抛杆,抛杆并不是直接放在地上,而是下面垫有木架,这样就避免了抛杆受地面潮气而腐烂,长达六丈的抛杆也刷了桐油,十几年来保存如新。

    李延庆十分满意,便回头对刘方道:“我前几年稽查河北各州仓库,里面的投石机都腐朽不堪,令人扼腕叹息,这里却保管得非常好,必须要给予重奖,赏六曹司两千两银子,另外这里的三座库房各赏百两银子,表彰他们对守城重器的悉心保护!”

    众人大喜,一起躬身感谢,“谢都统制赏赐!”

    李延庆离开投石机库房,又进了最东面的一座库房,仓头打开大门道:“这里面是火砲和床弩,和前面的投石机一样,卑职每隔半年就刷一次桐油,保存得非常完好!”

    李延庆走进库房,只见库房左面一排摆放着已经装配好的火砲,右面则全部是床弩,每副床弩都用草席包裹。

    火砲就是从前石砲,只是改作发射火器而得名,它是对投石机的一种补充,主要用于近距离的击射,在很长一段时间都是针对敌军的巢车,太原的火砲显然不太多,只有四十架,更多是床弩,足有三百五十副。

    李延庆倒不担心火器,他们这次北上携带了三百颗震天雷和大量铁火雷,自从震天雷问世后,其他老式火器基本上都成了‘鸡肋’,唯一有实战效果的是火箭和火鸦,这两种远程纵火武器依然在战争中得到大量运用。

    这时,李延庆忽然想起一事,回头问严九龄道:“火油库存有多少?”

    “大概三千桶,每桶五十斤,另外晋宁县仓库大概还有一千桶。”

    晋宁县是黄河边的军事重镇,那边也有一座战备仓库,主要是对西夏防御的边军补给,当年李延庆还去那里实际盘点过军资,他知道那边各种物资储量十分可观。

    李延庆随即对刘方道:“立刻组织人手和车辆把晋宁县的军资全部运回太原,现在就去做。”

    刘方迟疑一下问道:“要不要让军队护卫?”

    一般搬运物质都是厢军的事情,这次去晋宁县搬运仓库物资当然也要动用五千厢军,但是否需要禁军护卫却值得商榷,李延庆沉吟一下道:“就让五千骑兵为护卫,回头我会吩咐刘铁,你们先去筹措车辆,可以请求太原官府协助。”

    “卑职遵令!”

    刘方给严九龄等人使个眼色,他带着几名六曹司的官员匆匆走了。

    李延庆又对亲兵道:“立刻去把王贵和贡祖文将军找来见我!”

    交代完士兵,李延庆走出库房,直接从仓城中的甬道上了城墙,不多时,王贵和贡祖文匆匆赶来,贡祖文被提升为副统领,主管五千厢军,两人向李延庆躬身行一礼,“参见都统制!”

    李延庆先对贡祖文道:“马上刘参军会安排厢军去晋宁县搬运物资,太原城这边就不用厢军了,你立刻率军跟随刘方去晋宁县!”

    “遵令!”

    贡祖文匆匆走了,李延庆又问王贵道:“军队都驻扎好了吗?”

    王贵点点头,“已经差不多了,军营都是现成的。”

    李延庆指着仓库道:“现在需要把防御重器都搬运上城安装起来,投石机和火砲基本上都已组装好,你就负责将它们安装在城头。”

    “卑职这就去做。”

    王贵转身要走,李延庆又叫住他笑道:“不要这么心急火燎,我还没有说完呢!”

    王贵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停住脚步,等待李延庆继续吩咐,李延庆又指着城外道:“如果我用火鸦从城外向仓城发射,你觉得会引发仓城大火吗?”

    王贵看了看仓城,仓城内的建筑几乎都是石墙木顶,位置正好处于县城的西北角,无论敌军从西面还是北面都可以向城内发射火鸦或者投射火油,从而引发大火,除非是把靠墙的两排仓库拆掉,把大量粮草运走。

    王贵想了想道:“要不然就在城外划禁区,比如撒播淬毒蒺藜刺,再比如挖塘放水,使城外这片区域形成湖泊,再或者就索性把粮草仓搬到城中心,正好城中心有一座内军营,只比仓城略小一点。”

    李延庆微微一笑,“有进步了,那觉得自己的方案是否有漏洞?”

    王贵又沉思片刻道:“洒蒺藜刺不妥,穿厚木底靴子就不惧蒺藜刺,挖水塘也没有意义,划一艘独木舟同样可以到城下发射火鸦,最好的办法还是由距离来防御,也不用全部把仓城物资都搬走,只把靠墙的两排粮草大仓拆掉便可以了,重型防御武器的三座兵库也要拆除,把地方空出来。”

    “拆仓库是个好办法,我看可行!”

    王贵又摇摇头道:“但卑职不明白,既然有这种漏洞,那为什么要把仓城紧靠城墙修建?”

    “原因很简单,因为谁也没有想到敌军会攻到太原城下,所以你看虽然有这么多重型投石机,却没有在城头安装,就是这个道理。”

    李延庆又对王贵道:“搬运粮草物资之事我就交给你了,你可以利用城内漕河运输,内军营那边修建外围高墙,暂时用大帐来代替库房,你可以请参军府招募一些工匠帮忙,另外,所有的投石机和火砲都要立刻安装上城。”

    “卑职明白,这就是去办理!”

    王贵行一礼,转身匆匆走了,李延庆负手望着城墙下方的仓城,他经历多次战役,深知仓库靠城墙而筑是军中大忌,在大型攻城战中,靠城墙的建筑很容易被震天雷或者火球摧毁,他在燕京防御中有过深刻的教训。

    ........

    城中开始迅速行动起来,仓城内有一条漕河,横穿整个县城,军方征用了一百多艘拖船,开始转移仓城内的粮草和银钱,事实上也并不是完全移走,主要是将紧靠城墙的几十座仓库的物资迁移走,大多涉及粮草银钱。

    而其他军用物资的库房除了投石机仓库外,兵甲火油等物资都距离城墙比较远,震天雷炸不到,然后将屋顶抹上一层泥,也不怕火鸦纵火了。

    除了搬运粮草外,刘錡的军队配合情报司开始在太原城内实施大规模人口登记,开始逐一排查城内可能隐藏的奸细,太原城的气氛渐渐变得紧张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