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七百零九章 三字要诀
    一行人来到军营门前,三名统制率领一众将领出营迎接,三名统制都是禁军中的资深将领,一个是金枪将徐宁,一个是双枪将董平,另一个则是神箭将张清。

    徐宁一直是禁军金枪班教头,为人低调谦虚,深得高俅的赏识,都一步步被提拔为正五品的步兵都指挥使,这次更是让他统领左军一万人,也是破格提拔了。

    董平是高俅的心腹大将,年近五十岁,资历很深,参加了剿灭方腊之战,积功升为殿前副都指挥使,正四品高官,这次统领中军一万人。

    另一员统制便是神箭将张清,他只有三十余岁,官任左卫将军、骑兵都指挥使,不过他向家的女婿,后台颇硬,所以也被破格提拔,统领右军一万人。

    这三员大将形成了这支三万禁军的骨干,但新北军的主帅都统制却没有正式任命,目前由高俅兼任。

    “参见太尉,参见同知,参见王侍郎!”

    三名大将一起躬身施礼,不过他们却没有注意到李延庆也来了,徐宁看见李延庆,不由愣了一下,李延庆现任开封尹,应该和新北军没有关系才对啊!

    高俅笑呵呵介绍道:“这次成立新北军,正是李府尹的建议,他目前是京城唯一统领大军和金兵打过攻城战的高官,所以我向官家建议,由李府尹协助指点大家的训练。”

    无论徐宁还是董平,他们都在官场中打滚多年,两人心里都明白,这个时候成立新北军,实际上就是配合太子的备战,而李延庆明明是开封府尹,却参与进这件事,不用说他们也能猜到,李延庆其实是太子的代表,他才是这支军队的真正主导者。

    张清虽然反应弱了一点,但他会唯董平马首是瞻,三人连忙又向李延庆躬身行礼,“参见李府尹!”

    李延庆在太原都是都统制,官职比他们高一级,他完全可以接受三人的行礼,李延庆微微笑道:“三位将军请免礼!”

    董平连忙道:“各位主官请进营!”

    众人在一班将领的簇拥下进了大营,大营内广袤的演武场上,三万士兵正分为十几个方阵训练阵法,喊杀声如雷。

    他们来到中军大帐,分别落座,高俅作为相国、枢密使,同时也是新北军的名义主帅,他的地位最高,坐在帅位上,其他高深、李纲和李延庆则分别坐在两边,而徐宁等一班将领,则列队站在帅案前方,等待主帅的训话。

    高俅轻轻咳嗽一声,缓缓道:“大家想必也知道,官家批准成立新北军,主要目的是针对性地训练守城防御,金兵还会不会南南侵我们不知道,但我们必须要做好最坏的打算,这就是成立新北军的初衷,一旦金兵兵临城下,我们就是京城最后的守卫者,所以官家希望在两个月内,将新北军训练成为堪比太原保卫战一样的精锐之军,官家已赋予我大权,并赐尚方天子剑,所以涉及新北军一切军务都我能做主,不用再请示官家。”

    李纲心中微微有些失望,高俅这番话的意思,就是不希望再有人插手新北军,恐怕太子想接管新北军的计划要落空了。

    虽然李纲一再向李延庆强调,太子希望他坐镇新北军,但李纲却很清楚太子打的如意算盘,李延庆不是军议堂成员,有可能会被官家接受为新北军的都统制,但李延庆坐镇新北军只是第一步,只要李延庆坐镇新北军,那军议堂就可以通过安插文官的方式来掌控军务,从而使太子完全控制这支新军。

    可惜太子如意算盘打得虽妙,却并不容易实现,首先是李延庆不肯直接接手这支军队,他更愿意间接控制,甚至不惜推出曹俨来出任都统制,其次,高俅似乎也不希望其他人来染指这支军队,所以他表示自己愿意坐实新北军都统制之职,那么太子想控制这支新军,也只能和高俅打交道了。

    这时,高俅又道:“关于具体的训练方案,大家都是军人,都有自己的一套,包括我高俅也有自己的训练心得,如果每人都搞自己的训练,那就不必只成立一支新北军了,成立十支、二十支都可以,但这绝对不行,新北军内只准有一种训练方案,这种方案一经实施就不得更改,有不满者,要么就用脖子试一试尚方天子剑,要么就收拾铺盖滚出新北军。”

    说到这里,高俅停了下来,目光严厉地扫视众人,众人都低下头,没有人说话。

    高俅又继续道:“这次新北军的训练方案由李府尹来决定,下面我让李府尹给大家具体说一说。”

    李延庆站起身笑道:“本来以为当了文官可以不用再为了军队的事情烦恼了,但没法子,又被高太尉抓了壮丁,那我就提一点建议吧!”

    李延庆虽然语气比较客气,但高俅的硬话已经说出来了,他就不能太过于随意,否则就是对高俅的不敬了。

    所以李延庆在说了两句客气话后,他的态度也变得严肃起来,对众人道:“金兵十五万大军攻打太原城,整整历时九天,发动攻城战十七次,其中三次夜战,共损失了云梯五百余架,巢车上百部,先后阵亡五万人出头,最终饮恨于太原城下,而守城宋军也伤亡六千余人,民夫伤亡近万,宋军之所以在太原保卫战获得胜利,原因有很多,我总结为三大点,一是防御备战的各种细节做到了极致,打个比方,我们的投石机是五年前就装备好,一直存放在仓库内,直接运上城头就可以使用,但我们还是将投石机再增加一次绑缚,以防止绳索因年久的变得松脆,这就是细节,否则很容易造成投掷失败而使震天雷在城内爆炸的严重后果.......”

    所有人都在认真听取李延庆的经验介绍,包括李纲,他的后背不断冒出冷汗,相比太原城的防御准备,他才发现他们的防御准备实在太粗糙,简直漏洞百出。

    李延庆又继续道:“第二个原因就是守城军队十分精锐,不过我要告诉大家,这支可以以一敌三的守城军队绝大部分都是由乡兵训练而成,最短的训练两个月,他们就脱胎换骨,战斗力极强,那么是怎么训练成功的?就只有三个字:真、严、狠,真是指实战模拟,在模拟实战训练中,一共死了六十四人,一部分是从城头掉下去摔死,一部分是被木刀砍中要害而死,受伤者更达数百人,正是实战模拟训练,才使士兵迅速成长起来;

    第二个字是严,那就是军纪严厉,我告诉各位,死亡的六十四人中,有八个人是因为三次训练连续偷懒而被当众打三百军棍杖毙,没有严厉、严明的军纪,是不可能练出精锐之军;

    第三个字是狠,是指训练强度,每天训练八个时辰,从早到晚不停,这样士兵的体力得到了极大的提高,所以在太原保卫战中,连续几天几夜不睡觉和敌军鏖战,大家都承受住了,金兵却受不了而崩溃,后期再没有攻城战,最后不得不撤退,所以高太尉采用了我的方案,那我同样会用训练太原乡兵的办法来训练京城禁军,希望大家争气一点,一个月就脱胎换骨,别连乡兵都比不上。”

    李延庆一番话说完,几乎所有的大将都惊得变了脸色,连高俅也被惊得目瞪口呆。

    这哪里是训练,这分明就是地府里的十八般酷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