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七百一十八章 虚惊一场
    燕青和他的手下不同于一般斥候营,他们是情报营,直属于情报司,使他们具有更高的自主决策权,燕青当然知道现在京城最需要的就是时间,这支大名府的金兵是偷袭过来,若他们真杀到京城,就算攻不下京城,也会严重打乱京城的防御计划。

    燕青立刻做出了决定,北上阻击这支准备南下偷袭的金兵。

    燕青当然不会一时头脑发热而自不量力,他心中明白着呢!这支南下偷袭大名府的金兵大约有八千人,而且都是骑兵,他的手下只有百余人,对方一次冲击就得全军覆没,他只能制造声势,稍微耽误一下对方的进程,真正对付这支军队还得靠主帅。

    燕青随即又写了一封短信,令手下十万火急送去京城。

    天快亮时,黄河南岸的几座丘陵山头同时燃起了熊熊烈火,几座山头浓烟滚滚,渐渐连为一片,十几里长的黑烟里透着火焰,黑烟遮天蔽日,声势极为壮观。

    这时,一支五千人金国骑兵刚刚抵达白马渡的黄河北岸,这里是去汴梁的最近之路,再向前便是宽达十几里的黄河冰面。

    “有点不对!”

    金兵主将是一名万夫长,名叫完颜独,是都元帅完颜斜也的远房侄子,使一根狼牙棒,武艺十分高强,这次奉完颜斜也之令率一万骑兵绕过宋军的防御,千里偷袭大名府得手。

    或许是偷袭大名府太容易,他被激发出更大的野心,决定偷袭大宋都城汴梁。

    他从昨天下午出发,奔行了一夜才赶到黄河北岸,不料抬头便看见了黄河南岸的熊熊烈火,完颜独看了一会儿,回头问道:“陈知县,这是怎么回事?”

    他身后是一名四十余岁的男子,名叫陈璘,原本是河间府白水县知县,金兵杀来后他立刻献城投降,由于他对河间郡情况极为熟悉,这次他便作为向导带一万金兵作为先锋南下,陈璘带领金兵一路绕过了宋军的防御线,成功偷袭大名府得手,使完颜独对他颇为重视。

    完颜独不会说汉语,有人翻译过去,陈璘也在注视远处的大火,半晌挠挠头道:“如果是想伏击我们,应该没有必要弄出这样的声势,或许是野火,要不先派人过去看看。”

    完颜独点点头,回头令道:“大军原地休息!”

    他立刻派出一支五十人的骑兵向黄河对岸奔去,但就在巡哨队伍走了没有多久,河面上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整个黄河冰面都仿佛颤抖起来,只见一股黑烟腾空而起。

    “震天雷!”

    完颜独惊出了一身冷汗,他忽然明白了,对岸的黑烟可不是什么野火,就是敌情。

    这次完颜独想偷袭汴京就是他自作主张,根本没有得到上面的批准,原本想攻下宋都立下不世之功,现在一场大火和一颗震天雷忽然让他有点清醒过来,既然宋军已经知道他来了,那还偷袭什么?

    但要他就这么灰溜溜退回去,完颜独却又不甘心,他只得令军队就地驻扎,等待巡哨探子的消息,中午时分,探子还没有回来,这时,一队金国骑兵却从北面疾奔而来,为首骑兵手执一支令箭,大喊道:“都元帅军令!”

    完颜独连忙上前听令,为首士兵将令箭递给他,又道:“都元帅令将军立刻撤回大名府,不准擅自南下!”

    完颜独吓了一跳,“都元帅已经到大名府了?”

    “已经到了,听说将军擅自率军南下,都元帅非常生气,恐怕会有责罚,请将军要有心理准备。”

    完颜独呆了半响,不由叹了口气,无精打采令道:“传我的命令,全军返回大名府!”

    ........

    金兵折道返回着实出乎燕青的意料,他只是想放缓金兵的进攻速度,尽量给京城守军争取时间,却没有想到金兵居然撤退了。

    燕青当然不会认为是自己把敌军惊退了,一把火和一颗震天雷未必把金兵吓倒,这里面必有隐情。

    燕青当即立断,派出一人去京城送信,他自己则率领一百余人过了黄河,尾随着金兵向大名府奔去。

    .........

    李延庆在天亮时接到了燕青的警报,一支约五千人的金国骑兵准备偷袭京城,这让李延庆也有点紧张起来,他的三万精兵已经到了,接替三万厢军成为京城防御主力。

    这两天李延庆都在紧急部署各种防御,之前他们厚积薄发,做了大量准备,所以防御部署起来也变得格外迅速,也格外顺利。

    燕青的快信送来时,李延庆正在城墙上监督军队砍伐城外大树,这种事情当然是由厢军来做,短短两天时间,城外的十几万棵大树便被砍伐殆尽,最后还剩下东城外的数千棵大树。

    李延庆脸色阴沉地看完了燕青的情报,沉思片刻道:“速去请种都统和姚都统前来,说我有要事商议!”

    京城的防御并不仅仅是军事防御,它牵涉千头万绪,光是住在城外的数十万人内迁都是一件极为繁琐之事,官府要登记地权房产,要安排住处,要平抑物价,要维持秩序,要消除谣言等等,光靠李延庆一人根本不现实。

    各种防御备战事务依然是由军议堂负责,只是军议堂改名为军政防御堂,李延庆也是主要成员之一,负责军事,但负责军事也不止他一人。

    事实上,赵桓并没有把军权完全交给李延庆,任何皇帝都不可能把军权交给一人掌控,李延庆名义上是三军元帅,但同时又出任京兆军都统制,他的实权还是在京兆军上,另外,开封府同知姚平仲掌控了三万厢军,赵桓封他为副都统,种师中被重新启用,掌握三万新北军,同样出任副都统。

    还有民夫招募则由宗泽负责,他同样也被任命为副都统。

    京城的军事防御体系就是由这一正三副四名都统负责,各分管一支军队,统一向天子负责,也就是说,赵桓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东京兵马大元帅。

    片刻,姚平仲和种师中匆匆赶来,种师中老远笑道:“延庆,又有什么新的想法?”

    种师中虽然是长辈,但他对兄长的弟子迅速成长起来,成为大宋的栋梁深感欣慰,而且为了让种师中尽快掌控三万新北军,李延庆不惜将新北军中的百名亲卫交给了种师中,有了底层百名军官的效忠,种师中迅速掌控了新北军的大权,就算董平心中略有不服也无可奈何。

    正是这一层特殊的关系,使李延庆迅速和种师中结成同盟,使李延庆的各种防御方案得到了迅速贯彻,当然,也逐步将厢军边缘化。

    虽然厢军边缘化使姚平仲对李延庆颇为不满,但让他实控三万厢军还是李延庆的建议,正是在天子赵桓的支持下,姚平仲收服了王子武和杨可世,挤走了费弘,最终拆除了三万厢军威胁,使姚平仲对天子赵桓感激涕零,同时对李延庆至少面子上还过得去,两人没有撕破脸皮。

    李延庆见两人到来,便将燕青的信递给他们,“你们看看这封信,可能会有麻烦!”

    两人看了信,都吃了一惊,五千金人骑兵居然要偷袭京城,这可是大麻烦,种师中眉头一皱,“我倒不担心城池问题,骑兵杀来,没有携带攻城武器,面对京城的高墙也是枉然,但关键是城外的很多民众都还没有进城,一旦金人杀来,必然会有无数的百姓会惨遭屠戮,我建议把军队拉出去,毕竟对方只有五千骑兵。”

    李延庆又看了看姚平仲,“姚都统的意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