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七百二十二章 临风一箭
    ‘呜——呜——’

    天刚亮,远处金兵大营的号角便接二连三地吹响了,城头上也敲响了警钟,一队队军容整齐地士兵迅速奔上城头,密密麻麻站满了城头,在他们身后是一架架体型庞大雄伟投石机和火砲,防御北城和西城的是京兆军,负责南城和东城防御的是新北军,李延庆为都统制、东京防御使,负责全城防御。

    此时李延庆就站在北城头上,目光专注地望着远方金兵大营,金兵是昨天才到,当然不可能今天就开始攻城,但金营的号角声却是集结的意思,李延庆倒有点好奇,金兵刚刚杀到,他们想做什么?

    “都统,估计是想先示威吧!”刘錡在一旁低声道。

    李延庆点点头,应该是这样,这是辽国的传统,后来传到西夏,没想到金国也学会了,不过他也承认,这确实是一招厉害的手段,对压制敌军的士气有着很好的效果。

    “咚!咚!咚!”沉闷的牛皮大鼓敲响了,震天的鼓声可传出数十里外,缓慢而富有节奏,仿佛在敲打人的内心,很多士兵的心都跟着怦怦跳动起来。

    “来了!”

    探哨兵一指远方,只见一条数里长的黑线出现在十里外,这时大地开始颤抖起来,鼓声被一种从天际传来的闷雷声掩盖了。

    “是骑兵!”有士兵大喊。

    所有人的脸色都变得严峻起来,形成这样的声势,在草原上狂奔或许万名骑兵就能办到,可十里距离金兵不可能狂奔,要想让大地为之颤抖,至少要十万以上铁骑才能办到。

    不多时,金兵主力军队出现了,他们就像一片黑云贴着地面渐渐铺陈开来,旌旗铺天盖地,鼓声隆隆作响,不断传来低沉的号角声,一队队骑兵盔明甲亮,长矛如林,这些异族士兵一个个相貌狰狞,杀气腾腾,不时发出一阵阵如野兽般的吼叫,令人不寒而栗。

    十五万大军铺天盖地,形成十五个大方阵,在北城外耀武扬威,这时,金兵大阵如波浪般劈开,一支五百人骑兵队疾奔而来,为首旗手身材异常雄伟,骑在一匹强健的战马之上,他手执一杆两丈长的金狼头大旗,后面五百人各执一杆大旗,在寒风的吹拂下猎猎飞舞。

    城上士兵默默无语,金兵展示出的强大实力给所有士兵的内心都带来巨大的压力和震撼。

    李延庆忽然想起了西夏军队的规矩,手执王旗绕城一周,以示震慑,他当即回头令道:“取我的铜弓来!”

    很快有亲兵跑来,将铜弓呈上,李延庆抽出一支铁箭,耐心等待敌军旗手上前,一般而言,旗手绕城张旗示威不能太远,太远没有效果,但也不能太近,一般在两百五十步左右,在敌军神臂弩的杀伤距离之外,只片刻,手擎大旗的旗手渐渐靠近了城墙。

    就在旗手距离城池约两百五十步时,李延庆忽然张弓搭箭,拉弓如满月,弓弦一松,铁箭如一道黑色闪电,射向金狼头大旗,只听‘咔嚓!’一声,金狼头大旗迎风而断,引起城上城下一片惊呼,城头顿时欢声如雷,这一箭将金兵风头尽灭,刚刚展示出来的强大杀机也被冲淡了很多。

    但不等一群旗手转身逃跑,李延庆的第二箭又射到了,一箭射穿了身材魁梧的旗手背心,旗手惨叫一声,翻身落马,其余数百名骑兵吓得狼狈而逃,城头上的士兵再次欢腾起来,远处的完颜斜也看得清楚,居然被宋军射断了金狼头大旗,他脸色铁青,原本想向宋军示威,却被宋军反打脸,完颜斜也心中无奈,只得喝令道:“撤军回营!”

    在撤退的锣鼓声中,十五万大军开始缓缓撤退,尽管十五万金兵展示了强大的战力,但李延庆的一箭射断了金国的王旗,完全抵消了金兵给宋军带来的压力,很快,李延庆这一箭传遍了整个京城,给京城的七十万百姓带来了希望。

    待金兵撤尽,宋军也开始陆续下城返回军营,这时,一队侍卫奔来,对李延庆拱手道:“官家请李都统去知政堂,有要事相商!”

    “我知道了,这就过去!”

    李延庆吩咐刘錡几句,便快步走下城,翻身上马向皇宫奔去。

    目前知政堂六相中,王黼已被革职罢相,高俅和蔡攸离京也被免去了相国之职,蔡相在几天前因年事已高而辞去了相国之位,前朝相国只剩下白时中和李邦彦两人。

    一朝天子一朝臣,赵桓登基后,又迅速任命吴敏、孙傅、张邦昌、李纲四人为相,组成了新的知政堂。

    由于军议堂的三名骨干李纲、吴敏和孙傅都出任了相国,赵桓为太子监国时,他考虑的是如何与知政堂抗衡,才组建了军议堂,现在他升级为帝王,自然不希望再有军议堂来抗衡知政堂,所以赵桓便渐渐用知政堂代替了太子监国时代的军议堂。

    李延庆匆匆赶到知政堂,有官员替他禀报,“李都统到了!”

    李纲连忙迎了出来,行一礼笑道:“大家就在等李都统了,官家也等候多时,快请进来吧!”

    李延庆一怔,“官家也来了?”

    “今天知政堂议事比较重要,官家也来旁听,我们都是纸上谈兵,还得你来说说实际情况。”

    “今天是议论军事?”

    “也不完全是军事,你进来就知道了。”

    两人走进议事大堂,这里就像一座小殿,上方正中间是天子赵佶的位子,几十年来都空着,赵桓登基后,他基本上都会来旁听,今天也不例外,赵桓高高坐在龙椅上,对走进大堂的李延庆微微点了点头。

    大堂两边共摆放了八套桌椅,在后面又摆放了两排椅子,主要是给重要官员旁听议事时所坐。

    李延庆不是知政堂成员,平时也没有资格和相国们平起平坐,但现在是战争时期,他作为都统防御使,地位就格外突出,没有人敢小视他,赵桓特地下旨,在议事堂内再追加两套桌椅,一套便是给李延庆,而另一套则是给枢密使高深。

    李延庆走进议事堂,向天子赵桓躬身行一礼,“微臣参见陛下!”

    “李都统免礼请坐!”

    李延庆走到自己座位上坐下,这时,右相国白时中问道:“请问李都统,金人大概会几时攻城?”

    知政堂召开紧急议事当然是金兵撤退后才举行,但众人还是心有余悸,眼看一场大战要爆发,每个人心中都沉甸甸的。

    李延庆见所有人都望着自己,估计大家都在担心这件事,他又挑眼向上望去,天子赵桓也同样目光专注地望着自己,看来这是今天议事的重头戏了。

    李延庆便略略欠身,对众人道:“根据我的经验,金兵在正式攻城前还有祭神仪式,明天应该不会进攻,应该是后天第一次进攻,不过第一次进攻应该属于试探性进攻,规模不会很大,战争不可畏,我担心的是城内之乱。”

    李延庆说的是实话,他们准备了近半年,加上京城良好的防御底子,金兵想攻破城池还真不容易,关键是城内不能发生内乱,当初太原城能守住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大家万众一心,他李延庆一言九鼎,谁也不敢违抗。

    但京城却不是这样,比他位高职重的权贵高官多得是,如果人心不齐,恶果很可能就会出现在军队上,某一段城墙防御就会出现缺口。

    当然,李延庆并没有明说,他担心并不是普通百姓,而是城中的高官,如果有人被金国重金重爵收买,那就真是的人心不齐了。

    “不知李都统说的城内之乱是指什么?”吴敏问道。

    李延庆缓缓道:“我担心城内藏有金国的奸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