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七百二十四章 雪夜偷袭
    金兵以战养战,本身并没有携带粮草辎重,所有的后勤补给都靠掠夺,所以金兵喜欢使用闪电战,以最快速度夺取城池,也就是为了占领粮仓,这也是金兵杀进河北后烧杀劫掠的一个原因,他们需要大量的粮草牲畜以及各种物资才能保证军队的后勤供应。

    这次金兵攻打宋朝京城,后勤重地就放在大名城内,并有两万重兵驻守,但大名府距离开封府毕竟还有几百里,所以金兵又在黄河南岸的白马渡构建了一座临时中转仓库,派三千士兵镇守,从大名府运来的粮草物资都暂放在这座临时仓库内,再由专门的运粮队伍络绎不断运往开封府。

    当然,金兵是没有多余的军队来运粮食干苦力,所有的运粮苦力都是金兵从河北各州县强征的青壮,足有十万人之众,这十万青壮成了金兵的后勤保障队伍。

    就在金兵抵达东京汴梁的当天晚上,在黄河南岸出现了一支宋军骑兵,这支骑兵正是李延庆派出去拦截金兵前锋的骑兵,由王贵和牛皋率领,李延庆还更深一层的意思,就是外围放一支高度机动的军队,随时骚扰敌军,就算无法迫使敌军撤军,也要加大敌军攻城的代价。

    此时王贵带着十几名手下就在金兵临时仓库十里外的一片树林内眺望这座占地近千亩的军营,当然,所谓的仓库其实也是一顶顶大帐篷,搭建得快,撤得也快,这才叫临时仓库。

    不过金兵的护卫极严,和其他游牧民族一样,金兵不擅于修筑板墙,只是用营栅包围一圈,再挖一条壕沟,另外金兵还派出数百名外围巡哨,十里范围内,休想有人能靠近临时仓库,这也是王贵在十里外观察敌军仓库的缘故。

    王贵观察了良久,对身旁的燕青道:“燕老弟,你有什么想法?”

    燕青也是接到李延庆的命令,让他跟随王贵,他目前和牛皋一起成为王贵的左右副将,燕青笑道:“其实很简单,金人守军不多,贵哥直接率军冲击,一把火烧了敌军仓库,这不就行了!”

    王贵眯眼看了军营半晌,摇摇头道:“都统不让我过早暴露实力,这次偷营还得用巧力。”

    燕青暗暗撇嘴,这不明白着把事情扔给自己吗?尽管燕青撇嘴的动作很轻微,还是被王贵看见了,王贵顿时怒道:“撇嘴作什么,你不想干现在就说!”

    燕青吓得一哆嗦,连忙陪笑道:“贵哥吩咐的事小弟怎敢不干,我准备一下,天亮之前给哥哥报好消息。”

    王贵顿时转怒为喜,拍了拍燕青肩膀,“事成后,我给你记二功!”

    “贵哥,不是首功吗?”燕青有点糊涂了。

    “首功当然应该归我,我王贵指挥有方嘛!”王贵忍不住大笑起来。

    燕青有点傻眼了,没见过这么厚脸皮的上司,他忍不住讪讪道:“贵哥,你这也太不厚道了吧!我去卖命,首功却归你。”

    “和你开玩笑的,我会据实上报给都统,让都统决定,不过我估计咱们俩一人一半,你说呢?”

    燕青苦笑一声,“先别慌算帐,等我做完这一票再说,搞不好这次我的小命都要丢在这里了。”

    “别说这种屁话了,赶紧干活去。”

    两人调转马头,带着手下奔进树林,很快便消失在树林深处。

    .........

    时间一点点过去了,三更时分,燕青带着二十几名武艺高强的手下出现之前的树林内,他和王贵已经观察过很久,大概了解了敌军外围巡哨的规律,外围巡哨也是固定哨,大概每个三百步就有两名金人骑兵。

    这也是金人的巡哨经验,巡哨相隔太近则浪费人力,相隔太远又容易被敌军漏过,三百步的距离不近不远,只要一处巡哨发出喊声,其他巡哨就立刻能听到,除非对方武艺特别高强,否则很难过外围巡哨这一关,这确实是一种行之有效的办法。

    但今天晚上燕青率领的手下,偏偏就是武艺最为高强的宋军斥候,无论水中还是山林,他们都能得心应手。

    燕青准备已经充分,他没有丝毫犹豫,一摆手,便带着手下向黑暗中奔去。

    大约奔出四五里,燕青转身一挥手,所有人立刻趴下,燕青也躲在一块大石背后,目光冷厉地盯着前方,前方约百步外出现了两个人影,都骑着战马,正缓缓向这边走来,金人巡哨也不会站在原地不动,这么冷的天,不动一动,早就被冻僵了,尽管如此,在寒彻刺骨的夜风中,两名巡哨还是冻得够呛,用厚厚的羊皮褥子将自己紧紧裹足,不时掏出羊酒皮囊灌上几大口。

    燕青见两名巡哨正逐渐向自己这边靠近,他向手下做个手势,众人纷纷爬远,只剩下燕青和两名武艺最高强的手下。

    他们穿着白色大氅,趴在地上和地上的积雪融为一体,就算是白天也难看发现,何况现在是三更时分。

    两名巡哨嘟嘟囔囔从他们身边走过,这时,燕青和另一名手下几乎是同时跃起,向两只雪雁,轻巧地落在两匹战马背后,与此同时,第三名手下重重咳嗽一声。

    这一声咳嗽顿时吸引了两名巡哨的注意力,他们一时没有发现身后竟然多了两名宋军斥候,燕青和手下交换一个眼色,两人同时动手,从后面捂住金兵巡哨的嘴,一把雪亮的匕首从他们脖子上狠狠抹过,顿时鲜血喷涌,燕青和手下随即又是一刀刺进了巡哨的后心,这几个动作一气呵成,一眨眼的功夫,两名巡哨便成了两具尸体,一点声响都没有。

    用雪掩盖了两名巡哨的尸体,两名斥候换上金兵巡哨的盔甲,骑上他们的马匹,裹上羊毛褥,继续装模作样地巡哨,燕青则带着其他手下向金兵大营狂奔而去。

    金兵大营外面还有岗楼,上面有哨兵在来回探望,燕青和他的手下经验丰富,他们放慢速度,趴在地上缓缓向其中一座哨塔爬去,哨塔也和巡哨一样,每隔三百步就有一座,虽然哨塔看得更远,但也有一个最大的弱点,那就是灯下黑,爬到哨塔下面,上面的哨兵就基本上看不到了。

    燕青派了一名武艺最高的手下向哨塔爬去,其余人在两百步外等候,大约过了一刻钟,燕青见哨塔上的人影消失了,他立刻率领手下猫腰向大营奔去。

    哨塔上的哨兵已经被干掉,众人也不用营栅,直接斩断一根粗大的木桩,接二连三地钻了进去.......

    王贵率领手下埋伏在十里外的树林内,到四更时分时,只见敌军大营忽然火光大作,烈火迅速在大营内蔓延,尤其堆放草料的大帐更是烈焰冲天。

    军营内传来了紧急的警钟声,王贵狠狠一拳砸在身边的树干上,大声赞道:“干得漂亮!”

    但现在还不是庆功的时候,王贵立刻喝令道:“点火!”

    在他们数里外燃起了一堆大火,这是吸引敌军的火堆,金兵在混乱之下,一定会被这堆大火吸引,这个时候王贵并不担心燕青他们的情况,在混乱中他们很容易逃脱,现在王贵更关心自己安排的一次伏击。

    果然,一刻钟后,数百名骑兵从远处风驰电掣半路,大约有五百骑兵赶来查看这边的火光情况,王贵一抬手,三千宋军骑兵纷纷举起了骑兵弩,冷冷的弩箭对准了远处奔来的敌军,当敌军骑兵越来越近,在他们五十步外飞驰而过时,王贵一声令下,“射!”

    一声梆子声响起,树林内顿时乱箭齐发,三千支密集的弩矢向五十步外的金人骑兵疾射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