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七百二十五章 试探进攻(上)
    完颜斜也最终压下了临时粮库被偷袭的消息,避免影响士气,第三天一早,金兵按照计划发动了第一场进攻。

    天刚亮,金兵大营内便响起了轰隆隆的战鼓声,与此同时,东京城头也响起了急促的警报声,宋军昨晚已得到命令,都没有脱去盔甲,所以当警报声响起时,士兵们迅速到位,数万士兵很快便出现在城墙上。

    此时东京城墙已被厚厚的冰层覆盖,在清晨阳光的照射下,整座城池闪耀着一种瑰丽的光芒,远远望去,就是一座美奂绝伦的水晶城,这也是一个纷繁浩大的工程,宋军士兵用了整整十天时间才使冰层将城墙完全覆盖。

    此时李延庆就站在北城头,眺望着远处隐隐可见的金兵军营,在城头上可以清晰地听见金兵大营内缓慢而有节奏战鼓声,这和前天的战鼓声完全一样,是集结的鼓声,所有宋军士兵都知道,战争即将到来。

    “今天应该只是试探进攻吧!”旁边刘錡低声道。

    李延庆摇了摇头,“试探性进攻不假,但试探性进攻又何尝不是攻城?万万不可轻敌,被敌军攻上城头。”

    “卑职明白,一定不会让敌军占任何便宜!”

    刘錡转身去喝令士兵准备,李延庆依然专注地望着远处,其实他心里也明白,试探性进攻意味着敌军不会投入太多的兵力,也不会使用太多大型攻城武器,这固然是有利的一面,但不利的一面也有,那就是试探性进攻一般不会用本族人,金兵主帅没有怜惜士兵之心,敌军攻城就会非常悍勇,死战到底,不会轻易撤退。

    但这同时是对守军士兵一次极好的练兵机会,李延庆明白,刘錡也明白,他们积极地进行了部署。

    北城墙长约十二里,安放了一百二十架大型投石机,以及两百架火砲,另外还有床弩、猛油火柜、铁火雷以及一桶桶火油和沙袋、滚木礌石等等,这也是京城城头宽达两丈五尺,换成普通的城池,也无法容纳那么多物质,

    尽管如此,李延庆还是非常谨慎,在城头上修建了数十座石屋,将震天雷、铁火雷以及火油等物资陈放在石屋内,防止金兵用火油攻城,最擅长用火是西夏,金兵在攻打大同府就吃了西夏火的大亏,现在金国征服了西夏,没有理由他们不使用火攻,在太原李延庆便已领教过了。

    李延庆更担心是投石机,如果投石机出现损坏,无法将点燃的震天雷及时射出,那就会出现太原的惨剧,太原有一颗震天雷因投石机损坏没有射出,炸死炸伤百余人,这个惨重的教训李延庆不想再犯。

    尽管工匠们已经三次检查了投石机,但李延庆还是不放心,他知道投石机损坏不是现在,而是在使用次数多以后,强大拉扯力很可能会将绑缚投石机的皮袋崩断,为此,他在每一架投石机旁都安排一名工匠,随时检查投石机的异常,这也是李延庆吸取的教训,安排一名工匠绝对是有大作用的。

    “他们来了!”几名士兵忽然大喊起来。

    李延庆转身头,注视着远方,只见两支军队出现在城外的旷野里,旌旗如云,浩浩荡荡向城池方向开来,在远处还有一支军队,但明显和这两支军队保持距离。

    李延庆立刻判断出来,今天攻城的就是这两支军队,约两万人,后面的军队是压阵,也可能是刀斧手,逼迫这两支军队以死攻城,对方人数不多,显然只会攻打北城。

    “传令弓箭手准备,投石机备战!”李延庆下达了准备作战的命令。

    ‘咚!咚!咚!’激烈的战鼓声在东京城外陡然响起,紧接着是低沉沙哑的鹿角声‘呜——’久久在旷野里回荡。

    两万金兵已经在两里外列队完成,盔甲鲜明,杀气腾腾,他们是金兵中的契丹精锐,被投入到攻打宋朝都城第一场战争中来,虽然是有送死的意图,但完颜斜也也承诺他们,如果攻下汴京城,宋朝的皇宫可以由他们先进去。

    金兵南下一路势如破竹,河北各州县都望风而降,驻守河北的十几万宋军也一战即溃,所以相对于先进入皇宫的厚利,冒点险对于契丹军队也是值得,就算京城宋军无法一战击溃,但相信契丹军在付出一点血的代价后,也一样能杀入东京城。

    几乎每一个契丹士兵都抱着这样的念头,杀气腾腾,就等一声令下,他们就将直接杀向城头。

    今天指挥攻城的金兵主将正是完颜宗望,完颜斜也虽然是都元帅,但他只管战略及军队部署,但在具体的作战方面则完全交给了完颜宗望。

    此时,无数双眼睛都向完颜宗望看来,完颜宗望看了看已经准备好的数百架攻城梯,又看了看远处巍巍的东京汴梁城,完颜宗望缓缓点头,下达了作战命令,“第一军出击!”

    ‘咚——咚——’

    惊天动地的战鼓声敲响了,部署在东面的一万金兵发一声呐喊,铺天盖地向两里外的东京城冲去,他们抬着一百五十余架攻城梯,这种攻城梯都是用大腿粗细的木头制成,重约三百余斤,每一架都长达四丈,前端有两根巨大的铁钩,能直接钩住城墙,就算是冰层也能紧紧咬住,甚至比云梯还更加实用。

    一万金兵如潮水般涌来,越奔越近,一千步、八百步、六百步、五百步......已经渐渐逼近了投石机的射程。

    李延庆目光冷厉地望着已经进入投石机射程的金兵,虽然他知道对方是在试探自己的实力,但把实力展示出来,给对方也是一种震慑。

    他冷冷下令道:“发射!”

    宋军的投石机发动了,一连串劲风响过,一百二十根长杆挥出,一百二十枚黑黝黝的震天雷腾空而起,在空中布成了一片密集的铁雨,发出诡异的声响,呼啸着向契丹人头顶砸去。

    旷野里顿时响起了一连串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尽管城头的宋军都在太原保卫战中有过经验,当投石机射出后,他们纷纷捂住耳朵蹲下,但惊天动地的爆炸声还是让宋军士兵们感到一阵阵惊心动魄。

    当爆炸声消失,一些胆大的士兵悄悄抬头向城外望去,城外的情形还是让很多人都惊得吐出了舌头。

    进攻的金兵显然没有经验,当震天雷落下爆炸时,他们只顾四散奔逃,却没有多少人趴在地上。

    强烈的冲击波和弹片杀伤使金兵伤亡极其惨重,旷野里出现数十个土坑,土坑四周布满了尸体和残肢断臂,鲜血染红了土地。

    第一轮爆炸便使金兵一千八余人被炸死杀伤,虽然伤亡只有一万军队的两成不到,爆炸引发的震撼却将金兵吓得心惊胆寒,调头便向回奔逃。

    完颜宗望早就有了准备,他见第一轮进攻的士兵纷纷回撤,心中顿时大怒,喝令道:“刀斧手上!”

    两千名女真监战骑兵手执锋利的大斧冲了上去,他们连杀一百余名逃兵,逼迫其余士兵继续攻城。

    在监战骑兵的逼迫之下,八千契丹士兵不得不调头再次向城池杀去。

    这一次李延庆却改变了命令,震天雷换成了巨石,他也需要用这八千金兵磨练自己队伍。

    一百余块大石在空中翻滚着向冲来的金兵砸去,奔在最前面的金兵一阵人仰马翻,巨石砸中了士兵,人头瞬间被砸飞,血肉模糊,战马被砸中,惨嘶着摔倒,将马上士兵死死压在身下,一场石雨便死伤了四百余骑兵,使金兵的进攻气焰为之一挫。

    但毕竟巨石不是震天雷,没有了震天雷的恐怖威胁,金兵的进攻却没有停止,前赴后继,继续向东京北城杀来,这时第二波石雨再次袭来,又是一片人仰马翻,此刻,金兵的前锋部队离城池已不足一百五十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