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七百二十六章 试探进攻(下)
    就在这时,城头上宋军的箭阵发动了,一阵鼓声敲响,五千具神臂弩同时发射,一片密集的箭雨腾空而起,在空中形成一片长长的黑色箭云,瞬间变成了黑点,铺天盖地地向金兵迎头射来、

    金兵纷纷举盾相迎,但宋军的神臂弩雄霸天下,不仅是射程远,而且力道强劲,普通的盾牌和皮甲根本抵挡不住,尤其是从空中抛射,箭矢下降时更带有自身的重力,百步内使金兵的木盾牌成了摆设。

    力道强劲而沉重的透甲弩箭洞穿了金兵的盾牌,射穿了皮甲,金兵纷纷中箭落马,哀嚎声遍野,随即第二波、第三波弩箭如雨点般呼啸而来,密集得让人透不过气,长箭嗤嗤落下,射穿了盾牌,射穿了敌军的脸庞和胸膛,使城下密集的金兵仿佛是被暴风骤雨摧残的庄稼,一片片倒下,血光四溅,一个个在哀嚎声悲惨死去。

    金兵的士气急剧消亡,他们开始动摇了,溃退,四散奔逃,仿佛劲风吹破乌云,霎时间云开雾散,金兵的第二次进攻被瓦解了,他们遭到了沉重的打击,宋军仅射出三轮箭,八千金兵便减员三成,二千余人死伤。

    完颜宗望却不为所动,冷冷下令道:“第二军杀上去!”

    金兵鼓声如雷,喊杀声震天,一万契丹族金兵扛着长长的梯子,如潮水一般向城墙汹涌而去。

    “骑兵上,用弓箭压制住城头!”

    片刻,一万骑兵从城池两边风驰电掣般杀来,他们也同时向城头放箭,城上城下密集的箭矢交汇在一起,金国骑兵的强力箭阵渐渐压制住了城头的箭矢。

    在金兵箭矢的掩护下,第一批约六千士兵发动了进攻,城墙下原本有一条两丈宽的护城河,但现在已经冻得十分结实,失去了防御作用,六千金兵冲到城下,将一架架攻城梯搭上城头。

    宋军已经准备准备得相当充份,一时间,巨石、滚木如暴风骤雨向攻城金兵砸来,攻城金兵无处躲闪,被木石砸得血肉横飞,死伤惨重,片刻功夫,金兵便死伤上千人,败退下来。

    完颜宗望专注地望着城头宋军的防守,尽管他知道宋朝京城不好攻,但还是没有想到宋军竟犀利如斯。

    “副帅,士兵们死伤惨重,是不是让他们先撤下来?”一名万夫长小声建议道。

    完颜宗望冷冷哼了一声,下令道:“给我擂鼓催战,谁敢下来,杀无赦!”

    金兵进攻的鼓声再次击响,轰隆隆震撼人心,指挥两万契丹精兵的万夫长萧洪彦见完颜宗望不肯让他们撤下,他无可奈何,只得硬着头皮大喊道:“冲上去,冲上城头,赏金万两!”

    他拾起一根狼牙棒,亲自冲锋在前,在宋军犀利的防御攻势下,金兵的第二次攻城气势明显减弱了,喊杀声不响,跑得也不快,一遇城头巨石砸来他们便掉头逃命。

    完颜宗望面无表情,冷冷下令道:“再有退后一步者,斩!”

    在金兵刀斧手的驱赶下,契丹族精兵不得又一次向城池进攻,宋军的滚木礌石再次密集砸下,城下哀号惨呼声一片。

    萧洪彦大怒,挥舞狼牙棒吼道:“弩箭压住城头!”

    一万骑兵连续向城头上放箭,暂时压制住了城垛两边的宋军,稍稍感到松懈的金兵立刻攀梯向上进攻。

    第一批敌军已经杀到城头,和城头上的宋军激战起来,城下的骑兵也停止了射击,他们没有接到撤军的命令,依然在城下张弓搭箭,严阵以待。

    这时,城头上的刘錡再也忍不住,奔到李延庆面前道:“都统,用震天雷吧!连同骑兵一起收拾了。”

    李延庆不允许他们用震天雷,但数万敌军就在城下两百步内,这种密集杀敌的机会不是随时都能碰到,刘錡心痒难耐。

    李延庆眯眼打量一下城下的敌情,一万骑兵在距离城墙一百步左右,这个距离投石机发挥不了作用,而铁火雷又稍微远了一点,最适合这个距离的防御武器就是神臂弩和火砲。

    这时,李延庆看见了一面头戴银盔的大将,正挥舞着狼牙棒指挥金兵攻城。

    “看见那个拿狼牙棒的敌将了吗?”

    李延庆淡淡道:“如果你能干掉他,作为奖励,我准你使用震天雷!”

    “卑职遵令!”

    刘錡深深看了一眼城下挥舞狼牙棒的敌将,转身便大步离去。

    在李延庆没有进西军之前,刘錡一直是西军第一箭,甚至杨再兴的箭法也比不过他,他能挽三石弓在百步外一箭射碎大门,可见他力量之猛烈。

    当年的弓马大赛他因为戍边而没有参加,一直是西军的一个遗憾,否则前三名一定会有刘錡的名字。

    刘錡取了自己的三石硬弓,抽出一支狼牙箭,猛地拉开弓,瞄准了一百五十步外的萧洪彦,弦一松,狼牙箭如闪电般射去,这一箭又快又狠,萧洪彦来不及躲闪,‘噗!’的一声,强劲的箭矢射穿了萧洪彦的胸膛,萧洪彦大叫一声,翻身落马。

    刘錡轻蔑地摇了摇头,把弓递给亲兵,厉声喝道:“火砲发射震天雷!”

    火砲的射程在六十步到百步之间,属于中短距离的投掷武器,主要用来对付巢车、攻城槌等大型武器,但实际效果远不如投石机,但有了震天雷后,火砲的实用性便大大增强了,它能将四五十斤的震天雷投掷到百步外,恰好弥补了投石机的短处。

    刘錡一声令下,两百架火砲同时发射了,黑黝黝的震天雷同时被射了出去了,正好落在骑兵群中,一连串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响起,顿时血肉横飞,战马惨死,很多骑兵战马都被炸飞上天,两百颗震天雷的爆炸也波及到了攻城的金兵,密集的弹片可以飞射到数百步外,正在城墙上攻城的金兵纷纷被弹片射中,惨叫着从攻城梯上翻滚下去,一时间黑烟弥漫,不知伤亡了多少人。

    这时,远处的完颜宗望也沉不住气了,萧洪彦在抬下战场时便断气了,眼看着骑兵和攻城士兵死伤惨重,完颜宗望只得下达了撤军的命令。

    ‘当!当!当!’鸣金之声响起,金兵败如山倒,撤退了下来。

    金兵的第一次试探性进攻以死伤六千余人的惨重代价而告终,完颜宗望的心中却格外沉重,虽然金兵用惨重伤亡的代价让他摸到了宋军的底细,但也给他带来巨大的压力,攻下宋朝都城真的不是那么容易。

    金兵缓缓向北撤退,留下一地的尸体,城头上宋军士兵爆发出一片欢腾,李延庆的脸上也露出一丝笑意,守住太原城的那种感觉又重新回到了他的心中。